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祈回入凤辇
    岁月如流,华光溢彩的故事也终会有黯然失色的一天,命运似刀,百转千回的爱恋也总会有无力承载的一刻,无论是哪一种,都注定要滚落心血碾碎情骨,饮着天地不容的苦情酒,悲狂的笑着天道的捉弄,只是那眼角越淌越多的泪,是不舍还是后悔?早已无人能看懂...

    凤辇很宽敞,四周飘着红色的帘幕,层层的包裹住里面那风华绝代的身姿,挽姜坐在凤辇里面的四方花梨木漆金软榻上,红帕下一双潋滟清澈的眼睛无神的盯着自己搭在腿上的手,脸上的神情早已经麻木至面无表情。

    外面依旧是仙乐声声传入耳,隔着层层的帘幕,外面的人根本看不清凤辇里面的人,他们没有随璟的命令也不能擅自掀开帘幕,立在凤辇四周的八名仙侍每人手上捧着一篮绯红的牡丹花瓣,一路笑着将花瓣撒下去,一行人一路走过来就像是下了一场漫天的花雨。

    不过这一切的热闹都与凤辇里的人儿无关,挽姜丝毫不关心外面是如何的热闹喜庆,凤辇里安静异常,静的能听见风呜呜的啸过,吹的大红的裙摆也跟着轻微的拂动。

    一道隐晦的轻响声自身后的帘幕处传来,渐渐的朝着挽姜靠近过来,挽姜正在出神之际,眼前兀地一片亮堂,红帕幡然落地。

    “...小五”

    挽姜抬头看去,双眸不掩半分惊色,怔愣的看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祈回,榻边的红烛燃着,映着眼前的人儿面容清丽雅约,眉目间是淡淡地悲伤。

    看着挽姜,祈回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像是猛的放松了下来,身子一晃朝着挽姜旁边的软榻上猝然倒去,一双腿半跪于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声轻响,双手正用力的撑着榻沿,额角冷汗涔涔。

    挽姜眼神焦急的看着祈回,目光移向他那双早已残废的双腿,双手紧紧的握起,她很想问她的二哥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她动不了,甚至连开口说话都变成了奢望。

    察觉到挽姜的视线,祈回苍白的脸上扬起一抹安心温暖的笑容,胸口起伏的厉害,声音倒是很平稳:“别怕,小五,二哥没事。”

    挽姜不会知道,祈回为了能赶上凤辇,不惜耗尽了全部的修为灵力注入他早已不能行走的双腿上御风而行,此时此刻,他的身体耗空了灵力,已经是极度的虚弱和衰竭了。

    慢慢的拖着软绵绵的双腿靠在软榻边上,祈回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抬头看向正一瞬不瞬盯着他看的挽姜,笑了:“小五,见到二哥不开心吗?怎么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

    或许是祈回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让他看上去跟常人没什么两样,挽姜听着祈回的打趣扯了扯嘴角,眼里漫出了星星点点的笑意,二哥,见到你小五很开心,真的很开心,见到二哥安然无事,小五也放心了,谢谢二哥为小五做的一切,小五此生能有二哥,是小五的福分。

    二哥,小五不想嫁给那个人,二哥,小五想回家!

    祈回低头,目光移向他苍白的没有血色的手,声音还是那般轻松寻常:“小五,二哥知道你不愿嫁给随璟,二哥也不愿意将自己心爱的小妹交给一个只有野心的人,可是小五,原谅二哥不能帮你,二哥...做错了一件事,二哥也回不去了。”

    “小五,如果有一天...二哥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不会原谅二哥?”祈回抬头,漆黑温和的眼眸定定的看向挽姜,眼底深处藏在难以察觉的苦涩和悲凉。

    挽姜微低着头有些不解的看着祈回,眼神无辜又困惑。看着她的模样,祈回俊颜一展笑了:“小五,若是这一天来临,记得不要原谅二哥,二哥不配得到你的原谅。”

    此话一出,挽姜白皙的面容褪去了所有的红润,她不聪慧也不愚笨,祈回悄悄的出现在这里本就让她觉得怪异,而他说出来的话更是让她觉得无比奇怪,心里陡然升起了强烈的不安和紧张。

    “王上。”外面的仙侍低声行礼的声音透过纱幔传了进来,挽姜和祈回俱是一愣,祈回最先反应过来,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冷意,意念一动地上的红帕重新盖在挽姜的头顶,强撑起身子白光一现消失在软榻边。

    祈回的身影刚刚消失,随璟便掀开幕帘走了进来,二话不说走到挽姜面前挑开她面上的红帕,那方精致的帕子再一次被无情的扔在了地上,挽姜觑了一眼帕子,平静的抬起头看着随璟,不得不说,身穿大红服饰的随璟看上去的确是清隽潇洒卓然伟岸。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对方,都从对方的眼里看不到半点成亲的喜悦和激动,有的只剩下,深不见底的冷漠。

    随璟笑,浑不在意的在挽姜身边坐下,抚了抚挽姜的鬓发,眼里好似情深一片:“挽姜,你看,你最终还是成了本王的人,这是上天注定的,你注定了是我随璟的妻,谁也阻止不了。”

    毫不意外的得到挽姜的一记冷冰冰的眼神,随璟好笑的捏住挽姜的下巴,强硬的将她的头转向自己:“挽姜,当初你可曾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嗯?你若是知道有这么一天,当初就该对本王客气些。”

    他当初亲自上仙界诚心诚意求娶她,结果被她当众戏弄一番,后来更是见他就躲得远远的,他好歹是东海龙太子,位极尊贵哪里受过那般不受尊重的对待,那段日子他住在仙界可谓是他这一生以来终生难忘的一段日子,每日里那些仙家看他的眼神都带着嘲讽和讥笑,他若不是极力忍住没有在仙界滋事,又哪里来的眼前的这番状况。

    思绪一顿,随璟嘴角扬起淡淡嘲讽的笑容,说起来,还得感谢这位小公主有一个好父君,不然他也娶不到她不是么。

    挽姜抿紧唇目光冷冷的看着随璟,眼里的骄傲和不屑清晰明亮,明艳的小脸被四周红粉的帘幕衬的越发动人清丽,看的随璟心情愉悦不少,也忽视了挽姜那让他心头不快的眼神,难得好心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倒出一粒圆白的丹药捏在手中。

    “这是陛下给我的净婆丹的解药,服下两粒即可解除药性,看在公主如此乖巧听话的份上,本王暂且给你吃一粒。”随璟拿着那粒小小的药,眼神带笑的看着挽姜,将那粒药丸喂进挽姜的嘴里。

    “咳...咳咳”挽姜咳嗽了一阵,眼眸似浸过泉水般润泽湿凉,嗓音微微沙哑:“咳,随璟,你若是觉得委屈,大可不必娶我,你如今已经是东海龙王,自是可以娶一个自己心爱的人。”

    随璟收好小瓷瓶,懒懒的往身后的软榻上靠去,目光凝在挽姜的脸上:“委屈?公主说错了,本王一点都不觉得委屈,相反的,本王觉得很开心,难道公主不开心么?”呵,心爱的人,心爱的人又如何,还不是一样会背叛自己转身投向另一个人的怀抱,他早就明白,这世上只有爱自己才会永远不会遭到背叛。

    知道随璟这话是故意激她,挽姜还是怒了:“本公主一点都不开心,我不喜欢你,不...我是讨厌你!”

    这话已经是说的再直白不过,饶是脸皮厚如随璟也变了脸色,他猛然间坐起来翻身一把按倒挽姜,两个人双双陷进柔软温暖的软榻里,浑身不得动弹的挽姜被随璟死死的压在身下,随璟一只手撑在挽姜的耳边,另一只手却放在了挽姜细嫩的脖颈处。

    只听得他幽深的声音响起,带着森森的冷意:“五公主,你最好不要考验我的耐心,你以为事到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且不说这凤辇即将到达东海龙宫,如今四海八荒谁不知道你是我随璟的人,除了我,你以为谁还会要你。”

    脖颈上的手开始用力,挽姜呼吸渐渐的有些吃力,她倔强的瞪着随璟,眼里的光芒比星辰还要亮,随璟眼底的赞赏一闪而过,倒是松开了手上的力道,正巧这时凤辇外传来了仙侍们的惊呼声,随璟一个利落的起身,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挽姜,转过身沉声问道:“出了何事?”

    凤辇外传进来仙侍惊慌失措的声音,带着莫名的恐惧:“回,回王上,魔界的人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魔界?随璟和挽姜都是一愣,不再耽搁,随璟迈开步子就要出去,却在走了两步后折回来将挽姜扶起:“乖乖待在这里,刚才那样的话,本王不希望听到第二遍。”

    随璟掀开帘幕,看向拦在凤辇前面的一行人,有些讶异的挑眉:“不知几位拦住本王的凤辇...有何贵干?”

    云襄手里的鞭子一甩,直指随璟:“把挽姜交给本姑娘,其余人留下。”

    东海的随行重臣见云襄嚣张的样子冷哼一声:“放肆,魔界的人真是无法无天蛮不讲理,五公主是我们东海的王后,岂有交给你的道理。”

    “呵...”云襄气笑了,眉目染上薄薄的杀气,目光凌厉异常:“东海王后?本姑娘今儿个就告诉你,哪怕是仙界的天后,本姑娘也要定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