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降罪众生台
    你有没有这样无助过,自己身边站了满当当的人,可还是觉得只有自己孤零零的一个,那是一种从心里将她排斥在外的孤独,她被这些人从心里划除,不带一丝留恋的,决绝的与她划清了立场。

    明明很想要离开这个可怕的境地,可是她却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这样的狼狈绝望,她只能咬紧双唇强迫自己面对,哪怕明知,这只会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可悲,但她没有退路,亦没有选择的余地。

    “陛下,五公主实属仙界祸害,望陛下顾念苍生严惩这个贻害仙界的罪魁祸首。”

    “陛下,天玑柱事关四海八荒的安危,臣恳请陛下下旨夺去五公主的仙籍,贬入人界。”

    “五公主私自勾结妖魔两界,更胆大包天私自与魔界少主私定终身,又连累仙界和四海八荒跟着受难,更有甚者,五公主良知泯灭残害嫡亲兄弟,实在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罪大恶徒,仙界诸多劫难皆因五公主而起,如不严惩五公主,仙界将不得安宁,六界也将一派混乱。”

    仙界那些道高望重的仙家们统统跪在了天帝面前,嘴里说的话铮铮无情的直击挽姜,半分往昔的情面都不留,如何不叫人心寒。挽姜渐渐的冷静下来,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这群她无比熟悉甚至曾经喊过叔伯的人,现在一个个严肃无比的在指责她,没有一个人是在替她求情为她说话,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她是冤枉的。

    “哈哈哈~”

    众人顿时安静,回头看着跪在地上笑的眼泪直落的挽姜,文书仙君皱了皱眉,眼里满是不忍,正准备说话,众生台下跌跌撞撞的跑上来一个仙兵,带着惊恐的语气大声喊道:“陛下!陛下,不好了,魔界率兵五十万攻上九重天了。”

    “魔尊?”天帝脸一沉。

    仙兵摇头,脸都吓白了:“不是,是...魔界少主。他说,说让陛下即刻交出五公主,否则的话,就要血洗九重天。南天门外的仙兵已经被他们杀的差不多了。”

    “本王的人呢?”西海龙王脸色难看的盯着仙兵,沉声问道,他不管那些仙兵,但是西海的士兵若是被魔界的人杀了,那他不仅没有让仙界元气大伤,反倒是给仙界出了不少兵力。

    仙兵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西海龙王:“西...西海的人被魔界少主杀了大...大半,剩下的都逃了。”

    “西钥云里!”西海龙王咬牙切齿的怒道,袖袍一甩纵身飞下了众生台。

    天帝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缓了缓胸中的郁气吩咐道:“折澜,你带三十万仙兵过去拦住西钥云里,哪怕是全军覆没也不能让西钥云里踏进南天门半步。”

    折澜星君心里一震,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天帝,天帝这话的意思分明是要拿这三十万的仙兵性命去堵住西钥云里进入南天门的脚步,三十万仙兵的性命只是因为天帝的一句话转眼间就可以毫不犹豫的丢弃...

    旁边文书仙君见折澜星君的神色不对劲赶忙扯了扯他的衣摆,折澜星君终是脸色十分难看的领命去了,文书仙君担心折澜星君一个人不是西钥云里的对手,朝着天帝微微俯身行礼后也跟着折澜星君匆匆忙忙的走了。

    “陛下,本王也去帮忙。”随璟紧随其后,转身离去,飞下众生台的最后一瞬间,随璟看了一眼低着头看不清神色的挽姜,眼底里有些怅然,随即又恢复坚决。

    他不后悔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包括将祈回的死陷害给挽姜,虽然心里微微有些不忍,但是他只能这么做。从有记忆那刻起,他就清楚的明白,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就必须要学会适度的取舍。

    随璟想,他和挽姜注定是无法做成夫妻,强行的将两个人结合在一起,只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他有着自己的抱负理想,儿女情长于他而言不过是锦上添花,真的没有也不会有什么遗憾。

    膝盖那里疼的厉害,挽姜倔强的想要站起身,不顾已经受伤严重的双腿,终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额角滴下冷汗,她看着自始自终一言不发的天后,无声的笑了笑。

    “母后...”

    “不要叫本宫母后,你不配。”天后打断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挽姜脸色一白,笑容僵硬在脸上:“我只是想知道,二哥葬在了哪里?我能不能去看看二哥...”

    “不准!你害死了回儿,你没资格去看他。”天后冷眼看着挽姜,不复以往的慈祥和蔼。

    话正说着,众生台突然一阵剧烈的晃动,众人一愣,然后纷纷抬起头看向天穹,目光带着凝重,众生台的惩罚要出现了。

    晃动了好一会,挽姜双唇咬出血迹,膝盖钻心的疼,身后传过来温热的一双手,挽姜回头看着冲着自己笑的有些苦涩的兮草,嘴角弯了弯。

    “兮草,谢谢你。”谢谢你,在这个时候还愿意扶我一把。

    兮草眼睛通红,声音带着沙哑:“挽姜你不要这么说,我们永远是朋友。”

    这时,众生台上空的天穹出现一道金色的裂口,一抹金光闪现,那道金色裂口再次阖上。

    ‘叮’的一声,地上多了一块金瓦,上面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字符。

    天帝拿起金瓦,待看清金瓦上面的内容时,久久的沉默了。

    “陛下?”众人惊疑不定的小声开口。

    天帝沉默的看着金瓦,目光悠悠的穿过众人落在挽姜身上,握着金瓦的手慢慢的握紧,青筋凸显:“今降众生令,专惩有罪人。帝女挽姜触犯天威逆行天道,弃六界法则不顾,妄自勾结邪门歪道造成四海八荒之乱,违抗仙诏反骨遽成,正邪不分不辨善恶,昭...”

    挽姜沉默的听着,在所有人或沉痛或惊愕或不解的目光中缓慢而坚定的走到了天帝面前,天帝猛的顿住目光凌厉的看着挽姜,挽姜不看他,直接从天帝手里拿过去那片金瓦。

    “此女罪孽深重,若不严惩六界难宁。众生台特令,帝女挽姜,即日起从仙籍除名,受九十一道往生雷,剔除仙身逐出仙界,永世不得位列仙班,贬为凡人生生世世受轮回之苦,以偿此生罪孽。”挽姜轻声的念着,神情没有一丝丝的变化,仿佛这件事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那般淡定的说着,却叫在场的一干人,神色骤变。

    口齿清晰的读完金瓦上的话,挽姜无所谓的将那片金瓦随意的扔在了众生台上,金瓦发出碰撞的激声,摔出去好远。

    天帝神色一变,厉声喝道:“挽姜!”

    挽姜眉眼寡淡,微风吹拂着她散落的发丝,微微的有些遮住了眼帘,看着眼前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只觉得眼前更加模糊:“触犯天威逆行天道、勾结邪门歪道、违抗仙诏反骨遽成、正邪不分...呵,好一个众生台,好一个不辨是非只会趋炎附势的众生台!”

    “你胡说什么?!”绥真怒极,扶着脸色同样不好看的天后怒声骂道:“众生台公正无私,你妄想就这样逃脱你的罪责。”

    挽姜冷眼看过去:“我胡说?自始自终,你们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你们凭什么就说是我的错,我哪里做错了?!”

    后退一步,挽姜纤手指向天帝:“我帮云里找渡魂箫,是因为父君你,我想替你赎罪,我不想看着父君你时时心里愧疚,我不想让魔界那帮人永远记恨你,不想魔界永远与仙界为敌!我这么做,哪里错了?”

    “我不想嫁给随璟有错吗?我不想嫁给害死我二哥的人有错吗?你们宁愿去相信他的一面之词,也不愿意相信我...”

    脸上的泪痕未干,乌黑的青丝粘在脸颊上,添了几缕凉薄的味道。

    泪眼模糊的看着沉默不语的天帝及其他人,挽姜嘴角上扬裂开,笑容天真率然:“我知道,你们眼睛都瞎了,耳朵也聋了,看不见也听不到真正的事实...”

    报复性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天后冲出来一巴掌又狠又重的甩到挽姜脸上,挽姜猝不及防的摔倒在地,身体不受控制的前倾,额头重重的磕在了冷硬的众生台上,撞的她一阵天旋地转般的眩晕。

    “你不知道你哪里错了,本宫就告诉你,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去勾引回儿,不应该惹得回儿爱上你!若不是你总喜欢黏着回儿,回儿怎么可能会爱上你,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连自己的哥哥都不放过,你怎么还有脸活在世上,你怎么不早点去死。”天后疯狂的冲着挽姜吼道,声音尖锐凄厉,直冲云层。

    站在后面的兮草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眼泪掉的又急又凶,看着失魂落魄跌在地上的挽姜,她甚至不敢上前去扶她,她根本不配做挽姜的朋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受苦,看着她离自己,愈来愈远。

    宛如一道天雷轰顶,挽姜愕然的捂着自己的脸,惊恐至极的瞪大了双眼,丝毫没有察觉自己满脸的泪水,无神的喃喃自语:“不,这怎么可能,二哥...我们是亲兄妹,我们...不会的,我们是兄妹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