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节 自己的空间很好

第二百节 自己的空间很好

作品:冷王怪妃 作者:浮梦十三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东方辰言信任雪三爷的人品,在他离开之时,雪三爷也未偷偷带雪凡音离开,雪三爷做的一切都是基于雪凡音的意愿之上,单凭这一点,雪三爷便值得东方辰言尊敬。

    雪三爷看了一眼东方辰言,“你的意思?”料定东方辰言不会让那丫头离开的。

    “小姐,不要听他的,他配不上你。”雪林瞅着东方辰言转头向雪凡音道,雪凡音此时若喝着水,定然喷了出来,她可是第一次听人说东方辰言配不上自己,算是让雪林扳回一成了。

    东方辰言却不服气了,居然被这木头如此贬低,“配不配本王最清楚,无需你多嘴!”若说对雪三爷有尊敬,但对于东方辰言可没好感,自打两人第一次见面,雪林对自己就没好脸,东方辰言对他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看的脸色。

    雪林被东方辰言的气势所震,只得缩了回去,一脸求助地看向雪三爷,东方辰言太可怕了,还是躲在爷爷身后安全。

    雪三爷看着被东方辰言吓退的雪林,心底说着没用,可是东方辰言这气势也确实只有他这种自小生于皇室,又久经沙场之人才会有的,震慑雪林这未经世事的孩子确实绰绰有余,“东方辰言,你说你是丫头的夫君,那雪林便是你的舅兄,把你那些吓人的招收起来。”雪三爷也不知道雪林与雪凡音究竟谁比较大,反正往大了说总没错,而且当着东方辰言的面自己绝对是护着雪林的。

    “你们四家都有喜欢当人舅兄的习惯吗?”记得第一剑第一次来言王府时,便是以此自称,现在又来一个雪林,东方辰言的亲戚一下子还真多了不少。

    “好了,你们都坐下。”这剑拔弩张的场面,说不定告别没成,倒大大一场,而且雪凡音可以确定,与雪三爷打,东方辰言一定是吃亏那个,她可舍不得东方辰言受什么伤。

    东方辰言拿雪三爷无法,在坐下之时瞪了雪林一眼,“舅兄?”这话说得意味深长,可雪林这个木头偏偏还要火上浇油道:“东方辰言,我还没承认你呢!”

    对于雪林这种听不懂他话中话的,东方辰言懒得理会,最后只会把自己气死,“你们何时回,需要本王做什么?”东方辰言知晓他们定然不希望有人知道他们的踪迹,这些东方辰言可帮忙扫去,同样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城,东方辰言也可安排,反正只要不带雪凡音走,一切好商量。

    “东方辰言,你未免太过自负。”他们爷孙来皇城这么多月,东方辰言似乎总是不慌不乱的,“丫头,你如何说?”虽然知道雪凡音的决定,可雪三爷还是不死心地希望雪凡音能忽然地改变主意。

    “三爷爷,我……我不回去了。”雪凡音知道自己辜负了他们一片苦心,可谁让自己已被东方辰言拴住,带着几分愧疚,带着几分决绝,雪凡音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小姐!”

    雪林的激动被雪三爷挥手止住,“早知你会如此,丫头,我们今夜便走,你……”雪三爷本还想告诉她在雪家等她回去之人,想想终还是改了口,“你自己珍重,若有何难处,花家那老头与小子都在,你可寻他们。”

    “凡音我会好好护着的,你们且放心回去。”东方辰言知道与亲人离别的感觉,甚至还是这样很有可能一别天涯的诀别,他能做的就是尽量让他们不必有太多忧虑。

    “有你在我们才不放心!”趁众人沉默,雪林总算找到了说话的机会,东方辰言是什么人,他姓东方,他是东方旭的儿子,这小子总有几分像老子的,谁知道他们走后,东方辰言会怎么样,或者说有一日东方辰言会对小姐做什么过分之事。

    “你少给小姐惹风流账,我们若知道小姐因你那些风流之事而受委屈,一定会再回来将她带回的,东方辰言这是我们给你的机会,你自己若不珍惜,就等着日后后悔吧。”这该是雪林有生以来说得最严重与最郑重其事的话,说实话,他舍不得小姐,舍不得几个月的情谊。

    “我不会让你如愿,更不会给你机会的!”东方辰言眼神坚定地看着雪凡音,似乎是在向雪凡音保证着什么。

    雪林还想与东方辰言顶些什么,却被雪三爷先一步阻止,“日后丫头暂交给你了,好好待她,你们放心,还有一个丫头是不会来打扰你们的。”雪凡音决定留下,东方辰言便是她最大的依靠,他们此时给不给东方辰言面子,只怕日后东方辰言会耿耿于怀,到时为难的又是自己家的丫头,所以雪三爷在知道雪凡音的决定后,并未多说什么,只是让雪林警告东方辰言几句便作罢了。其实,雪三爷早清楚雪凡音会如何选择,因而对东方辰言的态度已缓和了不少,也告诉他们真正的那个雪凡音并无恶意,希望他们可以安心。

    “丫头,爷爷甚是欣慰,未曾想,你小小年纪竟能如此平稳地控制灵魂,这具身体的两股力量已开始交汇,若有不适,你要告诉你选择的这个灵魂,我们要走了。”这是向那真正的雪凡音告别的,面前人的双魂共存并非什么不能脱离的,而是那个丫头没有让这个魂魄离开,她竟然想让这魂魄占据身体,取代自己;不过她的做法太过冒险,若这魂魄狠厉些的,贪婪些的,只怕两个魂魄还要在这体内有场交战。

    “我父母是何等人,我自然厉害,我与她相安无事,各取所需,挺好的,你们一路好走,不要再扰我了。”同样的人,同样的声音,却显娇俏自豪许多,这是真正的雪凡音与雪三爷在对话,至于最后一句是对东方辰言讲的,她自己才不要时不时出来,在自己的空间里很好。

    若说东方辰言方才那话是自负,这个真雪凡音可一点不比东方辰言差,只不过一句话的时间,她便又隐去,东方辰言看到的又是他最熟悉的雪凡音的眼神。

    “东方辰言,无论是谁,好好待她。”说罢雪三爷看了雪凡音一眼,便往门外而去,身影在眨眼间消失在了夜色之中,雪林亦是如此,她还来不及道一声再见,却已不见他们的踪影,其实雪凡音看到了,雪林眼中闪烁着的泪光,雪林的纯真雪凡音也是很不舍,这样忽然而来的亲人,忽然而去,雪凡音总觉得心中空落落的。

    “进去吧。”看着望着夜色出神的雪凡音,东方辰言知道她的不舍,雪凡音只是外表强硬,内心却很是柔软。

    夜色中除了东方辰言与雪凡音看到他们离去的身形,还有一黑一白两个人在距离言王府不远处看到了他们离去的方向。

    “他们怎会往那个地方去?”白衣男子看着飞快闪过的身影,不解地问着一旁的黑袍男子。

    “有些恩恩怨怨不说,不代表不知道,只怪有的人太过贪心。”黑袍男子眸色清明,一片了然。

    “你是不是也该让东方辰言知道你的存在了?”

    这两人正是那日林间煮茶之人,他们早已知晓雪家与花家人在雪府之事,今日本是来言王府看看,再到皇城转转,未曾想在看到了这样一幕惜别,倒还真是应了那句“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一开始他或许不知,但我们如此放松,又讲了这么久的话,他还会不知道我们在此吗?”黑衣男子眼睛看着不远处的言王府,东方辰言定然是知道了的,但是他选择装聋作哑。

    白衣男子不以为然,依然笑道:“那我们谁出面好呢?”熟悉的气息是骗不过人的,所以他们俩至少要有一人曝光在东方辰言锐利的目光之下。

    黑袍男子却是苦笑一声,“先回去,明日你便说受暗门少主之托来寻东方辰言,那封信要如何给他,你自行决定。”东方辰言那么聪明又怎会不知道,不过都在自欺欺人罢了。

    随后两人消失在言王府附近,东方辰言合上微开的窗,直至第二日东方辰言下朝回府时,已有人在府门外恭候,东方辰言的身后,储默也来到了府门前,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有几分疑惑,怪不得他让自己今日朝会后至言王府,原来是他来了,可他……“白染?”尽管白染换了一副模样,但以储默对他的熟悉程度,几眼便知眼前事何人,同时储默也讶异白染所来为何事,出了尽意庄之事,自己暗里提醒过他多次,东方辰言已知晓他是幕后之人,他为何还要主动出现在东方辰言的视线中。

    “言王爷不请我进去吗,我可是有样好东西要给王爷看。”白染似笑非笑地举了举手中的信,找储默来就是为了能让自己顺利进入言王府,这世上能一下辨认出易容后的自己,除了储默,难有旁人。

    “是啊,人都来了,东方辰言你不会这么小气吧。”储默只一眼便明白白染的用意,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还是很配合地让东方辰言同意白染进府。

    东方辰言也知白染这种时刻保持神秘之人,会主动出现在自己视线中,定然有事,而且他已不是第一次了,昨晚那两人中便有一人是他。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