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婚久情深最新章节 > 婚久情深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九章 酒醉的女人
    楚暖心怀希望的到了这边后,正赶上刘景瑜到丛佳佳的设计室闹事的时候,虽然这件事情看着是刘景瑜不对,但跟丛佳佳也脱不了干系,如果丛佳佳当初不跟宋辰飞谈恋爱,如果丛佳佳不收下宋辰飞那二百万元钱,也就不会遭到刘景瑜的羞辱。

    如果是普通男人,定然会对丛佳佳失望,或者对丛佳佳有其他看法的,但程南威并没有因此对丛佳佳产生一点儿恶劣的想法,处处维护丛佳佳,为了丛佳佳的利益,不惜得罪刘氏家族,动用了巨大的人力,财力和精力来扳倒刘景雄。

    楚暖亲眼看着程南威为丛佳佳忙前忙后,操心劳神,她很心疼,于是她主动伸手帮助程南威,以减轻程南威的压力,也顺便博取程南威对她的一点儿好感。

    只可惜,程南威对她说的话,永远只是‘谢谢’两个字,自尊心极其的楚暖,再次受到了打击,她今天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给程南威打电话,但程南威没有接听,她真是失望透顶了,正好周先生打电话约请她吃饭,她就跑到这里跟这些人喝酒。

    楚暖对酒桌上的这些人都不太熟悉,在陌生人面前,受过刺激的楚暖反倒放松下来,跟着大家一起多喝了几杯,后来在周先生的怂恿下,把保镖也打发走了,生凭第一如此任性,放任自己跟几个半生不熟的男人喝起酒来。

    听着周先生的大吼声,楚暖的酒醒了几分,她好像还不明白眼前发生的事情,皱着秀气的眉头,诧然的看着眼前怒发冲冠的周先生,还有淡定从容的程南威。

    程南威根本没有把自以为是的周先生看在眼里,在他心中,周先生和他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别的,他依然涵养很好的没有搭理大喊大叫的周先生,径直扶起楚暖,准备带着楚暖往外面走。

    周先生见程南威一直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摆明了是瞧不起自己啊,他见程南威压根不理会他叫喊什么,带着楚暖就要走,他觉得一把火烧在他的在胸口,四肢,大脑,他整个人都在愤怒的燃烧着。

    失去理智的周先生,完全忘记了程南威的出身,伸手就来抓程南威的肩膀,嘴里骂骂咧咧的,“奶奶的,你是聋子吗,给我站住......”

    程南威觉得这个周先生实在太讨厌了,典型的给脸不要,不自量力,这种人如果不给他点教训,他真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他身体微微一晃,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周先生的一条胳膊已经被程南威擒在手中,呈现反剪状态,周先生的人也狼狈的半倾趴在程南威和楚暖面前。

    “在座各位都看清楚了,我自从进到这间包房里面,没有同他说一句话,没对他做过任何事情,一直都是他在出言不逊,并且先对我动手的,我现在这样只能算是正当防卫了!”程南威脸色阴沉的对众人说着,手上稍稍的一加劲,周先生立刻疼的痛叫出声,斜睨间他看见面前站着的楚暖,他不想太丢人,死死的咬着嘴唇,脸上神情很是怪异,好像是羞恼中掺杂了尴尬。

    楚暖微微瞪着眼睛,面对眼前突发的变故,酒精麻醉中的她好像有些怔忡,张了张嘴,想对程南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程南威见周先生额头处冒了虚汗,知道他此时定然吃到苦头了,他并不想将这个周先生怎么样,只是给他点苦头尝尝,让他以后在自己面前收敛些就好,于是他大手一扬,将周先生扔到一旁。

    周先生的胳膊被程南威的大手钳制的如同要折了一般,终于等到程南威放手,他的人踉跄几步,才站住脚,慢慢的将被程南威反剪在后背的手正过来,转头看向程南威。

    只见程南威细心的为楚暖穿好衣服,半揽着楚暖的腰往外面走去,自始至终,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向周先生看一点儿,完全不把周先生看在眼里一般。

    周先生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受过这样的羞辱啊,气的咬牙切齿,也不管包房里的其他人了,抓起自己的衣服和手机,也大步的走出了包房。

    楚暖此时多少有些醒酒了,感觉到自己今晚的事情做的太鲁莽任性了,她靠在程南威的身边,乖乖的跟着程南威走出了包房,进了电梯。

    电梯里只有程南威和楚暖两个人,程南威侧头看向楚暖,轻声的问她,“你感觉怎么样?很难受吗?”

    “我......我头晕,恶心。”随着电梯的下行,原本就有些不舒服的楚暖,更加不舒服了,她头晕目眩,四肢无力,特别的反胃,想要吐。

    “楚暖,你忍一忍,我们马上就要出电梯了。”程南威见楚暖一付摇摇欲坠的样子, 只能伸出手,把楚暖抱到怀里。

    楚暖浑身没劲,顺势倒在程南威的怀里,这时,电梯的门开了,他们两个一起走出电梯。

    此时是晚上七点钟左右,正在酒店里人来客往的高峰期,程南威和楚暖一出电梯的门,就看见了许多人,程南威和楚暖是靓男美女的组合,他们两个又都是很出名的人物,这样相拥的走在一起,马上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程南威见大家都看向他和楚暖,连忙吩咐怀里的楚暖,“你把头低下一些,不要抬起头来!”他不想让太多的人看到楚暖酒醉后的狼狈样子,楚暖是知名的女人,今天这副形象如果被有心人拍下来,将成为她的负面新闻。

    楚暖此时没有什么主张了,一切都听程南威的,乖乖的把头埋在程南威的怀里,任由程南威抱着她,走出了酒店大门。

    一出酒店,凉风吹来,楚暖觉得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她知道周围还有人看着他们的,咬住牙关硬生生的忍着,三步并作两步便往没人的地方走。

    程南威一见楚暖脸色灰白,紧咬嘴唇,就知道她是要吐,连忙带着楚暖来到一旁停车场的角落处,楚暖再也忍不住了,跑到一个垃圾箱旁,张嘴就吐了起来。

    楚暖弯着腰,一阵呕吐,程南威在后面轻抚着她的背,见她吐的差不多了,快步跑回自己的车旁,从车里拿出一瓶水,给楚暖送过来。

    “你用清水漱漱口吧!”程南威把水瓶的盖子打开,凑到楚暖的嘴边,楚暖喝了一口,漱漱口,人感觉舒服了很多。

    酒醉后,如果能吐出来,之后人就会清醒一些,但身体没有什么力气的,程南威见楚暖不再呕吐了,他再次半抱着楚暖,两人来到他的车子旁。

    楚暖吐过之后,人清醒了不少,她抬头看了眼车子的后视镜,里面的自己头发凌乱,脸色憔悴,衣衫不整,无比的狼狈,她痛苦的低咒一声,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这些日子一直在为得到程南威的心绞尽脑汁,患得患失,程南威侵扰着她的心,让她坐立不安,茶饭不思,今天这样喝醉酒,也完全是因为程南威,而程南威却来酒店看她了,看见了她这二十多年来,最狼狈的模样,同时又把自己从阴暗猥琐的危机中解救出来。

    自己是多么可笑啊!

    楚暖只感到一阵羞愧,在程南威为她把一侧的车门打开时,她沉默地坐进了车子里面。

    程南威并没有注意到楚暖的情绪变化,他一直在担心楚暖的身体,怕楚暖再吐,怕楚暖会觉得不舒服,他上了车,将车子发动,认真的问楚暖,“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我.....我只是喝多酒,现在已经醒酒了,不用去医院的。”楚暖觉得自己今天的样子实在太糟糕了,往日的形象都荡然无存了,她觉得羞臊又尴尬,完全失去了平日女强人的凌厉聪明劲,说话都磕磕巴巴的了。

    “如果你觉得自己还可以,那我现在送你回家,你今晚住哪里?”程南威冷静的问楚暖。

    楚家在这里有很多的房产,楚暖随便的说了个住处,说完之后,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她说的那处公寓,离这边很远的,开车过去大概要一个小时的,程南威大概会误会她在故意找机会跟他相处。

    她搅动着手指,不安的说:“那里,那里离这边太远了,你在附近找家酒店,我去酒店住一晚上吧!”

    “不行,你今天不能住酒店。”程南威坚定的否决了楚暖的这个提议,“你今晚身体不舒服,要住在自己的家里,回家要佣人给你煮些醒酒汤,喝了之后好好的泡个热水澡,然后睡一觉,这样才会休息过来,不然明天定然会头疼,无力,像生了场大病一样的。”

    听着程南威说这些,楚暖意识到自己今晚的事情做的极其差,在程南威眼中自己定然很是荒唐,任性,楚暖越发的沮丧难受了,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啊,程南威现在一定会在心里笑话自己,看不起自己,而越发的讨厌自己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