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章 桃林识陌年
    清风煮茶,袅袅轻烟攀上绯色婀娜桃花,拈一瓣娇艳,香留指尖,赏一世风雅,笑看浮世繁华。

    挽姜站的双脚发麻,一双映着满园灼灼桃花艳色的水眸清尘无垢,此刻凝着满满的困倦和乏累,她都站在这里三个时辰了,别说一个仙侍,她连一只仙鸟都没有看见。

    回眸看了一眼石桌上已经凉透的清茶,挽姜四下瞅了瞅,索性横下心跑到石凳上小憩片刻,每回天后娘娘罚她都会让她来桃花林思过几个时辰,不过这一次都三个时辰了,竟然还没有仙侍来唤她回去,她想大概是天后娘娘这一次气急了,挽姜端起冷掉的茶欲往嘴里送,她真的是又累又渴。

    结果茶盏到了半路就被人截下,挽姜盯着那双格外好看的修长大手看了半天,然后愣愣的沿着手一路往上看了去。

    “你是谁?”挽姜站起身,疑惑的看着面前姿态出尘的男子,他的身上似凝着千秋万岁的沉寂,浩瀚如烟又深邃似海,这般超然的仙姿她十万年来都没见到过几个。

    玉方上神将手里那盏凉茶放回桌子上,大手轻轻的一挥,一壶冒着轻烟的茶出现在眼前,他没有理会正目光如炬盯着他的挽姜,兀自坐下去给自己和挽姜倒了一杯清茶,然后端起那杯茶朝挽姜虚虚一晃:“先喝茶。”

    挽姜坐下,端起那杯温茶就往嘴里灌去,她都要渴死了,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去管喝相好不好看,解决了口渴的问题,挽姜心满意足放下杯子,抬眸:“茶也喝了,说吧,你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这般气质出尘的人若是仙界的人,她不可能会毫无印象。

    “玉方陌年,你唤我玉方就好。”男子的声音好似陈年酿造的老酒,透着一股岁月沉淀的味道。

    “你刚才说,你是谁?!!”挽姜错愕的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

    她刚才没有听错吧!这个人说他是玉方陌年,六界里唯一一个叫玉方陌年的就是看守神界的玉方上神,她的运气恁是太好了,受个罚都能见到传说中的上神。

    玉方上神见挽姜那副像是见了鬼的表情,没有半点不虞,他依旧是温和的笑着,眉眼始终是波澜不惊的淡然。

    好半天,挽姜僵硬的看了看玉方上神,又扭过头僵硬的看了看桃花林的出口,她在想,她要不要现在马上冲出去,太可怕了,她怎么不知道,上神何时来仙界了。

    “你很怕我?”玉方见挽姜目光飘忽的在他和桃花林出口间徘徊,一双小脚更是悄悄地一点一点的挪向那边,终是忍俊不禁的开口询问道。

    见小动作被识破,挽姜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笑的有些僵硬,眼神倒是难得的诚恳:“没有。那个,上神,方才是我有眼无珠,要是冒犯了您还请你宽宏大量的饶了我这一回,要是被母后知道了我对您不敬,估计我要好几天才能离开桃花林。”

    玉方点点头,见挽姜低着头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好笑道:“都说即将嫁人的姑娘个个都是欢天喜地的待嫁闺中,怎么到你这里我半点喜悦之气都没有感受到呢。”

    嫁人?待嫁闺中?喜悦?

    玉方的话让挽姜着实愣住了,她朝着四周看了看,确定这里只有她和玉方陌年,不由得小手指着自己有些奇怪的说道:“上神这话是...对我说的?”

    玉方高深莫测的觑她一眼,眼底里漾开一层淡微的涟漪:“你不知道?”

    ‘噌’的一下,挽姜从凳子上猛的站起来,精致如画的小脸覆上了一层冷峭的薄霜,她扭头就朝外面走去:“上神,我还有事情,这里景色还不错,上神可以四处看看。”

    话音刚落,人便没了踪影。玉方低下头望着茶叶起伏的杯盏,面色无波无澜,他伸出手慢慢的测算了一下,平静的面容生出一丝波澜,眼底泛起一抹凝重。

    挽姜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凌霄宫,还没有进去,就听见里面吵得不可开交,她步子一滞,可是为时已晚,整个人朝殿门扑了过去,直接的撞开了凌霄宫的殿门。

    众人回头惊讶无比的看着闯进来的挽姜,一头雾水。

    “小五,出去。”天帝端坐在案桌后面,脸色很是黑沉严肃,看着挽姜沉声喝道。

    挽姜站稳身子,目光越过众人直视天帝,红润的嘴唇抿的紧紧地,双手垂在身侧也渐渐的握成了拳头:“父君,你要把我嫁给谁?”

    “五公主,陛下已经颁布仙诏,让您下个月嫁给东海龙太子随璟。”一位仙界的老臣慢吞吞的开口说道。

    虽然心里已经猜测到了一个结果,可是在亲耳听到这个事情后,挽姜发现她还是一瞬间如置冰窖,她有些恍惚的看着眼前众人脸上的笑意,冷不防的被人抓住胳膊,挽姜侧头看过去,嘴角溢出凄凉的笑:“师傅,连你也知道了是不是?”

    帝无湮双眸含着痛楚,却又被他狠狠地压制在眼底,他抓着挽姜的手臂,明明是那样的用力,心里却是那样的无能为力。

    “是。”

    挽姜笑了,眼泪同时大颗的滚落下来,她甩开帝无湮握住她胳膊的手,目光冷然的后退一步:“师傅,我那么相信你,可是连你都骗我,你跟他们一样,你们所有人合起伙来瞒着我!”

    她这段时间没有待在仙界,她不知道仙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知道,她要嫁人了,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她被所有人瞒在鼓里,她最敬爱的师傅也在其中。挽姜擦掉眼泪看着眼前的众人,所有人都一脸冷漠的看着她,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她的不满和痛苦,成了他们眼底的讥讽和嘲笑。

    “父君!”挽姜抬起眼眸看向一言不发的天帝,背脊挺得笔直:“我不会嫁给随璟的,永远不会。”

    天帝没有动怒,他只是看着挽姜,语气平淡极了:“这件事,你没有拒绝的权利,嫁不嫁,不是你说了算的。”

    挽姜难以置信的看着天帝,红润的嘴唇顷刻间变得苍白,那是以往宠她疼她的父君,可是她父君现在逼她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人,眼前的父君,陌生的让她心悸。

    “为什么?父君,小五不想嫁,小五不要嫁给那个人。”挽姜跑到天帝的案桌前,她凄凄惶惶的看着天帝,没有注意到周围此起彼伏响起的一阵抽气声。

    天帝面色也是一怔,他站起来绕过案桌走到挽姜面前,目光如炬:“你脚上戴着什么?”

    “什么?”挽姜愣住,茫然的顺着天帝的目光移到自己露出鞋尖的脚上,心底一惊将脚收回裙底,有些慌张的解释道:“没,没什么。是我自己系了两只小铃铛在脚上,听着好玩罢了。”

    话虽如此,她的心在那一刻还是不可抑止的强烈跳动起来,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陌上铃是云里的,她一定要护好它。

    在场的人沉默的看着天帝,天帝沉着眼眸看着挽姜,突然间广袖一甩,对着站在殿门外的仙兵喝道:“来人,将五公主关入思过崖,没有朕的许可,谁都不许去看她。”

    “陛下,此事怕是有些不妥,五公主下个月就要...”司药仙君有些踌躇的看着脸色惨白的挽姜,眼里闪过一丝不忍,忍不住战战兢兢的站出来说了一句。

    “...父君...”挽姜恍惚的看着天帝,殿内暖炉燃着,缕缕雅香窜入鼻间,她却浑身冰冷。

    帝无湮皱眉,他看着天帝,眼里闪过晦暗不明的神色,声音寡淡的开口道:“陛下,或许这中间有...”

    “不要说了,朕的女儿朕自己清楚,帝君不必一昧包庇纵容她。”天帝打断帝无湮的话,神情已是深深的不悦,却是对着挽姜:“看来是朕将你宠坏了,宠的无法无天正邪不分,宠的不知善恶无视天条,朕问你,你可知错?!”

    挽姜双腿‘噗通’一声跪在坚硬冰冷的大理石地上,头重重的磕在光滑冰冷的地上,声音似寒风萧瑟:“父君,小五知错。这件事和师傅无关,和所有人都无关,是我一个人的错,小五愿意去思过崖,小五接受惩罚。”

    仙兵进来将跪在地上的挽姜带走,待陌上铃那清脆仙缈的铃声彻底消失在门外,天帝望着一干沉默的人说道:“诸位可有法子拿掉小五脚上的陌上铃?”

    方才那位老者撸着花白的大胡子说道:“陛下,五公主脚上的陌上铃应该还没有炼化,如若派修为仙力深厚的仙家去将其炼化,自是可以拿掉陌上铃。只是...”老者忧心忡忡的叹口气:“一旦炼化,若是将来陌上铃被魔界之人夺了去,岂不是方便了他们找到渡魂箫,到时候...唉。”

    老者的话引起了殿内细纷热烈的讨论,众人皆三五成群的议论起来,话里话外无不是对这件事的看法,霎时间众说纷纭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

    天帝咳嗽一声,殿内立刻变得安静,走回案桌后坐下,天帝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沧桑:“陌上铃现在必须要炼化,等拿到陌上铃朕自会妥善保管,魔界的人想从朕这里拿到陌上铃没那么容易。这件事就交给无湮去处理,在小五与随璟成亲那日之前,务必取下她脚上的陌上铃。”

    一阵冗久的沉默,殿内的气氛再次诡异起来,久久的,众人才听到帝无湮寡淡至极的声音,带着凛冽的冬雪料峭的寒气。

    “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