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婚久情深最新章节 > 婚久情深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一百三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作品:婚久情深 作者:忆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电梯在这个时候上来了,电梯的门打开,程南威毫不迟疑的迈步走了进去,玉湛急急的追过来,嘴里叫着:“南威啊,你等一下!”

    程南威微微一皱眉,还是伸手碰了一下电梯,等了玉湛一会儿。

    玉湛利落的迈步进了电梯,行动间依然有从前的飒爽英姿,程南威不觉恍惚,紧绷的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电梯里面空间狭小,两个曾经亲密无间的恋人,沉默无言的站在这里,不觉都有些尴尬,好再,电梯的下降速度很快,没过多久,到了一层,电梯门打开,程南威绅士的对玉湛做了个请的动作。

    两人一起走出公寓大楼,外面的空气有些清冷,天上缀满繁星,一轮冷月静默的挂在天空,这样的环境了,缓解了二人之间尴尬沉闷的气氛。

    玉湛吸了一口凉凉的空气,轻声对程南威说:“南威,我们可以走走吗?”

    程南威仰头看看天,随后点头,“好的,我们一起走走吧!”他和玉湛之前,需要一个正式告别的,有些话,该说透彻的。

    他们两个沿着小区的花园走,此时已经很晚了,小区里面已经静了下去,他们的周围都没有人,平日里超级忙碌的程南威,很久不曾在这样的夜晚漫步花园,这个季节已经秋末,树叶开始凋零,没有一点儿的香气,带着一番令人黯然的萧索沧桑。

    玉湛同程南威肩并肩的走着,想了想,转头温柔的问程南威:“南威,你真的想好了吗,真的决定辞职了?你走到今天不容易的,你付出了那么多,这样轻易的放弃了,不觉得可惜吗?”

    程南威苦涩的倾了下嘴角,声音悲愤的说:“你以为我想辞职吗?我想把自己亲手建造起来的一切打碎吗?我这一年经历了什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我因为什么辞职,你想你是很清楚的!”

    玉湛脸色一白,无比窘迫的咬了咬嘴唇,轻声的对程南威说:“南威,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真的很对不起啊!”

    有风吹过,拂起玉湛肩膀上的长发,有一些遮住了她脸,让她看起来很是凄迷可怜,程南威轻轻的叹了口气,涩涩的说:“我怎么样都没有想到,你会做出那样多伤害丛佳佳的事情,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你会变成那样一种人,竟然会联合我妈妈,同她沆瀣一气的行动。”

    “南威,对不起,但你想过我做这些事情的出发点吗,我如果不是因为太爱你,怎么会这样做呢?”玉湛的的大眼睛中慢慢的有了泪水,随着眼睛眨动,泪水就顺着白皙漂亮的脸颊滑落下来了,看着很是楚楚可怜的。

    程南威最讨厌听谁用这种语气说话,即便玉湛已经哭了,模样很令人心疼,他仍然非常气愤,皱起眉头,厉声说着:“玉湛,你原来是那么聪明,理智,善解人意,可是在这件事情里,却变得愚昧,阴暗,不择手段了,你不是糊涂的人,怎么可以打着爱的旗号,随意的伤害其他人呢,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

    玉湛听程南威的语气如此的重,泪流得更急更快,哽咽委屈的说:“南威,你看看你啊,总是对我这副态度,总是对我这样凶,如果你肯同我好好说话,我也不至于急的走投无路,慌了手脚,去同阿姨联盟......”

    “玉湛,够了!”程南威沉声呵斥玉湛,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玉湛,声音中带着懊恼和气愤,“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信口雌黄,强词夺理!你刚刚回来的时候,我是对你这样凶的吗?我曾经好好同你谈过,告诉你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你不要来打扰我和丛佳佳的生活,我还曾经在酒会上救助过你,我对你是这样凶的吗!

    我后来之所以对你改变了态度,是因为你做的事情越来越过分了,无论我怎么暗示你,劝说你,你都是执迷不悟,冥顽不灵,所以我们才会走到这一步的!你是聪明的人,应该知道,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自作孽,不可活!”

    玉湛被程南威训斥的哑口无言,俏丽的容颜微微有些扭曲,她抹了把眼泪,很是痛苦的说:“南威,就算你怪我,讨厌我,恨我,你也不能辞去工作啊,你的工作不是普通的职位啊,放在过去,那也是高官厚禄的,你怎么能够说不要就不要呢!你这样做不是在折磨我,折磨阿姨吗?你是让我么永远活在愧疚和自责里面啊!”

    “你们不也折磨过我吗!”程南威笑笑,脸上浮现出嘲讽之色,“你们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痛苦了,现在知道什么叫无可奈何了,我之前那么要求你们停手,要求你们放过我们,你们怎么不肯听我的话呢!

    我这次离开,其实真没有要折磨你们的意思,只是我受够了你们的干涉和摆布,想到一个远远的地方自己生活,如果我这次辞职的行为,可以触动你们, 让你们心痛,让你们还知道什么叫做愧疚,自责,那我真的挺高兴的。”

    玉湛用双手捂住脸,如同崩溃了一样失声痛哭着。

    程南威站在旁边静默着,没有劝说玉湛,直到玉湛的哭声小了一些,他的嘴角一敛,说:“妈妈还在楼上,我要上楼去看看她,你自己多保重吧!”

    玉湛一见程南威要走,突然上前两步,从后面抱住程南威的腰,哭着说:“南威,我知道自己做错事情了,我可以去同丛佳佳认错,我可以去找丛佳佳谈谈,你不要辞职,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毁了自己的锦绣前程啊!”

    程南威清晰的感觉到玉湛哭到颤抖的身体,他心里有些恻隐,抬起手,拍拍玉湛抱着自己的胳膊,轻声的说:“一切错误都已经铸成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丛佳佳现在是宋辰飞的女朋友了,你以为自己可以扭转乾坤吗!

    玉湛,你太任性了,这个世界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你以后要自己多保重,我们有永远都不要再见了!”

    玉湛无奈的放开程南威,抱着自己的身体,蹲在地上,呜咽的继续哭泣。

    程南威真是给了她最大的教训,他这样毅然辞职,毁了自己的一切,真是比杀了她还要难受啊!

    空气中有玉湛的哭声,充满巨大的悲伤,程南威只是是稍稍迟疑一下,然后就迈开大步,绝然的走开了,这个女人,从今后,与他再没有一点儿的关系了。

    程南威回到楼上,董哲明还在的,她已经不哭了,而是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目光茫然,发丝凌乱,就像一个极其普通苍老的妇人。

    看见妈妈这个样子,程南威心中很是酸涩,董哲明毕竟是他的亲生妈妈,如果不是妈妈把事情做的太绝,将他逼的妻离子散,他也不会对妈妈这样狠心的。

    董哲明见程南威终于回来,眼睛重新亮起来,她小心翼翼的对程南威笑,轻声的说:“南威啊,妈妈刚刚想过了,我是不该插手你的各种事情,也不该那样的难为丛佳佳的,我保证,以后再不会打扰你的生活了,你不要再走了,好不好?”

    她现在不敢奢望程南威能够继续工作,只要程南威可以留在本市,留在她的身边就好了,她老了,丈夫不爱她,没有知心的朋友,只有一个年事已高的父亲,她和爸爸都需要程南威的照顾和陪伴,可是这个唯一的儿子,却厌恶她,憎恶她,要远离她!

    强悍凶蛮,不讲道理了一辈子的董哲明,终于低下了她高贵的头颅,放下了她这辈子嫉恨的执念,只为了可以把唯一的儿子留在身边。

    程南威苦涩的一笑,她的妈妈和玉湛还真是同样一种人,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撞南墙不回头,可是这世上,又有谁会等着你回头啊!

    “妈,现在说这些话,已经什么意义都没有了,你做的错事不可挽回,我和丛佳佳也已经成为过去,你以后自己多保重吧!”

    董哲明一听儿子这样说,又哭了起来,絮絮叨叨的不断的说着没有任何意义的话,“儿子,我一定不会再打扰你了,你以后可以好好的同丛佳佳过日子,我绝对不再来打扰那个小丫头,我绝对不再跟她吵架了......”

    程南威听妈妈这样说,心里更加烦躁气闷,他皱了下眉头,走进书房里面,将之前收拾好的行李箱拎出来,大步的往门口走去,他实在受不了妈妈的又哭又闹,他准备今晚去酒店住,把这个家留给妈妈。

    董哲明见儿子东西都已经收拾好,真是要走,脸色变的一片雪白,扑过来抱住程南威的胳膊,大哭着不肯放手,“儿子,你不要走啊,妈妈知道错了,妈妈真的知道错了,妈妈再不会打扰你的生活了......”

    程南威真是要被妈妈逼疯了,他拿出电话,打给陪伴妈妈的那些保镖,叫他们马上过来接妈妈回去,然后他一用力,掰开妈妈的手,拎着皮箱走向外面。

    董哲明见儿子真的走了,痛哭着瘫软在地上,浑身颤抖不已。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