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同心傀儡术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红妆半染,青丝半挽,明眸半醉,笑意半含,只愿与君相守相伴。

    云里红袍倾覆下的大手牵着风缦曦的小手,另一只手扶在她的腰际,两个人慢慢的穿过大殿中间,接受四座传来的恭喜道贺声,面目含笑的朝着前面走去,风缦曦珠帘遮挡下的娇容,透着道不尽的娇羞与动人。

    良辰吉时,红烛高摆,曼音渐起,歌舞助兴。

    妖界拜天地的习俗,是朝着主座上的长辈行三个俯身大礼,然后新郎新娘再互相一拜,即是礼成,与人间成亲的习俗有着大同小异之处。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云里扶着风缦曦缓缓地上前,唇边噙着浅笑,目光温和平静,眼底缱绻柔情,两个人在风雾面前站定,然后,缓慢庄重的俯下身子,朝着风雾一拜。

    众人纷纷鼓掌起喝,有的甚至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眼神迷糊的看着那红装倾华的两个人,举着酒壶一脸傻呵呵的笑意。

    云里唇角的笑意扩大,身子再次朝前俯去,一旁风缦曦脸上的珠帘随着微微俯身的动作发出轻微的叮叮当当的脆响声。

    “慢着!”

    突然的一声娇喝,打断了正在行礼的两个人,云里的身子微微的一怔,随后慢慢的站直身体,转过身朝着殿门外望去。

    众人被这一声吓得酒醒了大半,纷纷的朝外面看去。

    云襄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大殿内的人们,眼里惶惶的都是震惊,她一瞬不瞬的看着殿中那个红衣的男子,她的哥哥,脑袋里一片空白。

    云里目光温和的看着云襄,似乎丝毫没看见云襄眼底的吃惊和惊悚,他朝云襄微微一笑,随即把目光移向了云襄身边的两个人,眸子里闪现一缕疑惑。

    在云襄旁边的,是怀衣上仙和帝无湮,还有挽姜的侍女辞荆以及陌容容。

    “哥哥,你这是...做什么?”云襄向前跨了一步,扫了一眼四周的几大妖王,看着云里不确定的询问道。

    云里轻轻一笑,语气温和:“你不是一直希望缦曦做你的嫂嫂吗?哥哥完成你的心愿。”

    云襄抿着唇摇摇头,目光瞥了一眼脸色有些难看的风缦曦:“哥哥,你的婚姻大事岂能如此草率决定,父尊如今还不知道这件事,你为何...”云襄顿了顿,放低了声音:“我虽是一直希望你娶缦曦姐,可我不希望是以这种方式,才短短几天而已,怎么会差了这么多?哥哥你之前分明是不愿意的,你可是有什么苦衷?”

    “云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你以为是我逼迫你哥哥不成?”风缦曦猛的掀开挡在脸上的珠帘,漂亮的星眸里簇起点点怒火。

    “缦曦姐你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大对,哥哥向来做事沉稳有度,这次的事情太过突然,不像是...”云襄为难的看着风缦曦,有些支吾。

    她想说,这件事里里外外透着古怪,她不过是离开了一两天,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哥哥怎么会一声不吭的就娶缦曦姐呢,他之前明明是不喜欢缦曦姐的,可是现在,云襄望着云里,他看缦曦姐的眼神分明是透着爱意。

    “咳咳。”殿门外的四个人也走了进来,帝无湮面色淡淡的扫了一眼云里,朝着主座上的风雾拱手道:“今夜叨扰蛇王,万分抱歉,吾等只是来找一个人,不知道蛇王有没有见到。”

    风雾颔首:“不知帝君要在本王的妖界找何人?”目光不动神色的扫了一眼其他的三个人。

    帝无湮目光清冷的扫向在场的所有人,声音沉沉的响起:“不知各位是否见到仙界五公主挽姜,她也在你们妖界。”

    众人一个抖擞,忙摇头否认,风雾皱眉:“五公主来了妖界,为何本王毫不知情,是不是帝君弄错了?”

    帝无湮沉默,怀衣走上前,对着风雾微微点头:“如此,告辞。”

    “等等。”

    云襄出声,制止了怀衣和帝无湮走向殿外的步子,她走上前看着怀衣,皱眉道:“你们可以走,这个女的留下。”

    怀衣看着云襄指着辞荆的手,目光淡淡:“理由。”

    “我要她手里那盏莲花灯。”云襄冷哼一声。

    辞荆后退一步,躲到陌容容的身后,看着云襄摇摇头说道:“我不会给你的,这是公主让我带过来的,没有她的允许,我谁都不给。”

    这时,一直盯着云里的帝无湮突然淡淡的出声,声音清冷透着沉威:“西钥少主,小挽呢?”

    云里淡笑:“帝君要找她,问我做什么,她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一句话,叫所有人都沉默的看着他,陌容容和云襄皆是一脸吃惊,帝无湮眼里闪过一丝冷芒,怀衣目光深邃的看了云里一眼,没有开口。

    这样的云里,显然不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人,他好像,全然忘记了挽姜。

    辞荆气愤不过,站出来冲着云里怒道:“云里公子,我家公主来妖界都是为了你,她还特意让千音鸟传信给我让我带着莲花灯来妖界救你,你怎可说这样的话,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救你。”

    面对辞荆的一番指责,云里只是淡淡的抬了下眼皮,无动于衷。

    “好一个薄情寡义的人,容容今日算是开了眼界。”陌容容冷笑,她不过是碰巧遇见了帝无湮他们,自己又刚好要来妖界查一些事情,便顺路过来看看,没想到竟是这样一出好戏。

    事情的发展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陌容容的话甫一说完,众人只见一阵刺眼夺目的金光闪起,忙抬起袖子遮住了眼睛,待再次睁开时,惊悚无比的看着,云里的腰腹位置上,插着那把威风凛凛的轩辕剑。

    风缦曦惊的睚眦欲裂,瞪着帝无湮的眼睛变得通红似血,手指捏的泛白。

    “哥哥!”云襄一声惊呼,众人皆难以置信的看着云里,诡异的安静。

    云里慢慢的低下头,看着自己已经透明的大半个身子,抬起头朝着风缦曦无奈的一笑:“郡主,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便陡然化作了一缕白烟,消散了。

    一切都在瞬息间发生,从那把剑刺入云里身体,到现在的灰飞烟灭,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快的让人措手不及。

    怀衣走上前,目光了然:“原来是同心傀儡术。”

    在座的众人大惊失色。

    “噗”风缦曦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染透了艳丽无双的嫁衣,连连倒退了好几步,面色哪里还有半分红润。

    同心傀儡术是一个人用自己的元神为引,祭以几百年的修为,用幻术幻化出一个傀儡,这个傀儡只会听自己主人的话,但是不具备之前的任何记忆,而且傀儡的寿命最多只有一个月,寻常人都不会愿意用这种禁术,百年修为换一个三十天寿命的傀儡,没有记忆法术任人摆布对主人唯命是从,而且一旦这个傀儡在一个月内被旁人杀害,主人会受到反噬损伤。

    百害而无一利。

    众人沉默的看着风缦曦,也就是说,轩辕剑刺入那个傀儡的伤,一大半过渡到了风缦曦身上。

    四大妖王看着眼前混乱的局面,心惊肉跳面面相觑,狼王公祭朝着风雾说道:“蛇王,我等还有事要赶回去处理,先行告辞。”

    风雾面色铁青的看着四大妖王走出去,冷哼一声,不过是赶着去魔尊那里告状罢了,理由说的冠冕堂皇,一群老狐狸!!

    “缦曦姐,你这是何苦?”云襄望着风缦曦,脸色复杂。

    帝无湮收回轩辕剑,目光失了温度:“风缦曦,小挽在哪里?”

    风缦曦捂着腰腹痛苦的喘息,眼里的痛色越积越多,口里不断往外溢着血,滴滴答答的落在逶迤在地的红裙上,姣好的五官痛苦的扭曲在一起,却凄厉的大笑起来:“你们为何偏偏要今晚来,为何要打断我和他的拜堂,你们知不知道,我做梦都想嫁给他,可是你们连一个梦都不让我实现。”

    “缦曦姐,那个傀儡并不是我哥哥啊,你怎么这么傻。”云襄跑过去扶住风缦曦,有些不忍的责怪道。

    风缦曦不理会云襄,直直的望着帝无湮,唇边扬着冷笑:“你想找到那个贱人,我告诉你,想都别想,等着给她收尸吧。”

    她千辛万苦得来的幸福毁于一旦,既然她得不到幸福,别人也休想,她不好过,其他人都别好过。

    帝无湮眼光一寒,似严冬冰霜,锐利的杀气直逼风缦曦,风雾身形一移,挡在了风缦曦面前,苍老的脸上一片肃穆冷凝,眼里的阴毒狠辣尤其渗人:“各位如果还没有闹够,那本王来陪你们玩玩,你们来扰了本王小女的好事,就这么离开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吧。”

    “我家公主到底在哪里?你们胆敢伤害仙界公主,胆子未免太大了些。”辞荆眼眶红红的跑上前,忿忿的望着风缦曦。

    “她死了。”风缦曦站在风雾的身后,扫了眼帝无湮,视线对上辞荆,笑容狠毒的说道。

    “你再说一遍,谁死了?”

    殿外突如其来的清幽冷声,恰似寒梅在寂夜突绽,惊起满园微尘。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