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六章 花开十人解
    胸腔里募地燃着一把无名火,云里怒瞪挽姜,她竟然宁愿让她那二哥为她去死,也不愿意让他那样做。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好,真好,西钥云里,你在她心里,竟还不如她那个早已经死透了的二哥!    说不清心里是怒还是酸,西钥云里抿紧唇,漆黑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挽姜,眸光隐约有些黯淡和失望。    挽姜眨眼睛,也瞪着他,心里更加难过了,以前她觉得云里挺聪明的,怎么三百年不见,竟笨成了这副德行。    想着想着心里越来越委屈,云里见她的眼泪再次冒出来,原本铁青的脸一下子变成了无措,手忙脚乱的抬起袖子给她擦眼泪,心里又急又气。    他都没说什么,她还敢哭。    挽姜打开云里伸过来的胳膊,泄愤似的攀住他的肩膀直接张口咬了上去。    云里闷哼一声,身子猛的一僵,任由她这样咬着,没有动弹。    直到咬的自己的牙酸了,挽姜才闷闷不乐的放开云里的肩膀,斜眼瞪了他一眼,不待他说话,自个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位置,抱着他的腰躺下去,还不满的哼了哼。    “云里,你是笨蛋。”顿了顿,挽姜闷闷不乐的开口道。    云里:“好,我是笨蛋。”    “你还是坏蛋,就会欺负我。”    云里:“”    挽姜放开抱在他腰侧的双手,转而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亮晶晶的眼眸无比认真的看着西钥云里。    “这个世上,我只有你了,你不可以受伤,不可以有事,不可以丢下我一个人”    想了想,补充道:“好多好多不可以,统统不可以。”    自三百年前起,我便早已孑然一身,于世间仅有的向往,不过是因为这个世上,还有你。    因为你还在这个世间,所以不管有多么的痛恨,我都要和你一起面对。    西钥云里静静的听她说着,墨黑的眼眸一点点的亮了起来,胜过璀璨星河,耀眼如阳。    “你怎么不说话?”挽姜歪头看他,见他眸色深深一言不发,忍不住伸手去捏他瘦削的脸颊:“云里,我想出去看看。”    她已经昏睡了三百年,外面的变化说是天翻地覆也不为过,她现在很想出去看看,看一看,三百年后的六界,还有没有当年的痕迹。    云里轻轻的裹住那只微凉的小手,贴着自己的脸,刚才的怒火早已经在她的一番言语里荡然无存:“好,不过你现在身子虚弱,等过两天,我带你去人界看看。”    挽姜点头,笑弯了眼。    世间有无上的法则,规约人们的一言一行,六界浩大虽有着各自的法则,但也俨然都遵循着一个共同的规则,以此,六界方能和平共处相安无事。    从前她以为世间都是对错分明,正义与邪恶势不两立,对的便是对的,错的怎么都错。可是现在,她却明白了,善与恶,邪与正,从来都是由人说的,心之所向,善恶自明。    以前她相信正义,相信守护六界安宁的仙界是正义的,可是后来她发现,仙界的人,都是自私的,哪怕是仙,在面临威胁时,心中亦是存在着可怕的邪念。    秋千一晃一晃的轻荡着,身后是大片大片开的绮丽的桃花,花瓣正纷纷扬扬的四处飞舞着,薜萝藤蔓缠着青绿丝带编织的秋千上端然坐着一名红衣女子,随着轻悠的晃荡,裙角宛如绽开的红莲,美的刹那芳华。    身后传来一阵极细的脚步声,秋千上的女子端丽的面容上霎时绽放一抹动人的笑容,鼻翼微动,嘴角俏皮的勾起:“是木犀糕。”    一道轻笑自身后传来,挽姜回过头去看,云里正端着一盘糕点走过来,面容淡然宁和,眼底笑意分明。    “睡了三百年,倒是睡的越发贪吃了。”云里见她捧着糕点吃的香甜,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挽姜抱着盘子坐在秋千上,嘴里鼓鼓囊囊的,闻言抬头瞪他,努力咽下口中的食物:“还不都是因为你,把我扔在这里几个时辰都不来接我回去,我早就饿了。”    云里一哂:“不过三个时辰,竟又饿了。”    “咳咳”挽姜一张小脸憋得通红,红衣粉颜,生生的将身后的桃花比了下去。    “娘娘!娘娘!”挽姜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前方忽然传来洪亮的喊声,听声音,貌似是不少人。    云里察觉挽姜的疑惑,淡笑道:“是护法他们几个。”    说着,十大护法已经跑了过来。    挽姜愣愣的看着眼前齐刷刷站成一排的众人,眨了眨眼,无辜又迷茫。    他们这是来做什么?    十大护法眼睛贼亮的盯着挽姜,表情因为过度的激动显得有些狰狞,冷不防瞧见云里越来越冷的脸色,吓得立马乖巧无比的跪下去抱拳行礼。    “属下拜见魔后娘娘!”十个人气壮山河的一声吼,震得纤细的秋千晃了晃。    挽姜抓着绳子,干干的笑了几声:“那什么,都,都起来罢。”    “害怕了?”云里挑眉,问道。    挽姜摇头:“没有呀,没有。”    “那你抖什么?”云里瞥了她微微发抖的小手,毫不留情的戳破她的谎话。    见她羞赧的无言以对,云里也不再逗她,声音淡淡的对着众人道:“都站起来,依次说。”    “是。”又是整齐的回答。    大护法走上前:“娘娘,属下是魔界大护法,您唤我桃花就好。”    ‘扑哧’挽姜捂住嘴,眉眼弯弯,笑意灿烂。    这魔界凶神恶煞的护法,怎地取得名字这般搞笑,实在是与他们的身份不符啊不符。    “呃,桃花你好,我是姜花。”挽姜收住笑,红着一张脸诚恳无比的说道。    大护法面上含笑眼波荡漾,嘴角却不可抑止微微抽搐。    “娘娘,属下是二护法梅花。”二护法抱拳,一脸老实。    “梅花你好,我见过你呢。”挽姜笑呵呵的打招呼,之前在妖界云伴月,便是他们几个守在云伴月外面呢。    “娘娘,属下莲花,弟兄当中排行老三。”三护法阴阴柔柔的嗓音响起刹那,挽姜很是实在的打了个寒颤。    “莲莲花你好。”    “娘娘,属下是是桐花,排行老四。”四护法羞涩的看了一眼挽姜,然后飞速的低下头去,腼腆害羞。    挽姜扯了扯嘴角,笑:“你好啊,桐花。”    这魔界难道是百花园么?怎么全是花!    “兰花。”五护法快言快语,直截了当的说道,神色平静。    “嗯,兰花你好啊,名字不错呢。”挽姜笑嘻嘻望着他,这个人相较于其他几个明显的要内向的多。说话也是简短的很。    “嗯。”五护法点头。    简直是惜字如金。    “娘娘,属下排六,喜欢喝酒,听说娘娘也好这口,改日属下请娘娘喝上几盅魔界的酒如何?”又一名护法站了出来,鼻尖泛红,随着动作带来一阵酒气。    云里抬起袖子挡住那阵冲天的酒气,眉头微皱正要开口,一只手扒拉开他的胳膊,露出一颗兴致勃勃的小脑袋:“好啊好啊,到时候把你们魔界的好酒都拿出来,咱们要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云里眉头皱的愈发紧了,盯着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一阵头疼:“你身子未愈,暂时不能饮酒。”    挽姜撇嘴:“就喝一点点嘛,我身体已经好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挽姜突然想起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这位酒友的尊姓大名,当下歪着脑袋好奇的问道。    殊不知她的话叫原本面色平静皮肤白皙的六护法当即红了一张脸,支支吾吾的不肯开口,眼神也飘忽了起来。    “哈哈哈,老六你还是赶紧说吧,娘娘等着呢,大男人有什么好扭捏的。”三护法莲花一脚踹上六护法的屁股,笑的东倒西歪。    六护法怒,但是看着云里和挽姜都在这里,不好发作,于是眼神怨恨的钉在三护法身上,嘴里极其小声的说道:“本护法的一世英名都被菊花这个名字毁了。”    语速极快,奈何挽姜离他很近,近到毫不费力的听到了他的话。    然后她身子微微的朝云里倾了倾,小手攀住云里的肩膀,不可抑止的大笑起来,眼泪都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菊菊花啊,这个名字取得呃甚好,甚好啊。”挽姜擦去眼角笑出的眼里,抬眸瞧见云里嘴角也微微的上扬,晃了晃他的袖摆问道:“人间不是有个挺有名的诗人为菊写诗的吗?名字我给忘了,有一句怎么说来着,采菊篱笆下,悠然见男衫。”    “真是千古好诗啊,菊花你的名字取得甚妙,定要好好珍惜。”挽姜想了想又补充道。    当真是一首流芳百世的好诗,此情此景,那个诗人确实伟大,一语道破了断袖之间百转千回的恩爱缠绵,个中奥妙引人遐想,怪不得那些骚人墨客如此的钟爱此首诗句,日夜吟诵沉醉其中,定是此首诗句说出了他们心中的想法,求不得又说不得,只能寄情于这首诗抒发感情,当真可怜。    众人:“”    六护法直愣愣的看着挽姜,双眼呆滞目光无神,然后,僵硬的侧头望了望努力憋笑的众人,神情一寸寸龟裂,最终掩面狂奔离去,哭嚎声响彻整座魔宫。    他真的是没脸活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