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二节 祸从口出

第一百零二节 祸从口出

作品:冷王怪妃 作者:浮梦十三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东方辰言笑着点头,挥手示意高运离开。而高运见东方辰言点头,又喜笑颜开的,只当他当应了,便高高兴兴地回去带人了,顺便当着东方辰言的面数落了一顿方圆,无非是不该冒犯王爷之类云云。

    一直跪在地上的赵大人见这场景,暗悔怎么忘记了言王爷是出了名的风流,早知献上几个女子,自己也不必跪在这儿冒冷汗,现在愣是让高运抢了先机。

    对于赵大人的想法东方辰言无暇顾及,他一心念着只顾埋头吃东西的雪凡音,这丫头,定然为了方才自己不曾拒绝生闷气呢。

    “言哥哥过来了,你一定要好好问问他怎么想的,我还以为他改了那风流的毛病,没想到又犯病了。”是非见东方辰言朝她们走来,便提醒雪凡音,要不是雪凡音方才拦着,她能直接冲上去将高运一脚踢飞,至于东方辰言她还真不敢做什么。

    “非儿,小心祸从口出!”

    东方辰言也郁闷了,是非跟他什么仇什么怨,上次柳燕尔的事,她一口咬定自己对不起雪凡音,现在高运几句话,她居然说自己犯病了,有她在,雪凡音本不会多想的,都要被她整的多想了。

    “凡音,你得救我!”见东方辰言那凶神恶煞的样,是非赶忙跳起来,躲到雪凡音身后,她那哥哥是靠不住了,言哥哥要找她算账,雪凡音才是最好的保护伞。

    “别逗她了,有什么事回楼上说。”雪凡音眼睛斜了斜另一边的人群,家丑不可外扬,这时候可不是东方辰言教训是非的好时机。

    “本王没那闲工夫逗她玩,你最好能一直躲在凡音身后,回房。”东方辰言盯着是非那样真让是非觉得,一离开雪凡音,东方辰言就会把她吃了,连皮带骨头一起吞的那种。

    “言王爷,下官……”就在东方辰言转身一只脚跨上楼梯台阶时,赵大人惊惶的声音传来了,他还跪在地上,没东方辰言的命令他是不敢起身,可若一直这么跪下去,膝盖非得废了,正纠结着该不该向东方辰言求饶,就见他欲回楼上,赵大人生怕他忘了还一直跪着的自己,情急之下,顾不得那么多,冲着东方辰言的背影便叫道,只是在东方辰言回头看他时,又焉了,除了干笑也不会说什么了。

    东方辰言懒得理会他,只看一眼,转过头又径自往上走了,这会儿他正一团怒火,这等闲事没那心情管;何况,这赵大人也该受点教训,让他在这儿跪着已是轻的了。

    “你先回县衙,将郑水两家之事整理好,写成卷宗,明日来此呈于王爷,其余一干人等也都回去吧,王爷累了,需要休息。”雪凡音见赵大人那一副欲哭不哭的可怜样,让他在此跪一天,未免也太落他面子了,好歹是人家的地界,还是个人留点面子吧,而且郑家的事想必是有隐情的,否则,辰言也不会特意问高运此事,赵大人又是父母官,真要查总能查到一些,此事交于他做倒也合适;再者自己不出面,这些人,一些不敢让他起来,一些恨不得他多跪些时间,看门口这些还未散去的百姓,他若再这么跪下去,只怕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雪凡音觉得自己有人群恐惧症,见不得这么些人挡在门口,“你们离开时,顺便让那些百姓也散去,别伤了他们。”官府做事没轻没重的,要是伤了谁,麻烦的是东方辰言,她可不想给东方辰言再添麻烦。

    “谢王妃!”赵大人向雪凡音磕了个头,这可是真心道谢了,他还真不想就这么被这一群人围观,这感觉太不好了,道完谢吩咐了梁捕头,立马就溜了。

    “是材,明朗你们看着点,别伤了人。”说实话,就那些官兵,雪凡音还真不能相信,果断让是材明朗也留下,自己带着是非上楼了。

    是非站在东方辰言与雪凡音的房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方才东方辰言那神情她可没忘记,现在进去不是自找没趣,而且她亲哥还不在,“凡音,我回我自己房里了。”能躲一时是一时。

    “你回去了,辰言会放过你吗?他的脾气你比我清楚。”雪凡音见是非还犹豫着,“非儿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这不有我在,哪天我不在他找你可没人敢给你说话了。”雪凡音其实也想看看东方辰言大发雷霆会是什么样,只能让是非示范一下了,不过她保证,她真的会替是非说好话的,就是不敢保证东方辰言听不听。

    “那,那好吧,你得帮我。”是非想想也是,言哥哥就听雪凡音的,雪凡音就是一张保命王牌,走就走吧,心里是这么想,可脚步不听使唤,雪凡音已开门进去,是非还在门口一点一点往里挪。

    “等着本王出去请你进来吗?”东方辰言今天这火气真不小,就是平常表面不怕他的雪凡音,都打了个激灵。

    是非也从这声中醒过来了,他都发现了,那就挺直腰板进去呗,随着是非进入,东方辰言大袖一挥,“啪”的一声只听门重重地关上了。

    随这声响是材与明朗也转头看楼上,是材知道是非该倒霉了,只是现在他这儿的事还没处理好,也没法帮她,况且是非那丫头也是欠教训,让辰言收拾收拾也好,免得不长记性,便继续帮着疏散这些百姓了。掌柜的听到是一阵心疼,可谁让对方是王爷,又不能说什么,只能叹叹气。

    这些百姓都是头一次见王爷王妃的,虽然他们已经离去,可也有想着能不能再见他们出来,哪那么容易离去,现在面前的明朗与是材也挺不错的,有的甚至问起了这两人可曾嫁娶,都想着将自家姑娘嫁与他们了,如此一来,反倒弄得他们俩不好意思了。

    “呵呵……言哥哥,我是不是打扰你们,我即刻便走!”是非实在受不了东方辰言制造的低气压和寒气,能活活让人窒息。

    “有让你走吗?”东方辰言释放的寒气,逼得是非停在了原地,走也不是,这不走实在是吓人。

    “嘿嘿,言哥哥,我错了。”是非看着站得离东方辰言远远的,生怕他一不高兴,一掌把自己拍飞了。是非希望用着软的能让东方辰言放过她。

    “我真的知道错了!”是非见东方辰言没反应,还是一双眼睛瞪着她,好似要将她吃了一般,又再次保证道。

    “你方才说本王犯什么病了?”东方辰言这才坐了下来,可他的眼睛并没有放过是非。

    雪凡音知道东方辰言今天是不会轻易放过是非了,她也不愿陪着是非罚站,于是也在东方辰言身旁坐下,本还想让是非一同坐,可看这样子,是非哪敢坐,也就什么都不说,自己默默坐着就是了。

    “犯病?哦,你真要把那个郑小姐占为己有?不是我说你,你哪怕再不甘寂寞,这凡音还在,好歹收敛些。”是非完全忘了她是来认错的,居然教训起了东方辰言,关键还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哪知耳朵听到本王要别的女人了?是非,你给我听清楚,除了雪凡音,我东方辰言不会再娶别的女人为妻。”东方辰言这话明着是对是非说的,可眼神却偷瞄着雪凡音的反应。

    “那不是还有宋梦琴吗?”是非小声嘀咕,明显不服气,而东方辰言对此也是无言以对,连是非这个局外人都会在乎还有一个宋梦琴,那凡音呢,记得她曾经也说过类似的话,而现在,她又是怎么想的?

    雪凡音没想那么多,但她总算知道了,不怕死的就是是非这类人,明知道自己是来求东方辰言放过的,结果变成了自己质问东方辰言,惹得他稍稍平息的怒火,又“噌”的一下升起。

    “你们把新仇旧恨一起算了,出了这门就不许再提了。”雪凡音看着大眼瞪小眼的两人,知道自己要是再不打破这僵局,恐怕他们能这么僵持一天,是非是不愿意,可东方辰言愿意呀,而且是非也逃脱不了他的魔爪。

    可这两人呢,一个是在想着如何解释宋梦琴的事;一个已经被吓得不敢再说什么了。

    “东方辰言,你的帐要是清算完了,我就让非儿离开了,下次不准再为这些事找她麻烦了。”雪凡音绝对是个好姐们,是非那叫一个感动。

    “非儿,你记住我说的话。”东方辰言气的就是是非总是在雪凡音面前提他那些风流往事,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对视,东方辰言也算平静了。

    之前东方辰言“本王”都用了,雪凡音就知他气得不轻,现在这模样,估计气消的差不多了,是非算是安全了,她也不得不替东方辰言说几句,“非儿,在辰言承认我之前,不管如何,我都不想理会,所以宋梦琴也好,别的什么人也罢,我只看以后,而且之前的事,有些也不是辰言自愿的,日后就别再提了。”

    “某人真是上辈子积了德,娶了你这么一个温柔贤淑的夫人,可要惜福啊!”是非向东方辰言拌了个鬼脸,立马跑了出去,她可不想继续在这找虐。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