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婚久情深最新章节 > 婚久情深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二章 婚纱你还要不要
    吃过了早餐,丛佳佳叫夏阳送自己回爸爸的家,她要跟范月华好好的谈一谈,范月华和爸爸不能活的太任性,太自我了。

    “我在外面等你。”夏阳把车子停在丛佳佳爸爸家的小别墅外面,笑着说。

    “不用你等我的,我们也许要谈很久的。”丛佳佳连忙摇头,“我已经耽误了你很多时间了,你难得有个休息日,回家好好歇着吧!”

    “我回家也没什么事情的,我在这里等你吧,现在外面冷,这里不好打车,你感冒刚刚好,受不得冻的。”夏阳坚持着说。

    丛佳佳见夏阳一定要等自己,她想了想,没有再拒绝夏阳,推开车门下车了。

    她进到别墅内,见范月华斜躺靠在沙发上,正在喝一碗燕窝,披头散发的,很是慵懒的样子,看见丛佳佳走进来,她急忙把碗里剩下的燕窝一口喝下,招呼佣人马上把碗拿走。

    丛佳佳心里这个别扭啊,她自己日夜里操劳,风雪里奔波,不舍得乱花一分钱,更不舍得买任何营养品给自己,没想到范月华对她自己可够好啊,家里穷的都要揭不开锅了,还有闲心在这里喝燕窝呢!

    她深吸一口气,将心头的恼火压下去,然后坐到范月华的身边,问范月华,“我爸爸到底在什么地方上班啊,我现在要过去看看看他?”

    范月华的脸明显的一僵,她眼睛转了转,说:“你爸爸朋友的公司是做物流的,离这里很远的,我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在哪里。”

    丛佳佳微微皱起眉头,又问:“我爸爸出去上班多久了?”

    “已经去四五天了。”范月华说着话,轻轻的叹了口气,说:“你爸爸说他是个男人,有养家糊口的责任,他心疼你,不想把家里所有的重担都推给你,所以就出去打工了。”

    “他跑出去打工,你们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我爸爸身体虽然恢复的差不多了,但也不能过度操劳啊!”丛佳佳忧心的说。

    “我劝他了,他不听啊!”范月华无奈的说,停了一下,又说:“他是男人,家里没有钱过日子了,他当然着急了!”

    丛佳佳闭了闭眼睛,快速的想着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她现在手里基本是没有钱的,她又没权没势的,真的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帮助爸爸。

    最后,她咬了咬嘴唇,说:“阿姨,我想让我爸爸到我的网店的仓库去帮忙备货,那边的工作会清闲很多,每个月我除了给他发工资,另外会多给贴补他一部分钱,你同我爸爸商量一下, 看看这样行不行?”

    说完话,丛佳佳又由包里把钱拿出来,放在范月华面前,“阿姨,我现在手里只有这么多钱了,全部都给你们留下吧!你们也是知道的,我无权无势,没有什么钱,能力很有限的,如果你们不同意我的提议,我也没有办法了。”

    范月华一听丛佳佳叫她爸爸去她的仓库当备货员,心里马上就不高兴了,她再扫了眼那沓子钱,估计也就几千元钱,都不够她买件衣服的钱,她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丛佳佳一看范月华这态度,真是生气了,她意识到了,爸爸和范月华就是个无底洞啊,他们贪得无厌,他们好吃懒做,他们不把自己掏空了,不把自己压榨死,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她伸手把桌上的钱拿起来,装到包里,怒视范月华,说:“你不要不识抬举啊,我给你这些钱,你嫌少,现在这些钱也没有了!”

    “丛佳佳,你说谁呢?”范月华也急了,眼睛一瞪。

    丛佳佳豁出去了,由沙发上站起身,指点着范月华的鼻子,数落范月华,“范月华,从你进到我的家门,你给了我多少白眼,多少冷嘲热讽,怂恿我爸爸打过我多少次,骂过我多少次,你心里清楚!我有义务赡养我爸爸,但我没有义务给一个仇人钱花!

    你和我爸爸现在的生活确实不容易,但你们可以把现在的大房子卖掉,住小一点儿的房子;你们可以把家里的佣人辞退了,你自己多做点事情;你们可以把家里的奔驰卖掉,换成普通的车子......

    现在你们的处境不好,还要打肿脸充胖子,还要过奢华的生活,拼命的挤兑我,想方设法的向我要钱花,你们为什么自己不可以简朴一些,低调一些呢!”

    “丛佳佳!”范月华听丛佳佳这样教训她,怒了,重重的一拍桌子,利落的站了起来,崴伤的脚看起来完全没有问题了,“丛佳佳,不要以为你给了我们点钱,你就可以趾高气扬的教训我们了,现在家里有困难了,你作为女儿的,不肯帮忙,还说些难听的话来教训我们,你这个女儿也太不孝顺了!”

    丛佳佳被范月英气的手都哆嗦了,她眯了眯眼睛,冷冷的说:“我爸爸抚养我二十多年,他生病我为他支付的医疗费,我为他还了外债,我花重金为他请了国外的专家团来看病,我给你们很多的生活费用,这些钱加到一起也有二百多万了,足够我应该给他的赡养费用了。

    如果你们不肯自己主动的改变生活,我就算是累死,也是帮不了你们的,我走了,以后无论你们遇见什么问题,都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我已经尽到做女儿的义务了,以后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

    丛佳佳说完,背起包就往门外走。

    范月华没想到丛佳佳会真的不管他们了,没想到丛佳佳把拿出来的几千元钱又装到了背包里,不由气恼又后悔,张张嘴,想叫住丛佳佳,终究没有好意思开口,只有恨恨的跺跺脚。

    丛佳佳憋着一口气,飞快的走到夏阳的车旁,打开车门坐进去,见夏阳正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她憋着的一口气卸下来,虚弱无力的靠在座椅上。

    夏阳这些日子出差在外,连续奔波,真的很累了,他以为丛佳佳会在她家里呆上一阵子,他将车子的暖风打开,靠在椅背上休息,不知不觉的竟然睡着了,丛佳佳的开关车门声,将他惊醒过来。

    他看着身边丛佳佳脸色惨白,呼呼的喘着粗气,夏阳看出丛佳佳的情绪波动很大,很担心,他连忙低声问:“佳佳啊,你怎么了?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吗?”

    丛佳佳无力的摇摇头,涩哑着声音说:“我们走吧,麻烦你送我回家。”家丑不可外扬,夏阳就算跟她的关系不错,丛佳佳也不会同他说起家里的事情。

    夏阳善解人意,也没有追问丛佳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开车送丛佳佳回去 。

    丛佳佳这次真是下了狠心了,无论爸爸和范月华再耍什么幺蛾子,她都不会理睬他们了,不是她不孝顺,而是他们实在太欺负人了,把她当做二百五使唤。

    丛佳佳网店的事情有人做了,服装店正是营业了,她身上的担子轻了很多,她想白艳艳马上就要结婚了,一定有很多事情需要忙乎,她给白艳艳打电话,看白艳艳是不是需要自己的帮忙。

    “哎呦,佳佳啊,你这个电话来的太及时了,我今天在单位正是请了婚假,开始做婚前准备了,我需买很多东西,正需要你的参谋和帮助呢!”白艳艳欢快的说。

    “好啊,如果你现在需要我,我现在就可以过去找你。”丛佳佳爽快的说着。

    “行,你现在就过来吧!”白艳艳欢快的回答着。

    丛佳佳放下电话,正准备去找白艳艳,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了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将电话接起来。

    “请问,你是丛佳佳小姐吗?”一道甜美的女声传了过来。

    “是我。”

    “我是‘巴黎定制’婚纱店的店员,你在我们婚纱电定制的婚纱已经回来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试穿一下啊!”

    丛佳佳这段时间过的焦头乱额,早就把婚纱的事情忘掉了,此时听对方猛然提起,不由一愣,随后心里苦涩悲哀。

    婚纱!!!婚礼!!!

    短短数日,那些事情都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一种窒息的感觉把丛佳佳覆盖住了,她咬着嘴唇,半晌都没能说出话来。

    “丛佳佳小姐,你在听吗!”对方听丛佳佳半晌都没有回话,温柔的叫了一声。

    “啊......我......我在听的,那个婚纱啊,我......我的婚礼取消了,那件婚纱我可不可以不要了?”丛佳佳鼓了十分的勇气,才将这段话说完。

    “这样啊!”那边明显的一愣,但这样的事情对她们婚纱店来讲,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们自有一套应对的办法,“丛小姐,你这次临时有事,婚礼取消,以后也一定会结婚的,不如你把婚纱先放到我们店里,以后你结婚的时候再来取啊!”

    丛佳佳苦笑,自己的心得有多大啊,下次结婚的时候,还用这件婚纱,她的心是钢铁炼成的吗,不怕揭开伤疤,不怕鲜血淋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