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婚久情深最新章节 > 婚久情深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不道德的女朋友
    程南威先丛佳佳一步下了飞机,坐车离开,隔了半个小时后,丛佳佳换了空姐的制服,跟着飞机的乘务人员一起下飞机,有司机送她回到家里。

    丛佳佳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熟悉的城市,街道,一直沉浸在幸福甜蜜中的她开始慢慢清醒过来了,人在放纵快乐之后,总是要为自己的欢愉买单的,她知道不久的将来就会有无数积压的工作,问题迎接她,最令她头疼的是还有个假男朋友宋辰飞......

    她开始心烦了,同时也开始担心程南威那边的情况,她这边尚且有这么多令人头疼的事情,程南威那边自然更不会好过的。

    丛佳佳不禁开始后悔了,自己真不该跟程南威任性吵闹,更不该同意程南威留在深圳,程南威这次大概被自己害惨了,她想了想,忍不住掏出手机,想要给程南威打个电话。

    这些天在外面玩,丛佳佳怕宋辰飞给自己打电话时被程南威听见,惹得程南威不开心,她把手机调到了静音,设置了语音留言,每天跟程南威耳鬓厮磨的在一起,她竟然不习惯总是拿出手机看了。

    丛佳佳见手机上有两条短线留言,是宋辰飞留给她的,问她坐什么时间的航班回来,什么时候到家?宋辰飞是个很懂事的人,知道丛佳佳这些要和朋友在外面玩两天,他不再经常给丛佳佳打电话了,只是一天里会发几条信息给丛佳佳,问询一下丛佳佳的情况,在这一点上,丛佳佳还是很满意的。

    忙着跟程南威玩耍的丛佳佳,自然不能及时的回复信息给宋辰飞,只有偶尔拿起手机的时候,或者程南威去接电话的时候,她才会看见宋辰飞的信息,象征性的回复一下宋辰飞。

    丛佳佳一看见宋辰飞留给自己的短信息,就感到一阵不安啊,她在天的南面每天同程南威缠绵在一起,北方的宋辰飞却一直关心惦记着她,她这种行为真是太不道德了,她这次回来打算跟蒋南平商量一下,如果宋辰飞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不怕刺激了,她就跟宋辰飞摊牌了,她不能再这样不道德的伪装宋辰飞女朋友,浪费宋辰飞的感情了。

    她给宋辰飞回了信息,说自己已经回来了,比较累,打算回家洗澡,然后睡一觉,她话里更深层的意思是,不要宋辰飞过来看自己。

    丛佳佳刚刚跟程南威分开,还没有准备好用什么表情见宋辰飞呢,而她也确实需要回家稍作休整,然后到公司看看情况。

    她给宋辰飞回复了信息后,想了想,还是给程南威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几声后,程南威才接听,一边走路,一边问着丛佳佳,“佳佳,你到哪里了?我正想要给你打电话呢?”

    丛佳佳听程南威身边有人在说话,感觉很嘈杂,想着程南威一定已经回到公司忙上了,她立即对程南威说:“我已经到家了,我就是打电话跟你报个平安,我要去洗澡了,你忙吧!”

    “好,我们回头再联系啊!”程南威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丛佳佳握着电话,瞪着眼睛发愣,昨天还跟她亲密无间的程南威不见了,现在的程南威又变遥远而忙碌了,自己下次要见程南威,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她正黯然发愣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吓了丛佳佳一跳,她定睛看了看手机,电话是宋辰飞打来的,她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将电话接听起来。

    “佳佳啊,你现在在哪里呢?”宋辰飞的语气中带着兴奋,带着喜悦,急急的问着。

    “我打车往家里走呢,快要到家了。”丛佳佳说这话时,忍不住偷瞄了一眼前面的司机,这车是程南威专门指派来接自己的,司机自然是程南威派来的,这名司机跟程南威的作风很像,沉稳,缄默,丛佳佳说出这句话,好像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一动都没有动。

    “哦,你玩的开心吗?路上顺利吗?”宋辰飞柔声的询问着。

    伸手不打笑脸人,丛佳佳无论怎么心烦,也不能对这样的宋辰飞冷淡,只能勉强笑着回答,“玩的很开心,跟朋友一起搭伴回来的,路上很顺利。”

    宋辰飞是个非常敏感又识趣的人,他听出丛佳佳的声音恹恹的,对丛佳佳说:“你在外面玩了这么多天,又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一定累了,回家后好好休息一下, 晚上我请你吃饭,为你洗尘。”

    “恩,我还真有些累了,马上到家了,我们晚上再联系。”丛佳佳真的很感谢宋辰飞的善解人意,如果宋辰飞不懂事,一味的纠缠她,她这个女朋友大概早假装不下去了。

    丛佳佳回到家里后,先洗了个澡,洗过澡后准备去公司看看那边的情况,但她觉的有些疲惫,想到床上躺一下,结果躺下没多久就迷迷糊糊地睡去,朦胧间听见手机铃声在响,但她好像是太累太困了,懒得睁眼睛,手机铃声响了几下,然后就停了。

    她这一觉直睡到傍晚,等丛佳佳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暮色满窗了,她忽然间发觉,这个夏天已经接近尾声,一年又过去一大半了,而她,马上又要长了一岁了。

    丛佳佳躺在床上感概了一会儿,抬头看看时钟,发觉自己这些日子过的真是太奢侈了,丢下工作跑出去玩,回来又躺在床上睡大觉,想想欠的那些外债,支撑着身体由床上坐起来。

    她下床洗洗脸,想起之前在睡梦中有人给她打了电话,她拿起电话一看,是白艳艳打给自己的,丛佳佳看看时间,这个时候白艳艳估计不能睡觉,她给白艳艳打过电话去。

    电话一接听,白艳艳就在那边叽里呱啦的喊起来,“丛佳佳,你这个疯丫头,你还没有回来呢,我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听啊?你是不是把我给忘干净了!”

    丛佳佳自责的咧咧嘴,她这几天真是跟程南威玩疯了,都没有给白艳艳打电话,但这个事实她是不敢对白艳艳承认的,只能硬着头皮解释着:“我的叶夫人啊,我哪里敢把你忘了,只因为你身体有孕,怕受到电话的辐射,我轻易也不敢打扰你啊!”

    “什么叶夫人啊,叶响这个王八蛋,把我娶回家以后,他就一直忙啊忙啊的,我怀孕不能出去玩,他也不留在家里陪着我,几乎每天都往外面跑,我真要被他气疯了.......”白艳艳是个性格外向的人,根本在屋里呆不住,这次为了孩子的建康,她一个人在家里呆了七八个月了,整个都濒临崩溃了,每次跟丛佳佳打电话都要数落叶响的不好。

    丛佳佳立即白艳艳的闹心之处,每次都会好言好语的劝慰白艳艳,如果她有时间,会过去看看白艳艳,陪白艳艳说说话,今天丛佳佳刚从深圳回来,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没有时间过去看白艳艳了,只能转移白艳艳的注意力,问白艳艳,“你之前打电话给我有事情啊?我睡着了,没有将电话接听起来!”

    “我之前觉得肚子不太舒服,有些害怕了,给叶响打电话,他的电话无人接听,后来就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听!”白艳艳很是幽怨的说。

    丛佳佳立即紧张起来,问白艳艳,“那你现在怎么样啊?还感觉不舒服啊?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啊?”

    “现在没事了,我之前给你打过电话后,叶响给我回电话了,他知道我肚子不舒服就从公司赶了回来,送我到附近的医院检查了。”

    “医生怎么说啊?”丛佳佳立即追问。

    “医生检查一切正常,医生说这个月份的孩子大了,在肚子里面很活跃的,大概是孩子伸胳膊踢腿的动作大了。”白艳艳声音带笑的告诉丛佳佳,很有做妈妈的幸福感。

    丛佳佳听白艳艳这样说,松了口气,嘱咐白艳艳,“孩子现在月份大了,你更要注意休息,注意情绪,不要总是激动,有什么事情立即给我打电话,我今天有事情过不去,明天就去你家里看你。”

    白艳艳听说丛佳佳要去看她了,高兴了,问:“佳佳啊,你想吃什么菜了,我叫佣人准备!”

    “哇塞,你家里雇佣保姆了?”丛佳佳惊异的问,她上次去白艳艳家里大概是一个月前了,那时候白艳艳家里还没有保姆,其实,叶响早就想雇佣保姆,他怕白艳艳在家里做饭洗衣累到,但白艳艳坚持不肯雇佣保姆的。

    白艳艳轻轻的一笑,幸福的说:“我不愿意雇佣保姆的,但叶响总是怕我累,总是唠唠叨叨的,我拗不过他,就雇佣了一位保姆。”

    “你看,叶响对你多好啊,你现在就是人人羡慕的,养尊处优的少奶奶,马上还要有个可爱的小宝贝来陪伴你,你已经够幸福了,以后不要总是抱怨,发脾气了啊.......”丛佳佳劝慰了白艳艳一会儿,听白艳艳的情绪渐渐好转了,她才挂断了电话。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