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一节 捡到宝

第一百三十一节 捡到宝

作品:冷王怪妃 作者:浮梦十三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雪凡音!”东方辰言猛地睁开眼睛,“你再说一遍试试!”雪凡音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回去了,他上哪去找她。

    东方辰言那响亮的声音震得雪凡音立马抬起头,感受着他浑身散发的寒气,还有那张冰冷面孔与瞪着她的眼睛,身子一颤,“我,我……”雪凡音是很想有骨气地再说一遍,可嘴巴不争气地结巴了。

    “反正我是画不了,不是说写字好的人,画画也不差,辰繁的字那么飘逸,他的画也一定很好,你陪我去找辰繁,我让辰繁画一副赔你就是了。”那话雪凡音是不敢讲了,还是回到正题吧。

    东方辰言从椅子上起身,一步一步向雪凡音靠近,雪凡音一步一步往后退,直到她退无可退,身子贴着墙面,东方辰言才停下脚步,“雪凡音,一有事你就想找四皇弟帮忙,你怎么就没想过我呢,难不成我样样比不上四皇弟?”双手就撑在雪凡音脑袋旁的墙壁上,容不得她的眼睛躲开他。

    “不……是啊,那个……”雪凡音真希望地下有个洞,直接跳下去就行了,她第一直觉就是找辰繁,哪想过这些问题。

    “嗯?”东方辰言也是恶趣味,看着雪凡音着急的样,反而更有了兴趣。

    “东方辰言你饶了我吧!”雪凡音楚楚可怜地看着东方辰言,“我不该去找辰繁,如果我不找你陪我去找辰繁,就不会遇到宋梦琴,不遇到宋梦琴,就不会把你娘的画像毁了,都是我的错,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行吗,要不我去求宋梦琴画幅一模一样的,这总行了吧?”要是再不行她真的要绝望了。

    东方辰言没有回答雪凡音的问题,只一双眼睛盯着雪凡音,雪凡音明显可以看到他眼中的怒火,眼不见为净,干脆闭上了眼睛,没想到东方辰言的唇竟覆上了自己唇,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想说什么,却因东方辰言霸道的吻无法说出口,慢慢地,再次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他的霸道,两只手竟不由自主地环上了他精硕的腰,对于雪凡音的主动东方辰言很是满意,也搂着她细细的腰肢,将两人贴得更近,这一吻便更深了。直到雪凡音快喘不过气时,东方辰言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的唇,手上使劲却将来那个人拉得更近。

    雪凡音羞红的脸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只是空间有限,一低头便贴着东方辰言的胸膛。

    “凡音,你记着,我母妃便是你母妃。”东方辰言磁性的声音轻轻地在雪凡音耳边响起,“画毁了便毁了,我生气的是,你宁愿去求宋梦琴,也不愿开口让我帮你。”他一开始带雪凡音来此画画是为了平息心中的火,哪知她越说反而让他的火更大,只能堵上她的小嘴了。

    “哦,母妃就母妃。”雪凡音心中暗想,果然讨了媳妇忘了娘,居然说那画像毁了就毁了。

    “还有呢?”避开他后面的话,休想!

    “你会画画?”雪凡音认为东方辰言的言外之意就是他不追究这事了,而且这画他会画,“对啊,你们都学过琴棋书画的,怎么可能不会,我真傻!”雪凡音忍不住吐槽自己,怎么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过来,让你看看母妃的画像。”东方辰言松开扶在雪凡音腰上的手,从柜子中拿出一个盒子,又从盒子中拿出一张画,小心翼翼地在书桌上展开,“这是我画的,与宋梦琴那张相比,如何?”那傲娇的模样,就等着雪凡音表扬了。

    雪凡音不负期望,对于东方辰言的画给予高度肯定,“我以为宋梦琴画得挺好了,一看你的才知道那根本不算什么。”雪凡音的手本想摸摸这画的,可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把画弄皱了,罪过就大了,于是刚伸出的手便收回了。

    “辰言,你……”你娘两字都到嘴边了,雪凡音还是硬生生地改了口,“母妃对于你一定很重要很重要,对吗?”宋梦琴的画只画出了形,东方辰言却把神也画了出来,这画功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的情。

    “当年父皇专宠母妃,却因他的不信任,让母妃日日站在含笑旁等着他驾临,哪怕一眼,母妃也满足了,可是他却一直不愿出现,即便见了面,几句话便将母妃打发了,我亲眼看着母妃从满含期望到渐渐失落,最后眼中郁色逐浓,直至绝望,郁郁而终。”东方辰言看着画中含笑的母妃,冷冷地讲述着他看到的她心中的苦。

    “辰言……”雪凡音的手抚着他的背。

    “所以凡音,我不会让你像母妃那样。”凡音根本适应不了后宫那样的生活,一个宋梦琴就可把她伤得体无完肤,何况再多几人;母妃还会去找父皇,而他的凡音绝不会为了一个心中还有其他女人的男人低头,甚至会避而不见;母妃是柔弱的,会让父皇看到她的眼泪,凡音看起来无坚不摧,她的眼泪不会轻易落下,可心里的伤却很深。

    “快收好,我回去了。”她相信东方辰言,可是对于承诺,她已经不敢轻易应承了。

    “在府中闷了,想去辰繁那儿散散心?”东方辰言一边收着画,一边问着欲出门的雪凡音,他没忘记,雪凡音说来找他是为了陪她一同去辰繁那的。

    “闷倒还好,前几日储默说让我把那曲子的词也给他,我不是说让辰繁写好给他的吗,今日便想找辰繁将这事解决了。”雪凡音的心思很细腻,别人的一句话他都会记心上。

    “亏得你惦记,只怕他早在美人堆里忘得一干二净了!”

    “怎么有股酸味?”雪凡音的手往鼻子处扇了扇。

    “你告诉我,我写好了命人给他送去。”开玩笑,让储默再见雪凡音,东方辰言心里一百个不愿意,而且雪凡音真的不长记性,刚与她说过,有事不要只想辰繁,眼前这么个大活人,还要辰繁替她执笔,敢情他的字有多拿不出手一下,私心地让雪凡音见识见识他那一手好字,免得以后书画之事只想到辰繁。

    “我好像捡到宝,赚到了,辰言,你有什么不会的?”东方辰言武能带兵打仗,文能画得一手好画,要说艺术,吹箫弄笛不在话下,还有自带的气场,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生孩子。”东方辰言相当淡定地告诉雪凡音,还是很喜欢雪凡音这种崇拜的眼神的。

    “额……”与东方辰言在一起这么久,她还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东方辰言的意思是想要孩子了吗?忽然又想到上次太子与乔静雨的话,“辰言,之前你与宋梦琴在一起也有一年吧,为什么宋梦琴的肚子一点动静也没有,你是不是真有什么问题啊?你应该也挺想有个孩子的吧?”

    “你很想宋梦琴的肚子有动静吗?从没人敢与我讲这些,凡音,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东方辰言笑意盈盈,顿时温柔了那坚硬的线条,可雪凡音知道他这个笑容绝不是什么好事。

    “不想,你就当我没说。”这问的好像的确太直接了,不过出于关心,雪凡音还是不怕死地加了一句,“你要不找辰昕看看,也不丢什么人。”

    “我好得很!”东方辰言深信,换个人在第一话还没讲完时,他就不会让那人再有机会说话,可是雪凡音还真是不能那她怎么样,“凡音,你想不想知道你与宋梦琴为何至今没有身孕?”东方辰言笑得邪魅,一脸深不可测。

    “你动了手脚?”会这么问,一定是他自己搞得鬼。

    “聪明!”东方辰言给了雪凡音一个赞赏的眼神,“先去找四皇弟,回来再与你细说。”敢这么说自己,非要吊吊她胃口不可。

    “你是不是给我吃了什么终身不孕不育的东西啊?东方辰言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马车上雪凡音的心一直不得安宁,不论她用什么招数,东方辰言就是不愿告诉她,只能自己瞎猜了。

    “我对谁残忍也不会对你残忍。”东方辰言佩服雪凡音的被迫害妄想症,怎么还会有人盼自己不好呢,雪凡音的脑子真不是常人能理解的。

    雪凡音与东方辰言倒是高高兴兴出门了,可苦了还在梨舞院等着她归来的四个丫鬟,等了半天,晌午已过,还不见她回来,急得不行的四人大着胆子到东方辰言书房所在的院子门前,一打听,才知两人早已出门。

    “王爷可有不悦?”暮雨担心小姐在王爷那受了什么委屈,虽说似乎只有小姐敢让王爷有苦难言的份,可她还是放心不下。

    “王爷似乎心情不错。”下人见王爷嘴角带笑地离开时,心中还惊奇了一番,他们家王爷,别说笑了,平常一个好脸色也不一定会给。

    “那王妃呢?”依微晴推测,主子心情不错,王妃估计不会有什么事。

    “王妃是追着王爷出去的。”下人不知道那是因为雪凡音在东方辰言离开后,反应慢了一拍才追出来的。

    “这是什么情况?”微雨不解,不是只有王爷追着主子跑的分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