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邪器
    云里目光坦然随和的看着挽姜,一字一句清楚的说道:“我母后是被天帝亲手所伤,当即魂飞魄散,若不是父尊及时赶到耗尽心血护住母后的最后一丝元神,如今这六界,我母后早就香消玉殒,你可知,你父君那一掌,不仅仅是让人魂飞魄散,更是连轮回之门都无法进入,永生永世的从世间消失。”

    “所以,我那时求我父君借兵攻打魔尊时,他才会不愿意借兵,因为他心中有愧。”挽姜愕然抬头看着他:“云里,你父尊母后是不是和我父君早就认识了?”

    云里冷笑,眼神变得锐利如刀:“岂止是认识那么简单。”

    挽姜默,她心里很乱,大概也猜到了些原因。九重天尊贵无比的天帝,为何会对魔尊退缩再三,或许......

    “你母后需要归矣灯和陌上铃吗?据我所知,这两件东西好像并不能救人。”挽姜看着云雪泊湖边负手而立的云里,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云里看着云海翻腾的湖面,澎湃的灵气在身体四周游荡,他低头,目光变得悠长辽远。

    “你读了那么多书,自诩聪慧伶俐,那我今日考考你,上古邪器有哪些?”

    挽姜在他身后朝他翻了个白眼,她一个十万岁的人在他面前卖弄自己读过的书多,真当她傻啊,不过云里问的这个问题,她的确是知道的。

    “神卷记载,上古邪器共有三件,分别是颂天珠,玄衣玦和渡...”挽姜脑中念头一闪而过,她跑到云里面前,拉住他随风鼓动的衣袍袖子,声音浅浅悦耳:“你要用归矣灯和陌上铃找出渡魂箫救你母后!”

    上古三大邪器里,只有渡魂箫有重聚三魂七魄,引渡天地孤魂的能力,兰夭夭魂飞魄散,魂魄散于四海八荒,要想救她醒过来,这世间,只有渡魂箫能做到。而想要找出渡魂箫的下落,只有先得到归矣灯和陌上铃,两者缺一不可,因为这三样器物,在上古时期本就是一起的,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的主人。

    “公主。”云雪泊入口处传来辞荆的声音,她说:“四皇子殿下来了,现在正在邑清宫里等你。”

    四哥?挽姜不解,她四哥性子最是活泼闲不住,时常四处游玩,九重天里时常寻不到他的影子,就连拂霑和衡宛的婚礼他都没有来参加。她和堇宋年纪相仿,却是一个喜静,一个爱闹,天差地别。

    但是现在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堇宋这个节骨眼来佛陀天,云里还在这里,她要怎么解释,她一个仙界公主,私自和一个魔界少主见面?

    就在挽姜急的满头大汗的时候,云里靠在一旁一人高的假石上悠闲无比的闭眼假寐。挽姜一记不善的眼神甩过去,云里闭着眼清清凉凉的开口:“去吧,我就在这里。”

    “我四哥最喜欢泡云雪泊圣水湖,你藏在这里,是想被他发现吧。”挽姜牙齿磨得直响,颇有种要把他拆分入肚的感觉。

    云里心中一动,唇角勾起一抹浅笑,面上依旧平稳如初,他已然发觉有陌生气息在渐渐靠近。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说曹操曹操到。

    堇宋的声音霎时在云雪泊外边响起,这回不待云里反应,挽姜有生以来反应最快的一次掐仙诀,朝云里奔了过去。

    “小五,我在邑清宫等你好半天,你在这里做什么,咦,你什么时候养了一只猫?”堇宋一脸好奇的盯着挽姜怀里浑身雪白的猫咪,一口大白牙明晃晃的闪着。

    挽姜:“.......”

    云里:“......”

    额头淌下一滴冷汗,挽姜抱着被她变成一只雪白狸猫的云里腿脚僵硬的走到光滑的矮石上坐下,朝堇宋招了招手喊道:“四哥,过来坐啊。”

    堇宋如今不过十万岁多一些,修为法力上都不及挽姜,自然是察觉不了云里身上的气息,只当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白猫罢了。他眨了眨桃花眼,走过去捏了捏挽姜的脸,笑道:“许久不见,长得越来越好看了,唔,吾家有女初长成啊。”

    趴在挽姜腿上的云里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堇宋,若是堇宋仔细些看,定能发现云里眼中的不屑嘲笑,他算是看出来了,仙界的皇子公主脑子都不大好使。

    挽姜汗颜,嗔怒道:“四哥,叫你平时多读些书你偏不听,老是乱用诗句。”

    堇宋无所谓的耸肩,忍不住手痒的想去摸一把那只雪白狸猫的毛,手刚伸了一半,就见那只原本懒洋洋眯着眼睛的猫突然睁着眼睛冷冷的看着他,那眼神竟叫他心底发凉。

    “小五,你这猫...”

    “啊,四哥,我问你一件事啊。”挽姜急忙打断他,心虚的抚了抚手下柔软的毛发,示意他乖一点,云里眯起眼,故意的往她怀里靠了靠,闻着清雅的郁冬花香,头一歪,睡觉了。

    挽姜手僵住,不敢再乱动,心里哀嚎,他一定是在报复她把他变成了一只猫。

    “什么事?”堇宋一脸笑意的看着她,桃花眼流光溢彩。

    “四哥,你知不知道父君和魔尊之间的事情?”

    堇宋奇怪的扫了一眼挽姜,道:“父君和魔尊曾经是情敌啊,怎么了?”

    “情、情敌?”挽姜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

    “我也是听二哥说的,具体的不清楚。”说到祈回,堇宋眼神一瞬间黯淡了下去,声音也带着涩意。

    “哦。”挽姜点点头:“那我还是去找二哥吧,他知道的应该要多一些。”

    “小五...你二哥,不在九重天。”堇宋艰难的说道,眉眼间笼着一层阴霾,他后来几次去找父君求情,父君都不愿意让祈回回来,这次明明是他惹出来的祸,却是连累二哥受苦,堇宋一想到冥界那个女人,就恨得牙痒痒。

    “二哥不在九重天,那他在哪?对了,上次你和二哥究竟是怎么回事?”

    堇宋犹豫,祈回让他不要告诉挽姜,可是现在九重天众人替祈回求情皆被天帝责罚,小五素来得宠,说不定可以劝说父君让二哥回来,不管怎样,试一试总是好的。

    “四哥?你怎么了?”挽姜疑惑的看着堇宋变化莫测的脸,一头雾水。

    “小五,你二哥被父君贬去了冥界,没有诏令不得回九重天,我们大家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你二哥平时那么疼你,你去求求父君,让他收回诏命好不好?”堇宋抓着挽姜的胳膊,一贯风流不羁的脸上挂着浓浓的担忧。

    “四哥,究竟是怎么回事?”她二哥是他们几个人中最稳重成熟的人,这次怎么会犯下这么严重的错。

    “这件事算起来都怪我。”堇宋拉怂着一张俊脸说道。

    “为何?”

    “唉,我之前去了东海找老龙王喝酒,不知不觉就喝多了,然后,然后...”堇宋憋红了一张俊脸。

    “四哥,你该不会是去招惹了东海八公主了吧?”挽姜心下惶惶的小声揣测道。

    闻言,堇宋立马哭丧着脸点点头,挽姜摇头,那东海八公主是出了名的泼辣刁蛮,长得比男子还要高大魁梧,力大无穷,堇宋本就是高大挺拔的少年,若是站在八公主面前,绝对是娇小的那一个。

    “小五,你听我说,我那天是喝多了,迷迷糊糊就走到了龙宫后面,这,这不是恰巧碰见了那八公主在和一名侍女**嘛,我当时脑子不清醒,若是清醒绝对会立马掉头就走。”可是他偏偏那时候脑袋一热凑了上去,结果可想而知,八公主好事被扰,心情暴躁的不是一点两点,当即抡起大斧追杀堇宋,堇宋一路慌不择路的跑着,酒也吓醒了。

    “调、**?侍、侍女?”挽姜舌头打结的说道,她只知道八公主长得魁梧彪悍了些,倒真的不知道八公主还是个好女色的。

    眯眼睡觉的云里此时不动神色的睁开了墨黑色的眼眸,眼睛淡淡的扫了一眼堇宋,在挽姜腿上翻了个身,打算换个姿势继续睡觉,却突然感觉一双柔软带着沁香的素手覆上他的耳朵,他一怔,抬头看着挽姜。

    挽姜双手捂住云里的耳朵,一脸窘迫的念道:“非礼勿听非礼勿听非礼勿听...”

    堇宋:“......”

    云里:“......”

    “小五你不是吧,他一只狸猫能听懂什么,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堇宋靠在背后的假石上,好笑的看着挽姜。

    云里黑峻峻的眼中划过淡淡笑意,趴在她腿上闭目养神去了。

    “四哥,你接着说啊,后来怎么了?”挽姜一张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了,恼怒的瞪了一眼堇宋。

    后来,堇宋收起玩笑的神色,神色有些愤怒:“我是真的没想到会遇到二哥,他见我被那个疯婆子追,担心我出事也追了上来,我当时只顾逃跑,待回过神时已经到了冥界,小五,你没去过那个地方,阴森森的特别渗人。”

    挽姜点点头,堇宋继续说道:“到底是我大意了,要是早知道那个女子对二哥不安好意,我说什么也会立刻带着二哥离开。”

    只可惜世上的事都无法预料,当时他堪堪躲过那个疯婆子的追杀,心下惶惶暂时不敢离开冥界,没想到这一留,他竟是害惨了他的二哥。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