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玄幻魔法 > 旅法师流浪记最新章节 > 旅法师流浪记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穿越
    第一章穿越

    我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微微的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模糊,伸手把歪了的眼镜戴正后,眼前的环境让我浑身一震,立刻由迷糊转为清醒。

    眼前尽是一人高的杂草在随风摇动着,而我正躺在它们中间。

    我一边爬起来,一边打量着四周。草丛过后是几十颗古怪的果树,果树后面就是一圈小山包围着这片地方。

    我想:我该不是穿越了吧?不会,应该不是。虽然我认不出那些杂草和果树的品种,但作为一个普通大学生,我也不可能认识地球上的所有草品种和树品种。

    可如果不是穿越的话,我又是怎么到这里的?绑架?不对,我家又没那么多钱,这里也没有绑匪,附近也没车胎印。绑匪绑错了,车停在小山上,我从上面滚下来的?也不对,我身上没那么多伤,眼镜也不会只是歪了而已,而且草地也没滚下来的压痕。

    咦,想到压痕。

    我再仔细看草地,除了我躺的地方有压痕外,其他地方都没有人为痕迹。

    就好像我直接从半空出现,压在草丛中央。

    这么一看的话,又有点像穿越了。

    想到这里我不自觉笑了一下。

    最近大概小说看多了,什么问题都往穿越上靠。我大概漏掉了什么细节,才不能合理的解释,我是怎么到这里的。

    现在是夏天,太阳直射了这一会儿,已经让我身体微微发热了。

    我一边往果树方向走,一边检查我的口袋,钥匙、手机、钱包都在。

    到了果树的树荫底下,打开手机,拨打110,没反应,仔细一看,没信号。

    我皱着眉头把119、120都试了一遍,还是不行。

    这时我仔细回忆起一个野外急救专线是“11几”还是“12几”的(全国各地通用的112专线,在手机打开后即使没有接收信号,甚至电力极为微弱,任何厂牌的手机在任何地点皆可拨通。)记不清了,我就把110到130都试了一遍,没有任何声音。

    “这下麻烦了。”我皱着眉头喃喃自语。

    现在最好的情况,是找到信号,打出急救电话,等人来救。次一点的,是找到人烟,再确定他们是好人,跟着他们走出去。最差的就是今天要在这过夜了。

    不管是找信号、找人、收集过夜用具,都要在这四周找。

    我看了一眼火热的太阳,叹了口气,沿着山壁往前走。

    ……

    三个多小时后,我一手抱着几颗干柴,一手按着手机,回到原来的地方,确定了这是一个山谷,没有明显的出路,也没有手机信号。

    不幸中的大幸是在我醒来的草地附近就有一个大山洞,旁边的山壁流下一小池泉水,再加上眼前不知道能不能吃的果树。生了火在山洞里过一夜,还是能将就的。

    于是我抱着干柴,拖着沉重的脚步,在山洞找了个无风的位置,坐了下来。双脚踩着一个有小洞的木柴,小洞边放一圈干草,手中来回搓动棒状木柴,开始了原始的钻木取火。

    搓累的时候,抬头看看天空,天空中两个月亮和一个太阳已经同时出现了。大概因为是夏天,太阳日照时间长,所以夏天黄昏时会有日月同现的天象。

    我正要低头继续钻木取火时,我突然停下了双手,站了起来,盯着天空中两个月亮猛看。

    月亮有两个!!!不科学啊!

    而且一个是蓝色、一个是黄色!!!太不科学了!!

    我看着太阳旁边的两个蓝色和黄色的大光球,呼吸开始急促,胸口开始发闷。(这是紧张焦虑的症状)

    我一边急促的呼吸,一边想到:我真的穿越了!!!

    可是我穿越到哪里了?

    是洪荒类异世,被大能算计到死?

    是魔法类异世,当成宠物被召唤过来,失去自由?

    “呼呼...”我踉踉跄跄的走到山壁旁,一手扶着山壁,身体开始出汗,胃部开始恶心、反胃。(这是一类急性发作的强烈焦虑,也叫惊恐发作)

    是远古恐龙时代,只有我一个人?

    “哇...呕...”我开始呕吐。

    是未来科技实验,把我传送过来,当小白鼠研究?现在实验员正在毛孔级的观察我的表情?

    “哇...为什么我的身体会这么不舒服?呼呼...”我一边喘息一边自语。“好像我一想到,可能的穿越地点,再加上虐主的剧情就开始反胃。呼呼...”

    “呼呼...对了,还有月亮。呕...”我现在一看的月亮反胃的更厉害,直接开始呕吐了。

    我的身体情况好像和思维模式连起来了。

    我现在的思维模式是什么?

    三观尽毁?对,三观尽毁!

    我现在是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全部因为天上的两个月亮而被毁了。(其中还有一个是蓝色的)。

    而三观尽毁是把不可能变成现实,影响到其他的不可能变成可能,使我自己吓自己。

    就像我从前的三观认为穿越是小说情节,现实是不可能发生的。但现在穿越发生了,于是我就担心其他的虐主流小说情节可能会发生在我的身上。自己吓到自己。

    所以我重建我的三观,身体应该会有好转,试试吧。

    “呼呼...我要冷静,即便穿越也能用科学理论来解释,最多加点科幻,冷静,冷静。”

    有两个月亮只能证明我不再地球,不能证明我在过去、未来、仙侠、魔幻等...

    用科学理论来说,只能证明,我在地球上经过一个空间虫洞来的这个星球。仅此而已。不错,不外乎空间小黑洞之类的天文现象,导致的空间传送,虽然科幻了一点但也很科学的。

    “呼...”在这半合理半催眠的理论下,我呼吸慢慢平静了下来。

    虽然胸口还有点发闷,胃部也有点不适,但总算有点力气。

    我木然走进山洞里双手抱膝坐了下来。

    在鞋边淡淡的酸味中,我身体发冷。

    我该怎么生活?

    这里的果子不知道能不能吃,水能不能喝。生病了没药没人照顾,我还有1000度近视,眼镜掉了、摔坏了,就什么都看不清了...

    “我想我的软床,我想看小说,我想要电脑,我想妈妈,我想回家,回家!”

    “对,回家!”

    三观尽毁过,总会留点后遗症。

    我一边跑到我醒来的地方(草丛中的凹陷),一边把随手捡的小石子、小泥块往凹陷上方扔,希望看到它们消失,如果它们消失就说明空间传送门还开着。

    穿越小说中,有一种设定是双向穿越。以前我不会把这种小说设定加入思考回路,但经过三观重塑后,即使我不会把小说当作现实,也会当成参考。

    现在我就用小说的设定当成我最后的救命稻草。

    在光扔石子没反应后,我用意念想象开门,再扔石子。用声控开门(对着半空大叫:“开门,打开,芝麻开门...”),再扔石子。

    ......

    到了黑夜,寂静无声,我借着手机的光线慢慢回到了山洞。

    坐着冰冷的石地,靠着冰冷的山壁。

    期望着,也许空间虫洞是在每天同一时间才打开,或者以月为周期、年为周期。我不敢想像我穿越来的虫洞不是双向的,因为这是我回家唯一的希望。

    我脱掉眼镜,关上手机,靠着墙壁睡了下来。

    在冰冷包围的身体,估计着明天生病的程度,在无所谓的心情下,渐渐沉静下来。

    ......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把手伸到了眼前。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我手中、身体的血液的流动清晰的印入我的脑海,体内的五脏六腑模糊地染成红色。

    惊喜地探查着体内的一切,我脸色欣喜:“內视?!”

    我闭上眼睛,脑海中呈现出红色的血液、染红的内脏、白色的骨骼、灰色的衣服、黑色的裤子、白色的手机...只要和我一起穿越的我都能感应的到。但有的是黑白的,有的是彩色的。我不认识的内脏就只有黑白的轮廓,在血液流经时才被染红。

    我试着改变成像的颜色,努力想着血液是蓝色的,感知中血液渐渐变蓝,但一不注意又变了回去。再感知手机内部,根据见识联想,把主板染成绿色、铜线染成深黄色、各种元器件都染色,之后只有主板和铜线改变了颜色,其他的都变回黑白。于是我推测出成像的变色估计和我本能的认知有关。

    试着把感知集中于一点,四周急速变大,稳定之后与我等大的是细胞,畅游在一片粘稠的海洋里。海洋里最明显的是一大片双凹圆盘状红细胞不停的游走,不时还能遇到黑白色的细胞、细菌,有棘球状,有球形的,有带鞭·毛的,有不带鞭·毛的,有碗形的,还有棍子状的,千奇百怪。

    红细胞不停的从我穿过,想随手把它打飞,我惊奇的发现红细胞真的划过一道弧线向后游走。

    难道我能控制这些细胞?

    看着另一个游过来的红细胞:往右。

    视野里清晰的看到,红细胞向右划过一道弧线游走。

    真的可以!!

    我又不停的控制其他的细胞移动,那根长的是大肠杆菌,变成胜利的手势。这个是葡萄球菌,变成和平鸽,这个是黄色霉菌,变成鱼......

    突然一阵虚弱的感觉袭来,我回到了漆黑一片的山洞,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