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反骨九重天
    似乎一夕之间,所有的祸事都接二连三的发生在她的身上。

    她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还没有为自己解释一字半句,就被判了永世难忘的滔天罪行。

    众生台前,早已经站满了各路仙家,一个个神情凝重的看着被绥真带着走上来的挽姜,众生台九九八十一阶的台阶上扑了一层荆棘卷针织成的长毯,那是惩罚犯了大过大错之人的严厉责罚。

    众人原以为,这位仙界娇生惯养的小公主定是不会愿意走上这条毯子,岂料她竟是直接脱掉鞋子一言不发的走了上来,脚下已经是鲜血淋漓,血肉模糊的模样叫在场许多人都默默地将头转了过去。

    八十一阶的路程,不是很远,但是对于挽姜来说,却仿佛是一辈子也走不完的历程。

    白色千水裙下的双腿已经在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嘴唇被自己咬出血痕,脸色苍白如纸,她想,她现在的鬼样子,定是很吓人的。

    疼,钻心的疼,疼的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在颤栗发抖。每一根细细的针刺入肌肤的痛楚都是那么的清晰彻底,背脊早已经汗湿一片,额角的汗水滴滴答答的掉下来,掉在了自己即将踏上去的台阶上,每一步的落下,都有无数个针尖刺进脚底,每一次的提脚,都会被上面的荆棘倒钩撕扯下一块皮肉。

    没有人说话,甚至是风,似乎都静止不动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最后一层台阶,挽姜的视线已经模糊一片,凭着一口气撑着,咬牙走上了最后一个阶梯,都说疼到麻木就不会再感觉到疼,可是为什么她还是会觉得这么疼呢,不用低头去看,她也知道自己的脚已经烂了,看着眼前这些人的神色,她也能明白自己现在的样子是有多么的狼狈不堪。

    众生台上,天帝静默的站在众人的最后面,身旁是天后和折澜星君他们。

    见挽姜走上来,众人纷纷沉默的让开一条路,挽姜看着与自己遥遥相望的天帝,绥真已经率先到了天后身边,不知道在天后耳边说了什么,只见天后原本悲恸绝望的脸上浮现一抹快意的笑容,几日来的憔悴似乎都减轻了不少。

    慢慢的,挽姜朝着天帝走去,每一步都是血迹斑斑,一路走过,众生台上蜿蜒出一道血路,仔细的看甚至还会发现那血迹里零星细碎的皮肉。

    “众生台上众生平等,你犯的过错,自有众生台定夺,你可有话说?”不等挽姜走过来,天帝直接开口说道,语气一如既往的带着天帝的威仪和沉稳。

    挽姜停住,低头似在思索着天帝的话,过了一会儿,她悠悠的抬起头,眼神不复方才的平静和黯淡,里面好像倒映流转着星河璀璨,那般夺目生动,她微微的歪着头,神情憨然可爱带着一股子的天真味道,声音清雅和煦:“犯错?父君,小五没有犯错,即便是有错,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她指着自己血淋淋的双脚和受了龙绶剑一剑的肩膀,无辜的看向眼前黑压压一大片的仙家。

    “孽障!”天帝闻言一掌挥向挽姜,挽姜在那极为强悍的一掌下膝盖一弯直接重重的跪在了地上,众人面色骇然,因为他们清楚的听见骨头碎裂断掉的声音。

    “我没有...”挽姜抬头,惨白的小脸上冷汗涔涔,显然是被疼痛折磨的,即便如此,她还是倔强的不肯认错,眼神更是坚定无疑的看着天帝。

    天帝怒哼,甩袖转身对着众生台的上空朗声念道:“仙界五公主,逆行天道罔顾人常,欺瞒众人私自与魔界少主结为连理,实在是天理难容六界之耻,今特请众生台判其过错罚其德失,以正六界之风。”

    那日的密函,是关于挽姜和云里结为夫妻的事情,自从祈回那日离世,他就暗地里派人去妖界查了挽姜在妖界的事情,这一查才发现,挽姜竟然在妖界和西钥云里成了亲,这件事在妖界闹得纷纷扬扬,而仙界甚至是整个六界却都还毫不知情,他身为人父,自己的女儿嫁人了自己一无所知,这是天大的讽刺,是对他的嘲笑和轻视。

    “慢着!”一声急促的喊声自众生台下响起。

    众人探头看去,西海龙王身形一展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昊洌,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仙界重地。”司战仙君最先发怒,指着西海龙王骂道。

    西海龙王既然敢率兵攻打仙界,自然是不打算与仙界握手言和的,这一次他闹上仙界无非是想要讨一个说法,一个能够让他满意的说法,只是很显然,现在这个说法并不能够让他满意。

    “西海逆贼,仙界重地岂是容你放肆的地方,今日叫你有命来没命出去。”一名白发苍苍的仙界仙君袖袍一伸,从袖袋里飞出无数个闪着银光的暗器,似漫天星子飞过,很美,也很危险。

    西海龙王冷笑的看着那名老者,神情淡定从容,那些漂亮的银面暗器直直的朝着西海龙王飞来,眼看着就要到了眼前,西海龙王身形快速的闪了起来,那些暗器好似有了灵魂,一直在后面紧追不舍,渐渐的西海龙王的脸色也不大好看了起来,他今日前来并没有带一兵一卒,完全是一个人来的,若是这些仙家都上来插一脚,难保他自己不会有危险。

    “都住手!”最后,天帝的一声令下,那名老者不甘的收回了他的宝贝武器,神情还颇有些愤愤不平。

    天帝冷眼觑他一眼,哼道:“你以为你自己是他的对手?西海龙王当年的战绩放在九重天也是名列前茅的,若不是他让着你一把老骨头,你那宝贝早就被他的西海宝刹给吞的连渣都不剩。”

    一顿话说的那名老者面红耳赤,长长的白色胡须一颤一颤的,看来是被天帝的话气的不轻,可是又无从反驳,西海龙王早些年的战绩的确是六界闻名的。

    “你来做什么?就不怕朕下令杀了你外面的那三十万海族士兵?”天帝的脸色也不好看,语气更是带着分明是怒火。

    西海龙王身子落下,稳稳地站在众生台上,和一大群仙家对峙着,一边是一大群仙界修为上乘的仙家,一边是人单影只法力高强的西海龙王,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优劣差别。

    “本王来自然是想知道仙界是怎么惩罚这个女人的,不过现在看来,本王不得不怀疑,你们是在包庇她。”西海龙王冷冽的目光扫向跪在地上一身狼狈的挽姜,眼底没有半丝怜惜。

    “龙王此话怎讲?”站在仙家里面的随璟走出来,面含浅淡笑意,眼底冷冰冰:“众生台素来功过分明,龙王这是怀疑众生台还是怀疑我们所有人?”

    众仙家不善的目光丝毫没有影响到西海龙王,他淡淡一笑不予理会,发白的鬓角染的是岁月的痕迹,慢慢的走到挽姜面前,西海龙王声音冷的像东极天的冰川雪池:“五公主,如果有一天,你心爱的人死了,你会不会给他报仇?”

    挽姜抬头,视线撞上西海龙王冷冰冰的目光,微微愣了半晌:“会。”

    冷风呜咽,凄凄簌簌滚落天边卷云,西海龙王满意的一笑,嘴角微勾:“不错,五公主是个聪明人,本王也是这样觉得,为了所爱之人,不顾一切哪怕是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自己放在心里百般呵护的人,怎么能容许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怎么能不亲自为她报仇。”

    微微的俯下身子,西海龙王直视眼神有些茫然的挽姜,声音轻的随时都会随风而去。

    “五公主,因为你,本王的熙儿死了,本王和五公主想的一样呢,决定给熙儿报仇。”在挽姜错愕的目光下慢慢的直起身子,西海龙王心情愉悦的一笑,冷肃的面容添了几缕俊逸:“五公主,你害死了熙儿,所以,你该死!”

    他要亲眼看着这个害死熙儿的女人死无葬身之地,西海龙王慢慢的抬起头看了一眼仙泽无穷的天空,眼神缱倦柔软,熙儿,等本王给你报了仇就来陪你,你不要害怕乖乖的站在那里等本王,本王不会丢下你一个人,我们说好的要生生世世在一起的。

    看了一眼脸色苍白摇头否认的挽姜,西海龙王浑不在意的转身看向天帝身后的苍穹,朗声念道:“仙界五公主,天生反骨遗祸仙界,造成天玑柱塌四海浩劫,八荒地陷灾祸连连,四海八荒生灵涂炭哀灵四起,恳请众生台主持公道还四海八荒一个公道,让所有逝去的无辜英灵得以安息。”

    西海龙王话音一落,众生台上顿时陷入了诡异恐怖的寂静中,除了一脸阴沉的天帝,所有人都是一脸骇然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挽姜,眼中满是震惊和惊吓,挽姜看着眼前的众人,只觉得脑海中轰的一声炸开,再无声响。

    “陛下,天玑柱倒塌真的是因为五公主?”

    文书仙君艰难的开口,声音带着一丝发颤,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了。

    天帝的脸上早已经是乌云密布,他紧紧地盯着西海龙王,声音沉冷:“你是如何得知这件事的?”

    一句问话,所有人都明白了,西海龙王说的,都是真的。

    五公主挽姜,是仙界天生反骨之人。

    西海龙王冷笑:“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天帝想瞒也未必瞒得住。本王怎么知道那是本王自己的事,天帝还是好好想一想该怎么处置这个仙界祸害吧。”
推荐阅读: 都市奇缘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村长的艳福生活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青春性事:一个八零后的情欲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