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章 昔昔弹指过
    都说岁月无尽。¢£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怎奈何心微动时情已远。物也非。人也非。事事非。沧海桑田不可追。留情流爱留不得。得人得心得不到。到魄到梦。梦升梦回。回首天涯。佳人已逝。    转眼间。已是八百年弹指而过。    人间的戏台上已经唱罢了三生三世的苦情戏。岁月长流里倾城多少影翩跹。才子佳人的故事兜兜转转仍旧是红红火火的痴缠哀怨。话本子里又添了多少英雄美人荡气回肠的佳话夙愿。    沧海桑田。万万年年随风逝。终是物是人非叹不尽。    于仙人而言。八百年的岁月。不过是美酒琼浆后的小憩一场。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的歌舞一回。    依旧是那座大气恢宏的凌霄宫。连此刻出现在里面的人。都与八百年前无异。只是较之于以往。更多了几分沉稳和内敛罢了。    天帝在奏本上添上最后一笔。然后放下朱砂笔揉了揉眉心。威严不减当年的脸上多了几缕难以掩饰的疲倦。抬眼看向静立在案桌前的众人。天帝微不可闻的叹口气:“昊洌果真死了。”    折澜星君抿了抿唇。低眼回禀:“是。被他以阵法困住七天七夜。一点点的绞杀折磨致死。尸骨无存。”    在场的人无不心里一颤。这般残忍冷酷的手段。当真是为了报复他们。    “罢了。终归他早已叛离仙界。当初那件事里也沒少推波助澜。那个人肯让他多活了八百年。不过是一直沒时间对付他罢了。”天帝靠上身后的椅子。眸光沉沉。    “这么说。他接下來要对付的就是仙界了。可是陛下。仙界如今。怕是找不出可以与之抗衡的人了。”文书仙君眉峰紧皱。心里担忧愈发深重。    一阵无声的沉默。半晌。天帝抬头看着文书仙君。语气森然:“去告诉帝无湮。朕可以不计较他这八百年对八荒不管不问。眼下魔界蠢蠢欲动。他若是不想仙界和四海八荒毁于一旦。就给朕振作起來抵抗魔界。”    文书仙君眼中无奈一闪。俯身恭敬回道:“陛下。微臣觉得。即便是仙界和八荒自此从六界消失。帝君他。也是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八百年前的那件事。对帝无湮的打击简直可以说是毁灭性的。自从帝无湮清醒过來。得知挽姜已经跳了十殿地狱之后。仙界所有人这八百年來。都未曾再见到过他了。他把自己锁在东极天的寒渊洞里一步未出。八百年里无视仙界和八荒的安危。众人实在是不明白。只当是帝君对自己曾经的徒弟心怀愧疚罢了。毕竟。当日是他亲手用轩辕剑砍去了她的双脚。    文书仙君的话虽然难听。天帝也是一阵直皱眉头。却也知道文书仙君的话都是对的。现在的帝无湮。哪里还有当初那个心怀六界的八荒之主的样子。如今的他。只怕是半分也不会在意六界的安危与否了。    眼里冷芒掠过。天帝嘴角扬起莫测的笑容。看的文书仙君心底一阵发颤。只听天帝沉声说道:“你去告诉他。挽姜已经醒了。朕倒是要看看。他是不是还是决心不管不问。”    “是。”文书仙君心里一咯噔。抬眼看了一眼面色寒冷的天帝。和折澜星君无声的对视一眼。擦去脑门上的冷汗转身出去了。    “堇宋呢。”见文书仙君离开。天帝对着折澜星君问道。    折澜星君略微一顿。随即回道:“四殿下现在应该在自己宫里钻研阵法。”    天帝点头。眼里渐暖:“他现在倒是比以前懂事许多。也知道发奋刻苦了。”    折澜星君笑:“陛下对四殿下寄予厚望。想必四殿下心里也是不想让陛下失望的。四殿下聪颖好学。这些年已是大有进益。如此成就也是仙界的福气。”    “好了。你也不必夸他。朕的儿子朕心里清楚。他几时能改掉那贪玩好动的性子。才是真正的长大了。”天帝好笑的觑了眼神色肃然的折澜星君。笑道。    折澜星君颔首。面色平静的站着。也不再多说什么。    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四季盛开的芙蕖花。天帝悠悠的叹口气:“都已经过了八百年了啊。算起來。朕的确已经老了。”    折澜星君皱眉。却是沒有开口。    天帝折了一支开在窗外的芙蕖花。拿在手里看着。眉眼平和:“折澜。去把陌上铃拿來。”    折澜星君点头。不多问什么。转身离开了凌霄宫。半柱香时辰后。折澜星君手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走进來。轻轻的将它交给天帝。    扔掉手里的花。天帝打开盒子拿出那一对白玉无暇的陌上铃。铃上的血迹早已经被人擦拭干净。只觉得万分可爱小巧。声音清脆悦耳。带着让人安心宁神的奇效。    “魔界为了这个东西。迟早会打上仙界。与其被动的等着他们打上來。还不如先发制人。”轻轻摇晃着手里的铃铛。天帝平平淡淡的说着。语气听不出半点情绪。    “陛下是想攻打魔界。”折澜星君心里一沉。已是开口劝道:“陛下。现在这个时候仙界并无可以与西钥云里对抗的人。咱们对付魔界只怕是”只怕是会全军覆沒啊。    天帝点点头:“朕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更要这么做。他能够轻而易举的杀死昊洌。朕便明白他的实力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攻打魔界虽说危险。但是只要出其不意。仙界未必沒有胜算。但若是等他打过來。仙界的损失会更加惨重。”    折澜星君叹口气。时至今日。魔界的势力愈发壮大。反观他们仙界。却是一再的凋零衰败。他不由得想起那个跳了十殿地狱的女子。或许是她的诅咒应验了吧。仙界已经在慢慢的走向衰亡了。    “怀衣那边有消息了吗。”天帝兀地想起一事。回头问道。    折澜星君摇摇头。也是不解:“怀衣上仙与那魔界公主掉下去的地方微臣已经派出众多仙兵搜寻。可是他们两个人就像是从六界消失了一样。连半点踪迹都找不到。”    天帝沉思。只觉得万分烦躁。如今仙界安危当前。竟是沒有一个可以出面抵抗的。难道仙界真的要毁在他手里吗。    魔界虚妄殿。夜明珠错落有致的散布在殿内各个角落。温软柔和的光芒明亮却不刺眼。高高在上的主座上。男子一袭黑袍绣金丝云纹的尊服衬得他面如冠玉身姿挺拓。端的是风华无双。    “尊皇。这是西海龙王的镇海宝刹。”九护法将手里的东西递上去。面上含笑。    慢悠悠的伸手接过。云里漫不经心的看着手里的那个宝刹。嘴角邪肆的上扬。嗤笑一声转手便将那个西海宝刹扔了。    九护法嘴角笑容一僵。继而可怜巴巴的看着云里。颇为委屈。别人都争着抢着想要的东西他兴冲冲的抱回來。结果是被某只毫不留情的给扔了。他心里受到了万万点的伤害。    “梨花是觉得。本尊会喜欢那个破烂玩意吗。”云里笑眯眯的看着满脸委屈的九护法。声音温柔。    九护法这下子是彻底僵硬了。干笑着摆摆手:“怎会。这种破烂玩意就该扔了。属下拿回來就是让尊皇出出气。呵呵呵。”    “出气。”云里状作不解的单手支额。墨黑深沉的眼里溢出凉飕飕的笑意:“本尊像是那种心里扭曲的人吗。人都已经死了。本尊拿他的东西出什么气。”    众人汗。他们都是亲眼见证了西海龙王是怎么死的。那么痛苦的死法。果然是狠狠的得罪了他们家的尊皇啊。魔界谁不知道他们的尊皇把魔后看的有多重要。那个西海龙王好死不死的当年那般对待他们的魔后。真的是活腻了自神作书吧路。    众人默默的觑了一眼倒霉的九护法。幸灾乐祸的笑着。叫你小子拍马屁。惹到了尊皇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九护法看着自家兄弟们一个个见死不救。愤恨的咬牙。面上却是笑的见牙不见眼:“尊皇自然是坦荡磊落的谦谦君子。是属下心里阴暗扭曲。属下自个想要出气。”    云里见他一副哀哀怨怨的样子终是笑着揉了揉额角。不再逗他。面色平静的望着下面站着的一干人:“召集魔界四十万魔兵。明日攻上九重天。”    众人一愣。大护法惊讶的问道:“尊皇。若是攻打仙界。四十万魔兵是不是少了点。”况且。也不用这么着急的打上去吧。    云里笑。笑容清冷。把玩着手里的一颗夜明珠。声音低醇:“不过是去吓吓那帮人罢了。又不是真的要打起來。四十万足够了。”    果然。众人默然抬手抹了一把脑门上的冷汗。他们真的是瞎操心。别说他们沒想到。怕是仙界那帮人也想不到。魔界兴师动众的率领四十万魔兵打过去。只是因为。吓吓他们。    慢悠悠的站起身。云里拍了拍衣袖。心情不错的望着一脸麻木的众人:“明日本尊若是不出兵。仙界的人便会來魔界滋事。闻沧那人。最擅长的就是偷袭。当本尊是傻子吗。同样的招数他倒是用的顺手。本尊可沒有那个耐心陪他玩。”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