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鬼蜮门地狱
    当千音鸟带着云里的口信来时,挽姜愣了半天,云里让她在进入冥界的鬼蜮之门等他,挽姜抬头看了看,她再有三个时辰就能到那里,只是,他是特意来找她的吗?想起来她也有半年没有见到云里和戒香了,心里也是有些想云...香香的。

    夜幕临合,鬼蜮之门四周漆黑的石柱上燃起了篝火,远远望过去像是一排排闪烁的星星,给这阴森诡异的地方添了一些烟火生气。

    “吼吼。”小僵尸眼尖的瞧见自天上落下的挽姜,当下咧开嘴朝着挽姜奔跑了过去,一双红眼珠子在篝火的照耀下泛着妖异的暗红流光。

    云里转过身,双手负立于身后,换下了平素穿惯了的素雅洁净白衣,一身黑衣华服衬的他面如冠玉身如植松,傲然天成的尊贵之气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挽姜很丢人的直接看傻了眼。

    “看够了?”

    耳边传来云里戏谑的声音,挽姜一个激灵回过神,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回道:“谁看你了,真不要脸。”

    “本公子知道自己魅力出众无人能敌,放心大胆的看吧,本公子不收你的钱,想看多久看多久。”云里一袭黑衣站在那里,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挽姜只能看见他那双魅惑倾城的双眼,在暗夜中似流淌着一汪柔情的深涧。

    “你来找我是要说废话的么?”挽姜翻了个白眼,一脸不善的问道。世间再没有比他更无耻的人了,脸皮厚的刀枪不入。

    “香香说他想娘亲了,我带他来看看他那个不负责任的娘亲。”云里眼里堆着深深笑意,骨节修长的手指了指一旁瘪着嘴的小僵尸戒香。

    挽姜回头看着小僵尸,见他一脸不开心的看着自己,想着自己一落地只顾望着云里那个妖孽,倒是忽略了他,也难怪他会觉得委屈,心下有些惭愧。

    “香香,娘亲最喜欢你了,你有没有乖乖的听话啊?”挽姜走到小僵尸面前,笑着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询问道。

    “吼。”小僵尸闻言乐不可支的点点头,一脸得意鼻孔朝天的朝云里哼了哼,伸手从衣衫里掏出一把花一股脑的塞进挽姜的怀里,笑的分外...得瑟。

    挽姜低头觑着手里那把皱巴巴的看不出本来面貌的花,默了一默,抬起头看着小僵尸无比认真的夸赞道:“很漂亮,这是我收到过的最美的花,美的惊天动地鬼哭狼嚎,娘亲甚是欣慰。”

    头顶不期然挨了一记爆栗,云里轻飘飘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读书读傻了吗?怎么智商沦落到和香香一样了,不会用成语就不要用,我又不会嫌弃你书读的少。”

    “......”挽姜气郁的瞪着云里,心里暗诽,佛祖说做人要宽容,要大度,要慈悲为怀,不能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她不和他一般见识,她是个肚子里能撑起百艘龙舟的好姑娘。

    这时,鬼蜮之门突然从里面打开,厚沉漆黑的大门发出一阵刺耳嘶哑的摩擦声,似年久失修的城门,在经年后被人推开时迎面扑来的腐朽沉沦的气息,阴森中泛着冷寒,幽幽冥火从门里烟雾熏天里一路蜿蜒而出,顺着地上细细的沟槽一直伸到了前方的阴阳桥边。

    “亥时鬼蜮之门就会打开,一个时辰后会再次阖上,云里,你还有事要说吗?”挽姜侧头望了一眼鬼蜮之门,回过头看着云里轻声的问道。

    云里走近她,抬手将她发髻上方才弄歪的郁冬花发簪扶正,目光清和温润:“你去冥界做什么?”

    “舞邪尘传信让我来一趟,或许是有什么事吧。”挽姜回头瞄了一眼小僵尸,见他蹲在那里玩冥火玩的不亦乐乎,立马迅速的将那捧皱巴巴丑兮兮的花塞进云里宽大的袖袍里,担心它会掉出来,还特意拎起袖子抖了抖让它滚到了最里面。

    云里:“......”

    见云里黑着一张脸看着自己,挽姜颇为好心的拍了拍他的胳膊安慰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自古女子有红袖添香一说,你虽是男子,也可试一回黑袖添香嘛,这个创意可不是人人都能想的出来的哟,你要好好珍惜啊,莫要辜负了我一番心意。”

    云里眼神凉凉的觑了她一眼,似笑非笑:“你倒是会活学活用,只是脑袋里装的尽是些歪主意。”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鼓鼓囊囊的袖摆,嗤笑道:“你的心意未免太过敷衍,拿我种的花来搪塞我,亏你做得出来。”

    “什么,你还会种花?”挽姜一脸惊奇的看着云里,扒拉着他另一个空荡荡的袖摆轻轻的晃着:“你的喜好委实怪异了些,我原以为只有闺阁女子才爱那些个玩意儿,没想到,唉,是我孤陋寡闻了。”话毕还颇为沉重的叹息一声,无奈的点了点头。

    “你再说一遍试试。”云里凉飕飕轻飘飘的语气传过来,眼神锐利异常,虽是那般轻描淡写,挽姜却是立即撒腿朝身后的鬼蜮之门跑了去,她如今可算是知道的,这个家伙每次生气前都是这个样子,越是云淡风轻,越是怒意深深。

    眼看着挽姜就要跑进鬼蜮之门,云里站在那里淡淡的看着那个灵动的身影,轻轻的启唇:“明日,我会去妖界。”

    一句话,顿时叫挽姜驻了足,她猛的转过身朝云里跑去,一把拉住他的衣袖:“你不带我去了?我们当初明明说好要...”

    “我在妖界等你。”云里打断挽姜的话,低头看着她脸上的急切的神色,伸手握住她有些微凉的小手,声音似四月清冷绵细的夜雨:“我先送香香回魔界,再去妖界的炽辛城等你。”

    闻言,挽姜松了口气,嗔怒的瞪他一眼,想伸手捶打他的胸膛,赫然发现自己的手被他紧紧地握住,温热的大掌温暖干燥包裹住她柔软细腻的小手,温度透着肌肤传入她的身体里,引起心脏一阵紧缩的颤栗,试着抽了抽手发现抽不出来,漂亮的眸子瞬间瞪得极大,语无伦次的说道:“你,你...我...那个...你...手...”

    云里表情淡淡的看着她白皙的脸颊一点点的变成绯红,看着她清澈无垢的眼里闪过慌乱和无措,眼里的笑意愈发深浓:“照顾好自己,不要受伤,我等你。”说完径自放开手,走到小僵尸那边拎起他转身一瞬间没了身影。

    挽姜错愕的看着自己的手,上面仿佛还残留着云里的余温,再抬眼时发现早已没了那两个人的身影,一个人对着黑漆漆的夜空发了会呆,适才提起脚步浑浑噩噩的朝鬼蜮之门走了去。

    幽冥司斐羽接到通传赶过来时,挽姜正朝着三川途走去,见到斐羽完全没有半点反应,直直的走了过去,口中还在喃喃自语:“我一定是在做梦,对,在做梦。不是真的,他怎么会,不,不会的。”

    幽冥司大人那双秀挺的眉微微一皱,奇怪的看了一眼挽姜烧红绯艳的脸颊,快步走到她身边温声喊道:“五公主,您这是要去哪?”

    “啊?你说什么?”挽姜目光呆滞的侧头看向斐羽,魂不守舍的问道。

    斐羽瞅着挽姜一副三魂犹在七魄全无的样子,叹口气摇摇头无奈的说道:“五公主,你再这么走下去就该过奈何桥了。”

    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可以走神走到这个境界的人,真是厉害,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挽姜抬头看了一眼前方,果然是那座阴气浓重乌木沉石砌成的奈何桥,不由得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忙转移话题:“咳,那个斐羽大人,你们冥王殿下呢?

    斐羽微微一笑,眼里划过一道冷芒:“冥王殿下觉得冥界无聊,跑去人间华州找怀衣上仙喝酒去了。”

    那个不务正业只会斗鸡遛马的冥王,丢了一堆厚厚的案文给他,他这几日没日没夜的在看那些奏折,连一杯茶水都没空喝,这还得感谢他们那个伟大英明的冥王殿下。

    “呃...”挽姜眨眨眼,心里一阵无语,竟然叫她来又自己一个人跑出去,看来是闲得慌想找她玩,害她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舞邪尘你真是好样的。

    “五公主是找冥王有事?”

    挽姜摆摆手,笑的客气温婉:“斐羽大人你去忙吧,既然冥王不在,我去三川途看看我二哥,一会儿就走。”

    “公..."

    “大人,大人,不好了,出大事了。”

    斐羽正准备说话,被急急忙忙慌不择路跑来的冥界士兵打断,斐羽皱起眉,一脸严肃的询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那个冥兵苦着一张惨白惨白的脸,身子不可抑止的颤抖,声音还犹自带着惊恐和畏惧,:“禀大人,看守三川途的仙界二皇子他,他...”

    “我二哥怎么了?”挽姜一听顿时心里一紧,脸色也急速的苍白了下去,她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那个冥兵抬手看了挽姜一眼,又看向幽冥司斐羽,支支吾吾的说道:“二,二皇子他,他跳了十殿地狱。”

    “十殿地狱!”挽姜和斐羽同时惊呼一声,挽姜难以置信的后退一步,和斐羽对视一眼,两个人立刻朝着十殿地狱奔了过去。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