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旅法师流浪记最新章节 > 旅法师流浪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八章 小镇的推理
    第二百零八章小镇的推理

    这个老年人是这个镇的镇长。

    据他所说,他来这个案发现场的时候,死者已经死了一段时间。

    他发现死者的口腔全部溃烂,就用银具测试了一下……银具变黑,证明有毒。

    就推测,死者是中毒而死,

    之后他发现桌上的食物正好只吃了一半,就也用银具测试了一下……银具变黑,证明也有毒。

    就再推测,死者是吃了桌上的食物中毒而死,

    而桌上的食物又是死者的妻子所准备的,

    他就开始接着探查,死者妻子有没有杀人动机。

    之后又很顺利地了解到,死者生前是个烂赌鬼。前天傍晚,死者被人催债。死者没钱,催债者要拿死者的妻子来抵债,死者死活没同意。

    而那个中年人就是前天那个催债者……被镇长很顺利地找了过来。

    最终,这个镇长的结案词是:死者的妻子因为担心自己被当赌债卖掉,就在昨天下午,毒死了死者。

    “不不不,这需要进一步的证明。”……终于轮到我出场了!

    当然,那个镇长一开始是不同意的……不过这就是我带粉丝和吟游诗人们的原因(镇长迫于群众和声誉压力默认了我的出场)。

    “先是食物的验毒。”

    我一边说,一边走到餐桌前,拿着银具往缺了一口的食物上放了放……拿起银具后,银具变黑。

    “有毒。”

    “这能说明什么,我之前……”

    “镇长先生,先耐心等一等。”我一边说着,一边拿着黑银具对他晃了晃。

    接着我换了个银具,在食物的缺口处放了放。

    叮,叮!

    食物的缺口也就是没食物……所以银具直接和餐盘相碰,还被我蹭了蹭。

    拿起后,银具变黑。

    “也有毒。”我一边说着,一边给观众们示意(主要是粉丝和吟游诗人们)。

    “温妮(弟控的姐姐),给我个干净的空盘。”看到我之前看过现场后叫去跑腿的温妮已经回来,我松了口气的说道……总算不要再拖时间了。

    “呐,给。”

    我接过空盘。

    咔、咔!

    把空盘盖上菜盘。

    然后把这盘盖上的菜,迅速来了个180度大翻身。

    打开菜盘。

    菜盘变空,而盖盘上堆了一堆已经翻身的食物……也就是食物的底朝上。

    叮、叮!

    我再次拿银具,在餐盘上和盖盘的食物上蹭了蹭……银具没变色,没毒。

    “这就说明了,死者死前吃的食物,表面一层有毒,底下面一层没毒。”

    我一边说着,一边拿着两个黑银具和两个银银具示意着。

    “从而证明了,下毒者起码是菜做完后才下,而且下完毒他还没把菜搅一搅。”

    “哈哈……”……观众开始发笑(切,他们的笑点好低)。

    “而食物缺口处的底盘上有毒,那就有两种可能。”

    “一,死者取食物的时候死命搅了搅,把食物表面上的毒搅到底盘上”

    “二,死者吃的食物是没毒的,下毒者是在死者死亡后才把毒撒在餐盘上。”

    “这……”

    “当然,具体是哪一种,我需要进一步的证明”看到那镇长好像有什么话说,我会意地打断了他的话接着说道。

    我走到死者身前,拿出银针(是一米长,织毛衣的那种针)插进死者的口腔,拔出来。

    “有毒!”……银针变黑。

    换一个银针,在死者咽喉处进出。

    “有毒!”

    换银针,在胸腔处进出。

    “没毒!”……银针还银。

    “这就有意思了!”……我拿着还银的银具对观众们示意。

    接着我的‘银针进出’开始慢慢往下,越过胃部经过腹部等等……而且拔出的银针都还银着(没有毒)。

    “死者的胃部都没中毒迹象,说明死者根本不是吃有毒食物中毒而死。”我肯定到。

    “胡扯,随便用银针在达南(死者的名字)身上乱扎几下,就说达南不是中毒而死,胡说……”镇长开始激动。

    “镇长先生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我双手对镇长虚推的接着说道:“如果要百分百确定死者的死因,或者证明我的观点,我还需要对死者进行解剖。”

    “不过这,还需要死者的亲属,也就是死者生前的妻子,维达女士的首肯。”我看着刚刚还被中年债主、老年镇长弄得哭哭啼啼的死者妻子说道。

    “荒唐,我刚才已经说了,达南(死者)就是被维达(死者的妻子)毒死的,你还要杀人犯去同意你,那个什么,解剖,对,解剖被害人的尸体,荒唐!”镇长更加激动了。

    “镇长先生不好那么说啊,维达女士只是犯罪嫌疑人,不是罪犯,而且根据我的推理,她很可能能洗清嫌疑的罪名。”我开始不紧不慢的跟激动的镇长争论。

    “对,你才胡说嘞,福尔摩斯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

    “对啊对啊!”

    ……

    这时候,就该脑残粉们发挥作用了。

    不一会,我和激动的镇长的争论场,就变成了我的脑残粉们的狂喷场……对着镇长狂喷。

    最终,我就有了一个现场解剖的权利……在粉丝们、吟游诗人们和小镇治安团长三方的协助下(当然我的粉丝也是给力的)。

    滋、滋、滋……

    我切开死者的腹部,完美取出死者的胃袋,稍微冲洗一下后,我把两头扎紧的肉色胃袋,给观众们示意。

    看到观众们一副吃了翔(对死者的胃袋恶心)又带点莫名其妙(不明白我意思)的神色……看样子,我还得来段科普拖拖时间。

    “让让、让让!借过,借过一下!”

    呼,格兰特总算来了……之前我看完现场,也让他帮忙跑了一下腿。

    “格兰特把你拿来的东西,给现场的观,咳,公正人们示意一下。”……还好,差点说‘观众’了。

    格兰特拿出了刚买来新鲜的喀哈(这个地方近似猪等物种)胃袋,在正前方晃悠着。

    “格兰特你戴好手套,把喀哈(猪)胃袋的下方扎紧。”我指示地说道。

    格兰特戴好手套,扎好胃袋下方,掰开胃袋上方。

    我拿起盖盘,把盖盘里的食物(之前证明有毒,而且是上面一层有毒,底下一层没毒)倒进了格兰特掰开的胃袋上方。

    有毒的食物进入喀哈(猪)胃袋后,我让格兰特捏紧胃袋的上方口,摇晃几下。

    摇来摇去,摇来摇去!

    滋滋,滋,啪!

    在一声漏风声中,喀哈(猪)胃袋破掉了……有毒的食物和腐烂的胃袋组织摊了一地。

    ------

    希望书友们相互转告,帮忙广告,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各种求!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