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十六章 难得痴心人
    “噗”的一声,白净的被褥顿时被鲜艳的血染得通红。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郡主!”身边的小丫头赶紧放下手中的药碗,扶着靠在床榻上的女子,拿着素白的手绢替她拭去嘴角的血痕。    “父王呢?”虚弱至极的声音,气若游丝般的响起。    小丫头一边掉泪一边说道:“郡主,王上昨日出去还没有回来,奴婢不知道王上在哪里。”    风缦曦一巴掌挥开侍女,自己跌趴在床沿上,对着吓得战战兢兢的小丫头咬牙切齿的说道:“给本郡主把父王找来,快去!”    小丫头爬起来,红着眼睛说道:“奴婢这就去,郡主你不要动怒,身子要紧。”    “快去!”    等小丫头逃似的离开,风缦曦支撑不住的瘫倒在床上,嘴角无声的往外溢血,她却是丝毫不管不顾,那双原本清澈灵动的眼睛早已经没有往昔的样子,灰暗无光,像蒙了尘的星子。    “云里,你怎么能这么狠心”风缦曦喃喃自语的说着,忽地突然大笑起来,笑的鲜血和眼泪齐齐涌出,落在被褥上,湿了大片。    “风郡主,你这是做什么?”一声略带戏谑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仔细听能听出那话语里是讥讽。    风缦曦扭过头不去看那人,只是沉默。    “郡主,你若是想寻死,就趁早死了,别一直吊着一口气半死不活的样子,本皇在你身上耗费了那么多珍贵药材,可不是为了救一个废物的。”    风缦曦恶狠狠的回过头瞪她,怒道:“陌容容,你竟敢如此对本郡主说话,我父王不会饶过你的。”    陌容容在桌子前坐下,听到风缦曦的话后哈哈大笑起来,她有些讽刺的眼神扫过来,让风缦曦很不是滋味。    “风郡主,莫说是你,就连你的父王,也只有对本皇卑躬屈膝的份。要不是本皇肯收留你们两个,你以为,按照西钥云里赶尽杀绝的性格,你们现在还有命活着?”    “云里不会那样做的,你说谎。”风缦曦挣扎着坐起身,气喘吁吁的看着陌容容。    陌容容摇摇头,叹息道:“风缦曦,你现在不仅是身子不好,连脑子也不好了是吗,这么天真的想法,连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你一直这样自欺欺人的活着,不累么?”    眼角尚有残余的泪珠,风缦曦一把抹去泪水,挑衅的看着陌容容:“你懂什么,你没有爱过人,怎么会懂得爱一个人的滋味,陌容容,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陌容容冷哼一声,站起身朝外走去,站在逆光之中回头看着风缦曦,冷冷的说道:“男人最是花言巧语,从来都不可信。我陌容容此生只相信自己。”    “”风缦曦脸色苍白的看着陌容容离去,终是低头喷出一口鲜血,那鲜血星星点点的撒在被褥上,像是寒冬盛开的腊梅,透着妖异的美。    自从上一次使用同心傀儡术之时被帝无湮的轩辕剑刺伤,她的身体就彻底的衰败下去,这么多年始终不见好转,反而是越来越严重。她看着自己苍白的手苦笑,她不是西钥云里,轩辕剑那样的上古神剑的威力,她作为妖能活到现在已是不易,更遑论还奢求自己能好呢。    我们总是这样,对曾经的东西念念不忘。不是因为它们有多珍贵,而是因为那些东西,陪伴了自己许久,倾注了太多感情。    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舞邪尘,帝无湮只是淡淡的说道:“邪尘,让开。”    舞邪尘苦笑,没有退开:“无湮,不要冲动。”    站在舞邪尘身后的拂霑走出来,轻轻的拍了拍帝无湮的肩膀,叹息道:“帝君,仙魔不两立,若是硬闯魔界……”    “本君只是去看看她过的好不好。”    舞邪尘叹口气,欲言又止的看着帝无湮。    拂霑上仙放下手,转身看着仙气环绕的瑶池,芙蕖灵姿动人,锦鲤欢快游荡,他静静的看着碧清水面,忽地沉声道:“帝君,她过的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她绝对不会想见到你。”    “拂霑!”舞邪尘忙开口阻止他,却晚了一步。    “呃,哈哈,无湮啊,拂霑他是开玩笑的,你不要听他的。”舞邪尘尴尬的搓着手,看着拂霑的后背一阵翻白眼。    他拉着拂霑来阻止帝无湮去魔界,这家伙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事实本就如此。”拂霑回过身,神情淡淡的看着帝无湮:“帝君,你那般伤她,怎敢再去招惹她?”    “你说什么?”帝无湮眼神冰冷的看着拂霑,浑身散发出浓厚的寒意。    舞邪尘挡在拂霑面前,表情也有些古怪,他清了清嗓子,说道:“帝君那么做也是为了六界苍生,我们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觉得吧,觉得无湮你那样做,对挽姜到底是残忍了些。”    “帝君,若是你真的为她好,就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她不是帝君,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番话,已是带着怒意和斥责了。连一旁的舞邪尘,都跟着沉默起来。    帝无湮变了脸色,他走上前目光凌厉的看着拂霑,沉声道:“本君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小挽是本君的徒儿,本君绝不会伤她半分。”    “不会伤她?帝君,你伤她还少吗?若不是因为你,挽姜怎么会”    “够了拂霑!”舞邪尘一声怒吼,打断了拂霑的话。    拂霑冷笑,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帝无湮,挥袍而去。    白雾仙云终日聚散,舞邪尘正欲开口,瑶池旁一棵青翠万年的榛树突然间炸开,满天的碎屑中,舞邪尘目瞪口呆的看着帝无湮沉默冷肃的走向凌霄宫。    舞邪尘躲开那铺天盖地的木屑,拍了拍自己的衣袖,赶紧跟了上去。    “三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跑到殿门口,舞邪尘听到帝无湮的话,有些奇怪的看着帝无湮。    三百年前发生的事情,莫非帝君真的给忘了,这不应该啊!    天帝站起身,看着帝无湮,沉稳的脸上露出笑意:“三百年前的事,无湮也亲眼所见,问这个做什么。”    帝无湮摇头:“不,我的记忆并不完整。在我昏睡的那几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想知道什么?”天帝重新坐回去,眼眸深静的看着帝无湮。    殿内一片安静,良久,帝无湮才轻轻的开口道:“三百年前,我对小挽做了什么?”    “无湮,你当真不记得了?”舞邪尘惊讶万分的看着帝无湮,嘴巴张的大大的。    帝无湮撇了他一眼,眼神沉静淡漠,藏于青衣下的大手青筋突出,骨节苍白。    舞邪尘缩回脖子,走到一旁的茶桌上端起茶喝着,心里一阵叹息,到底是造化弄人啊。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多说无益。无湮,朕这次叫你来,想必你心里也清楚。”天帝说着突然顿了顿,然后说道:“朕已让阿宋将陌上铃交给了魔尊西钥云里,你”    “什么?!”不等天帝说完,舞邪尘已经第一个跳了起来,他错愕惊恐的瞪大眼睛看着天帝,道:“陛下,陌上铃怎么能交给那个狐狸!魔界如今收齐陌上铃和归矣灯,那六界”    剩下的话舞邪尘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场的三个人都明白他说的话。如今陌上铃和归矣灯都在魔界,那么魔界的人势必会开始寻找渡魂箫,一旦渡魂箫被他们找到,那六界,就真的要大乱了。    天帝抬手,制止了还要说话的舞邪尘,他淡淡一笑,没有丝毫的焦虑:“冥王不必担心,朕既然敢将陌上铃给他们,必然已经想好了对策。六界不会有事,冥王大可放心。”    一直沉默的帝无湮忽地抬起头,他沉静睿智的眼眸直直的望进天帝的眼中,声音清冽:“这是个圈套。”    说完,他大步就要往外走,墨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悠然落下。    舞邪尘一脸茫然的看着脸色突然就难看至极的帝无湮,再看看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天帝,丝毫不知道    他们在说什么。    “站住,无湮!”天帝忽然猛的一拍桌子,动静很响,充满了震怒和凛冽的气势。    帝无湮停住步子,没有回头。    天帝看着帝无湮,目光有些毒辣,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怒气,尽量心平气和的问道:“无湮,你想做什么?”    精致的嘴角微微的勾起,笑意森然,眼神冰冷,帝无湮淡淡地说道:“陛下不是已经猜到了么。”提步欲往外走。    “无湮!”天帝一掌挥向帝无湮的背,舞邪尘惊呼一声,要阻止已是来不及。    帝无湮身姿潇洒的一侧身,灵巧的躲开了天帝挥来的那一掌,他低头看着玉石铺就的地,上面是一个黑漆漆的深坑,若是他方才不躲开,这一掌将会直接拍在他身上。    舞邪尘已经吓傻了,他呆呆的看着帝无湮,又转过头呆呆的看着天帝,捧着杯子的手竟有些颤抖起来。    缓慢的抬起头,帝无湮眸光静静的看着天帝,那张脸什么表情都没有。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