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情花泣血珠
    折澜星君看着挽姜,不苟言笑的脸显得有些冷硬不近人情,语气倒是很温和:“公主,前几日东海龙太子带着厚礼拜见天帝和天后,意在求娶你做东海太子妃,天帝让我们来找你回去共同商议此事。”

    舞邪尘在边上点点头插了一句:“这件事我也是听临止说的,他的消息素来灵通,挽姜啊,那东海龙太子还是我的结义兄弟,你好好考虑啊。”

    挽姜面无表情的看着舞邪尘,眼里寒光点点:“你知道这件事?”

    “对啊!”舞邪尘不解点点头,疑惑道:“有什么不对吗?”

    “呵呵”挽姜牙齿磨得霍霍响:“你知道这件事竟然不跟我说,舞邪尘,冥王殿下,你的义气是被香香吃了么。”

    “谁说我不够义气的,我告诉西钥狐狸了啊,我怎么知道他没跟你说啊。”舞邪尘颇为理直气壮的把罪责推到一言不发的云里身上。

    云里冷峻墨色的眼睛缓缓的对上挽姜探寻的视线,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墨云涌动的眼里是挽姜无法看懂的情绪,让她的心突然微微一窒,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心口处弥散开来。

    “你想嫁给那个人么?”

    云里轻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挽姜回过神,望着云里摇了摇头,她并不想嫁,她都不认识那个人。

    “不愿嫁,就不嫁。”云里面上扬起淡淡的浅笑,伸手轻轻的摸了摸挽姜的头。

    挽姜突然觉得鼻子一酸,眼睛有些酸疼,她此刻突然好想扑到云里的怀里去,因为他那简简单单六个字,触动了她心里那最柔软的地方,还是第一次有人会问她愿不愿意,不愿意就不要勉强自己,四百年前天后娘娘让她嫁给拂霑,没有问过她心里是不是愿意,如今又是…

    挽姜藏在袖子下的手悄悄地握紧,她弯起湿润润的眼睛朝云里笑了笑:“好。”

    “公主!”折澜星君忍了忍还是忍不住皱着眉开口说道:“我们之前是在玄鸟那里得知你在华州情花冢,只是公主,你怎么会私自和魔界中人在一起?”

    又是那只大嘴巴的臭鸟,怎么只会给她惹事,回去她一定要好好的教会它懂得什么是沉默是金。

    不待挽姜开口,文书仙君一把拉过折澜星君,朝挽姜咧开嘴笑的无比真诚随和:“公主哪里会和魔界的人在一起,公主分明是和冥王殿下在一起不小心遇到了魔界少主啊,哈哈。”

    众人默,心里都明白文书这是为了替挽姜洗脱嫌疑,外面有一大群的天兵看守,若是把今日之事传到了九重天上面,挽姜定是少不了要被责罚的。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兵刃相撞的激烈打斗声,折澜最先反应过来,大掌一挥扫开挡在面前的数不清的情花,身子凌空飞了出去。

    “我去看看。”文书仙君紧随其后也跟了上去。

    挽姜看着两个人迅速消失,目光不期然掠向云里时陡然一惊,急喝道:“云里小心。”

    云里眼神一敛,长臂捞过挽姜身形快速朝前面移去,舞邪尘望向云里的身后也是大吃一惊,嫌弃的嚷嚷道:“这花也太恶心了吧。”

    情花冢里的情花竟是悄无声息的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雪白洁净的花朵全部变成了血红的淌着血的妖花,还散发着阵阵难闻的恶臭,那红的发黑的血源源不断的从枝头那朵硕大的花里流淌出来,流的满地都是,所到之处皆是被血液腐烂的面目全非,仔细的看会发现那一堆堆的腥臭的血里还爬满了恶心的虫子,正一点点的蠕动着往前爬。

    的确很恶心,挽姜被云里揽在身前,望着大片的血迹慢慢的扩延开来,胃里一阵翻涌。

    一双干净温暖的手适时的覆上她的眼睛,云里那清冽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呼吸的温热:“闭上眼睛。”

    她莞尔一笑,没说什么,乖乖的闭上眼睛。

    三个人径直出了情花冢,正好瞧见折澜星君文书仙君以及…怀衣上仙。

    “临止,你怎么来了?”舞邪尘惊讶的看着怀衣上仙,他不是在华州皇宫里吗?

    闻言,挽姜睁开眼睛看了过去,果不其然在一群天兵中间看到了风姿卓绝一袭白衣的怀衣上仙,唔,怀衣上仙穿白衣还是很好看的。目光又悄悄地转回去看着云里,云里穿其他颜色的衣服会不会也很好看呢?

    怀衣上仙抬起头看着挽姜三人,目光带着洞彻万事的豁然,微微一笑道:“我是来带她回去。”

    三个人顺着怀衣上仙手指的的方向看了过去,才发现被天兵团团围住的不是怀衣上仙,而是一名女子,一名…断臂女子。

    方才是这名女子慌不择路的往这边冲了过来,天兵们为了拦住她和她打了起来,现在捂着心口坐在地上微微的喘着气,手里是艳红的鲜血,顺着苍白的手蜿蜿蜒蜒的流了下来。

    “陌容容!”舞邪尘一看就怒了,走到那名女子身边,居高临下的说道:“你又跑出来做什么?还不死心是不是。”

    地上的紫衣女子一直低着头,听到舞邪尘的话后慢慢的抬起脸来,是一张格外秀气白皙的小脸,眼睛里带着一股不服输的倔强和固执:“我绝不离开华州,你们可以把我抓走,但是我不会放弃,我迟早会再次回来。”

    “你!”舞邪尘气的咬牙,面色铁青的瞪着女子,陌容容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邪尘,既然来了,我把她交给你,青余山出了点状况,我要赶回去一趟。”怀衣上仙看着舞邪尘,眉目从容,声音温和清雅。

    “临止,你那青余山能出什么状况,一座山而已,还能让人搬走了不成?”舞邪尘一脸奇怪的看着怀衣上仙,青余山作为一座赫赫有名的仙山,有着几百万年的历史,能出什么事啊,要说是他那怀衣阁弟子出了问题,那他更不相信了,现在怀衣阁内的弟子都已经下山去了各州皇城王宫辅佐那些帝王,怀衣阁里根本没有人。

    凤临止听到舞邪尘的话,目光慢慢的移到了云里脸上,众人不解的看着凤临止,难不成这件事还和魔界少主有什么关系么?

    云里看着凤临止默深无痕的眼睛,狭长邃亮的眼里快速的划过一道暗芒芒,嘴角微微的扬起,那丫头又去青余山捣乱了。

    “小事罢了,各位,怀衣先告辞了。”凤临止朝着众人微微俯身的作了一揖,儒雅温和的转身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文书仙君打开桃花扇摇了摇,好奇的看着陌容容问道:“冥王,这个鲛人你要带回冥界?”

    舞邪尘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文书仙君,眼神跟刀子似的:“岂敢,这可是本王给书书你找的娘子,君子不夺人所爱,还是书书你带回去比较好。”

    “扑哧”挽姜捂着嘴笑的肚子疼,九重天的人都知道,文书仙君每回碰上冥王殿下,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定能硝烟四起火花四溅。

    舞邪尘是打心眼里对这个九重天上只会搔首弄姿的仙君没什么好印象,一点男人的样子都没有,还喜欢涂脂抹粉,就差真正的把自个整成女的了。

    “舞邪尘,老子好好的跟你说话呢,你懂不懂什么叫尊重人啊!”文书仙君气急败坏的把手里的桃花扇朝舞邪尘砸了过去,俊秀的一张脸涨的通红。

    折澜丝毫不理会两个白痴,默默地走到陌容容身边,眯着眼睛打量了她好半天,他总感觉,这张脸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可一时又怎么都想不起来,皱着眉头在那里独自思忖着。

    “呸,尊重你?你是人么?”舞邪尘眼神挑衅的看着文书仙君,脸上挂着十分欠揍的笑容。

    “你才不是人。”文书仙君怒道。

    “当然,我是冥王,怎么可能是人。”舞邪尘耸肩,笑的一脸无辜。

    挽姜和云里在旁边看着两个人就这么吵着,眼看着双方就要动起手来,挽姜忙拉住舞邪尘和文书仙君,眨着眼睛真诚的看着他们两个说道:“舞邪尘,风度风度。文书仙君,息怒息怒。”

    舞邪尘闻言煞有其事的点点头,拍拍挽姜的肩膀说道:“放心,本王是不会和这小肚鸡肠的人计较的。”

    “小肚鸡肠说谁?”文书仙君觑着他眼神凶恶的问道。

    “说你呢。”舞邪尘浑不在意的回嘴道。转瞬反应过来之后,瞪着眼睛骂道:“文书你忒卑鄙无耻了。”一掌招呼了过去,两个人还是打了起来。

    云里挽姜:“……”唉,这两人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此时的情花冢已经全然没了刚开始的繁丽盛状,大片大片的花朵开始腐烂溃成一滩水,说话间已经变成了一汪黑血沼泽,再没有原先那种看不到尽头的壮观场景。

    情花不同于寻常的花,这些花吸收了痴情女子死后哀怨缠绵的情意,绽放着最美的样子,却是容不得有人进来作乱打扰,一旦触发这些情花醒过来,便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烈性子,宁肯化作一滩污水也不愿存在于世。

    “云里,陌上铃在不在这里?”挽姜头疼的看着舞邪尘和文书仙君,转过脸望着云里声音轻轻的问道。

    云里看着她,伸手将她耳边的碎发拨到耳后,慢慢的摇了摇头:“归矣灯出现时情花冢里并没有反应,归矣灯也很平静,陌上铃不在这里。”

    “陌容容,鹿宜是你什么人?”折澜威沉的话乍然响起,让所有人都停了动作朝他看了过去。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