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章 白蚕食魂魄
    他看着眼前绵延万里的青山,黛色薄云增添几缕神秘,远处的山峦只能隐约瞧见模糊的轮廓。龙'坛'书'网w W w.LONGtanshuw.COM    “尊皇,小主子当日是掉在了那个方向。属下已经派人巡查过多次,都没有发现小主子的踪迹。”七护法在西钥云里身侧,手遥遥指向远处东南方一个位置。    西钥云里抬头望去,看着那一大片青山,眼里波光不明。    半晌,他低下头,嘴角轻轻的呢喃:“另一个时空么”    “尊皇?”七护法不解的看着云里。    他转身朝魔界而去,声音清浅:“回去吧,自今日起,不必再找云襄了。”    “尊皇这是”七护法大惊,连忙跟上云里的步伐,一脸惊惶。    尊皇莫不是打算放弃小主子了?    西钥云里淡笑的瞥他一眼,道:“你有法子找到那个看不见的时空?”    七护法沉默,半晌道:“或许,神界的玉方上神可以找到。”    “他为何要帮魔界找人?”云里转身,有些好笑的看着大护法。    七护法懊恼的摇摇头:“那真没办法了。”    西钥云里点头:“既然如此,那便不找了,襄儿和怀衣在一起,她的安危,大可放心。”    “尊皇似乎,对怀衣上仙很是放心?”七护法惊疑的看着西钥云里,讶异的说道。    西钥云里不看他,目光投向远方的碧洗晴空,慢悠悠说道:“那个人,不好说。”    说罢径自走了。    七护法一头雾水的看着西钥云里走远,抬脚踹了踹身边默不作声的二护法:“尊皇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听明白?”    “鬼知道。”二护法臭着一张脸怒冲冲的说道。    “你对我发什么脾气。”七护法也怒,口气不善的看着自家二弟。    二护法瞪了他一眼,闷着头不吭声的往前走,那脸色,活像别人杀了他全家。    想了半天,七护法可算是终于想明白了,好笑的瞅着走了几步的二护法,小声咕哝道:“不就是昨日喊了几声‘老二’么,至于吗,跟姑娘家似的,扭捏个什么劲。”    前面的二护法闻言虎躯一震。    然后猛的回身朝七护法扑了过去:“你才是老二,你全家都是老二!”    七护法:“”    等两个人一路打回去的时候,发现自家兄弟一个两个的都站在虚妄殿的门外。    “这是怎么了?”两拨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七护法见众人惊奇的看着自己和二护法,尴尬的咳嗽一声:“那啥,没什么。陪老二弟切磋了几下,对了,你们都杵在这里干什么?”看着二护法瞪过来的杀人目光,七护法明智的选择了识时务。    没办法,拳头没人家硬啊,这是硬伤。    众人默,一脸的不信。    搁谁都不会信啊,看这两人都是鼻青脸肿的模样,有的地方甚至都流血了,这又是打架去了吧。    九护法看好戏的来回瞅着两人,半晌好不容易才收住笑,咳了一声,指了指身后紧闭的殿门道:“尊皇在里面,呃,估计是在杀人。”    “怎么回事?”七护法吓了一跳,刚才尊皇走时明明还好好的啊。    大护法揉了揉额角,神情有些疲惫:“今日有几个丫头进去打扫,不小心踢倒了一支蜡烛,差点把床给烧了,尊皇回来后动了怒,那几个丫头,当场灰飞烟灭。”    “灰飞烟灭”七护**了愣,眨了眨眼睛:“差点把咱们的娘娘给烧了,灰飞烟灭是不是太轻了点?”    “现在不是什么轻不轻的问题。”大护法头疼的看着自己七弟:“而是尊皇现在在殿里面,已经杀了三批魔族侍卫了。”    “啊?为何?你们怎么不进去拦着尊皇?!”七护法吓了一跳,两条浓眉倒竖起来。    三护法盯着紧闭的殿门半晌,闻言轻笑道:“我们要是知道为何,要是能进得去,还用守在这儿干着急吗?”    七护法:“”    相较于殿外十个人紧张兮兮的等在那里,虚妄殿里还是一如既往的静谧安宁。    唯一些许的不同之处,大概就是那淡淡弥散开来的血腥味。    若有似无的缠绕在大殿里。    西钥云里紧皱着眉头,无视下面战战兢兢惶恐惊惧的几个人,目光牢牢的锁在那个巨大蚕蛹上面。    募地,那双漂亮深邃的眸光一深,右手凌厉的朝下方一伸,五指张开,又瞬间收拢,底下又有一人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叫,‘噗通’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随即便没了动静。    一缕缕黑色稀薄的烟雾自躺倒在地的人的身上冒出,那是魔界之人死后的魂魄,魂魄在空中静默的停了一会儿,然后那个巨大的白蚕蛹发出一阵细弱的白光,魂魄便快速的奔向蚕蛹,毫不犹豫的钻入了巨蚕之中。    西钥云里见状,好看的眉皱的愈发紧了。    眸里是浓浓的担忧。    魂魄吸入,白光再次消失。    似在验证什么,又似疑虑不解,西钥云里眸子一厉,底下又有一个侍卫丧命。    与之前一样,魂魄离体后便朝着蚕蛹奔过来,自发的钻进去,消失不见。    西钥云里看着底下面色死灰的一群侍卫,手一挥让他们离开,那些人得到赦令,连忙连滚带爬的往外跑。    仿若后面有恶鬼在追他们。    “挽挽?”他轻声的喊道,蚕蛹没有回应。    “尊皇,怎么了?”十大护法走了进来,瞧见坐在床榻上的男子担忧的问道。    西钥云里摆摆手,看了一眼蚕蛹转身迈步走了出去。    “吸食魂魄?”十大护法看着坐在主座上沉默不语的西钥云里,纷纷站起身来,吃惊的问道。    “这怎么可能,娘娘她虽是毁了仙身,但是也没有入魔啊,怎会吸食魂魄呢。”三护法咬牙,一脸的迷茫。    “难道娘娘已经不知不觉间入了魔?”六护法也奇怪。    五护法嗤笑一声:“吸食魂魄又如何,终归娘娘早已经不是仙界的人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你就不担心娘娘的安危了?尽说些没用的。”二护法瞪他。    西钥云里盯着自己干净修长的手,双眸流转间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尊皇?”大护法小声的喊道。    回过神,西钥云里淡淡一笑,眼里是云淡风轻的写意:“都别猜了,等挽挽醒过来,一切自会知晓。”    沉默,安静。    七护法动了动嘴唇,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在场的人都知道,挽姜到底能不能醒过来,还要看因缘造化了。    “我去一趟冥界。”西钥云里站起身,拂了拂衣襟的灰尘,眉眼淡漠。    大护法立马站起身:“尊皇去冥界有事?还是让属下去吧。”    冥界乃仙界的管辖范畴,魔界的人去了难免讨不到什么好处。    西钥云里摆摆手,笑了:“无事,我去去就回。你们守好虚妄殿,不准任何人进去。”    “尊皇”几大护法纷纷祈求。    西钥云里面色一肃:“这是命令。”不容置喙的语气。    “是,属下遵令。”    冥界鬼蜮之门,森森鬼火在这阴恻恻的地方,仿佛能勾起人心底最深的恐惧。    西钥云里一袭白袍翩然而落,端的是无比的轻松安谧。    然,看守鬼蜮之门的冥界守卫们却一瞬间如临大敌,戒备的围成圈挡在西钥云里面前,有一名侍卫跌跌撞撞的跑进去传达消息。    “大胆魔人,竟敢擅闯冥界。”为首的一名统领模样的冥兵手持长枪怒气冲冲的看着西钥云里,凶神恶煞。    目光径直越过这群人望向黑漆漆的鬼蜮之门里面,云里静默的站在那里,身上的白色狐裘被阵阵阴风吹起,身后,是深渊般的黑暗。    他就像天神一般立在无望无垠的黑暗中,面目安详,温润如玉。    然而,冥兵看向他的目光,都是深深的惧意,这个男人,是魔界的魔尊,是冷酷残忍的魔王。    迈开步子朝前走了一步,那群冥兵立即吓得后退了一步,不少人握着兵器的手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    那名冥兵首领咬着牙,冷喝一声道:“放肆,你若是再敢往前一步,休休怪我等刀下无情。”    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云里停下步子,目光第一次落在他们身上,只是那眼神,冥兵首领喉咙一紧,不自然的吞了口唾沫。    “本尊便是往前一步,你待如何?”西钥云里心情好似不错,看着面前一帮战战兢兢强自镇定的模样,难得温声开口道。    冥兵首领看着西钥云里那仿佛是在耍人玩的眼神,不由得恼羞成怒,一怒之下,手里的长枪直接毫不客气的朝着西钥云里刺去,嘴里大喊着:“兄弟们,万不可让这魔头踏入冥”    声音戛然而止。    阴风愈发的强劲,吹的四周孤零零的鬼火快要熄灭。    冥兵目光呆呆的看着那个被风吹的滚过来的头颅,静默了半晌,然后,一阵惊天动地的鬼哭狼嚎,纷纷扔下手里的长枪哭爹喊娘的跑了。    霎时间,整个鬼蜮之门,竟然只剩下西钥云里面色淡然的站在那里。    嘴角,甚至还噙着一抹淡雅的微笑。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