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 > 冷王怪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节 何处关山家万里

第三节 何处关山家万里

作品:冷王怪妃 作者:浮梦十三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雪凡音看着镜子里的新形象,一根簪子挽起周边的头发,其余的皆披散在脑后,简简单单的,倒是雪凡音喜欢的。暮雨一边给雪凡音整理着,一边问:“小姐,你醒来后感觉不一样了。”

    雪凡音捋了捋梳好的头发,“是吗,或许是疼爱我的人都不在了,我若再不坚强,谁替我坚强呢。”

    暮雨听着这话,只觉着酸酸的,还来不及感慨,雪凡音便话锋一转:“我们出去走走吧。”

    没等她们反应过来,便打开了门,径自走了出去。两个丫头追了上来。雪凡音站在院子中,看着树树梨花,只觉得好美,正想着要是吹来一阵风就更美了,便看到这一树树梨花已在随风起舞了,从空中旋转着飘落到地上,聚成一地落花,雪凡音不禁在这片梨花林中陶醉了。

    “醒了?”桌后的人冷冷地问着,眼前站着的俨然是那位老管家,“回王爷,王妃确实醒了。”

    “可还如之前那般?”

    “老奴未曾见到王妃,王妃也未曾提起此事。”

    “是吗?看来有些事本王也该告诉她了。”桌后的人合上公文,起身走到了门口,只听身后的管家传来的声音,“王爷,王妃她也是个可怜之人。”

    他头也不回,只淡淡地说道:“世上可怜之人少吗?”

    管家也只能在身后看着他远远离去的背影,关上了书房的门,轻声说着“王妃,你可要坚强些啊。”

    梨舞院中,主仆三人正看着那满院落花,蹲了下来,微雨双手捧起落花,撒向天空,“主子你看,好漂亮啊。”

    “是啊。”雪凡音也学着微雨掬起一捧落花,撒向天空,又看着它们静静落下,三个人就这么自娱自乐着。看着飞落的雪白花朵,暮雨感慨:“这花落在地上,都被我们踩脏了,不如我们将它们埋了吧,如此便不会脏了。”

    雪凡音只是摇了摇头,“暮雨,埋了只是将它们荒废了,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它们不再雪白,却可以让这梨花来年开得更旺盛,这不是很好嘛,咱们用不着这么伤春悲秋的。”

    “若能说到做到便好。”随着话音落下,一位男子出现在了雪凡音的视线中。只见他身着一袭墨绿长袍,甚是俊美,可雪凡音只觉得莫名的害怕,怔怔地站在那儿,一旁的暮雨与微雨早已跪下,只见他启唇,“怎么,见到本王连礼数也忘了吗?”

    雪凡音心想着这身体的主人真没用,居然这么怕他,不过这王爷一定不好惹,还是乖乖地给他行礼吧,雪凡音只福了福身子,“见过王爷。”

    东方辰言今日也不想难为雪凡音,便挥了挥手示意她们起来。

    雪凡音抬头看到东方辰言,又愣在那儿了,她脑海中虽有对东方辰言的印象,可自己见到了终究还是不一样的,雪凡音只觉得,眼前这人长得确实美,本来还觉得自己长得也算清秀,可看到他,才知道这根本不算什么。

    他高挺的鼻子显得脸庞很是立体,浓密的眉毛,深邃的眼睛,不点而红的唇,棱角分明的脸,显得英气非凡,或许是从小生长在皇室的原因,身上还有着一股贵气,当雪凡音被微雨拉回神时,只觉得浑身一寒,东方辰言已经屋中走去了,雪凡音想着,看来是不小心惹到了这位王爷,接下来还真得小心点了,虽然他长得确实好看,可明显不待见自己。

    想着想着雪凡音也已经来到了屋中,东方辰言早已坐在了主位上,微雨上了茶,便与暮雨一同退了出去,雪凡音再在中间,因为怕自己刚才惹到东方辰言,坐也不敢坐,说也不敢说,只等着他开口。

    而东方辰言呢,他慢慢地断气起一旁的茶盏,茶盖缓缓地轻叩了几下杯缘,轻轻吹了口气,抿了抿有缓缓地盖上了茶盖,又慢慢地将茶盏放到一旁,开始整理自己的衣袖,终于他开口了,“这茶不好。”

    雪凡音差点憋出内伤,等了他这么久居然就说了这么一句,同时也翻着白眼,暗想:不好还喝。

    “你方才盯着本王看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没有想到王爷会亲自过来,受宠若惊。”

    “是吗,你什么时候这么能言善道了?”

    “凡音只是实话实说。”

    “哼。”东方辰言又不是什么不知世事的人,雪凡音这话他又怎么可能会相信。

    “坐吧,本王也确实不稀罕来你这儿,只是你兄长之事,本王不得不亲自来一趟。”

    “我哥哥,他是不是……”雪凡音虽然未曾见过这个哥哥,但印象中哥哥对她很好,从小便对她疼爱有加,这次出征好像也是为了她。

    “他阵亡了,此仗我们虽险胜,可他并未能立下军功,不会有追封。”

    “他的尸体呢?”说出这话时,雪凡音的眼眶已经红了。

    “尸骨无存。”

    东方辰言这四个字似乎抽掉了雪凡音所有的力气,她仰着头,控制着在打转的泪珠,不让它落下,闭上眼,“我知道了。”

    东方辰言从未见过这样的雪凡音,在他眼中,雪凡音是懦弱的,遇事总是躲着避着,这样的冷静是他不曾料到的。良久,雪凡音睁开了眼,依旧是红红的,“多谢王爷如实相告。如没别的事,凡音先失陪了。”

    说完便往房中走去,只留下了东方辰言一人在此。东方辰言自也不想在这久待,也出了梨舞院。

    回到房中的雪凡音再也绷不住了,趴在桌子上,任凭泪水不断地往下落,东方辰言走后暮雨和微雨也赶了过来,只不过被雪凡音的一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我没事,只想休息一会儿。”拦在了门外,天渐渐暗了下来,雪凡音哭着哭着,就不知不觉地在桌子上睡着了,也可怜了暮雨微雨在门外守了一晚。

    日出东方,四月阳光是温暖的,透过窗户照着那张还带着泪痕的脸。雪凡音醒了,只觉得脖子和眼睛都好酸,趴在桌子上睡了一晚上怎么能不算呢。昨天的一切总觉得那么不真实,出于本心,多希望那只是一个梦,可是发酸的眼睛,脸上的泪痕,告诉她,这些都真实得可怕。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