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七章 难忘当年恨
    挽姜大吃一惊,看着早已经跑远的六护法,转过头纳闷的望着云里:“我说错什么了吗?菊花他怎么跑了,好像还哭了”    云里咳了咳,笑道:“没事,约莫是觉得你书读得好,懂得的太多,他有些无地自容,跑去发奋图强了。龙坛书网www.longtnahsuw.com”    几大护法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    挽姜害羞的挠挠脑袋:“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她以后还是少说一点吧,魔界的人大约都不大懂这些,说多了伤了他们的自尊心可就不好了。    “这样很好。”云里拂去落在她头顶的桃花花瓣,笑容温存。    七护法看了眼自家兄弟离去的方向,心中默默地替他掬了一把同情泪,转脸笑容灿烂的看着挽姜,声音懒懒的:“娘娘,属下名唤茶花,您叫我茶茶或者花花,阿茶或阿花什么的都可以,只要娘娘开心就好。”    一个称呼而已嘛,他才不会像六哥那个傻子一样在乎它呢。    挽姜:“”    “属下昙花,排八,是弟兄里话最多的一个,人称活人版六界全书,娘娘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问属下,属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娘娘若是觉得闷了,属下还可以唱戏给娘娘听,属下唱戏可好听了,娘娘要不要听听?”八护法蹭到挽姜面前来,献宝似的说道。    大护法啐了他一口:“老六你也不嫌自己那张老脸臊得慌,还六界全书。”    三护法笑着拍了拍大护法的胳膊:“老大,老六倒是看的明白,他在六界到处跟人打赌,回回输的血本无归,可不是他说的六界全输嘛,当之无愧啊。”    六护法撅嘴,不理会这帮揭短的兄弟,腆着笑又往挽姜身边蹭了蹭,只是这一回,他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他整个人就飞出去了。    云里一巴掌给他挥出去老远。    八护法一声哀嚎,揉着摔成四瓣的屁股一瘸一拐的回来,满脸敢怒不敢言。他咋把他家阴险腹黑的魔尊大人给遗忘了,定是娘娘长得太好看了,他浑身一放松便浑然不觉身旁还杵着一个魔尊。    “好端端的你打他做什么。”挽姜微怒,恼怒的瞪了云里一眼,转而真诚的看着八护法:“昙花,你有没有受伤?疼不疼啊?”    八护法面色一喜,正要撒娇的时候猛然瞥见自家魔尊那越来越阴沉的脸色,当即吓得一骨碌退回去老远,背脊挺得笔直,脸色无比严肃:“禀娘娘,属下一切都好,没有缺胳膊少腿,三魂七魄都在,五脏俱全,请娘娘放心。”    挽姜:“”她觉得魔界的人思维都有些怪异。    视线转向站在一边咧着嘴笑的九护法,挽姜眨了眨眼:“你是梨花?”    九护法闻言激动起来:“娘娘识得属下?”    挽姜点头,笑道:“识得。先前曾听舞冥王说过。”    “冥王跟娘娘提过属下?他跟娘娘说了什么?”九护**住,手指指着自己疑惑的问道。    将放在腿上的木犀糕端起递到云里手中,挽姜歪着头微微的想了半天,好笑的看着古灵精怪的九护法道:“冥王说,当初云襄在怀衣上仙的怀衣阁外面闹事时,有一个叫梨花的不男不女的人一直在旁边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    九护法:“”    不男不女?!煽风点火?!!还唯恐天下不乱?!!!    九护法怒了,憋红一张老脸怒气冲冲的就要往外冲,四护法拉住他,笑的见牙不见眼:“你这是要干什么,去找冥王打一架?”    “是,老子非把他的牙给拔了。”九护法咬牙切齿的说道。    四护法放开他,双手抱拳环在胸前道:“好啊,你要是有那个本事,最好把冥界给掀了,把奈何桥给踹了,把忘川河给抽干了,不然,就给我老实待着。”    九护法闻言一愣,鼓了鼓嘴没再说话。    “云里”挽姜突然想起一事,她伸手去握云里的手,清澈的眼里蓄了忧色:“云襄找到了吗?”    她醒过来才知道云襄三百年前坠下云端后就失去了踪迹,这些年魔界的人都快把昆仑丘踩平了,都没有找到人,心里很是担心。    云里低头,握住那只冰冷的小手,唇色宛如桃花花瓣,透着红润,唇角微微扬起,安心宁静:“襄儿没事,别担心。”    “是啊是啊,娘娘你就别想这些事了,小主子很快就会回来了,您就安心等着吧。”十护法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好奇的瞅着挽姜,指了指自己说道:“娘娘,我叫杏花,排行老幺,娘娘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    挽姜感激的冲他笑了笑,眼眶微红:“多谢你,杏花。”    “对了,你们以后,唤我挽姜吧,娘娘这个称呼,听起来有些不习惯。”挽姜想了想,慢吞吞的说道。    几个护法也点头:“是,娘娘。”    挽姜:“”    云里摸摸她的头:“这件事不着急,慢慢来。”    又过了一天,挽姜倚在虚妄殿那扇雕栏窗户前,身子慵懒的靠在身后的软榻上,神色淡淡的看着外面逐渐暗了下去的天色。    门口处传来轻响,挽姜没有动,随即被卷入一个温热的怀抱,云里拥着她躺在软榻上,两个人静默的相拥着,彼此呼吸缠绕,没有说话。    殿内摆放着夜明珠,外面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挽姜侧头看着闭眸休憩的云里,眼里的疼色一闪而过,慢慢的伸手小手抚上他瘦削的脸颊,额头,眉眼,鼻梁,嘴唇,最后停在了白皙瘦削的下巴那里,久久的失神。    手上募地一热,她抬眼看他:“再睡会儿吧。”    云里握着她的手,将她整个人往上提了提,两个人紧密的挨在一起,严丝合缝。    “你今天下午都没有休息,睡吧。”云里将散落在一旁的薄被拉过来盖在她身上,将披散的秀发拢在身后,抱着她一同入睡。    “云里”过了半天,挽姜声音低低的自他怀里传来。    西钥云里没有睁开眼,喉咙里轻轻的嗯了一声。    挽姜将手贴在他强有力的心跳处,嘴角渐渐的扬起:“三天后,我们去仙界吧。”    一片寂静。    过了一会,云里方才慢悠悠的睁开眼睛,低头看去,果不其然,某人正睁着一双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手还使劲的他腰侧挠个不停。    似无奈的叹息,云里伸手抚额:“先睡觉,有什么事等睡醒了再说。”    “先说好,再睡觉。”挽姜倔强的说道。    云里凝视她半天,黑眸好似能将人的魂魄吸进去,挽姜无所畏惧的看着他,仍然会在这双眼睛里微微失神。    “挽挽,你无须勉强自己。”云里静静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挽姜摇头,眼里晶莹似星:“不会勉强,真的,云里,有你在,我真的一点都不觉得那是勉强。”    有什么腥风血雨,她都想陪着他一起走过。    而且,挽姜抬头,目光定定的看着眼前好看的男子,心里酸胀得厉害。    他是在她众叛亲离之际唯一伸出手帮她的人,他是她在星曙台前让自己明白自己心意的人,他是不惜耗损修为灵力为她重铸身体的人。    他是为了一个毫无用处的人,可以得罪所有人的人。    他是她永远也无法辜负的,比自己性命还重要的人。    他和她,早已经骨血相融,生死相依。    西钥云里,挽姜何其有幸,在今生遇见你,并且,被你放在心里。    “三天后可以去仙界,但是你必须保证乖乖的待在我身边,不要受伤。”西钥云里淡淡说道,眼里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和凝重。    他的意思,两个人都懂。    云里所说的伤害,不是指身体上的受伤,而是心里的创伤,他可以保护好她的身体不受到伤害,却没办法保证,她到时候不会因为仙界那帮人而再次心痛难过。    挽姜抿唇笑,目光悠悠的越向窗外黑黢黢的天空,声音仿佛来自天外,那般遥远与不真实。    “怎会受伤,云里,他们是我们的敌人不是么,对待敌人,绝不能有半分仁慈。”    云里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像很多次无声的注视一样,挽姜也回望着他,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淡然美好的笑意,眼神依旧澄净无垢,水洗般的清明皎洁。    这双眼,在经历过这么多事情之后,在看尽了人心的险恶和丑陋之后,在承受了一切委屈和伤害之后,还是保持着一如初见时的澄澈干净,宛如山涧清泉,能瞬间洗涤去心底粘着的污垢,恢复以往的清澈见底。    只是有些东西,还是变了,虽然细微渺小,但又如何瞒得过至爱之人的眼睛。    半晌,云里眼底聚起笑意,好笑的捏了捏挽姜的鼻子,语气带着淡淡的宠溺:“我的小傻子长大了,懂事了,真棒。”    挽姜没好气的拍开那只手,两只手捏住云里的脸颊,一顿搓圆捏扁:“西钥云里,那帮人以前欺负我啊欺负我,你可要给我报仇啊,不然我可真的要生气啦,真的生气啊。”    “好,我给你报仇。”云里浅笑,拉下她不安分的手,连同她整个人圈进怀里,将那颗左右乱动的小脑袋紧紧的按回胸膛,下巴抵在她头上,鼻间是郁冬花的清雅幽香。    只是他的心,因着某个小傻子玩笑般的话,一阵阵的紧缩,越来越疼。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