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节 曾经沧海难为水(一)

第三十二节 曾经沧海难为水(一)

作品:冷王怪妃 作者:浮梦十三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三皇兄,将一切说清便好。”凡音对三皇兄如何他都是看在眼里的,若是不在乎,又怎会因三皇兄不愿惩治宋梦琴而不高兴呢,三皇兄是当局者迷罢了。

    “不必说了,我喜欢不喜欢是我的事,与辰繁无关。”雪凡音是循着花香过来的,她喜欢栀子花的香味,淡淡的,却未曾想见到了这一幕。原来东方辰言的他指的是辰繁,真是虚惊一场。

    “雪凡音,你都听到了,四皇弟对你并无男女之情,随本王回府去吧,今日所说的本王就当没听到。”东方辰言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卑微了。

    “那是你的事,我只想要休书。”东方辰言的话她都听到了,虽然不知道云轻是谁,但一定与辰繁关系匪浅,这样她更不能留在东方辰言的身边,她怕有一天她回到了原来的地方,那他该怎么办,东方辰言对自己越是包容,雪凡音越是决绝,她知道,只有如此,才能斩断这段情。

    “本王不会写的。”东方辰言相信只要他不写,雪凡音也没法子,只能留在他身边。

    “东方辰言,别让我讨厌你,你和我本就是政治联姻,而且互相看不顺眼,既然这样,干嘛不给大家一条活路呢?你如果真的为我好,那就该放手,让我去找自己的幸福,别耽误我。”雪凡音的绝情让东方辰言伤心,东方辰繁咋舌。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本王成全你,只一点,你拿到休书后,别再出现在本王面前。”东方辰言拂袖而去,他东方辰言不是死缠烂打的人,他已经给了雪凡音足够的台阶下,可既然她不要,就算再痛他也会割舍,因为那个人不值得。

    “好。”雪凡音对着东方辰言的背影吐出了这一个字。

    早已看不见东方辰言的身影,雪凡音还一直站在原地,眼眶中的泪再也忍不住了,一泻而下。她对东方辰言不是没有感觉,可是那么伤人的话却是由她说出来,她知道东方辰言再也不会回头,她知道她伤了他,或许有一日东方辰言会忘了她,或许她只能在别人的口中听到他的消息,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身边站着别的女子,如同这几日对她一般呵护着,宠爱着……

    “凡音,你为何……”雪凡音泪水落下的那一刻,东方辰繁就相信她是故意的,只是不清楚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不要告诉他。”雪凡音用手擦去了脸上的泪,可终是擦不掉眼中的那层水雾。

    “你告诉我理由,我便不与三皇兄说。”就当他无赖了,不弄清楚他不会安心。

    “我与原来的区别你应该都看出来了,我不是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长痛不如短痛。”雪凡音仰头,想止住眼中的泪水。

    “我都看出来了,你以为三皇兄会看不出吗?”这算什么理由呢。

    雪凡音擦掉泪水,看着东方辰繁,“辰繁,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这是雪凡音的身体,但却不是雪凡音的灵魂,我不知怎么从另一个地方来到了这个身体,我原来的地方与这儿完全不一样,在那儿根本没有什么东逸国,根本没有你们这些人,你难道不觉得可怕吗?”

    “有什么可怕的,你又未曾害过谁。”东方辰繁虽难以置信,但是不得不承认雪凡音不一样了,世间之大,无奇不有,这也是不无可能的。

    “在那儿,有一个人像东方辰言一样,对我很好,他也说过不管怎样,以后都有他,可最后呢?辰繁,我不想再失去一次,而且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就回去了,那他怎么办,我不要他等到难以忘怀的时候,再不得不忘记……”雪凡音终还是说不下去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脆弱了,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一片澄明,“好了,能跟我讲讲你的故事吗?”东方辰言的事,以前的事她已不想再讲。

    雪凡音知道那个云轻与辰繁之间一定是有故事的,雪凡音不是八卦,东方辰繁对自己这么关心,她也希望能够帮他做一点事,有的事情闷在心里会很痛苦,说出来虽说不能解决,但总比一个人默默承受着来得好,如果可以她愿意做那个倾听者。

    东方辰繁看着这园中那处开着洁白花朵,散发着淡淡香气的栀子花,走着坐到了前面的木凳上,雪凡音也在他身边坐下,陪他看着那朵朵盛开的栀子花。

    东方辰繁看着这满目的花,眼底勾起了往日的回忆,“这栀子花是云轻最喜欢的,我常说这花如她,如此干净,这花的香味也如同她那般能让人安静。”东方辰繁看到这些花就如同看到了云轻,眼中的尽是柔情。东方辰繁平日虽是给人温润如玉的感觉,可那双眼睛确实冰冷没有温度的。

    雪凡音右手手放在竹子做的桌子上,左手托着下巴,一双眼睛看着看花看得出神了的东方辰繁,看他这一双柔情似水的眼,雪凡音就知道,这个云轻在他心中的地位很重很重,她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故事,但是对云轻充满了好奇。

    “我与云轻本是师兄妹,当年我们一同跟随师傅学艺,她是从六岁便跟着师傅的,而我是在十二岁那年进的师门。或许是在皇室看惯了那些争风吃醋的手段,我不喜与人相处,也不愿与他们打交道,可师傅只收了我们两个弟子,难免会与她有所接触。”东方辰繁落入了那段回忆之中,那是他最轻松,最自在的日子。

    东方辰繁的师傅自名游人,四处游走,最后在一偏僻的山脚安了家,师傅一生未娶,至于什么原因,从未听他提起过。东方辰繁去的时候只有师傅和云轻两个人,东方辰繁对师傅很是恭敬,师傅也是将毕生所学都教给了他们。那年云轻十一岁,她与师傅一直生活在这家里,师傅也从未跟她讲过皇子什么的,所以她即便知道他的身份,也不会像那些人一般阿谀奉承,自觉低他一等。

    一开始东方辰繁只觉得这个女孩很努力,师傅教过的她都拼命地学,不像宫里的人整日只知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除了争宠再无别的事可做,在云轻的心里,那时只想好好学艺,让自己变得强大。东方辰繁与云轻向来都是平等地相处的,在那里东方辰繁不用端着他皇子的架子,不用防着别人,他可以跟云轻一起嘻嘻哈哈,他可以自由自在地做他自己想做的事,那几年东方辰繁除了逢年过节,其余的时间都呆在这个僻静的地方。

    日日在一起,东方辰繁也没云轻何时松懈过,那日他问她:“云轻,师傅所教你也都学会了,为何还每日这般练习,难道不累吗?”那年他十五岁,她十四。

    “我要让自己变得很厉害,那样坏人就伤不了我妹妹了。”提起妹妹,云轻的眼眶红了,可是她一直忍着,怎么也不肯让眼泪流下来。也是从这一刻开始,东方辰繁想着他一定要好好保护这个女孩,但他也好奇云轻的妹妹在哪里,“你妹妹,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她在哪里,我让人去保护她,这样你就不用这么累了。”

    “妹妹已经不在了,那年我们被坏人追杀,妹妹死在了他们的刀下,而我被师傅救了。”这是云轻最痛的回忆,妹妹也是云轻最难忘怀的,虽然妹妹已经不在了,可是她却依然执着地认为,只要学好师傅所授,练好武艺,就能保护好妹妹。虽然云轻的想法很不现实,但东方辰繁却觉得云轻很真实,不像他平常所见的那些宫里的人,还有什么大家闺秀。

    转眼一年,东方辰繁被封了王,虽还未有封地,但也该回自己的王府,回宫前他与师傅说:“师傅您与云轻能和我一同回去吗?”东方辰繁习惯了有他们的陪伴,他怕回去之后再也找不到可以讲真心话的人,师傅与云轻是他最信任的人,有他们在身边,在那繁杂之地也会有一片宁静。

    “若要与你同去,为师又何必在这地方呢?”师傅是习惯了安静的人,他不喜欢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才隐居在这儿的,“云轻,你与辰繁一同回去吧。”他可以一生呆在此地,可是云轻不能,哪日他走了,总需一个人来照顾她,那时她便该离开了,如今与辰繁一同去见见世面也是好的,更何况她与辰繁之间的情愫他又怎会看不出呢,让他们一同离去,至于日后会如何,便看他们的造化了。

    “师傅,那您不是只有一个人了,云轻不去,云轻要照顾师傅。”自从妹妹离开,被师傅救回,她就将师傅视为唯一的亲人了,后来又有了辰繁,现在她怎么能丢下师傅一个人离开呢,更何况她并没有那么想离开这个安静的地方,听师傅和辰繁说,外面人心难测,而当年被追杀的情景她还深深记着,她也畏惧外面。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