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良辰美景时
    “哥哥!哥哥!”云襄站在云伴月外面,看着眼前虚无的一片急的不行,可是她再怎么声嘶力竭的喊,云里都没有出现。

    四大护法面面相觑,二护法看着心急如焚的云襄,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小主子,少主一时半会应该出不来,您...是魔界出了什么事吗?”

    云襄虽是一贯脾气有些大,但是心底不坏,爱憎分明更是勇敢无畏,魔界的人倒也不是怕她,云襄身份尊贵,又是火爆脾气,他们平时都愿意让着她,偶尔被打一顿也都不会和一个小姑娘计较什么。只是现在,在二护法问完了之后云襄竟然没有半点怒火,只是焦急无比的看着云伴月,脚下不停地走来走去。

    俗话说,反常即是妖。云襄现在的举动,显然是太过于反常了。

    “小主子,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吧,你这样的让我们几个的心都悬起来了。”七护法苦着一张脸看着云襄,其他几个人都点点头。

    云襄顿住脚步,一把揪起十护法的衣领,漂亮的大眼睛怒火熊熊的燃烧着:“杏花,我哥呢,他怎么还不出来?”

    十护法艰难的吞了口唾沫,觉得云襄那眼睛都快将他身上戳出两个火窟窿:“这个,少主不出来定是有他的原因,小主子稍安勿躁哈,稍安勿躁。”

    “我问你我哥他大半个月待在里面到底在干嘛?!他要是不介意自己头上多了顶绿帽子,那他就待在里面好了!”一把扔开十护法,云襄怒气冲冲的就要离开,被八护法眼疾手快的拦住。

    “让开,本姑娘要去揍人。”

    八护法看了一眼众人,皱着眉问道:“小主子,到底怎么回事,什么绿帽子?”

    云襄眯起眼睛,眼角微微有些抽搐:“算了,来不及了,你们三个跟我走,杏花你留下等哥哥,他要是出来了就把这封信交给他,他看过自会明白。”

    将一封皱巴巴的信塞进十护法的怀里,云襄拖着另外三只就走了,留下十护法一个人一头雾水的拿着手里的信,一脸茫然。

    他们家小主子还是这么风风火火的啊。

    东海龙太子亲自来仙界迎娶五公主,当五彩凤辇抵达南天门时,整个仙界便已经听到那层响不绝的仙乐,锣鼓喧天的好不热闹。

    这一日,仙界所有的牡丹花都开了,一朵朵从南天门延伸到整个九重天,牡丹的香气伴着清音美酒,九重天上凡是有点身份地方的都来了,仙界最受宠爱的公主出嫁,他们不来岂不是扫了天帝的面子,况且,连神界的玉方上神都来了,他们为何不来凑这个热闹,如此盛况,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

    僖晟宫早已经坐满了仙界之人,为首是天帝天后,旁边最尊贵的客座上是一脸超然世外的玉方上神,正把玩着手里的杯盏,对于满殿的恭喜道贺声充耳不闻,只顾看着那只小小的杯子,仿佛是什么极为新奇的玩意,让那些原本想借此机会交结上神的仙家们纷纷偃旗息鼓,转而同其他人聊了起来。

    随璟一身利落精致的新郎装扮出现在大殿门前,叫本是极为喧闹的大殿一瞬间没了声音,众人都含笑看着这个丰神俊朗的英俊男子,随璟长得俊俏,如今喜事当前,更加显得俊朗非凡身子挺拓,只见他撂起衣摆朝着主座上的天帝天后郎朗一跪:“儿臣拜见父君、母后,祝父君母后福寿安康,寿与天齐。”

    “起罢。”天后面上也是客气高兴的笑容,天帝虽是没说话,众人不难看出此刻天帝的脸色也是带着些许笑意的。

    看着随璟起身,天帝目光沉越的扫向一旁伺候的仙侍,仙侍会意颔首转身进入内殿,不一会儿,坐了有些时辰的仙界众人们才终于见到了今日盛宴的主角,仙界备受宠爱的五公主,挽姜。

    被四个仙侍扶着走出来的挽姜披着一方精美绝伦的红帕,上面的金线凤凰与大红衣袍上的凤凰如出一辙,瞬间闪进众人的眼,众人面上含笑,心里却不免一阵唏嘘,当初六公主衡宛出嫁时,无论是新娘身上穿的嫁衣还是整个排场,显然是都不如眼前这一位的。

    仙界五公主誉宠九重天,当真是万众无一。

    “小五,从今日之后,你便是东海日后的王后,切莫再要如以前那般耍小性子了,随璟是你的夫婿,以后你们两个要和和睦睦的打理东海,不用辜负了本宫和你父君的一片苦心。”天后走下来,看着披着红帕看不见面容的挽姜,声音无比的温柔慈爱。

    东海老龙王已逝,如今东海又是与仙界联姻,之前随璟回来东海便已经继承了东海龙王之位,这样也算是没有委屈了挽姜。

    “母后放心,儿臣定会好好照顾挽姜,不让她受半点委屈。”随璟挥退一边的仙侍,亲自抬手温柔的搀扶着挽姜,侧首凝视挽姜的视线也是端的温情脉脉,让仙界一群人甚是满意。

    天帝颔首,沉声的说道:“你有这个心就好,小五是朕的女儿,你要是敢欺负了她,朕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下面端坐着的人一阵哄笑,文书仙君摇着折扇笑着打趣:“陛下您大可放心,给龙王十个胆子他也不会欺负咱们的五公主的,别的不说,五公主容颜倾城无双仙姿清越,哪有人下得了狠心欺负咱们五公主啊,只怕是宠着都来不及啊,大伙说是不是?”

    底下的人闻言都是笑着应是,天帝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笑意,摆了摆手说道:“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随璟点头,殿外此时响起了三声锣鼓敲击声,司药仙君笑道:“龙王赶紧让五公主上凤辇吧,锣声一敲,该入辇了。”

    不再多说,随璟直接扶着挽姜走出去,天帝天后以及玉方上神也走下殿,众臣起身纷纷跟在后面朝外走去,舞邪尘和折澜星君落在后面,待与众人拉出些距离时,舞邪尘方低声问道:“星君,帝君呢?”他从昨儿起就没有见到过帝无湮,今天是他唯一的徒儿出嫁的日子,他没有来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啊。

    折澜星君一张脸上并没有什么笑容,也没有注意到舞邪尘,反而是紧皱着眉若有所思的盯着挽姜的背影,他总感觉哪里不大对劲。舞邪尘一梗,顺着折澜星君的目光看过去,不由得好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哎,我说,折澜你这样盯着我的弟媳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啊。”

    听到舞邪尘欠揍的声音,折澜星君脸色一沉,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大步朝前迈去,但是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舞邪尘:“你刚才跟我说什么?”

    “我说,咱们的八荒之主跑哪去了,这么重要的日子他怎么可以缺席。”舞邪尘白了他一眼说道。

    折澜一愣,低下头想了半天,才抬起头一本正经的说道:“昨天帝君好像有些喝多了,我瞧见他坐在四皇子殿门口那棵枕树下喝了一整晚的酒,现在,应该是醉的不省人事了吧。”

    “什么!他是不是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啊,喝酒也不能挑这个时候啊,不行不行,我去给他醒醒酒去。”舞邪尘跳脚,二话不说就要往殿门口走,被折澜星君一把拉住。

    “算了,今日不止是帝君没来,二皇子四皇子还有大公主他们几个都没有过来,五公主马上就要离开了,你现在去应该也来不及的,咱们出去送送五公主吧。”折澜星君叹口气,负手朝外面走去。

    舞邪尘低下头,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也是跟着折澜星君走了出去。祈回没来还可以理解,毕竟天帝那一掌下手不轻,这会还没有醒过来,绥真可能是在照顾祈回,至于堇宋和帝无湮为什么没来,唉,舞邪尘头疼的拍拍脑袋,算了,他哪里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来。

    众人都聚集在南天门,望着那顶璀璨的凤辇,天后笑道:“时辰不早了,随璟,小五被本宫和她父君宠坏了,你多担待些。”

    随璟看了一眼自始自终一言不发的挽姜,笑着颔首:“母后放心,挽姜值得世上最好的宠爱,随璟定护她一生。”

    “去吧。”天后笑着点点头,眼里闪出了盈盈泪花,上前抱了抱沉默站着的挽姜,轻声的说道。

    所有人都是笑着道贺,笑着道别,没有人发现,那嫁衣如火的宽大袖摆之下,掐的冒出鲜血的双手,以及那红帕下的娇颜上,一脸滚烫的泪水。

    凤辇慢悠悠的晃出了众人的视线,留下的一帮仙界重臣被天后带回去喝喜宴,南天门只剩下天帝冥王折澜星君文书仙君以及最重要的玉方上神。

    玉方上神目光悠远的看着渐行渐远直至消失的一群人,视线转向天帝:“玉方在仙界叨扰多日,今日即以看到公主出嫁,玉方也该回神界了。”

    “上神难得下界一次,何不游玩一番再回去。”文书仙君摇着折扇一脸笑意的说道。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