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章 浮生伴花盏
    天际的云霞渐没,映着五分红晕打在冷艳清绝的冰花上,染了迷离流漪的红尘。

    挽姜捧着从路边摘来的两朵冰花,笑呵呵的走在东极天广袤无垠的冰天雪地里,飘落的雪花轻轻的落在了她浓密的睫毛,镀了一层霜白,宛如遗落凡间的冰雪精灵,透着灵动活泼的美。

    “小挽,莫要再往前跑了,那边路滑。”帝无湮轻轻的拉住挽姜的胳膊,望着她温雅清润的笑道,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始终是上扬的弧度。

    “师傅,我四哥呢?”挽姜这时发现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堇宋没了身影,疑惑的四下看了看,到处是一望无际的白,压根没瞧见人影。

    帝无湮把挽姜手里的冰花拿了出来,黑玉般的眼里划过点点柔色:“阿宋方才回了微澜殿,小挽走了这么久累不累?可要回去休息?”

    挽姜鼻子红红的摇摇头,她如今早已经功力深厚不再惧怕寒冷,见到这漫天雪景一时起了玩心拉着堇宋和帝无湮出来,心里暗暗地鄙视了一番堇宋,走两步就嫌累,哪有那么矜贵,竟然偷偷摸摸的回去了,太不厚道了些。

    “一直没问,小挽来东极天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帝无湮伸手变出一件白狐狸的披风,动作轻柔的搭在挽姜肩上,修长干净的手替她系好了绳带。

    挽姜叹口气,目光期期艾艾的看着帝无湮,拉着帝无湮的衣袖诉苦:“师傅你不知道,父君他想让我嫁给那个东海的太子,我不愿意,被那个龙太子烦得头疼的紧,就偷偷跑出来了。”她觉得自己现在有家不能回的状况委实有些惨,憋屈成她这样的放眼六界也没几个。

    闻言,帝无湮那温和的笑颜出现一道细微狭小的裂痕,似镜花水月般转瞬即逝,眼里闪过一丝震惊和惶然,他低下头,一瞬不瞬的看着挽姜的眼睛:“小挽不愿意嫁给他吗?”

    “嗯。”挽姜点点头,无奈的叹口气:“虽是不愿,但如今已经是闹得四海八荒都知晓了此事,他们全然是把我当作了太子的妃来看待,师傅,你觉不觉得他们很过分啊?”

    帝无湮看着她那双灵动清澈的双眼,看着她眼里的懊恼和点点怒意,眼里恢复沉静淡然,半晌,他缓缓的抬起手,拂去挽姜头顶的雪花,声音轻薄如羽却字字清晰:“小挽,你比任何人都好,不值得为了不相干的人委屈自己,若你不愿嫁,谁也勉强不了你,我帝无湮的徒弟,轮不到他们来指手画脚。”

    心里的感动如潮水漫延开来,挽姜抬头看着帝无湮,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她眼前飘过,她看着那双泉水浸润的墨玉般的深黑眼眸,吸了吸鼻子,然后,伸出胳膊一把抱住了帝无湮。

    “师傅,谢谢你。”

    帝无湮整个人猛的僵住,眼里划过一丝愕然和微不可见的慌乱,鼻息间萦绕着挽姜身上郁冬花的清雅香气,腰际被一双柔软的手臂紧紧地环住,帝无湮怔愣的缓缓低下头,看着怀里那颗小小的脑袋,胳膊垂在身侧,大手慢慢的握紧,张了张口没了言语。

    挽姜小脸闷在帝无湮的怀里,半晌听不见帝无湮的声音,不由得奇怪的抬起头看着帝无湮:“师...”

    话还没说完,一只温热的大掌按住她的后脑微微用力将她带回怀里,帝无湮轻轻的声音自头顶传了下来:“小挽无需跟师傅客气,永远都不需要。”

    “咳...咳咳。”一道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此刻温馨的一刻,挽姜推开帝无湮望了过去。

    堇宋一脸尴尬的拿着一壶酒站在那里,白皙的俊脸镀上一层红云,他不过是回去拿了一壶酒,这两人怎么就抱到一起去了,有这么冷吗?

    “浮生半日欢!”挽姜眼睛一亮,欢快的蹦达到堇宋身边,抢过那壶酒立马跳的老远,笑的眉眼明媚如春。

    帝无湮缓缓地垂下手臂,精致的眉眼漫出暖暖的笑意,觑了一眼一旁神色怪异呆愣愣的堇宋,朝着挽姜走了过去。

    “都回去吧,天色不早了。”帝无湮清润好听的声音透过飞舞的雪花传来,带着一股淡淡地愉悦笑意。

    “好。”挽姜莞尔一笑,抱着酒壶跟在帝无湮后面朝前走去,留在堇宋一个人站在冰天雪地里彻底凌乱了。

    当天色完全的黑了下来,夜幕悄然登上了云端,光华闪烁的星子爬满了整个天穹,人界华州城一年一度的上元节开始了。

    喧嚣热闹的集市上,呈现着繁华欣荣之景,到处张贴着红色喜庆的灯笼和花案,长长的街道被暖红色的灯火映亮,华州城护城河上的画舫里琴瑟笙歌妙音天成,碧清平静的水面上漂浮着一盏盏精致独特的花灯,那是未出阁的女子寄出的缱绻情思,盼望着流向心上人那里。

    云襄脸上戴着一个活泼可爱的老虎面具,遮住了大半张妍丽娇俏的脸,左手拿着一盏流光溢彩的莲花灯,右手拿着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糖人,眼睛四处游荡着,眼里闪烁着兴奋好奇的色彩。

    “哎哎,凤临止,你看看这个镯子,是不是很好看?”云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小贩摊子上一只雕花玉镯,用唯一空闲的脚踢了踢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男子。

    怀衣戴着一副半面的狐狸面具,一身藏青绣着雅白色兰花的干净长袍被风吹的衣角飞扬,鼻梁高挺,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墨发在身后随风飞舞,好一个遗世独立的翩翩公子,气度不凡优雅从容的漫步于嘈杂的街上,却给人一种时间在此刻静止的奇妙感觉。

    周围的妙龄女子不时朝他递来含情脉脉欲语还休的眼神,不胜娇羞的脸颊染上绯红,羞羞怯怯的跑上来将手里亲手编织的花环塞到怀衣怀里,然后一跺脚跑个没影。

    见无人理睬她,云襄气鼓鼓的回过头看着怀衣,将脸上的面具一把摘了下来,露出了面具下娇艳美丽的容颜:“凤临止,你怎么跟一根木头似的,不,木头都比你有趣的多。”

    怀衣目光移向她,沉寂的眼里映着她愤怒生气的脸:“玩够了就回去吧。”说完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了过去。

    云襄一口气半天没提上来,气呼呼的瞪着怀衣的背影,她当初在青余山闹得鸡飞狗跳,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终于见到他,如今她涎皮赖脸的跟着他来到华州城,已经好几个月了,她一定要让他同意让她进怀衣阁看看,不然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这个榆木脑袋,当真是半分情面不讲。

    几步快跑到怀衣面前,云襄扬起眉望着怀衣怀里一堆的花环笑的冷然:“哟,凤临止,看不出来啊,行情不错呢,这么多小姑娘都把你看作心仪的意中人,心里有没有觉得很过瘾啊。”

    怀衣淡然的注视着云襄,薄唇轻启:“西钥姑娘,你还要跟着我到什么时候?”他自半年前回了趟青余山,再次来华州城俨然是多了个包袱,他真的不明白,她为何一直纠缠不休不愿放弃。

    “跟到你愿意让我进怀衣阁为止。”云襄仰起骄傲的小脸,朝着怀衣笑的一脸得意。

    怀衣无奈的叹口气,寻了个角落丢掉手里一堆的花环,望着云襄认真的说道:“西钥姑娘,世间千万事,贫不足羞,贱不足恶,老不足叹,死不足悲,唯执念足弃,你心中一直想进怀衣阁,可是进去了又能怎么样?你不愿意接受的,不过是我拒绝了你这件事罢了,你素来心高气傲惯了,常人忤逆你不得,在我这里吃了亏,便想方设法风想要讨回来,说到底,是你放不下心中的执念。”

    云襄第一次听到怀衣对她说了这么冗长的一段话,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红唇微张愣愣的看着眼前清隽出尘的男子。

    “你...”云襄皱眉,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怀衣,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

    “西钥姑娘,你还是回去吧,仙魔不两立,我虽不管这些事,但我终究是一个仙。”怀衣说完,再次迈开步子朝前走去。瘦削挺拔的身子与云襄擦肩而过,眉眼淡定从容,依旧是那个云淡风轻的怀衣上仙。

    云襄回过身,看着越走越远的怀衣,眼神寂寂,红唇咬紧,袖中的素手握成拳,在他心里,怕是对她早有芥蒂,如今挑破了说,该是不堪忍受她的烦扰和聒噪,厌烦了吧。

    幽幽的迈开步子朝着长街的另一边走了去,她今晚精挑细选买了个莲花灯盏,丢了多可惜,第一次来人间,既然赶上了上元节,不放一回花灯她岂不是白来一趟,就算是,就算没有人陪她一起放,她也要放,一个人,照样可以玩的很开心,她才不需要人陪着呢。

    护城河边聚集了许许多多女子,或是相约结伴而来,或是和夫君相携而至,笑闹欢呼声此起彼伏,云襄寻了个比较偏僻人少的地方,望着自己手中灯火跳跃的花盏发呆,她写的花笺是祈求平安的,叠成小小的一个塞在花盏里,愿她爱的人一世顺遂。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