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节 往事难相忘

第二十九节 往事难相忘

作品:冷王怪妃 作者:浮梦十三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辰繁,算了。”雪凡音趁东方辰繁还未出口先阻止了,没必要让他们兄弟为了自己争个高下,“是我私自出府的,怪不得别人。”这话自己说出来,总比从东方辰言口中说出来得好受些。既然他一心护着宋梦琴,自己又何必自找没趣,雪凡音自认自己还是个有自知之明的。

    “凡音……”东方辰繁看她这般平静,反倒更加心疼了。

    “我想睡了。”说着雪凡音就躺了下去,翻身背对他们。

    室内一片寂静,良久,东方辰言出去了,他如何不知道雪凡音根本就没睡,可是他又能说些什么呢,唯一能做的就是出去把这件事查个清楚。

    “他走了。”东方辰繁确定三皇兄不是在门外,才告诉雪凡音的。

    雪凡音没有依旧没有声响,既然要装睡就装到底,谁都别想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凡音”东方辰繁顿了顿,终究还是说了:“三皇兄,有他的迫不得已,有他的考量,你也不要怪他。”三皇兄的为难他又怎会不知呢,方才是一心想替雪凡音讨个说法,却未曾想到犹如在她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东方辰繁也欲转身离去,他打开门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别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听到开门的声音,雪凡音害怕这房间,空荡荡的,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雪凡音害怕,不管她怎么呼唤,他们都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我不走,别怕。”东方辰繁关上刚开了一条缝的门,在桌子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雪凡音转过头,看到东方辰繁确实还坐在那儿,才又安心地转过头去。

    东方辰繁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她到底经历过些什么,一个明明如此脆弱的人,在表面上看起来却可以如此坚强;就算再伤心,再难过,表面却依旧可以云淡风轻,这样一个人如何教人不心疼呢。

    东方辰言来到繁王府时天已经黑了,那女牢头果真还在府中等着,当然她是每天天未亮时过来等着,繁王府门禁后,她在繁王府门口等到夜深时分才回去休息。“说吧,是怎么回事,谁给你的胆子?”

    “繁王爷饶命,小的不知那位姑娘是您府上的,要是知道,借小的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啊。”牢头听到东方辰言的话就跪了下来,她是背对着东方辰言的,自然不知那人不是繁王爷。不过即使东方辰言站在她面前,她也只会将他认成东方辰繁,毕竟像她区区一个牢头怎么会有机会见到高高在上的王爷呢,虽说那日在牢中见过东方辰繁,但那日东方辰繁怒气冲冲的,她哪还敢多看一眼。

    东方辰言知道绝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被他们关押的是雪凡音,也就将错就错了,“她所犯何罪?”东方辰言绕过她,直接在上位坐了下来。繁王府的下人知道自家王爷与言王爷一向不错,也不会多说什么,更何况若论长幼,言王爷还在自家王爷之上,自然也是随他了的。

    “回王爷,小的听那些衙役说,是有人报信,说是那位姑娘在街上行窃,他们也确实在那姑娘包袱中找到了丢失的钱袋。”

    女牢头说到后面声音越发轻了,说完之后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只低头看着地面,等着那位“繁王爷”发话了。

    东方辰言右手食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整个厅堂里安静地只有他敲桌子的声音,听得跪在地上的女牢头更是连跪着都不安,拼命控制着发抖的身体。东方辰言本想问下去,看到她的样子,就腹黑地想着让她多怕一会儿也是应该的,于是继续敲着他的桌面了,良久,才问道:“她是如何说的?”

    “她,她死不承认,小的才,才,才……”动刑两字她怎么都不敢说出口。

    “死不承认还是有人栽赃诬陷,你们可有查过?”东方辰言声音一响,本就空旷的厅堂,他的声音就显得更响了,吓得牢头一抖。

    “是小人没有查清,才冤枉了姑娘的,王爷恕罪,王爷恕罪。”

    “你的能力本王管不着,可动用私刑,这笔账本王该如何算。”东方辰言说得不急不慢,可下面听着的人吓得一身冷汗。

    “王爷饶命啊,如果不是言王府的丫鬟,小人也不敢对那姑娘动刑的。”能混到牢头怎么会不知道有的责任能推脱就推脱呢。

    “那丫鬟叫什么你可知道?”

    “叫……暮雨。”

    “暮雨,本王知道了,你滚回牢里去,记住,此事不得张扬,否则……”东方辰言没有多说,像这种人自然是知道他未尽之意。

    “小人知道,小人知道。”说着连忙连滚带爬地离开了。

    东方辰言回到城郊的小院子时,已是满屋寂静,他来到雪凡音睡着的屋子时,趴在桌子上的东方辰繁被开门声惊醒了,见是东方辰言,便给了个眼色与他一同去门外了。“就在这儿说吧,远了,我怕凡音醒来找不到人。”东方辰繁见东方辰言还在往前走,便叫住了他。

    “她……还好吧。”出去前雪凡音那样子他不是没见到,不担心怎么可能呢。

    “三皇兄,白天的事是我太过心急了。”东方辰繁知道东方辰言的难处,也确实是自己情急之下才会与东方辰言顶撞的。

    “四皇弟,不是我不想替雪凡音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只是我们根本就不能让旁人知道在大牢中的是雪凡音,有的事也只能略加警告。”东方辰言叹了口气,他看得出来四皇弟对雪凡音有多在乎。

    “我知道,三皇兄,你进去陪陪凡音吧,我先回去歇息了。”东方辰繁走了几步,又想起白天的事,“三皇兄,凡音她怕一个人,你若要出去,命人通知我一声,我来陪她。”东方辰繁这才放心地离开了,说实话,自从雪凡音得知雪凡音离开言王府后,他还没有好好地睡过一觉,现在凡音已无危险,且有三皇兄相伴,他也可以安心地睡一觉了。

    东方辰言小心地推开门,又轻轻地关上,来到雪凡音床边,只见雪凡音头朝里边睡着,外边留着的位置也够一个人躺下的,东方辰言便做了下来,往里边看了看雪凡音,见她整个头都被被子蒙住了,东方辰言小心翼翼地把被子移到她肩膀处,只见雪凡音双眉微皱,被角还是湿的,东方辰言知道她定是哭过了。这丫头,伤心也只让自己知道,就这么自己默默地流泪,怎么不让人难受呢。

    想着想着,东方辰言便躺了下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这几天不光东方辰繁没好好睡过一觉,东方辰言也是,知道雪凡音不见了一路快马加鞭赶回来,回来后除了雪凡音未醒那晚在桌上怕了会儿,还没闭过眼呢。

    夜深,月亮渐渐隐去,将一切都留给了在睡梦中的人,微风吹拂着院中的合欢花,这一夜,是如此宁静安详。

    太阳渐渐从东方升起,柔和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房中,一缕光温柔地看着房中的人。雪凡音朦朦胧胧地睁开了眼睛,翻了个身,却发现身边多了个人,下意识就坐了起来,“谁?”等她看清身边躺着的人事东方辰言时,忙用手捂住了嘴巴,生怕把他吵醒了。

    雪凡音岁捂住了嘴巴,可东方辰言还是被她的声音惊醒了,连忙睁开眼睛,就看见坐着的雪凡音,见四周也没人,看来是自己吓着她了,“醒了,是本王吓着你了?本王这便离开。”看来昨晚自己还真是累了,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对不起,我吵醒你了,你要去上朝了吗?”雪凡音对打扰了东方辰言的好梦还是有几分愧疚的。

    “这几日不去了。”

    “那你再睡会儿吧。”雪凡音想自己整日都躺在床上,他们这几人为了自己怕是已经好几日没好好休息过了。

    “嗯,陪本王躺一会儿吧。”说着东方辰言就闭上了眼睛,“本王不是要偏袒宋梦琴,这事若闹大了,你该怎么办?”东方辰言的声音很轻很轻。

    雪凡音就躺在他身边,即便再轻也听得清清楚楚,一双眼睛只动也不动地望着东方辰言,没想到他还担心自己,可自己竟然还误会他。

    东方辰言感到雪凡音在看着他,便转过头,睁开眼睛也看着雪凡音,四目相对,雪凡音躲开了东方辰言的目光,“有什么事告诉本王,不要自己躲着伤心了。”

    “我哪有?”雪凡音心想,东方辰言这让她如何忍心离开呢?

    东方辰言把雪凡音搂在自己怀里,“以后不许有,也不许再离开。”

    “东方辰言,有的东西久了会厌倦的,人也一样。”雪凡音有的时候就是太理性、太固执了。

    东方辰言没有说话,只是把雪凡音抱得更紧了,雪凡音的话让他不安。

    “没有谁不会离开谁,只是留下的那个人是谁而已。”雪凡音想起以前,似乎被留下的总是她,她父母把她留下了,他说好要一直陪着她的,最后也把她留下了……想到他不禁鼻子一酸,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