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一节 只是他的妻

第七十一节 只是他的妻

作品:冷王怪妃 作者:浮梦十三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噗……”东方辰昕刚喝下的茶一下喷了出来,幸好仇夜天闪得快,否则定然喷他一身,“我说仇夜天,你能不能说句好话,这么多年我四皇兄都没出事,这一回就这么晦,还非得折在土匪手里,你当我四皇兄的功夫白学了”,辰昕喝了口茶,又道,“四皇兄这一路要真有什么意外,你给我等着!”

    仇夜天眼神上下打量着东方辰昕,一边打量一边点着头,“你,我倒不怕,不过他要真有什么事,辰言也不会放过我,所以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也好保护你。”仇夜天一脸真诚地看着东方辰繁。

    如果不是东方辰繁修养好,早就跳起来掐他脖子了,仇夜天这话说的,不仅贬了辰昕,还给他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如此我只能答应了。”东方辰繁扇动着手中的扇子,嘴角的笑容似乎在探究什么。

    “仇夜天,你以后能不能要点脸,哪天因为你这张嘴得罪人了,千万别找我。”不过仇夜天要真找他,他也不会不管,当然这后面的话辰昕是不会说的。

    “昕王爷,我要真惹什么事了,还需要您这尊口替我多多美言几句呢。”仇夜天的脸早就厚成一堵墙了。

    “别闹了,既然都要离开,就准备准备吧,尽寒,柳城那边你先去安排好。”说完又望向仇夜天,其实东方辰言对仇夜天的身世来历并不清楚,只是之前他与萧尽寒遇到危险时,仇夜天帮了他们,之后便缠上了他们。

    东方辰言也问过他是何方神圣,仇夜天却只是笑笑,“我又不会害你们,知道那么多干嘛,江湖上的事,你们朝廷中人就少打听。”之后东方辰言便再没问起过。

    “情情,你们确定是她?”花弄国国君花芯眼中满含期待,却又有着说不出的复杂。

    “母亲,不会有错的,我们真的找到她了。”花情握着母亲的手,可以感受到她的激动,她们找她已经好多年了,她们的人也是因为有了她的消息才去了东逸国。

    “只是母亲,她不可能回来了,雪凡音我们也不能将她带来,而且雪家似乎也有人在找雪凡音,我在东逸国的时候能感受都雪家的气息,只是很微弱。”他们四个家族之间都能感受到彼此特有的气息,这也是为何他们想要见到雪凡音的原因,只一眼,便知是不是那个家族的人。

    “看来他们隐藏得很好,不过雪家想如愿怕没那么容易。”花芯眼中闪过一丝危险,“让花月楼的人注意着雪凡音,不到必要时不必出手。”如东方辰言所想,花月楼确实与花弄国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

    “花楼主已经在那儿了,还要派人去吗,会不会太明显了?”花月楼的一个杀手可值不少钱,现在还要派几个人出去当作侍卫的功能,也大材小用了些,花情心疼那些白花花的银子啊。

    “情情,这件事上,我不希望出任何差错,更何况对方还是雪家的人,想必雪家也不会派什么小角色来执行任务的;再者,你都发现了,月城的人还能不知道那个雪凡音的身份吗,想必月城也会有所行动。”花芯想得要比花情周到多了,毕竟她能够在这个位置坐稳,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我知道了,母亲放心,我都会安排好的。”对于母亲花情从来都是服从的,她的母亲虽是高高在上的国君,可对她却丝毫没有什么架子,而且她也只有花情这么一个女儿,自是宠爱,但却没有将花情宠坏。

    “对了,我爹呢,我回来他也不来迎接我。”

    “他除了在花园摆弄那些花花草草,就是在研究他的棋艺,怕是早已入痴,把你忘了。”花芯虽有些嗔怪,却掩不住脸上的幸福。

    “怎么能把我忘了,我得去找他。”这时花情哪还有那日在东逸国的那份霸气,整个一小女儿姿态,跑着往花园去了。

    “你这孩子,小心点,你爹跑不了。”花芯在身后温柔地嘱咐着花情,看她跑远了才开始处理手中的事务。

    月城也如花芯所说,月清光回城便将此事与月城主禀报。

    城主位上月则捋了捋精心打理的胡子,眼睛深邃,让人难以捉摸,柔和的五官虽已染上皱纹,却还可以看出年轻时清秀的模样,“让东逸国的人静观其变。”

    月则的想法与花芯相同,他也知道花弄国不会不管此事,便想先看看花弄国的反应,如果可以不用他们动手自是最好,毕竟在一个国家插入几个细作不是容易的事,被发现了,东逸国也定会以此为借口,讨要些好处;可月城不想花弄国有个杀手组织,再加之东逸国对月城有所防范,城中一时也找不到可外派之人,再者,雪凡音的存在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

    “清光,这些日子你也累了,好好休息,手中的事暂时交给清亮处理吧。”

    “是啊,大哥你就安心休息,一切有我呢。”月清亮与月清光一般高,眉眼相似,却比月清光多了一丝阴柔。

    “有劳五弟了,儿臣一路舟车,确实有些累了,先行告退。”月清光待月则同意后便淡然转身,未曾多看月清亮一眼。

    殿外不远处月龄已在守候,“怎么了?”月龄看到月清光眼中闪过的那丝疲惫,“是不是五弟说了什么?”月清亮在里面月龄自是知晓,这些年月清光与月清亮的明争暗斗她也明白,她也是因他俩的这些小心思,才被父亲得以重用的。

    月清光用眼神望了望周围,月龄便知他的用意,提高声音道,“大哥,你可出来了,方才上街遇上个贱婢,竟不知死活抢了我要的那盒胭脂,你快帮我去查查,我定要好好收拾她。”说着拉着月清光的手臂便离开了。

    他们才转身离开就有人进到殿内禀报月则,月则不疑有他,月龄与月清光的感情向来比其他人深厚,而月龄遇事除了找他便是找月清光解决,以月龄的性子,有人抢了她的东西,不把月城闹个天翻地覆已是不错了,最主要的是,月则心中月龄只是一个爱耍小性子的小姑娘,哪会有那些小心思,因此对月龄,他自是信任的。

    “定然是莫氏在爹爹面前说了什么,也不想想月清亮有什么能耐。”莫氏是月则的妾室,也是月清亮的生母,自打莫氏进了门,月则多少有些冷落了月龄的母亲,再加之月龄对月清亮本就没什么好感,如今又与月清光是同一战线的,更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好脸色。

    “大哥,你且安心休息几日,凭他一个庶出子还折腾不出什么。”嫡庶有别,月清亮即使权利再大,也会遭到一些大臣的反对,更何况以月清亮的性子,只怕会更嚣张,得罪更多的人;相比月清光乃是嫡长子,待人又温和,自能得到更多人的支持,这也是月龄会选月清光的原因之一。

    “你自己小心些。”月清光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了,他与月龄待久了也难免会惹人怀疑,在这充满猜疑的地方,他们走的每一步都要万分小心。

    “爹爹,你就不能输一盘吗?”花情拉着中年男子的袖子来回摇晃,嘟着小嘴,佯装不高兴。

    他摇摇头,淡淡地笑着,任凭花情扯着那袖子,“让你好好学又不愿,输了却又不甘,真不知像谁?”男子大约三十五岁上下,略微有些富态,满脸慈爱,一举一动自有一股儒雅。

    “除了你和娘,难不成还有第三个人?”

    “情情,再这么晃下去,你爹的袖子都要被你扯破了。”花芯处理完政事,便看到这父女俩你来我往的。

    “娘,你每次都帮着爹爹。”花情还是松开了手中的袖子,娇嗔地看着花芯。

    “你呀,相公,那片葵花都开了,今儿天气好,咱们出去走走,如何?”花芯温柔地看着面前的男子,此时她只是他的妻。

    “听夫人的。”他笑得灿烂,他牵过她的手,十指相扣,往那一片葵花地走去。在他的眼里,花芯只是他的小娇妻,是他要守护一生的人。

    “爹、娘,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花情很识趣地自行离开了,从小到大,她一直喜欢爹娘这样的身影。

    “情情,好像很喜欢她。”花芯站在一片金黄中,紧贴着身边的人说道。

    “那不是很好,情情也该有个人陪着她一同闹腾。”他温柔地看着身边的人,语气也是那般柔软,将她拥在怀中。

    “三皇兄,三皇嫂,救命啊!”辰月不顾周围人的眼光,拼了命往言王府冲。

    雪凡音听下人来报,不顾东方辰言的阻拦,急忙走了出来,辰月一边看着后面,一边往前跑着,一不小心,就撞到了雪凡音。雪凡音一个踉跄,若不是辰月反应快将她拉住,怕是早摔到了地上,这一幕,好巧不巧,给后面缓缓而来的东方辰言撞见了,那一个眼神看得辰月一颤。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