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节 此夜再闻羌笛音

第五十八节 此夜再闻羌笛音

作品:冷王怪妃 作者:浮梦十三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东方辰言听到仇夜天的提醒,才松开了雪凡音的手,只见手腕上已泛起了一圈淡淡的红。雪凡音皮肤本就白,这一圈淡红甚是明显,“疼也不说一声。”东方辰言看着手腕上那泛起的红色,很是自责,若不是仇夜天提醒,他就这么攥着雪凡音回到王府,她的手都不知变成什么样了。

    “没事的。”雪凡音揉了揉手腕上的红痕,她不觉得这有什么,一来东方辰言不是故意的,二来这也不会留什么疤痕,只是碰到会痛一些罢了,谁还没个磕磕绊绊的。

    “怎么就说不听,痛了喊出来才会有人知道,不要总是什么都不在乎,你这样,谁来心疼你呢?”东方辰言忘了,他一直都心疼着这个痛也不说,伤了也不哭的女子。

    雪凡音抬头,将视线从手臂拉回东方辰言的脸上,嘴角微微上扬,“等我,我去收拾东西。”东方辰言已经让她彻底沦陷了,哪怕是带着责怪的话,也是满满的温暖。

    “让暮晴微晴收拾,手回去让辰昕看看,我方才重了些,也不知会不会留下什么伤?”东方辰言本还想拉住雪凡音,可低头看到她手上还泛红的痕迹,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

    雪凡音见东方辰言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主动伸出手,握住东方辰言的手掌,十指相扣,“不会的,哪有那么娇弱的,过会儿就消下去了,我们回去了吗?”雪凡音不忍看着东方辰言一脸自责,也展现出了对东方辰言难得的温柔。

    “先去昕王府,让辰昕给你上点药。”东方辰言始终放心不下雪凡音手腕上那道红痕,东方辰言了解,雪凡音是一个痛到要命也不一定会说出来的人,只有让辰昕看过了他才能放心。

    “昕王府?他不是在山上吗?”东方辰昕与东方辰繁差不多,那个王府基本是摆设,这样看来,他们兄弟几个,东方辰言倒是比较安分的,至少没有什么私府。

    “过几日父皇生辰,城中来了许多人,辰昕怕他王府里的那些宝贝出差错,便回来住些日子。”提起辰昕,东方辰言也是郁闷,他那些瓶瓶罐罐比谁都重要,甚至还能为了那些个东西自己的命都不顾,前几日因雪凡音派了个人给辰昕,他竟又开始动了去深山老林的念头。

    “辰繁也该回来了吧,我们顺便去繁王府看看,好不好?”雪凡音确实挺想辰繁的,雪凡谦是记忆中的好哥哥,而辰繁却是活生生的暖心兄长。辰繁是第一个带给她在这个孤独无依的世界温暖的人,虽然东方辰言之前有些行为也会让她脸红心跳的,可是那感觉不一样。东方辰繁如同雪凡音的家人一般,走到哪都不会忘了家人的。

    “四皇弟不在繁王府,你若想见他,我命人将他请到言王府就是了。”东方辰言不悦,似乎雪凡音心中四皇弟的地位比他重得多,人还未回去,就已想着要见四皇弟了。

    东方辰言虽然说得大气,可是那话语里的不高兴还是让雪凡音察觉出来了,“连辰繁的醋都吃啊。辰言,辰繁把我当妹妹,我也将他当兄长一般的,你知道的,我哥哥不在了,所以我很珍惜与辰繁相处的日子。”东方辰言觉得自己已经被雪凡音控制了,雪凡音又何尝不是呢,越在乎在意的越多,解释的也越多,不想两人之间因为什么误会而渐行渐远。

    “我说,你们要走就赶紧走,能不能别在这腻歪。”仇夜天真是看不过去了,大白天的,那两个丫鬟不说,还有他与第一剑这两个大活人,这两人居然能就这么旁若无人地你一言我一语的,完全忽视他们了。

    “义兄,夜天,那我们走了。”雪凡音这几天与第一剑相处,觉得这个义兄也不错,在江湖有影响力,关键对她又很好,每天晚上都在外边替她守着,这也是雪凡音半夜睡不着起来时看到的;再说仇夜天,这个人还挺好玩,挺幽默的,跟他聊天挺开心的,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熟了。雪凡音也不知道她走的什么好运,穿越过来身边竟然有这么多的人,雪凡音比秦诺幸福多了。

    东方辰言与雪凡音离开没多久,第一剑也与出发了,“你去监视他们?”仇夜天不是个省事的主,见第一剑要走了,他不是又寂寞了。

    第一剑自顾自走着,也没回头,只是告诉仇夜天,“找月清光!”第一剑想不通仇夜天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监视那两个人有必要吗?

    “我要去。”仇夜天已经习惯了和第一剑在一起玩玩闹闹,虽然第一剑是去办事的,可他跟着去看个热闹也好的,反正一个人太无聊了。

    “自便。”以仇夜天的轻功,第一剑想甩都甩不了。第一剑也想不明白了,仇夜天整天跟着天究竟是为什么,他才不信仇夜天会没有目的,跟东方辰言一伙的人,哪个是省油的灯。

    仇夜天也确实不是单纯的想要跟着第一剑,第一剑的花间楼设在花弄国,说不定他就是花弄国的人,而月清光是月城的人,这花月相见怕是没这么简单。

    月光下伴着漫天星河,两坛酒,两个人,坐在屋顶之上,看着风吹动树叶,月光拉长的影子在地面上来回轻晃,也偶尔吹动屋上人的发丝。这已是秋日的八月,虽说少了夏日的炎热,而冬日的寒冷还未到,可晚上坐在高处,吹着这风,也凉飕飕的。雪凡音环抱双臂,耸了耸肩,拿起一旁的酒喝了一口,都说喝酒可暖身,可为什么入口那么冰凉,“难道是这风吹久了,酒也吹凉了?”

    “入口凉,喝下去暖身便行了。”虽是这么说,东方辰言还是解下了身上的披风,披在了雪凡音的肩上,“让你添个披风再上来,还说不用。”

    雪凡音转头看着东方辰言,“你记得我们上次在这儿喝酒吗?”

    “难得听到你的真心话,怎么会忘记?”东方辰言怎么也忘不了雪凡音说他奸诈,冷血无情。

    “小气鬼,还记得。其实你跟这酒差不多,面冷心暖。”这是雪凡音有史以来对东方辰言最好的评价,虽然她不承认东方辰言真的是心暖,可是对她暖就行了,对别人,爱多冷就多冷,与她无关。

    “为何你会觉得你听到的笛声是尽寒吹的?”东方辰言百思不得其解,雪凡音怎么一听到那笛声就认为是萧尽寒吹的,萧尽寒长得是儒雅君子样,可他也就人前如此,私下远不如四皇弟来得君子,可偏偏雪凡音还觉得他温文尔雅。

    “啊?”雪凡音停顿一会才想起来,“难道不是吗?尽寒长得就像会吹笛抚琴的。”

    东方辰言郁闷,什么叫长得就像,这些东西还能看长相,要论长相他也不差,怎么就没觉得他长得像呢?无奈,东方辰言从袖中掏出一支短笛,吹起了那日雪凡音听到的曲子。

    曲子悠扬,甚是好听,雪凡音发现自己似乎又错了,其实在东方辰言拿出笛子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对劲了,看来无意中又得罪了东方辰言,她怎么就那么悲剧呢?东方辰言不是武将吗,他不是武功很厉害吗,怎么连这些个文艺的东西也会,这不是文武双全了,“辰言,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厉害。”雪凡音这有点像打个巴掌再给个枣,可这也是没办法,她这话早说出去了,现在只能想办法弥补,让东方辰言别生气,要知道,这男人小气得很。

    对于雪凡音这套,东方辰言还是很受用的,毕竟几个人不喜欢自己喜欢的人觉得自己厉害呢?“既然知错了,要如何补偿我呢?”东方辰言笑看着雪凡音,这枣他吃了,可光有枣可不够。

    “你想要怎样?”雪凡音看着东方辰言的眼睛,总觉得他在盘算什么,又想起那日早上两人那般亲密,脸竟也烫了起来,泛起潮红,幸而有这凉风吹过,才让她脸上的温度慢慢退了下去。

    “你以后要答应我三件事,不管任何事,都必须答应。”害怕会失去她,就要想尽办法让她离不开,这三件事相当于东方辰言向雪凡音拿了免死金牌。

    “只要别让我杀人放火,别要我的命,我都答应你。”事实证明,是雪凡音自己想多了,只是三件事,雪凡音觉得也没什么难的,而且很多事情只要东方辰言说了,她估计就屁颠屁颠地去做了,东方辰言就是多此一举。

    东方辰言将雪凡音搂到自己怀里,他很喜欢雪凡音贴着他的胸膛的感觉,“答应我了,以后就要做到,不许后悔。”就算她真的后悔了,他也无法怪她,如今让她答应自己三件事,无非就是给自己多一个留下她的筹码。

    雪凡音什么都没说,只闭着眼睛任自己躺在东方辰言的怀里,他的胸膛能带给她温暖与安心,被他搂在怀里似乎可以把一切的警备、戒心都抛之脑后,这一刻只愿时光停留在此,他的怀中有她,她的眼里有他,宁静安详。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