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八节 隔窗听雨眠

第一百四十八节 隔窗听雨眠

作品:冷王怪妃 作者:浮梦十三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萧尽寒确实一直想给母亲一个名分,但他并不贪心,能入宗祠最好,可他也知道一个妾室是没有资格的,便一直将此作为奢望,而将母亲的坟迁于父亲一处,他更是从未想过,他想,只要母亲的坟能在萧氏墓地,能在父亲的旁边就足够了。

    “大哥,这是我们欠你,欠姨娘的。”萧尽凉记得母亲离世后,是他们母子给了自己温暖,了解父亲与萧尽寒母亲之间的感情终结于门当户对,父亲最大的遗憾或许就是未能给萧尽寒母子一个名分,那么就由他替父亲达成未完成的心愿。

    “尽凉,娘亲的牌位能进宗祠,能放在父亲旁边,我便知足了,迁坟就不必了,还是不要打扰长眠之人为好。”萧尽寒不贪心,对于他而言,这就足够了。

    “大哥,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开口。”虽然知道自己能为他做的不多,可这么多年大哥的辛劳他都看在眼里,如果能为大哥做些什么,他一定义不容辞。

    “尽凉,快去歇着吧,大哥有事自会找你的。”能让萧尽寒感到欣慰的是,无论真假,萧尽凉还是站在他这一边,有他这句话,这份心,一切值得了。

    “那我先回房了,大哥你也别累着。”知道萧尽寒定然还有事办,萧尽凉也不再打扰,而且,方才他的镇定是强装的,放松下来,他也乏了。

    萧尽凉的身影走远,萧尽寒落座,仰头对着屋顶轻轻道,“看够了?”东方辰言在上面,萧尽寒打从一开始就知道,萧尽寒知道尽意庄的事一日不解决,东方辰言一日不会放心离开,萧尽寒庆幸,不论承受多少的不公与抨击,还有东方辰言这个兄弟一直陪在他身边,东方辰言话不多,但他的行动却比任何人都快。

    “萧尽凉你可以放心。”东方辰言方才一直在看萧尽凉的表情,他的愤怒,他渐渐上升的火气是演不出来的。东方辰言自认能骗过他的人少之又少,何况萧尽凉还不知上方有个东方辰言正在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萧尽寒悬着的心总算可以完全放下,他相信萧尽凉,但更信东方辰言的判断,“你要让他做什么?”东方辰言的心思在他面前甚少掩饰,如果不会用到萧尽凉,他不用花心思去关注萧尽凉是真情还是假意,东方辰言完全可以将萧尽凉列入危险名单。

    “暂时还无,日后或许会有。”这一次萧尽寒又猜错了,东方辰言只是为了让萧尽寒能得到安慰,已他的谨慎,不可能让一个刚刚进入可信任名单的人接触到他的计划。

    “你……尽意庄的事解决了,我与你一同回言王府,我要谢谢凡音。”感谢的话萧尽寒说不出口,也不必对东方辰言说了,倒是要感谢那个让东方辰言变的有温度的人。

    “谢凡音什么?”狐疑在东方辰言的眼中毫不掩饰,难道萧尽寒又与那丫头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你紧张什么,我又没胆子与你抢人。”知道萧尽凉所做的一切是出于真心,萧尽寒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而且相当有兴趣地调侃起东方辰言,其实如果现在的雪凡音不是东方辰言的王妃,他或许会考虑与她携手,但她是辰言的人,所以一开始萧尽寒就斩断了与她所有的可能,尤其在看到辰言为雪凡音的改变后,萧尽寒更是觉得自己最初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

    “凡音看不上你,你要谢她什么?”在刺激完萧尽寒后,东方辰言记性很好的没有忘记那个梗。

    “就是谢谢她让一座冰山开始融化了。”看着面无表情但眼中明显在思索“冰山”为何物的东方辰言,萧尽寒的心情大好,雪凡音不仅能将冰山融化,还能让冰山的脑子变笨,给他们添了不少乐趣。

    东方辰言的迟钝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冰山,萧尽寒你能耐了!”东方辰言说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要不是场合不对,现在他一定拉着萧尽寒大战一场,这一个个的什么时候都学会了用他家丫头调侃他,看来回去要与凡音好好说道说道,想到这,不禁思念起两天未见的人儿,不知道她一个人可睡下了,不知道她一个人会不会害怕,不知道她房中的烛火是否依然明亮?

    东方辰言日思夜想的人,正在摇曳的烛光下,手持毛笔静静挥洒浓墨,雪凡音白天与辰昕一同喝了酒,但她那点酒量,几杯下肚已是晕晕乎乎,辰繁赶来时,已趴在桌上沉睡,一觉醒来晚膳已过,府中也已掌起灯,酒刚醒没什么胃口,吃了几口中午留下的糕点,便回到了房内,不过睡了那么一觉,晚上正清醒着,想起辰昕说的那些话,烦忧又在心间萦绕,都说书法能静心,就让暮雨找来纸笔开始练字,不过练着练着就成了在纸上画画,此时,雪凡音自己已陶醉其中,看着用毛笔在纸上绘出的图案,一个劲地傻笑,时不时再添上几笔,自娱自乐,倒也忘了白天借酒消愁之事。

    可东方辰昕却没有雪凡音这样的闲情,深夜拉着东方辰繁在东方辰言面前该如何为自己开脱,明日该如何与雪凡音解释今日说的那些话,“四皇兄,我说的都是实话。”

    “你敢这么与三皇兄讲吗?”东方辰繁也头痛,辰昕总能惹出些意外情况,他怎么不知哪些该讲哪些不该讲,他自己不在意的不代表凡音不在意,“以后这些话少在凡音面前提起。”

    “我哪还敢提,今日是一时说漏了嘴,三皇兄回来,我是直接坦白还是等他来找我?”辰昕祈祷东方辰言能在雪凡音气消之后再回来。

    “辰昕,明日与我去太子府。”

    “你要干嘛?这事与燕尔没关系!”东方辰昕急于撇清柳燕尔,听东方辰繁提到太子府,脑子中第一想到的人就是在太子府住了一段时间的柳燕尔,那个他想见却见不到的人。

    “天机不可泄露。”东方辰繁故作神秘,太子府许久未去,他有必要亲自跑一趟。

    第二天阳光未至,小雨敲打着窗,发出淅淅沥沥的声音,雪凡音临窗听雨声,前世她喜欢下雨天,喜欢看着雨点落在地上,荡起一圈圈涟漪,喜欢看着老房子的屋檐滴下一串串雨珠,可惜那个可以陪她看雨的人还未回来。

    尽意庄的东方辰言与萧尽寒却没有功夫欣赏这一场雨,东方辰言昨晚又是一夜未眠,与萧尽寒两人商讨着如何整顿尽意庄,哪些人该除哪些该留,两人凭多年的默契,计划制定得很顺利,但即使如此,一切商定完毕,东方早已吐白,东方辰言揉了揉眉心,缓解一夜的疲惫。

    “辰言,你在这休息一会,我召集众人商量我母亲之事。”萧尽寒也是一夜未合眼,但与东方辰言相比,不算什么,知道他不想现在就让人知道已在尽意庄,便决定在此时召众人,让他在这安心睡会儿。

    “嗯。”东方辰言没有拒绝,他要将自己精神充足地带回到他的丫头面前,离开这么些日子,她一定很担心,不能回去后还让她继续担心。

    而那个趴在窗前看雨的丫头,看着看着就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暮雨进来见她这般,不忍将她叫醒,便将一件厚实的披风披在她身上,又绕过她蹑手蹑脚,轻轻把窗关上,每一步都极其小心,唯恐惊扰了睡梦中的人。

    午后的雨渐下渐大,雨声愈加清晰,心中的烦闷似也随着这雨而愈加浓重,东方辰耀不知望向何方的眼睛被一声“大皇兄”唤回,原来他们两人早已站在门口,东方辰耀自嘲一声,便让两人进了书房。

    “何事想得这般出神?”东方辰繁与东方辰耀的关系很微妙,不似东方辰言那般敌对,也无东方辰灵与东方辰昕这般亲密。

    “三皇弟欲让燕尔去辰昕府上,此事你们可有异议?”那是自己多年心血的棋子,即便东方辰言明里暗里透露着有妻万事足的意思,可反复思虑后,东方辰耀依旧不敢轻易相信,除非他安然登上那个位置,否则,燕尔这枚棋子他不会放弃,既然东方辰言不愿让她入府,到辰昕府上增加与东方辰言接触的机会也好。

    “燕尔愿意吗?”辰昕的激动全写在了脸上,兴奋后担忧的是心心念念之人会不会是勉强为之,她本不待见他,会不会因此而误会了自己什么,使两人的距离又远了一步。

    “她已答应,只要你点头便好。”作为一枚棋子,柳燕尔没有说不的权利,而且静园她不能再呆下去,他当年花费心力建造的静园不是为了让柳燕尔长住的。

    “我的心思你们也都知晓,哪有不答应的。”想着能与难得见一面的人朝夕相处,辰昕怎一个乐字了得,“大皇兄,四皇兄我想起还有药材晒在外边,先回去收拾药材了。”

    看着飞跑出去的身影,东方辰耀与东方辰繁都不由自主地将笑意挂在了脸上,“撒个谎都不会,这么多年,似乎只有辰昕还未变。”岁月增加的不光是年纪,还有猜疑与私心,更带走了曾有的纯真脸庞。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