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八节 煞风景

第一百六十八节 煞风景

作品:冷王怪妃 作者:浮梦十三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凤之愉从东方旭愈发深沉的眼眸中知道他想起了她,“你想之乐了?”没想到他还惦记着之乐,得不到的总让人怀念,或许之乐已永久地活在了他心底,若这样,之乐是幸福的。

    “朕一直念着她,你信吗?”最深的思念他只敢与凤之愉讲,连东方辰言他都不好提起一个字,因为那孩子始终认为是他害死了之乐,根本不会听他的解释。

    “我信!”凤之愉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她相信东方旭,虽然在有些事情上他不择手段,他的方法很卑鄙,可作为帝王,他或许只能如此,从前他如何待之乐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凤之愉可以确定,不论他与之乐最后如何,他对之乐都付出过真心,只是这份心保存的时间太短了,“为何要那么对她?”其实辰言对雪凡音的感情有几分像东方旭,当初东方旭不顾众臣反对,执意给了之乐一个仅次于皇后之位的皇贵妃头衔,当时他说,他只想让之乐知道虽然在名分上之乐成不了他的正妻,但他的心里,之乐就是他的妻。

    “朕是皇帝!”苍白得不知是解释还是强调的话,却又那么凄凉,同样的话东方旭对凤之乐也说过,“朕处处打压辰言,猜忌辰言,只想打消他的野心,这个位置不是所有人都能坐的。”面对凤之愉他才会有那么多的话,那么多的解释,那年凤之愉若不离开,或许他与之乐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求而不得你已体会,可为何还要辰言再体会一遭,这孩子自打之乐离开,将什么事都压在心里,如今有一个雪凡音陪着他,你们却还想方设法将他们拆散,难不成你要将他们母子都*到同一地步才肯罢手?”凤之愉后面的话已是质问。

    “朕怎会如此想,辰言是朕的儿子,是朕与之乐唯一的孩子。”以东方辰言的放肆,东方旭早可将他废除,贬至荒蛮之地,可他尽管气,尽管算计他,却没有那样做。

    “不知是你,还是上天,对他们很残忍,有的秘密就让它在心底发霉吧!”极力隐瞒是他们唯一能做的。

    “秘密”两字带给东方旭一阵震撼,他知道凤之愉口中的“秘密”为何物,没想到她也知晓了,“你我都知还是秘密吗?雪凡音终有一日会知道真相的,长痛不如短痛。”所谓秘密,有第二个人知晓便没有隐秘可言,而凤之愉已经不是第二个知道了,辰言应该也知道一部分,就说明还会有第四个第五个。

    “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后悔吗?”凤之愉一直不清楚是什么可以让东方旭痛下杀手。

    “人从来没有悔棋可走。”如果再让他选择,东方旭相信在当时他还会如此选择,只不过另一个被选择的对象会有所不同。

    “你答应我,这个秘密不论如何,你不要告诉雪凡音,告诉辰言,如果是之乐,她很乐意看到他们两个做对恩爱夫妻。”如果是别人说的,那便是天意了。

    “辰言没有篡位之心,朕绝不会提起一字。”辰言对雪凡音的心经慈安殿一事,东方旭已十分清楚,正如凤之愉所言,自己伤过的何苦让孩子再伤一遍。

    “你是不是有什么要向朕解释的?”

    “我该解释的事多了,比如如今突然出现,比如当年不辞而别,甚至更久远之事,不知皇上要听哪一件?”凤之愉做事鲜少按章法而行,若件件要解释,许多事怕她自己也忘了,当初为何如此。

    “你愿意解释多少,朕便听多少。”对凤之愉,东方旭从来不强迫,也强迫不了。

    “那你这几日别做事了,好好听我解释吧。”不光光是解释,还有别的事要与他谈。

    “你也不怕旁人误会些什么!”东方旭半是责怪半是宠溺,之愉从来没有男女之防,与谁都是如此,除非真遇上了她心里之人,才知晓何为害羞。

    凤之愉不以为意,“该误会的早误会了。”她与东方旭之乐在时就是这般,误会他们的人也不少,不过之乐知道她的心,东方旭对她也无多的想法,所以别人怎么想随意,她凤之愉才不会庸人自扰。

    兰妃与木青青便是将凤之愉视为对手之人,有共同要对付的人很容易就走到了一起,何况他们要对付的不止一人。

    不知不觉之中梅花已含苞待放,柳叶已变枯黄,随风吹过,悠悠落下几片叶子,这一年的第一场雪也静悄悄地降临。

    雪凡音兴高采烈地跑到东方辰言的书房,还未进门,她的声音就已传到东方辰言的耳中,“辰言!”自从雪凡音不声不响一夜之后,东方辰言坚持要一直在梨舞院陪着她,雪凡音好说歹说才让他离开梨舞院,去忙自己的事情。

    而东方辰言听到雪凡音的叫声,心中一惊,生怕她出了什么事,连忙打开门,“凡音!”看到完好无损站在面前的雪凡音,东方辰言的一颗心才算放下,雪凡音背对着东方辰言,一手伸出屋檐,接着从空中飘落的雪花,她白色的披风与眼前的雪景融为一体,乌黑的头发的脑袋更是明显,东方辰言嘴角的温柔慢慢散开,看呆了守在暗处的暗卫。

    雪凡音转过头,指着还飘洒着细细雪花的天空,挽着东方辰言的手,兴奋地如同孩子一般,“辰言,你看下雪了。”不等东方辰言回应,雪凡音的手已经松开,又跑到前面,伸出双手,接着雪花。

    东方辰言就这样默默看着雪凡音,在他还沉醉在雪凡音这幼稚的行为中时,雪凡音嘟着嘴,捧着双手,一脸委屈地对着东方辰言,“哼,你看,都接不到!”

    东方辰言看着傻傻的雪凡音哭笑不得,“这雪太小,到你手上便化了”,雪凡音如此雀跃的样子屈指可数,东方辰言虽知那大牢之事已了结,雪凡音也不似刚开始那般慌张害怕,可在自己面前的笑多少有几分勉强,不过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罢了,没想到他想尽法子的事,一场雪便解决了。

    “你笑什么?”雪凡音唤回了笑容越发深的东方辰言,被他捧在手心的双手也不挣扎,然后天真地以为,“你也喜欢雪对不对?”

    看着雪凡音那张满是期待的脸,东方辰言不好意思拒绝,可是他真的无法对着雪凡音违心说出“他也喜欢”,与雪凡音相反,东方辰言是讨厌下雪天的,前几年,他的心也会因这雪而变得更加冰凉,“外面冷,进屋。”不回答是不希望她失望,原谅他给她的幻想,或许有一天他可以对她说出,“我喜欢!”

    对东方辰言的熟悉,和她的敏感神经,雪凡音怎会不知他的意思,一边跟着东方辰言的步伐,一边哼唧着:“哼,你就是不喜欢嘛!”此时的雪凡音只是单纯地希望自己喜欢的,东方辰言也能喜欢,哪怕应付一下自己也行,谁知他这么煞风景。

    “辰言,你们总算记起里面还有个人啊!”在东方辰言与雪凡音一个看着雪,一个看着看雪的人时,屋里还有一个看着他们俩背影的人。

    “尽寒,你什么时候来的?”雪凡音见萧尽寒在屋内,很自然地抽出了被东方辰言牵着的手,可在东方辰言眼中却是雪凡音在发泄她的不满,“别闹!”

    听到东方辰言这句话,又有雪凡音进门时说的话,萧尽寒自然而然认为这两人闹别扭了,至于刚才那么和谐的画面,应该是东方辰言强迫雪凡音的,可是又怎么像雪凡音主动向辰言示好的,萧尽寒表示看不懂了,“凡音,你方才说不喜欢什么?”

    “尽寒,下雪天是不是很美,都是银白一片的。”雪凡音望着萧尽寒的眼睛满是期待,萧尽寒都不好意思说不是了,于是点点头,可是却招来了东方辰言深深的鄙视,别以为他不知道,萧尽寒对雪根本没什么感觉,还不嫌乱,偏要点头。

    在东方辰言嫌弃的眼神中,萧尽寒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凡音,辰言不喜欢下雪天是有原因的。”萧尽寒打算做个好人,可是雪凡音下一句话,让他知道什么叫自作多情,多说多错了。

    “诺,不喜欢你就说喽,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对着东方辰言就是一脸抓了你一个现行的感觉。

    东方辰言深深体会到,萧尽寒就是个损友,萧尽寒马上向东方辰言投去歉意的眼神,谁知道东方辰言这么别扭,可该解释的还是得解释,否则这两人因为这一点小事折腾,自己就罪过了,而且萧尽寒认为雪凡音是个明理的,与辰言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吵吵闹闹也是有的,可哪一次不是很快就和好了,虽说是辰言每次哄也好,道歉也罢,来得相当迅速,可雪凡音若不原谅,若不理睬,又岂能如此快速解决?

    “什么原因,你说,我听着呢!”雪凡音很自觉地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眼睛一直盯着东方辰言,好像说着“没有什么正当理由,要你好看”,恐吓完东方辰言,傲娇地别过头,看向萧尽寒。</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