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二节 只要她需要

第一百九十二节 只要她需要

作品:冷王怪妃 作者:浮梦十三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花情百思不得其解,自己扰了他们什么,还有他们整日没事便形影不离,不会觉得少了些自由吗?不过再怎么着眼看就快过年了,宫里的宴会要请哪些人,要将哪些人召回,总得安排好吧,可她娘居然把这些事全交给了自己一人,说得好听,此事由自己全权负责。别的花情自己倒能决定,唯独怪医与花楼主,花情难下决断,雪凡音那边的情况特殊,她也怕万一怪医与花楼主回来,东逸国会不会出什么意外,月城会不会趁此对雪凡音下手。

    排资论辈,雪凡音与花情乃是表姐妹,花弄国注重亲情,所以对于雪凡音的事情,花情还是很上心的,何况如花芯所顾虑的,花情的确希望有个姐妹能进宫陪着自己聊天解闷。并非花情没有其他兄妹,只是他们都非花情这般是家中独女,都有自家的兄弟姐妹,关系自然比花情更亲近些,而雪凡音如今只有她一人,若能将她接回花弄国,她们各自一人倒能凑成一对姐妹。

    这些政事王夫向来不插手不过问,而今自也将这空间留于她们母女,自顾自琢磨摆在棋盘上的棋子。花芯却也难以决断,不论多么强悍之人,总有时候需要一个人能给自己意见,譬如现在的花芯,“相公,我们该让他们回来吗?”

    王夫放下手中的棋子,“既然你们都难以决定,不如交与他们自行决断,不过我想,他们此时还未回来,怕是今年不会回来了。”只要花芯需要,他随时可以给她答案,可以为她费心思忖。

    “情情,如此你便照你爹爹的意思修书一封至东逸国,切记不要让人知晓他们的身份。”既然相问,王夫的答案她就会用,他们俩对彼此都有着绝对的信任,不故意退避,不互相猜疑,你转身我便在身后。

    “夫人,陪我下局棋。”不顾一旁还站着的花情,两人便投心与棋局之中。花情也不自讨没趣,何况爹娘有这清闲,便意味着自己有多忙,便将空间留于他们夫妻,转身离开宫殿,修书送往东逸国。

    东逸国皇宫此时也是最忙之际,东方旭需应对各国各城遣来朝贺的使臣,后宫对各府夫人的回礼需皇后安排,正因诸事繁忙,皇后召了乔静雨一同帮着筹备,如此也可免了乔静雨会对高氏动心思。

    这日一切如常,忙中有序,只不过雅岚殿内多了不少人,就连储默也先东方辰言至此。按规矩,外臣无诏不得如内宫,而储默打着凤之愉的名号,征得了东方旭的同意,下朝后便直往雅岚殿,虽与云贵妃并无交集,见面亦不多,奈何他自来熟,倒也没有什么尴尬。

    东方辰言进殿内见储默亦在此,眼中探究之色更深,本就烦躁的心也更难平静,只不过东方辰言的心思藏得深,云贵妃并无发现异常,只招呼他们一同坐下,而储默见到这群人只起身向雪凡音走去,“阿音!”语中的轻快难以掩藏。

    东方辰繁的眼眸不由得转向东方辰言,雪凡音对储默点了点头,先向云贵妃行礼后才与储默攀谈起来,储默知之甚多,雪凡音疑惑的储默都能给她解答或给她一些提点,两人聊得自也开心,而云贵妃也只是问了辰言辰昕几人今日可好之类的话。

    辰昕因记挂着药方之事,见辰月未在此也坐不长久,恭恭敬敬回答完云贵妃的话后,便问道:“娘娘可知辰月在哪宫?”

    “辰月这几日皆是在荣妃宫中过夜的,许是怕辰祈不在,荣妃难受。”看到辰昕欲走还留的模样,云贵妃轻笑,“行了,你们也过去看看,正好荣妃那身子辰昕也给看看。”辰繁本欲留下,只是让云贵妃一同打发了,“储大人既是有皇命方来雅岚殿,别的地方怕也不能随意闯荡,不如留在这儿等他们回来。”

    储默了然一笑,双手行礼,“娘娘说得极是,阿音,我便在此等你们。”他确实是奉母命而来,有些事也还要请教云贵妃,本可问完直接回去,只是遇到了他们。

    辰繁几人走后,云贵妃屏退下人才道:“储大人此时不问,怕是难有机会了。”储默虽从进门便侃侃而谈,可他的话中不乏暗示,在宫中这么多年,云贵妃怎会听不出他言外之意。

    “娘娘聪慧,姨娘平素与娘娘交好,只可惜姨娘红颜早陨……”看到云贵妃眸色的变化,储默便知他明白自己的意思,在后宫中能占得一席之地,有如此分位,又能安然度日的,哪个不是聪明人。

    “你娘比本妃更为聪慧。”只在宫中留了几日,又都是与皇上相伴,竟还能发觉后宫的异样,凤之愉果然一直都是个聪明人。

    储默面上没有任何变化,“娘娘谬赞,比起游人,我娘亲还欠缺些,还请娘娘指点一二。”云贵妃亦是一个有秘密之人,她最大的秘密便是那位游人的隐世。

    云贵妃闻言,脸上起了惊讶之色,她自以为那些事情随游人的归隐,随她深居后宫,便不会再有人知晓,未曾想,储默与凤之愉还是知道了,“我终是输给了凤之愉,我所知道的不会隐瞒,却也不会插手,至于如何做全凭凤之愉自己决定,我的事情……”

    云贵妃未说完,储默便接过话,“往事储默不知,储默只知娘娘不知之事。”他只是与云贵妃做个交易,来告诉她一个残忍的事实,而这件事他也方知道,且是白染告诉他的。

    储默离开后,云贵妃独自留在宫中,泪水从紧闭的眼中滑落,储默口中的真相太过沉重,淡然的脸上悔意无限;而在殿门前等人的储默亦如大石压在心头,他知道东方辰言所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却不知该不该告诉他,往事已久,那道尘封的印记是否该揭开?

    全然不知这些的东方辰言与东方辰繁还在与荣妃说笑逗乐,有辰月与辰昕两人在自也不会少乐子,但无论怎样雪凡音似乎开心不起来,只是勉强应和几句,直至离开荣妃处,东方辰言才问:“怎么了?”至荣妃处没几句话雪凡音便心不在焉的,趁着辰繁几人走在前面,问出心中所想。

    雪凡音脑袋轻摇,“没什么。”话是如此说,可那依旧飘散的思绪却证明她心里有事。

    东方辰言对雪凡音的隐瞒有气,但也不逼着她讲自己不想说的事,只拉起她的手,“回府!”皇宫这个地方只会给雪凡音徒添烦忧。

    雪凡音被东方辰言冷冷地两个字唤回思绪,任手臂拉长,停在原地,“好端端的回府做什么?”东方辰言面色上的冷冽雪凡音收在眼底,想着或许是因自己的走神让他着急上火了,换上淡淡的习惯性的笑容,“来都来了,何苦这么早回去,有的人不是还没见吗?我想的事与此无关,回府与你细说。”

    他们的停留也引起了前方三人的注意,“我说三皇兄,你们夫妻再好,这大庭广众之下的也该收敛些。”辰昕看着牵着的两只手,无奈地笑着,自从三皇兄与凡音在一起后,世人眼光好像越来越不在乎了。

    辰昕看不出的异样不代表辰繁看不出,拉长的手臂间足以站一个人,三皇兄毫无温度的面色,又岂会是如辰昕说的那般,“你们这是让人看笑话吗?”他没有明讲,清楚那两人听得懂自己话中之意。对于他们俩人东方辰繁也有无奈与不解之处,明明他们有机会好好在一起,又为何总要闹出些事来,他们不知失去后所有的事只能变成回忆吗;而自己与云轻明明比他们更相知相爱,为何不能厮守?怪命运捉弄,还是缘分浅薄。

    “凡音,这宫中之事我与你讲讲。”趁这机会,辰繁将雪凡音带在身边,走在他们身后。雪凡音低头看路,不问辰繁有何事,只当是他为了缓和自己与东方辰言之间的尴尬,直到轻柔的声音响起,雪凡音才知自己想错了。

    “凡音,你们明明该珍惜在一起的时光,你们明明经历了强被拆散的命运,却还守着彼此,难道还不知对方的一番心意吗?我并非为三皇兄开脱,他即便有不对之处,可是他也改了许多,你比我们都清楚。我将你当做妹妹般看待,总是希望你们能替我们相守着,世上有太多相爱却爱不得之人,有太多只能活在回忆里幸福之人,你们……”东方辰繁的声音逐渐低哑,他多希望他们都能幸福,他更相信他的云清在世,他们一定比他们幸福,只可惜他注定是那个该活在回忆中的人。

    雪凡音抬头时,东方辰言的眼已红了一角,他仰头控制着眼中的悲伤,“辰繁,我和辰言会好好的,云轻姐姐不会想看到你这样的。辰繁,你是不是也该把心打开,你不该让我们替你幸福,你比谁都应该幸福,不是吗?”辰繁那么好的人,怎么可以在所有人都幸福的时候,他一个人独留哀伤,他不该是那个躲在角落替人欢笑的人。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