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婚久情深最新章节 > 婚久情深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步步紧逼
    丛佳佳振作起了精神,每当她想起玉湛时,就去做点儿别的事情,分散下自己的注意力,实在分散不了注意力时,她就不顾医生的嘱咐,下楼去溜达。

    程南威这天晚上下班回来,脱下鞋子,来不及换衣服,就喜滋滋的走到丛佳佳的身边,将一个漂亮的锦盒交到丛佳佳手里,“佳佳,你看这是什么?”

    丛佳佳将锦盒接过来,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有一块碧绿通透的玉观音,只是这个观音跟普通的观音不同,这个观音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小的娃娃。

    “这是……送子观音!”丛佳佳疑疑惑惑的问道,她对这个东西,多少也是有些了解的。

    “真聪明!”程南威毫不吝啬的表扬丛佳佳,然后很开心的低头亲亲丛佳佳的小脸。

    “你在哪里弄的这个啊?”丛佳佳将玉观音拿到手里,触手冰润滑腻,握着非常舒服,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东西。

    “是我向爷爷要的。”程南威欢天喜地的坐到丛佳佳身边,如同小孩子献宝一般,对丛佳佳说着:“这可是咱家祖辈传下来的宝贝,可以辟邪安神,保佑母子平安的。”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我还是不要了……”丛佳佳怕自己戴丢了。

    “你不要干什么啊,这个东西就该属于你的,爷爷说,这个玉早就该给你拿过来的,但之前在妈妈手里,妈妈和你的关系不睦,爷爷想如果你情况稳定,就不向妈妈要了,免得又招惹到她,怕她来找你的麻烦,最近你总是做噩梦,我就向妈妈把这玉要了过来。”

    “啊?”丛佳佳现在一提董哲明就觉得害怕,紧张的问程南威,“你向妈妈要玉佩,她没有说你啊?”

    程南威无所谓的笑笑,“她……她没说什么,然后就让我去家里取玉了。”

    丛佳佳相信董哲明一定说什么了,就董哲明那张恶毒的嘴,是不会放过任何奚落嘲弄自己地机会的,但她也不管那些了,反正董哲明说的是程南威,自己又没听见。

    程南威拿过玉佩,笨手笨脚的为丛佳佳戴上,丛佳佳看着那玉佩,暗暗念叨: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你一定要保佑我顺利的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

    也不知道是这块观音玉佩起到了作用,还是丛佳佳自己精神放松的原因,她这个晚上竟然没有再做噩梦。

    丛佳佳的心情好了起来,人也跟着开朗开心起来,白天,程南威上班走后,她哼着小曲,找了本喜剧碟片看,她要慢慢的改变自己的精神状态,她要好好生活了,但她想好好生活,有人偏偏不肯放过她,她再次接到了玉湛的电话。

    “佳佳,你这几天想的怎么样啊?”玉湛的声音里没有什么情绪。

    “什么想的怎么样?我那天不是告诉你答案了吗,我现在是程南威的合法妻子,我会和程南威好好的生活下去的,我是不会跟他分开的,你也不用有什么多余的想法了。”丛佳佳故作镇定,理直气壮的说。

    玉湛在那边轻轻的笑了一下,“既然你不肯把南威还给我,那我也不能为了你白白的牺牲那么多,上面这段时间准备对那次事件重新进行调查,我希望你过来说明一下情况,不能让我白受这样的冤屈。”

    “啊!”丛佳佳倒吸了口冷气,她现在真的很害怕面对那件事情,一听说要自己去说明情况,身体就开始发抖。

    “当年欺负你的那两个流氓,这边已经抓获了,现在需要你来做证,将事情还原一下……”玉湛轻轻巧巧的说着。

    丛佳佳抖着手,将散落在额前的碎发捋了捋,她真害怕去做这个证,这件事情不算小事,牵扯到了玉湛,程南威一定会知道,然后外界的舆论一定会关注,然后全世界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

    她几乎不敢想象下去,她有些祈求的对玉湛说:“我……我可以不去做这个证吗?”

    “你不想去做这个证,害的我失去荣誉和清白,你不把程南威还给我,霸占着我的幸福,丛佳佳,你不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吗!”玉湛嘲讽的一笑。

    “不是的,我……我……”丛佳佳心神激荡,只觉得小腹处一阵阵的发紧,她意识到不好,急忙用手捂着小腹,慌慌的对玉湛说:“这件事情,让我再想想,我回头跟你联系啊!”

    她一放下电话,急忙去卫生间,观察一下,见雪白的内裤上竟然有一丝淡褐色的印子,她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心里又惊又怕,她知道自己该立刻去医院,在去医院之前,她要自己做一点儿挽救措施。

    丛佳佳到五斗橱里翻找当初医生给她开的保胎丸和维生素e,医生嘱咐过她,如果发现有流血的迹象,马上把这个药吃上,丛佳佳担心肚子里面的小宝贝,一边掉眼泪,一边把保胎药吃了,

    她这个妈妈真是太混蛋了,这些日子精神紧张,严重的影响了肚子里面的孩子,如果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她真是无法原谅自己了。

    丛佳佳急急的吃下保胎丸,这时放在贵妃榻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她以为又是玉湛,慌慌张张的站起来,膝盖‘砰’的一下撞到茶几坚硬的角上,疼的她哎呦一声痛叫,眼泪都流了下来。

    她一瘸一拐的走到贵妃榻前,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的号码,她惶恐紧张的将电话接起,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喂,你是宋辰飞的朋友吗?”

    听到不是玉湛的声音,丛佳佳放下了心,她松了口气,回答:“是的,我认识宋辰飞,有什么事情吗?”

    “宋辰飞出了车祸,受了伤,现在中心医院抢救室,你能不能马上过来一下啊?”男人的声音里带着焦急。

    丛佳佳的心忽悠一下子,紧张的都开始结巴了,“他……他现在……现在怎么样啊……有没有危险啊……”

    “我看是撞的不轻,麻烦你快点过来一趟吧!”

    “好,我马上过去!”丛佳佳彻底的慌乱了,她一心只想着出了车祸的宋辰飞,忘记告诉对方,她只是宋辰飞的普通朋友,宋辰飞出了车祸,可以找宋辰飞的姐姐,找宋辰飞的家人, 甚至找他那个冒牌的女朋友艾茉莉。

    但在这个时候,丛佳佳什么顾忌都来不及想,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忘在了脑后,穿上衣服,慌慌张张的跑下楼,小跑到了小区门口,打车去了中心医院。

    丛佳佳心急火燎的赶到中心医院,又给那个男人打了个电话,他说他在三楼第二手术的门口,丛佳佳又急匆匆的奔上了三楼,东问西问的找到了第二手术室,远远的看到一个年纪很轻,学生模样的男人站在手术门前,手臂上带着明显的擦伤,紧绷着面孔。

    “我是丛佳佳……请问……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吗?”丛佳佳跑到男人面前,气喘吁吁的问道。

    年轻男子看到丛佳佳来了,很是高兴,“是,是我给你打的电话,我叫罗子墨。”

    “宋辰飞……在里面?”丛佳佳惶然的指指手术室的门。

    “是的,推进去有一会儿了,刚刚医生出来叫家属签字,我说再等等。”

    “我也不是他的家属啊?”丛佳佳这时才反应过来,问罗子墨,“你怎么不给他姐姐或者他的家人打电话啊?”

    “他的电话上只有你一个电话号码,我没办法联络他的家人。”罗子墨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丛佳佳疑惑的看着罗子墨,“你不是跟他一起出游的朋友吗?”宋辰飞的朋友应该认识宋茜啊。

    “我不是他的朋友,我是在路上临时搭他车子的人,我所乘坐的大客车抛锚了,我又忙着赶回市里来,就在路上拦了他的车,宋哥心好,带我一起回来,但宋哥的车开的非常快,他又好像是从外地长途开车回来的,疲劳驾驶,所以在下高速,进市区的时候,就发生了车祸,他为了躲迎面驶过来的车子,他那一侧撞到了树上。”

    丛佳佳听着心疼,忍不住抱怨,“这个宋辰飞啊,永远都这么不成熟,疲劳驾驶,开快车,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罗子墨打量了丛佳佳两眼,犹犹豫豫的说:“我在路上问了宋哥,他这么急开车回来干什么,他说有个朋友好像出了点事情,又不肯告诉他是什么事情,他很惦记,就日夜兼程的开车往回赶。”

    丛佳佳听罗子墨这么说,脑袋嗡的一声,瞬间明白了,宋辰飞这样急着赶回来,都是因为自己那天在电话里对着他大哭,是自己害的宋辰飞出了车祸。

    她自责的咬了咬嘴唇,想了想,拿出电话打给艾茉莉,让艾茉莉通知宋辰飞的姐姐和家人到医院来,她这里没有宋茜的电话号码。

    宋辰飞躺在手术室里,生死不明,不论宋辰飞怎么想,这个时候必须通知他的家人。

    里面的手术一直在进行着,丛佳佳觉得小腹开始一阵一阵的疼,她意识到自己的情况不秒,但宋辰飞姐姐和家人没有来,她没有办法走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