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衡宛诉凄凄
    “小挽,待你出嫁那日便可见到天后,这两日暂且好好休息。”帝无湮温和的说道。

    “帝君真是一片苦心啊,明明是母后不想见她才不愿意来看她,帝君何必隐瞒。”不知何时绥真竟然也来了,身边还带着近日以来一直郁郁寡欢的衡宛。

    “...五姐”衡宛看了一眼被锁在思过崖上面的挽姜,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

    帝无湮一向淡漠平静的脸上多了几分讥讽,他目光冷冷的看着下面洋洋得意的绥真,沉稳温和的嗓音似有千斤重鼎:“大公主说笑了,天后素来疼爱小挽,如今不过是忙着筹备婚礼所需物品来不了,况且...天帝早已下旨,除了本君,任何人不得踏入思过崖,大公主若是想来试一试思过崖的惩罚,本君可以帮这个忙。”

    “不,不是,帝君不要怪罪大姐,是我要大姐带我来的,我只是想来看看五姐。”衡宛挡在绥真前面,看着手里已经凝聚起灵力的帝无湮颤着声音说道。

    铁索发出细微的响声,帝无湮回头,看见挽姜朝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终是一言不发的收回灵力,傲然甩袖凌空而立,那淡漠冰冷的目光却是一直盯着下面的两个人。

    挽姜看着眼眶红红的衡宛,歪头问道:“你看上去怎么憔悴许多,发生了什么事?”

    她不知道衡宛早已经回了仙界,自是也不得知衡宛和拂霑之前发生过的事情,只是看着衡宛那苍白消瘦的容颜,出于关心问了一句,谁知竟让衡宛当即掉落眼泪,一双红红的眼睛有些幽怨的看着挽姜,咬着唇就是不说话。

    “五姐,拂霑他不要我了。”良久,衡宛才压抑着哭泣声低低的回了一句,声音凄凄戚戚,比崖谷的仙风还要多几分哀怨缠绵与道不尽的凄凉。

    挽姜张口哑然,对于这个消息有些难以接受,她侧头看了看帝无湮,帝无湮察觉到挽姜的目光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朝她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衡宛的话,拂霑和衡宛的事情早已经是闹得仙界人尽皆知,由于四海八荒的事情挡在前面,倒是没有多少人去关注罢了,连天帝天后都是一副懒得多管的样子,底下的仙界大臣自是也不愿意惹事上身。

    “怎么会这样?”挽姜吃惊的瞪大眼睛,心里悠悠的叹了口气,这就是当初抉择的结果么?如今看来更像是一场笑话。

    绥真看着哭哭啼啼的衡宛眉眼间闪过一丝不耐,她今天本来是打算去瀚陵宫看看昏迷不醒的祈回,哪知衡宛非要她带她来思过崖,如今人已经带到了,绥真理了理被风吹乱的秀发,鼻子一哼转身就走了,她本就与挽姜相看两厌,帝无湮在这里她来不过是自讨没趣。

    绥真离开,帝无湮也从上面飞了下来往崖外走去,只是在经过衡宛面前时,声音淡淡地丢下一句:“六公主,慎言。”

    他在警告衡宛不要将拂霑那些事说给挽姜听,衡宛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帝无湮话里的意思,看着帝无湮刚毅冷漠的侧脸愣愣的点点头,心里却是愈发的委屈起来,为什么所有人都只关心五姐的感受,她的感受又有谁在乎过?!

    出了思过崖,迎面直接撞上来一个人,帝无湮利落的闪身躲开某个不带眼睛出门的家伙,伸手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尘。

    “呃,原来是帝君啊,好久不见,呵呵。”舞邪尘有些尴尬的收住步子,脸色僵僵的笑着。

    帝无湮眼眸一闪:“出了什么事?”

    舞邪尘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他痛苦的揉了揉额角:“仙界最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怎么接二连三的都挤一块去了,天帝让我过来带挽姜去僖晟宫,说是,明天就出嫁。”

    舞邪尘觉得自己真是倒霉,每次来仙界都遇不到什么好事,他今日不过是来仙界带回吃了葬忧果的雨秋暝,谁知刚踏上九重天,就被拉去了凌霄宫,然后,就来到这里了。

    帝无湮脸上的神色又是一变,白皙俊美的容颜在暖当当的日头下呈现出微微的惨白,不过是还剩几天的时间,为何又要提前了?

    “西海叛离仙界了,天帝想尽早解决东海的事情好专心对付西海。”舞邪尘一想起这件事就一个头两个大,好端端的西海怎么说叛变就叛变,看着帝无湮抿紧唇的样子,舞邪尘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正好,天帝正要召你过去,我去找挽姜。”

    说完舞邪尘身形一闪进了思过崖,留下帝无湮一个人怔愣的站在那里,只见他微低着头,叫人看不清脸上的神情,只是那浑身散发出的寒气,让人不禁心生怯意不敢靠近。

    挽姜看到舞邪尘时还没有来得及和他说上一句话,就被舞邪尘袖子里挥出的药粉弄的昏迷过去,意识彻底失去之前,挽姜咬牙切齿的想着,舞邪尘你这个卑鄙小人,有种和她光明正大的打一场,暗算算什么英雄好汉!

    念诀解开思过崖的铁索,挽姜身子软软的倒下来,舞邪尘小心的接住,看着怀里沉睡的容颜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挽姜,好好睡一觉吧,睡醒了,事情也该结束了。”

    药粉是来之前天帝让司药仙君给他的,看着天帝那喜怒莫辩的神情,舞邪尘只好奉命行事。

    衡宛错愕的看着舞邪尘眨眼间解开铁索便要抱着挽姜离开,几步跑过去拦在他面前:“冥王殿下这是要做什么?你要带我五姐去哪里?”

    舞邪尘挑眉,似笑非笑的说道:“六公主,本王现在赶时间,你确定你拦着我耽误时辰你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她自然担不起!衡宛放下手臂,拧着眉看着舞邪尘怀中的挽姜:“我自是拦不住冥王殿下的,只是不知道到底冥王殿下到底要做什么?”

    “成亲!”舞邪尘懒得再说废话,紫色华服在空中划过一道亮影,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僖晟宫里那一大帮人还等着他呢,他可没工夫在这里跟这个小公主耍嘴皮子。

    衡宛心里一惊,连忙跟着跑了出来,却发现舞邪尘走的太快,她根本找不到他去了哪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衡宛跺跺脚,转身朝着天后的凤鸾宫跑去。

    僖晟宫果然热闹,舞邪尘抱着挽姜进来时,不仅天帝天后在,大公主折澜星君一干仙界重臣他们也在,甚至于,连前一日方醒过来的雨秋暝都在。

    帅气的挑了挑眉,唇角缓缓的上扬,这般兴师动众的模样,挽姜这傻妞出嫁的排场可真是大啊。

    “来了。赶紧开始吧。”天帝放下手里的茶盏站起身,走到舞邪尘面前接过昏睡的挽姜,后面一大群女人连忙蜂拥而上,半掺半扶着挽姜进了内殿。

    文书仙君看了一眼脸色尤其难看的帝无湮一眼,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陛下,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五公主迟早是要嫁给龙太子的,要是因为西海的事情提前日期,倒显得是我们胆怯了。”

    众人一阵沉默,文书仙君说的不无道理,西海刚开始叛乱,仙界就迫不及待的将女儿嫁去东海,里面的深意不言而喻,定会被误解为是害怕西海打上仙界,想拉拢东海的势力与之对抗。

    天后走下来目光平静的看着文书仙君,问道:“仙君难道不知西海那三十万海族士兵已经出动?现在将小五嫁去东海,都不一定来得及挡住西海众人,难道仙君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若是有,仙君你大可以说出来,陛下在这里自会给你个结论。”

    一滴冷汗从文书仙君的脑门上淌下来,文书仙君连忙掀袍跪了下去:“微臣不敢,陛下圣明。”

    “父君,可需要孩儿出面让南海出兵?”绥真走到天帝面前,乖巧沉稳的说道。

    天帝摆摆手,目光朝着内殿的方向看了一眼,转身大步朝殿外走去:“罢了,南海此次也是元气大伤,朕已经通知随璟明日率领十万士兵迎亲,到时候那十万士兵加上仙界的兵力,西海想叛乱仙界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众人点头,恭送天帝离开,待天帝走远,天后才转身看着诸位,笑道:“各位先回去歇着吧,养足精神明日也好送我们小五出嫁。”

    折澜星君面色淡淡地拱手:“多谢娘娘,我等告辞。”带着一大群仙界重臣离开了僖晟宫。

    舞邪尘朝着面无表情的雨秋暝使了个眼色,行了个礼也退下了。

    “帝君还有事?”天后娘娘面上含笑的看着沉默的站在角落里如同隐形人的帝无湮,好心的开口问道。

    半晌,帝无湮缓缓的抬起眼眸,目光静如潭水深邃凛冽,他朝天后微微的一点头,径自走了。

    天后娘娘微不可见的皱起保养得宜的秀眉,转瞬间又恢复成一派喜气洋洋,笑着拉着绥真走进了内殿。

    里面那一群仙侍都是资历很老的,对于新娘子出嫁这种事情驾轻就熟,天后她们进去的时候挽姜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已经被梳理好了一头乌黑亮泽的青丝,青丝挽成精致的髻,在头顶形成一个漂亮的凤凰髻,脑后插着琉璃石镶嵌的金玉流苏,正闪着耀眼的光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