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节 差别待遇

第一百二十节 差别待遇

作品:冷王怪妃 作者:浮梦十三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宋大人此言差矣,青昭媛确实一时口快,可桓国公有功社稷,老当益壮,堪比当年。”在场之人,包括乔静雨没想到的是,东方辰耀竟会在此时站出来,替桓国公抱不平。

    桓国公与乔静雨在疑惑后,便认为是桓国公将手中的一部分兵力交于东方辰耀,他才会如此说,他们都明白,东方辰耀向来不爱插手与己无关之事,尤其对方还是父皇的妃子,当然东方辰耀这一做法,引来了皇后的不满,直直瞪了他一眼,最后遭殃的便是乔静雨,毕竟桓国公是她的爷爷,万一东方辰耀因此事引皇上不满,莫说乔静雨,整个桓国公府都难辞其咎。

    这一幕正好落在了雪凡音眼中,对于桓国公雪凡音是尊敬的,前世,家中老人走得早,她便羡慕那些可以抱怨着自家老人的同学朋友,对于老一辈的人总想去珍惜,“是啊,凡音与王爷乃是皇上亲自指婚,自是相配的。”雪凡音真的没想到,这么没羞没臊的话竟然能从自己的嘴里说出。

    雪凡音的这句话,总算安慰了一直看着她与储默有说有聊的东方辰言,还不忘向储默投去一个得意的眼神,储默苦笑,暗想:东方辰言,你什么时候这么幼稚了,这有什么可得意的,也更期待明日他们的相处。当然,东方辰言此时,还不知这事。

    这场家宴最终在君臣一片和谐之中结束,就在东方辰言即将出宫时,却被宫女叫住了,“言王爷,太后娘娘召见言王妃,王妃还是快随奴婢去慈安殿,莫让太后就等了。”

    这莫名其妙的召见,让东方辰言与雪凡音都感到紧张,“我与你一同去!”知道雪凡音的忐忑,东方辰言握着她的手,给她安定。

    “四皇兄,我们要去看看吗?皇祖母又要折腾什么?”辰昕想不通,皇祖母干嘛非盯着雪凡音不放,今日雪凡音也没惹到她,或许因上次耳光之事,辰昕就认为,皇祖母召见雪凡音,绝对没有好事,正想着一同过去,好帮衬着些。

    “有你这么说皇祖母的吗?”辰繁真觉着这辰昕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皇祖母都能随便说,在东方辰繁心中,皇祖母虽有不对,可对他是极疼爱的,对皇祖母依旧是尊敬的。

    “我错了,我们还过去吗?”辰昕是很想过去,可慈安殿,他一个人还真不敢去,而且他每次去,总免不了被皇祖母教训几句,这大晚上的,除非有四皇兄这个护身符在,不然,说不定又是一顿训斥。

    “皇祖母想做的事,三皇兄也未必能阻止,我们去又有何用?”东方辰繁知道,有些事他们插不了手也帮不了忙,“今日他们怕是出不了宫了,你若担心,咱们便去锦瑟殿等着。”他也担心那个丫头会受委屈。

    “还是去辰月宫中吧,正好让她的小厨房做些吃的,咱们边吃边等。”今天这晚宴,他一直顾着看储默与三皇兄那晃来晃去的眼神,都忘记吃他的美食了,这会儿还真有些饿了,而父皇宠爱辰月,她回宫生怕她吃不惯宫中之食,特地让她自己挑了几个御厨,专门伺候她的吃食,这差别待遇,说多了都是泪啊。

    “怎么不让人去半醒楼叫些菜,送进宫来?”辰昕这胆大包天的,上次那般欺瞒三皇兄,他没揭穿他,总得要些好处,不要也是白不要。

    “四皇兄,你真当我傻吗?这会儿莫说,人都休息了,要是真能叫来,三皇兄会不怀疑?”四皇兄一定是故意的,于是附在东方辰繁耳边,“我们去辰月宫中,详谈上次与你所说的醉仙居之事。”这人一定有目的的,他注定要被剥削了。

    “我这也饿了,不如我也留下。”储默本就在他们之后,见东方辰言与雪凡音走后,也想知有何事,又听这两人要留在宫中,正好一起。

    “女子的寝宫,岂是你能进的!”必要的时候,东方辰昕还是会保护好辰月的,储默一看就没安好心,这大晚上的,他一个大男人不怕风言风语,他的辰月可是个女子,还要嫁人,怎能传出那些有损她名声的话。

    “罢了,记得告诉雪凡音,明日我定到言王府拜访!”说完储默便步行离开了。

    看着储默消失在黑夜中的身影,东方辰昕不解,“他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在打凡音的主意,这人该不会连三皇兄的女人都要争吧?”储默今日的行为,不得不让辰昕怀疑。

    东方辰繁笑着摇头,“你想太多了,趁辰月未睡,咱们赶紧过去吧”,储默虽然一直要与三皇兄一争高下,可不至于也不屑做这等事。

    慈安殿寝殿外,东方辰言正与宫女僵持着,“言王爷,这是太后的寝殿,您不能进去,太后也只宣了言王妃一人,求您别让奴婢为难。”太后身边的大宫女一脸为难。

    “辰言,你在外边等着,我一会儿便出来。”雪凡音怕再拖下去惹怒了太后,那太后本就对自己不满,被东方辰言这么一闹,这怕更不喜自己,虽然雪凡音也无所谓她喜不喜欢,可那是东方辰言的祖母,总不能让她讨厌自己,又逼着东方辰言做选择题。

    雪凡音欲松开东方辰言的手,哪知他反握得更紧,雪凡音的力气又哪能与东方辰言相比,“既然如此,皇祖母便早些休息,孙儿明日一早,再与凡音来请安。”上次那记耳光,他现在想起还心疼,怎么忍心让雪凡音独自一人再受委屈,而皇祖母的咄咄相逼,差点让雪凡音离开他,他怕,这一松手,便再也无法握紧雪凡音的手。雪凡音面上不显,可东方辰言知,她骨子里那股子傲气,会让她宁愿忍痛离去,也不愿一直看人脸色,被人羞辱。

    “辰言,你该不是又要违逆皇祖母,哀家只是有些话要交待你的王妃,你害怕我这老婆子会吃了她不成?”太后隔着门,语中颇有几分质问之意。

    “孙儿不敢”,嘴上这么说着,可实际行动却一点没有。

    “你在这儿等着,真有什么动静,你再冲进来也不迟,别让我难做。”

    东方辰言看着面前的人儿,知今晚皇祖母不见雪凡音是不会罢休的,自己拖得越久只怕她会手越多的委屈,可心里的不安终究无法压下,“你说过会答应我三件事,第一件,无论皇祖母与你说什么,你都要出来告诉我,你记住我东方辰言绝不会休妻,更不许你一声不响离开。”此时,东方辰言心中的忐忑不比雪凡音少。

    “这哪止一件,皇宫这么大,忘了我不认路,自己根本离不开。”说着便将手从东方辰言渐松的掌中抽出,笑着往寝殿走去。雪凡音知道她并没有答应东方辰言,她是个狠心的人,不被祝福,彼此都累的爱情,她宁可不要。

    东方辰言看着渐渐关上的门,空荡荡的手,从未有过的害怕在心底蔓延,东方辰言深知雪凡音的脆弱,她能留在他身边,全凭他的霸气与她对他的不舍,雪凡音可以坚强的无懈可击,可在感情面前却是不堪一击,她总是在逃避着。

    东方辰言的话隔着门太后亦听得一清二楚,她知道她的孙儿已经沦陷,可是辰言,她姓雪,她是雪极融的女儿。

    东方辰言不知在寝殿门外等了多久,他只知道时间越长越难熬,直到雪凡音打开门,笑着出现在东方辰言面前的那一刻,他终于可以收起心中的恐惧,红着眼眶一把将雪凡音搂入怀中,让她的侧脸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膛,只有如此他才能确定,他的凡音还在他身边。东方辰言也不知为何,总感觉那么的不安。

    “辰言啊,你陷得如此深,让皇祖母如何做!”宫女进门便将殿外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太后。

    “言王爷定会理解的,太后身子要紧,早些歇息。”太后与雪凡音说了些什么,这宫女是知晓的,她陪在太后身边多年,知道太后也是关心言王爷,并无恶意。

    “那个雪凡音,不是哀家不喜,只是不得不防。”那些往事,雪凡音如今是不知,可知道了那会如何,她不想她的孙儿再如辰繁一般。

    东方辰言与雪凡音出了慈安殿,便有辰月宫中的人告诉他们,辰繁几人在辰月那等他们,也就随着那宫人去了。几人在辰月宫中吃了些东西,见雪凡音没什么事,也就有的没的聊了一堆,随后东方辰言与雪凡音回了锦瑟殿,辰昕随辰繁去了他宫里。

    “你与储默说了什么?”当东方辰言听到辰昕在他们身后说储默明日要去言王府找雪凡音时,便想问了,只是在外边,怕被旁人听了去,徒增麻烦,才忍到现在。

    “他就说了些你的事,明日到王府记个谱子。”雪凡音说得轻描淡写,想储默知道东方辰言那么多事,为什么就没听辰言提过这个人呢。

    “我的事用得着他告诉你?记什么谱子,本王不许!雪凡音你给本王记着,不许再与储默有来往,更不许他踏进言王府一步!”东方辰言一改方才的柔情,转眼间,浑身寒气渗人,脸上明显不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