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双栖雪螟蝶
    浮生万卷,卷卷沾染红尘墨,笔笔述出相思意,相思入笔情入骨,搀起多少往事揉进画中,朱砂难描台砚重重,终归是,一程风雨一程殊途,天涯不及咫尺路,道尽人间万般苦。

    绥真惨白着一张脸从前面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打断了文书仙君和玉方上神的对话,抖着唇惊惶的看着眼前的众人:“父,父君,我,我...祈回...”

    “何事?”天帝皱眉,眼里闪过一丝不悦。

    “父君,祈回不见了。我找遍了九重天也没有找到他。”绥真捏着自己的裙摆,声音颤抖的说道。

    “多派些人去找,他身子未愈不可能离开仙界。”天帝沉声,看了眼面色平淡的玉方上神,思绪转了转终是问道:“上神,小儿的情劫已破,那神界的谛言石上是不是...”如果情劫破,谛言石上就会再无祈回的名字,他问这话只是想确定这一点罢了。

    “嗯?情劫?”玉方打断天帝的话,始终淡然无波的脸上出现一丝迟疑:“陛下说的是二皇子祈回的情劫?”

    “正是。”

    “呵...”玉方白衣拂风,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抬起头看着疑惑不解的众人,声音清和的响起:“情劫乃天道之劫,岂会如此轻易的就破了,本神下界之时方查看了一番谛言石,陛下,本神确定,二皇子的情劫并没有破除。”

    什么?没有破除,众人惊愕的看着神色淡然的玉方上神,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上神,二皇子之前明明已经跳了十殿地狱,情劫为何还没有破除?”折澜星君刚毅的脸严肃无比,声音也有些难以置信。

    十殿地狱,往往是有去无回,祈回能够捡回一条命已是几世修来的福气,怎么会还没有破除那个情劫,众人早以为祈回的情劫已除,现在来一个上神告诉他们祈回的情劫压根没有破除,他们心里的震惊丝毫不亚于当初得知祈回有情劫这一件事情。

    玉方上神闻言也是微微皱眉,他看向折澜星君声音温和的问道:“十殿地狱确有破除情劫的作用,本神倒是没想到二皇子有如此勇气胆识,只不过,若是去十殿地狱破除情劫,必须是受情劫的两个人一起跳,否则,情劫还是破除不了的。二皇子当日跳的时候,另一个人应该是没有跳下去才对。”

    什么是晴天霹雳,除了玉方上神,在场的所有人无疑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连向来沉稳冷静的天帝在听完玉方上神的话后都恍惚不已,舞邪尘惊的双目圆睁,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什...什么意思,难道雨秋暝不是祈回的情劫,祈回的情劫另有其人?!”

    怎么会怎样,他们所有人从一开始就弄错了人,上天真的是跟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我知道是谁!我知道!”尖锐的声音不禁让众人侧目,绥真身子抖个不停,红唇也失了血色,她呼吸急促的看着众人,双手微微发抖,从自己的袖中拿出一副半卷的画卷,她目光死死的看着那副画像,眼神说不出的惊恐:“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肯定是她,父君。”

    天帝沉着脸伸手接过画,众人视线又齐齐的望向天帝,只见天帝原本只是有些阴沉的脸色,在看到画后一瞬间沉的能滴出水了,一股汹涌澎湃的怒气威压迅速的朝四面八方扩散,南天门所有的牡丹花瞬间全部化作齑粉烟消云散,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眼前人影一闪,天帝一手掐着绥真的脖子将她慢慢的提起来,手上青筋凸起。

    “陛下!”众人惊呼。

    “父...父君,孩儿说的...是真的,这画是...是我从祈回寝殿里的暗...暗室中发现的。”绥真一张脸涨的通红,双脚不停的在半空中乱踢,脸色渐渐的开始泛出紫色。

    玉方上神捡起地上的画轴,狭长的眼眸微微一挑,原来竟是...真是让人始料未及。

    折澜星君和文书仙君看着绥真气息渐渐弱了下去,慌忙跪下去劝道:“陛下手下留情。”

    天帝浑身散发的怒气委实太过于恐怖,折澜星君他们也不由得提起一颗心看着绥真,心里是万分不解,怎么只是看了一幅画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到底是什么画竟有这么大的能耐,看天帝此时的眼神,那样子分明是想置绥真于死地啊。

    “陛下三思!”舞邪尘虽是有些不喜欢这个仙界大公主,但是让他眼睁睁的看着天帝掐死他的女儿,他的心脏还没有那么强大。而且这件事要是传到了四海八荒免不得又要掀起一阵风浪。

    终于,天帝慢慢的松开手,绥真虚脱的跌倒在地,捂着自己淤青红紫的脖子一阵剧烈的咳嗽,眼泪都咳了出来,天帝冷冷的看着她,声音冷寒:“说,怎么回事?若是胆敢有半点欺瞒,朕亲自动手取你性命。”

    天帝的话无疑让众人又是一番惊吓,方才惊吓已经够多了,所以此刻他们虽然震惊,面上还是一副沉稳的样子,玉方握起那幅画背在身后,目光清凌凌的看着绥真,一副完全置身事外的样子。

    “咳咳,父君,我今天早晨无意间发现祈回寝殿里有一间暗室,咳,看着祈回昏迷在床上我一时好奇就进去了,谁知道,谁知里面竟然全是挽姜的画像,整整一间房挂满了画,我当时很是震惊,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突然间脑袋一痛...咳,等我醒来,就发现祈回不见了,父君,孩儿若是有半句假话,必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父君,那件暗室里的画像都还在,你大可以去看,孩儿没有说谎。”

    绥真的嗓音粗嘎难听,似被沙砾磨过一般,带着涩涩的沙哑,她神情痛苦不堪的坐在地方,捂住脖子的同时拉着天帝的衣袍,脖颈的疼痛甚至让她没有办法抬起头来,所以她断断续续的说着,没有看到因为她的一番话,而彻底惊呆了的折澜星君和舞邪尘他们。

    舞邪尘踉跄的后退了半步,看着同样面如土色的折澜星君和文书仙君,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天的骇然和震惧。

    怎么...会是这样...

    “陛下,现在还是尽快找到二皇子比较好。”玉方上神淡淡的看了眼回不了神的众人,好心的开口提醒了一句。

    天帝回神,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绥真,苍老的眼里不经意的闪过疲惫,点点头吩咐道:“折澜,调令三万仙兵,哪怕是将九重天翻过来,也要给朕找到祈回!”

    “何须如此麻烦,费时又费力。”玉方的话让天帝一愣,正准备离开的折澜星君也不由得站住,回头不解的看着他。

    天帝眼中光华一闪,嘴角牵了牵还是没能够成功,这件事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惊天的打击,只听得天帝朝着玉方温和的说道:“如此,有劳上神了。”

    他们都忘了,这一位是神界的上神,神若是想找一个人,不过须臾间。

    在几个人专注的注视下,玉方不疾不徐的将那幅画交给天帝,并不理会天帝脸上的复杂神色,手腕翩然一转,一只冰雪般的蝴蝶端然出现在玉方的手掌心,正一阖一动的扇着美丽洁莹的翅膀,随着翅膀的动作,无数粒晶莹的冰粒细末纷纷的从翅膀上落下来,纷纷扬扬的好似一场雪花盛景。

    “这是神界的双栖雪螟蝶,跟着他自会找到想找的人。”玉方微微一笑,薄唇微动对着蝴蝶念了一句,双栖雪螟蝶收到命令后振翅飞起,纤巧的身子灵活的朝着南天门外飞去。

    众人默,舞邪尘看着那只越飞越远的蝴蝶,苍白的脸直接失了最后一分血色,他慢慢的吸口气,压下心里的惊涛骇浪,苦笑的回过头看着天帝:“陛下,我和折澜他们去吧,仙界现在...还需要陛下主持大局。”

    天帝手中的那幅画被他狠狠的握紧,脸色很是难看,他悠悠的望向双栖雪螟蝶飞远的方向,怒气再一次的不可遏止的往外冒,竟是直接否决了舞邪尘的建议。

    “无妨,朕倒要看看,这个逆子究竟想要做什么!”天帝看向折澜星君,眼神冷冽如刀:“立刻调遣三万仙兵随朕出发。”

    折澜星君看着天帝阴沉的可怖的面容,终是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俯了俯身领旨办事去了。

    天帝怒哼一声,目光冷然的看向前方,眼里没有一丝温度,宽大的袖袍一展,已是快速的朝双栖雪螟蝶的方向飞去。

    舞邪尘和文书仙君对视,看着玉方上神也慢悠悠的跟了上去,两个人无声的对视一眼,纷纷起身跟上。

    只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前一刻他们还在庆祝九重天上的喜事,下一刻就心惊胆颤的跟随天帝去追那早已走远的东海凤辇,舞邪尘看着仙云浩渺无边无尽的苍穹,唇角幽幽的溢出一声叹息。

    这婚事,怕是要毁了。

    嘴里轻诀微动,舞邪尘面前立刻多了一只千音鸟,低眉附着千音鸟薄唇一张一合的开启,千音鸟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转身快速的朝另一个方向飞快的飞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