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婚久情深最新章节 > 婚久情深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降头术
    刘景瑜看到宋辰飞向丛佳佳求婚这一幕,真是气炸了肺!

    凭什么啊?丛佳佳那个普通至极的穷丫头,凭什么可以获得宋辰飞的爱啊,凭什么可以嫁进富豪的宋家啊?

    刘景瑜不甘心,痛苦,气恼!

    她愤恨的盯着照片里的丛佳佳,不得不承认,丛佳佳确实有着一种独特的美,她的模样如同月光般的柔美,素雅,特别有小女人的味道,丛佳佳身上带着男人们都喜欢的娇柔气质,让人看见她,就想拥入怀里好好疼惜的。

    刘景瑜觉得照片中的宋辰飞和丛佳佳,是在向她炫耀他们的快乐和幸福,他们在往自己的心口上扎刀子,他们这样大肆嚣张的炫耀幸福,是对她的公然羞辱和挑衅!

    这个为爱痴迷,思想偏激的女人,睡不着觉了,这个夜晚,她把宋辰飞和丛佳佳在一起的照片拿出看了无数遍,对着丛佳佳的照片咒骂了半宿。

    刘景瑜第二次早晨起床后,面色蜡黄,眼圈发黑,到餐厅吃饭的时候,吓了对面的刘景雄一跳。

    在警察局关了数天,后来被放出来的刘景雄,做事情依然像从前那样嚣张狂妄,他觉得自己可以被放出来,是一种能力,连程南威都奈何不了他,他还怕谁啊。

    刘景雄是很疼爱这个妹妹的,见妹妹的神色有异,关切的询问,“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

    刘景瑜不敢再把自己的心事告诉哥哥了,上次的事情她已经得到了教训,刘景瑜只是蔫蔫的说:“我......我昨晚熬夜看电视剧了,没有睡好!”

    刘景雄眯了眯眼睛,点点头。

    他耳目众多,消息灵通,宋辰飞昨晚向丛佳佳求婚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一见向来精力充沛的妹子,如此的无精打采,失魂落魄,答案是唯一的,定然是因为宋辰飞。

    刘景雄暗暗咬了咬牙,他就不信了,自己就想不出个好办法,可以让宋辰飞主动的来求妹妹,主动要娶妹妹吗!

    他这个人向来自负狂妄,太多的成功和顺利,让他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觉得这个世上没有自己办不到的事情。

    刘景瑜不敢把自己的心思告诉大哥,但她心里的不甘和愤恨一点儿没少,她吃过饭,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盯着微信圈里宋辰飞和丛佳佳的照片看,咬牙切齿。

    她一定要让丛佳佳不得好死,一定要让丛佳佳由这个世上消失!

    刘景瑜开动脑筋,想着弄死丛佳佳的办法,忽然想起了看过的电影里的故事,那是种向纸人身上扎针的降头术,她不由灵机一动,想到了害丛佳佳的办法。

    这种巫术在东南亚一带很是盛行的,刘景瑜说干就干,立即穿上衣服出去寻找降头师。

    刘景瑜为人外向,性格开朗,她的好朋友有很多的,通过朋友,她在边境的一个小镇上,找到一个知名的降头师。

    大多数找人做降头,都是因为三种目的,谋财,害命,保住爱情,不管是哪种目的,都必须有想下降那方的生辰八字,要不然将头的威力会大大减少,或者根本没有效果。

    刘景瑜知道这件事情后,又想办法找到丛家的亲属,去打听丛佳佳的生辰八字,但这种事情大多数只有亲生父母知道,丛佳佳的妈妈又死了,现在只有丛雷一个人知道了。

    她为了弄到丛佳佳,什么都不顾了,干脆高价雇佣了一个私家侦探,到最后终于弄到了丛佳佳的生辰八字。

    刘景瑜拿到了丛佳佳的生辰八字后,一刻不停的去找那个降头师了。

    这个小镇子是边境出名的巫蛊之地,一走进镇子,就让人感觉到阴森,恐怖,刘景瑜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如若不是身边有个男性友人,如若不是对丛佳佳恨之入骨,她真想掉头就跑,离开这个鬼地方。

    降头师的家也是稀奇古怪的,充斥着一种奇怪的味道,身娇肉贵的刘景瑜,忍着心疼的腻歪,坐在降头师家脏兮兮的椅子上,同降头师交谈。

    这种术法大概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降头,可以令被降头的人生病,发烧,连拉带吐,无比的遭罪,另外一种是血降,这种是比较恶毒,可以令被降头的人死于非命。

    刘景瑜费了这么多力气,当然是想弄死丛佳佳了,毫不迟疑的选择了血降。

    “这位尊贵的小姐,血降是要用我自身的精血做引子,耗费我很多功力的事情,所以做血降的报酬是要很高的。”降头师阴森森的说。

    “你要多少钱?”刘景瑜横下一条心了,无论多少钱她都花。

    “二百万。”降头师还真是够黑暗,毫不迟疑的说。

    “啊?!”刘景瑜不由大吃一惊,她想过血降的费用会很高,但没想到会这样高,她雇佣个职业杀手,弄死丛佳佳,也就这么多钱吧!

    降头师仿佛看透了刘景瑜的心思,又嘿嘿笑了一声,“如果不是因为熟人介绍,你就算给我五百万,我也不会接单这样的生意,这样降术搞不好是会被反噬的,那样将大伤元气,或许会要了我的性命呢!”

    刘景瑜此时已经恨透了丛佳佳,即便降头师不这样同她说,她也会掏出这二百万,做血降,要了丛佳佳的命的。

    “你保证能让她死吗?”刘景瑜眯着眼睛,咬牙切齿的说,对丛佳佳的恨意十足。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降头师幽幽的回答着刘景瑜。

    刘景瑜咬咬牙,通知身边的朋友帮忙自己筹钱,她虽然贵为富家小姐,但平日花钱大手大脚习惯了,她的卡里并没有多少钱的,每次都是她把银行卡刷爆了,家里会为她往卡里补钱的。

    她的朋友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刘景瑜想要筹到二百万还是很容易的,第二天,她就把二百万送到降头师的手上,连同丛佳佳的生辰八字。

    生活在忙碌之中的丛佳佳,还不知道自己被人做了降头的事情。

    丛佳佳在被宋辰飞求婚的第二天,就正式开始复工了,她早晨起床后,依然拎着电脑去实体店,一边帮助舒萌照看店面, 一边上网处理网店的事情,这样一直忙碌到下午,她把从前的练车时间取消,改成了去探望爸爸了。

    丛雷再次实施药物治疗依然很不理想,堵塞的地方还在的,医生建议丛雷去做手术治疗,丛雷内心担忧,不敢接受手术治疗的方案。

    丛佳佳只能苦口婆心的劝说爸爸,范月华也在一旁慢条斯理的劝说着,只是丛雷非常顽固,坚持不肯相信这里医生的技术水平,担心自己会死在手术台上。

    这样的丛雷令丛佳佳很是焦急,上火,但范月华的表现却令丛佳佳感到挺满意的,自从她那天同范月华交谈后,范月华变的很乖了,不再打扮的妖娆性感了,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每天老老实实的呆在医院里。

    尤其最近两天,范月华知道丛佳佳和宋辰飞订婚后,竟然破天荒的关心起了丛佳佳,问了丛佳佳和宋辰飞的生辰八字,去给丛佳佳和宋辰飞求了一个百年好合的同心姻缘结。

    丛雷见范月华为丛佳佳求了姻缘结,很是高兴,欢喜的对丛佳佳说:“佳佳啊,你以后要好好的跟你小阿姨相处了,她现在知道你的好了,也肯对你好了,你和她是爸爸最亲的人,你们要好好的相处啊!”

    “恩。”丛佳佳是个心软的姑娘,见范月华肯主动对她示好,她对范月华的态度也有了些转变,送给范月华一套国外大品牌的高档的时装,谢谢她这么久以来对爸爸的照顾。

    范月华摆弄着丛佳佳送给她的时装,眉开眼笑,走路都哼着小曲。

    相对来讲,丛佳佳就没有范月华的好心情了,爸爸不肯接受手术治疗,怎么劝说他都不同意,心脏里面还有东西堵着,随时可能发生危险,丛佳佳真是愁的头发都要白了。

    周末的时候,白艳艳休息,到丛佳佳的实体店去溜达,见丛佳佳愁眉不展的,问询丛佳佳事情的原因。

    “我爸爸不放心国内的医生给他做手术,他大概是想去国外做手术,或者请国外的专家来为他做手术,但我们国外没有什么熟人,如果随便联系的医生技术水平不行,还不如请国外的专家为他做手术呢!”丛佳佳无奈的说。

    白艳艳听丛佳佳这样说,问丛佳佳,“你有没有问问宋辰飞,也许他在国外有朋友,可以帮忙联系到专家呢!”

    “宋辰飞这两天在为我们联系专家了,但他们家在国外的亲属,朋友少,能联系上的人有限,时间就会慢一些,爸爸那边又急着做手术,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上手术!”丛佳佳重重的叹了口气,真的很是忧心的。

    白艳艳眯起眼睛,思索着,劝慰丛佳佳说:“你先不要着急的,等下回去我就联系叶响,看看他在国外有没有熟人,能不能找到高水平的专家,为伯父做手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