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十二章 万世情劫起
    仙音靡靡,奏着无边的欢娱,音音诉诉百转千回,里面的清灵妙音更是听之让人神清气爽。【最新章节阅读www.longtanshuw.com】    这是仙界响起的音曲,一旦神界来人,仙界便会奏起此乐,它象征着对神界对神人无上的尊崇和敬意。    西钥云里俊逸的眉微微一挑,看着正气肃然的天帝,不可置否的一笑。    玉方上神听闻此事,不由得皱起了自己的眉。他那与世隔绝的高洁冰雪般的神态上,染上一层薄薄的忧思,目光中透着悲天悯人的透彻,道:“魔便是魔,天下苍生万般皆苦,魔却从来不懂得众生之苦,不懂得慈悲众生。”    说完,他看向西钥云里,目光云淡风轻,没有丝毫波澜,不染半分尘垢:“魔尊,今日本神既然来了,又恰好瞧见此事,便不会任你继续胡作非为下去,魔界的人,日后若是再犯仙界,本神必亲自诛之,以正六界之风。”    云里:“除非魂飞魄散,本尊必踏平九重天。你即是神,便不该插手此事,以免弄得自己六根不净。”    玉方一怔,对上云里漠然的眼神,那张脸仿若缭绕着一层云雾,始终叫人瞧不清真假,玉方微微一笑,面色平静:“神即为神,自是有其存在的道理。若是眼睁睁的看着六界因你魔界而杀戮四起,本神,还有何颜面存活于世间呢。”    云里淡淡一笑,转身朝着南天门外走去,声音冷淡的飘来:“本尊今日一时兴起,带着娘子四处游山玩水,既然来了仙界,自是该好好打个招呼,怎么说大家也是相识一场。既然仙界来客,本尊也便不再多做打扰,不过”    云里侧头,对着仙界那帮人灿然一笑,那般倾城的笑容,却无端端的让仙界的众人一阵脊背发寒四肢发冷。    他慢悠悠的说道:“前几日本尊好意邀请了仙界大公主来魔界做客,本尊的娘子与她相谈甚欢,本尊近日有些忙,就劳烦大公主陪着本尊的娘子解解闷了。”    “西钥云里!”天后一听,顿时气的不轻,咬牙切齿的喝道,那声音,恨不得将云里扒皮抽骨。    仙界的人都明白,西钥云里这番话,分明是明摆着的威胁,若是仙界不去魔界要人,他是断然不会将绥真交出来的,而且,仙界若是不准备好他看得上的东西,这人,仙界也是带不走的。    云里并没有理会天后娘娘,抱着挽姜施施然的走进了魔界众人之中,再难寻踪迹,不一会儿,魔界的人已经从南天门消失。    仙界的人面面相觑,噤若寒蝉,不敢开口说话。任谁都看得出天帝天后此刻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大公主被魔界的人抓了,他们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这般失职,追究下来,难免又是一场风波。    天帝沉着脸,胸口起伏的厉害:“司战,传召南海太子即刻来仙界!”他天帝的女儿,南海的太子妃,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被魔界的人抓了,到头来还是魔界的人告诉了他们这件事,他倒要看看南海太子如何给他一个解释。    玉方陌年端然的立在一边,神色飘然磊落,万事不萦于心的超然之态。看着天帝怒气见消,他抚了抚袖口,温声开口道:“那魔尊叫西钥云里?”    “正是。他是西钥重的儿子,现任的魔界魔尊。”天帝不明所以,倒也是如实回答,只是那脸色,还是难看。    玉方望着云海翻腾的南天门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可是有什么事?”天帝见他如此,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声音低低道。    玉方温润一笑,霁月光风的脸上满是宁静之色:“此处不便多言,陛下若是无事,本神想单独与陛下谈谈。”    天帝颔首,挥退了所有人,带着玉方陌年来到了凌霄宫,禀退了所有伺候的仙侍和侍卫,关紧了殿门,殿内放着几颗硕大的夜明珠,因此依然十分明亮。    天帝和玉方坐下,殿内很静,静的有些过分。    端起茶盏小酌了半晌,玉方优雅无比的放下杯子,笑望着天帝:“陛下,此番来的匆忙,并没有事先告知陛下,还望陛下海涵。”    天帝大笑,摆摆手道:“上神难得来仙界,朕开心还来不及呢,对了,上神这次来,究竟是所为何事?”    说到这里,玉方也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角,颇为无奈的说道:“此事说来甚是棘手,我无意间在神界那块石头上窥见此事,思来想去觉得此事关系到六界安危,应当让陛下也知晓此事。”    “石头?”天帝愣住,喃喃道:“上神说的石头,莫非指的是神界那块谛言石?”    玉方点头:“谛言石的神力就在于,它可以看见不久的将来要发生的事情。譬如,情劫。又譬如,浩劫。”    浩劫二字由玉方说出口,无端的叫人觉得森寒。天帝的心猛的一沉,手中的杯子差点不小心失手打翻。    他猛的站起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浩劫!难道六界将有浩劫?”    见天帝的反应太大,玉方有些发愣,他停了半晌,琢磨着字句说道:“对六界来说,大概,的确是劫。但,又不仅仅是这样。”    说完,他大手一挥,凌霄宫空无一物的大殿中央霎时幻化出一道虚幻的景象,清晰无比的出现在玉方和天帝眼前。    天帝紧紧地盯着那个流动着的幻景,耳边是玉方清润的嗓音:“这便是那一日我在谛言石前瞧见的景象,陛下可有看出什么。”    那幻影上赫然显现的便是神界扶溟川上的谛言石,此刻的谛言石,不是平日温润的碧绿色,而变成了血色的模样。整个谛言石,闪闪的泛着血红色的光芒,格外的夺目。然下一刻,整个石头又突然变成了墨一般的黑色,黑如深渊的色泽。    天帝吸口气,指着那谛言石看向玉方:“朕所了解的谛言石,素来是碧色的玉石,怎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沉默了半晌,玉方目光悠然的看向谛言石,脸色在幽幽的光下显得有些苍白,他说道:“谛言石终日是碧色玉质的石头。但是,若是即将有情劫发生,谛言石便会变成淡淡的红色,三百年前二皇子情劫一事发生时,谛言石便是变成了淡红色。”    天帝顿了顿,看着眼前玉方变出来的幻景说道:“上神方才也说了,若是情劫,谛言石最多是淡红色,如今谛言石分明是变成了血红色和墨黑色,这里面又是什么缘由?”    这时,玉方的手抚上那方幻景,幻景晃了晃,水一般的流动,他微微的启唇,声音带着些凉意窜进人的四肢百骸:“谛言石变成血红色,是因为”    他转过脸一瞬不瞬的看着天帝,语气凝重:“因为这已不是简简单单的情劫,而是万世情劫。万世情劫出,六界亦遭变乱。更何况,陛下也看到了,谛言石还变成了墨黑色呢。”    “那墨黑色又是怎么回事?”天帝按住身侧的扶手,声音有些喑哑。    玉方转身,那片幻景又变大了许多,看的亦是更加清楚了,玉方声音轻轻的说道:“陛下再好好看看,看仔细些。”    天帝放眼看去,目光紧盯着那幻景半晌,犀利无比的眼眸寸寸的扫过谛言石,待谛言石变成了墨黑色时,上面隐隐约约出现了几个灿金大字,他猛然瞪大了眼睛迅速的从座椅上站起来,手指指着谛言石,嘴唇抖抖索索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和滔天的震怒。    “西钥云里!竟又是他!”天帝爆发出怒吼,震得凌霄宫宫顶上的仙鸟惊恐的振翅飞走。    玉方陌年目光也移向幻景上的谛言石,声音低低的响起:“谛言石万年来第一次同时出现血红色与墨黑色,谛言石变成墨黑色时,出现了西钥云里的名字,而当谛言石变成了血红色时,出现的则是挽姜的名字”    天帝收住怒气,低着头凝眉思索了半晌,不确定的看着玉方,说道:“这么说,那万世情劫和挽姜脱不了干系,只是朕不懂,西钥云里和那墨黑色,究竟是怎么回事?”    收起那片幻景,听到天帝的询问,玉方长长的出了口气,语气仍是带着凝重和深思:“此前我也不明白,后来,我查了许多上古神册,才终是明白了,谛言石变成了墨黑色的原因。”    似是苦笑,似是无奈,玉方陌年缓缓的端起已经冷掉的茶盏,看着里面孤零零漂浮着的一片茶叶,轻轻的吹了口气,那茶叶晃晃悠悠的沉入底下,他丝毫不管茶水是否凉掉,轻轻的抿了一口,茶微苦,细细回味又带着些微的甜,满齿留香。    他抬眸,清明浩冽的深眸素来从容淡定,里面像是有流云飘过,那双不带有半分俗世红尘味道的眸子,清冷的有些过分,里面好似有看破红尘的洞明豁然。    只是此刻,那双眸子里,也晕染上了星星点点的锐利,锋芒毕露。    他依旧是如往常般的嗓音,清清幽幽,宛如天籁,然则说出口的那番话,对以后造成的惊天动荡,如同千军万马般驶过,踏碎了白骨碾尽了稠血,人世徒沧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