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 > 大航海历险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迷失洞穴
    王九说话时,下巴的肿块一动一动,看上去有点滑稽。刘旭哪里听的进去,一恼火,抡起拳头又想上去揍他,我忙拦住了他,这家伙今儿个也不知道哪条经不对劲,像是吃了火药似的,被我格住后暴跳如雷,挥舞着拳头高声大嚷:“酒席就没有了,拳头你要不要?”

    王九心怵,步步后退,面红耳赤的说:“你这是干嘛,有这样子共事的吗?我不过好心提醒,你要找大头尽管去找好了,我还拦你不成,真是东郭救狼,救了只白眼狼。”

    “你给我闭嘴,还有理了不是,”我也没好气的冲王九怒吼:“进不进由你,珊瑚就在里头,有本事你尽管拿去,我们绝不碍你,只要你有命离开这里,至于救人我也不劳烦你了。”

    胖子见我发怒,挺身打圆场道:“哎呀,事情都没做,自己人怎么吵开了,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珊瑚只是个诱饵,没听过鸟为食亡,人为情死这个典故吗?前半句说的正是你们这种人。”

    胖子虽然是想用言语缓和一下气氛,但这种情形,大伙心里都不痛快,王九仍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嘀咕着:“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完成张老板所托之事,并不想节外生枝。。。。。。”

    可能小李的死对刘旭带来心里落差太大,只要王九一说话,他就觉得不顺耳,接住话题就针锋相对:“谁想节外生枝了,现在是我们的兄弟有难,岂能。。。。。。”

    我实在不想他们再争吵下去,喝断刘旭。那王九也来气了,不依不饶,说道:“跟你说了那是人家故意设下的陷阱,你白痴啊,怎么就不。。。。。。”

    “好了,”于兴旺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你俩没完了是不?”

    孟蕾站了出来,用她悦耳的声音说道:“救不救人暂且不说,但目前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先想个法子进入大殿才是。”

    “对,对,”胖子拍手应和,“大家还是坐下来商谈一下怎么进去才是当务之急。”

    “这个倒也不难,”我说道。

    “你有何计?”胖子问我。

    我抬头向上,嘴型对着屋顶动了动:“没看到那怪人是从屋檐上出现的吗,我们现在就从上面进入到大殿,还怕蝎子会飞不成。”说完,也不管他们同不同意,我找了个适当的位置翻跳上去,上去后,先左右留意,确定不会遭遇敌人后,抽出匕首撬开几片瓦砾,先看看大殿里是怎么一种情况,再确定佛像位置,若是佛像真的开了一道门,也好从顶上撬个洞出来,待会众人直接跳到佛像身上。

    瓦砾很快被我撅开,一看,大殿的情况不容乐观,里面还是爬着许多蝎子,地上,香炉里,佛像身上,甚至连梁柱上都有,我再把眼往佛像仔细看去,见佛像手势发生变化,本是双掌相托的手势,有一只居然变成了佛家稽礼的姿势,原本放在手掌上的珊瑚也已不见,再往下看,在它的腿部出现了一道已经开启的暗门。

    看的清楚,佛像上果然有道门可以进去,只是里面蝎子未散,就这样跳下去等于自寻死路,我忍不住破口大骂:“奶奶的,盖这座不伦不类的佛像原来只是个连接大本营的通道。”

    于是我不再浪费时间,马上跳下去把看到的情况向大伙汇报,在谈到珊瑚不见了时候,还故意提个几个分贝。之后带上麻绳,先自上去,然后把麻绳的一头拴在屋檐边角的猴脸上,再把另一头放下去,让他们自己一个一个的爬上来,王九仍是爬的气喘吁吁,但这回却没一个人去搭理他。

    王九一上来就迫不及待的趴在我掀开的那个洞口往里察看,我担心瓦檐曾受不住这么多人的重量,让大家分散站位,最好是站在房粱部位,然后我跟刘旭二人先去佛像的顶部掀瓦,准备寻找时机,好让大家从上方直接进入佛像暗门。瓦片没掀掉几片,只听胖子说道:“你俩别白费力气了。”

    我不解的瞅瞅他,问他什么意思,胖子微微一笑,说:“下面那个入口可能会是一个陷阱,真正的入口应该就在上面。”手指崖壁,“呐,就在那里。”我抬头顺着胖子的手势,果真看到了崖壁上果然有一个隐蔽性很强的洞穴,离屋顶大概有七八米来距离。

    仰头打量片刻,我半信半疑的问胖子:“你就这么肯定这个洞穴一定就是入口,而不是凹坑?”

    胖子一本正经说道:“之前那位蒙脸怪人嗖的一声不见了,你们认为是他隐身了,还是遁地了。”

    “可就算从上面离去,身手也不可能有这么快啊?”我不尽信,好歹自己也是习武之人,从屋檐上到洞口少说也有七八米,不借住外力怎么可能一蹴而就,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

    “唔,”胖子托着腮帮思索片刻,突然大声叫道:“我想到了。”

    “是怎么消失的?”几人异口同声问道。

    “日本有一种隐士,有遁地术,刚才这个人可能也会。”胖子郑重其事道。

    孟蕾白了一眼胖子,斥责道:“怎么可能,那需要烟雾做掩饰的,正经点行不?”

    胖子吐了吐舌头,不再言语,我站在洞穴下面,举目观望,岩壁虽说不是峭直平整,却也不太容易借力,何况洞口也不是很大,应该不是从上面进去。

    孟蕾站在我身边,亦是观望思量,说道:“应该还有别的暗门,不过,这道暗门,他走得,我们却走不得。”

    也是,既然是入口,格罗姆人怎么会轻易让我们闯进去。这里到处都是邪门的东西,难保他们不会在入口又放一些有毒的东西。

    “那怎么办?”我问孟蕾。

    孟蕾道:“我认为还是应该上洞口看看。”

    “你怀疑它是一条通道?”

    孟蕾沉吟道:“这个洞口看上去有被人工凿过的痕迹,应该不是一个死洞,又凿的这么掩蔽,可能就是一条应急用的通道。”

    我想了想,说道:“若是通道,那他们一定也会设防。”

    孟蕾摇摇头,“不会。”

    “你这么肯定?”

    孟蕾一笑,道:“兵法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凭什么?”我不服气说道。

    “女人的直觉,再加精明的头脑。”孟蕾嘴角一翘,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

    “切,做事靠直觉,那母猪都会上树了。”

    嘴上虽然不承认,但我清楚自己心里还是很相信孟蕾的判断力,先不管这么多,上去看看再说。叫来刘旭跟保镖,他二人手臂力量不错,可以站在洞穴下面搭个手架,自己稍往后退了几步。孟蕾一旁看着,虽然脸上挂着笑意,却难掩紧张之色。我运好气,小段助跑,借二人手背之力,跳了上去。刘旭跟保镖的推助力度刚刚好,我稳稳的抓住洞沿,双臂一促,爬进了洞穴,洞穴只有半人之高,根本无法站直身体,往里看漆黑一片,我半弓着,转身让下面的人抛个手电筒上来,借着光线往里爬。

    才爬进去几步,发现这本该是一个天然浑成的风蚀山洞,一侧岩面被风蚀的很光滑,另一侧却有人工拓宽的痕迹。我爬进去四五米距离,突然耳畔传来一种优美的音律,我停下来竖耳聆听,想分辨声音到底来至何处,然而这股音律若即若离,像是来至天际,又觉得它就在你内心深处,宛转悠扬,且悲且喜,让你的心脉随之跳跃。

    听了许久,我根本就无法辨明音律来至哪个方位,只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迷离优雅的空间。

    等声音停止后,我仿佛从梦境中回到现实,前方依旧漆黑一片,手电筒的光线被它吞噬怠尽,跟瞎子摸路没多少区别,我犹豫一会,想再爬一段试试,于是继续匍匐前进,约莫又爬了六七米,感觉到洞口在逐渐的扩宽,身子活动范围明显宽敞了许多。心中一喜,看来孟蕾的判断是有道理的。多了份底气,便再往里前进,这时发现两边的石壁全是光滑的,由此推断这个洞穴在没被人工开拓前就是里宽外窄的构造。

    越往里越宽,我拿手试了一下高度,手指没能碰到洞穴顶部,我尝试着站起身子,头部稍稍有点触碰,只需弯下一点就能立着行走了。

    能站起来人就轻松许多,我弓着身子继续走了一段路,鼻子里突然传入一股腐烂的气味,如肉质搁久了的臭味,令人作呕,我赶紧从兜里掏出口罩戴上,嗅了几下,感觉没那么臭了,于是接着再往里走,没走多远,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完全挺直了行走。我停了下来,伸手去触摸两边的岩璧,摸了好几下,却没能碰到,觉得奇怪了,怎么一下子宽了这么多,就向左边小心挪了十来步,还是没碰到岩壁,又往右边挪了二十来步,仍旧摸不到岩壁。

    这时我不敢冒然前进了,怕自己迷失在里面,于是回转身子,先摸回去再说,等下再叫个同伴,这样相互有个照应。我顺着原路往回走,先走后爬,过了一大截路,还没看到洞口的光线,不禁犯疑,感觉回来爬行的距离要比进去的长,用时也要比进去时久,怎么还未到达洞口?心里犯嘀咕,却又只能告诉自己,再走一点也许就到了,就这样,爬了一段,又爬了一段,最后,我确定自己在洞穴里了迷失方位了。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