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情不知所起
    那一刻,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挽姜,帝无湮仓惶的倒退一步,身体内的真气一瞬间全部逆流进心间,他伸出手紧按住心口,微微喘息着,压抑着体内四处蔓延开的痛意。

    小挽......

    头顶黑沉沉的乌云一刻也没有散去,整个星曙台上飘散着经久不散的血腥味,挽姜的白衣已经看不清原本的颜色,浓郁的血迹和炙火焚溺的痕迹几乎没有一星半点完好的地方,云里看着伤痕累累的挽姜,眼底里聚集的杀气和怒意越发高涨,脸上却是不动神色的柔和。

    轻微的侧头,温热的大掌温柔的抚上挽姜的后脑,云里声音清和带着一丝温柔:“乖,我带你离...”

    “我恨你!”

    声音太轻,轻到只有云里一个人听见,微弱的气息拂在他的颈侧,他手掌一顿,慢慢下移抚上挽姜血淋淋的后背:“我不后悔那样做。”

    “可是我后悔。”挽姜紧紧的抱住云里,嘴角漾出嘲笑的笑容,却是笑她自己:“我好后悔,为什么要认识你,为什么要知道父君和你母后的那些事,若是不知道,我也不用夹在中间进退两难,更不用沦落到现在的境地。”

    云里默,四周一片沉寂,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看着相拥的两个人,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亲昵和温情,眼里的冷漠和讥讽直射向两个人,可是他们并不知晓,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根本没有半分的缱倦和温情。

    半晌,两个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风凄凄诉过,鸟倦倦而飞,挽姜勉力的强睁着双眸,身前的怀抱温暖有力,让她控制不住的想要就此睡去。一声轻轻的低笑在身侧传来,挽姜慢慢的侧头,撞进云里深邃漆黑的眼里:“小傻子,如果重新来一次,我还是会那样做,明知道你可能会恨我,我也不后悔。”

    挽姜面无表情的看着云里,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若不是云里扶着她,她早已经滑下去了。

    “你喜欢我?”良久,挽姜轻轻的说了一句,没有激动,没有迟疑。

    “不”云里轻笑:“是爱。”

    比起浅薄的喜欢,我对你的爱,要比这深沉浩瀚的多,只是你一直粗心大意不知道罢了。

    “为什么?”挽姜靠在他怀里,伤口不小心被扯到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她想问他,为什么会是她?为什么要爱上她?

    云里低头警告的瞥了她一眼,不让她继续乱动,抱着她的胳膊却是半分不敢过于用力:“说不清楚,或许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注定了你是我的。”

    注定了我们要成为夫妻,注定了云里挽姜的名字要放在一起被人提及。

    毫不客气的嗤笑戳破了云里的花言巧语,挽姜也不想再纠结于这个问题,她看着不远处神色各异的众人,眨了眨眼睛轻轻的说道:“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你擅自做主趁我昏迷时与我拜天地,可曾想过会有今日?你说你爱我,那是你自私的爱,你根本就没有替我考虑过。”

    云里,倘若你当时决定娶我时有过一时半刻的迟疑犹豫,或许我就不用面临今日这般惨痛的局面。

    你所谓的爱,将我推上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而我,根本不会感激你。

    哪怕你说你爱我。

    我也不要原谅你。

    乌云发出沉闷可怖的雷鸣声,在所有人疑惑不解探究好奇的目光下,云里慢慢的放开挽姜,两个人相望而视,云里看着一脸平静的挽姜,抬手轻轻的擦去她嘴角的血迹:“是我考虑不周,对不起。”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挽姜拿开云里的手,直直的望进他眼里:“我是很傻,傻到分不清真假对错,既然你说你爱我,那就证明给我看,师傅要替我受了剩下的几十道往生雷,但是我不能连累他,你既然爱我,那便替我受了往生雷如何?”

    元气大伤,挽姜的声音显得很是低弱,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两个人的四周又被云里设了结界,外面的人即便是帝无湮也丝毫听不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只是瞧着两个人脸色的神色都不大对劲,却是压根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云里沉默的看着挽姜,见她脸上扬起报复性的笑容,眼底的深邃明光寂灭浮沉,终于,云里放开她慢慢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脸上没有半点情绪:“好,如果这是你的心愿,那么我答应你。”

    你说的任何要求,我都会答应你,即便是赔上我的命。

    因为对我来说,你才是我的命。

    结界散退,众人惊疑不定的看着一步步沉稳的走向星曙台中央的云里,又纷纷的转头看着挽姜,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他这是要做什么?”舞邪尘震惊的看着走到之前挽姜受刑的那个位置,忍不住问道。

    拂霑脸色的也好看不到哪里去,闻言淡淡地说了一句:“他大概是,要替挽姜受罚。”

    虽是说的云淡风轻,可是拂霑自己清楚,自己心里已是惊的无以复加,他不知道云里和挽姜之间经历过什么,但是他知道云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六界闻风丧胆的魔界少主,手段的狠辣果决丝毫不亚于他的父尊西钥重,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人,竟然会为了挽姜甘心受往生雷,这是怎样的一种在乎,他比谁都清楚。

    视若生命,毁天灭地。

    舞邪尘想,大抵是他们都疯了,不然一个个的怎么都变成了这样,他想起怀衣曾经说的一句话,心之所向,皆是虚妄。都说是虚妄的存在,为何他们一个个的还是要这样执迷不悟的冲上去?

    其实他哪里会懂,所谓的虚妄,不过是与心里那个人比起来,一切都显得不重要罢了。

    在最重要的人面前,其他的一切,都会是无关紧要的存在,可有可无,随手可弃。

    眼睁睁的看着云里上了星曙台,除了依旧是平静无比的挽姜,没有人不是震惊惶然的,天帝看着那个面无表情站在那里的男子,目光冷凝:“西钥少主这是要替挽姜受过了?朕有言在先,往生雷的威力巨大,只怕是西钥少主修为超绝也抵挡不了这八十多道往生雷的威力,不若早些放弃吧。”

    “夫妻本是一体,本公子岂会让她一个人受苦,本公子也把话放在前面,剩下的往生雷本公子一人承担,从此以往,挽姜与仙界再无半点瓜葛,她只会是我魔界的人,你们若是胆敢再伤她分毫,本公子保证让仙界从六界彻底消失。”

    这话委实过狠,不少年纪较浅位列仙班不久的仙家们不禁害怕的瑟缩了一下,步子悄悄的往赶过来的折澜星君文书仙君那边靠了靠,心里顿时踏实了不少。

    但是转念一想,他们实在是过于杞人忧天了,这八十多道往生雷抗下来,大概也是仅剩一口气了,届时就算是想要灭了仙界只怕也是有心无力了。

    “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天帝一声令下,众人不再多话,纷纷抬头看向白衣凛然的男子,云里无视他人,目光深邃的看着挽姜。

    挽姜一动不动的坐在冰冷的台上,不言不语也没有过多的情绪,她只是紧紧地看着云里,两个人视线相交,丝毫没在乎旁人说了什么。

    “小挽。”帝无湮轻唤,已经走到挽姜面前。

    抬头看去,挽姜咧嘴轻轻的笑,眼神无声的询问。

    帝无湮看着她清澈静雅的双眸,到了嘴边的话再一次收回,无声的摇了摇头,笑容略微有些发苦和僵硬。小挽,你宁肯让她替你受罚,也不要师傅替你是吗?在小挽的心里,师傅连这个资格都没有了么...

    ‘轰’的一声巨响,挽姜猛然的回过头看去,身子一瞬间紧紧地绷住,往生雷毫不留情的劈在云里身上,云里一声不吭的望承受着,额角的青筋凸起,面色渐至苍白,尽管如此,他依然是一瞬不瞬的看着挽姜,眉眼深寂,寥若孤星。

    她一眨不眨的看着云里,帝无湮亦一瞬不瞬的望着她,三个人形成了诡异的画面,却又丝毫不显得突兀怪别。

    读不懂无垢的浮云,什么寂灭在心里肆掠,看过了往事重重,再换不回昨日回首间的年华旧梦。那时合欢浅靡,乌篷船沿河摇摆而过,过谁家酒楼,一声声弦歌拂落,赏墙外杏柳,误当作别家洒脱少年郎。

    思绪一时竟回到了那时和云里在华州的情景,一幕幕清晰的画面在眼前闪过,他们一路笑闹着走过,走着走着,就走到了现在的样子...

    眼角猝不及防的滑落晶莹的泪水,挽姜看着嘴角溢出鲜血的云里,心里狠狠的绞痛起来。

    骨骼碎裂皮开肉绽的声音撞进每个人的心底,所有人适才真正的相信,这个天地间睥睨桀骜的男子,当真为了一个女人心甘情愿的忍受了仙界的极刑,那一刻,所有人都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何滋味,有敬佩有嘲讽,更多的,则是那份感慨和叹息。

    第十一道、第十二道、十三...十七...往生雷的轰隆声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而云里,始终是闭着眼一言不发,嘴角的血越淌越多。

    终于...

    “够了!给我住手!”挽姜朝着底下的天帝大吼道,眼神凄厉神情痛苦,她不顾自己满身的伤痕,发了疯似的朝云里跑过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