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劫难三川途
    不同于佛陀天的与世无争风平浪静,九重天现在已经乱成一锅粥。

    “孽障。”天帝抓起案桌上的天印砸向跪在地上的祈回,祈回不闪不躲,硬生生的接下天印,额头瞬间血流如注,顺着眼角眉梢滑下,染红半边脸。

    “回儿!”天后泪眼模糊的跑过去抱着祈回,将他护在自己身后,抬起脸看着天帝,恳求道:“陛下,回儿是您的儿子啊,他就算是有错,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一定要动手么。”

    “来人,送天后回宫,没朕的允许,不许出来。”

    天后哭喊着被一帮侍卫拖着离开了凌霄宫,祈回握紧了拳头,青筋暴起,自始自终都是一言不发,静静的跪在地上,头微微的垂着,看不见表情。

    “父君,这件事是因儿臣而起,理应由儿臣受罚,还请父君不要责怪二哥。”三皇子堇宋提起袍子跪了下去,一贯放浪不羁的脸上此刻全然是肃穆,风流潇洒的桃花眼哪里还有半分潇洒之意。

    他真后悔自己没事跑去东海招惹那个脾气火爆比男人还野蛮的八公主干什么,打不过就逃呗,反正仙界是不能回去的,被父君母后知道了少不了一顿鞭子,可是四海八荒那么大,怎么就叫他偏偏逃到冥界去了,堇宋心里真是懊悔的要死。

    “你的确该罚,但是,祈回,你也难辞其咎。”天帝威严冷峻的站在两个人面前,窗外金灿灿的暖阳丝毫驱散不了大殿里的森森寒意。

    “儿臣,愿意受罚。”好半天,祈回才悠悠的回复道,鲜血淋漓的脸上带着少年的认真严肃:“父君,此事我一人承担即可,与四弟无关,他年纪尚小,请父君不要责罚他。”

    天帝看着祈回那双与他极其相似的眼睛,眼里的坚定和诚恳像极了当年的他,万年无波的眼里划过一层淡淡的涟漪。

    “好。”

    翌日,一道仙诏传到四海八荒,顿时在四海八荒里掀起千层巨浪,一时间众人感慨叹息无限。

    仙界二皇子德行有失,私自扰乱冥界秩序,造成冥界动荡,万鬼逃离,忘川水逆,奈何桥覆,三生石破,天帝震怒,将其贬至冥界看守三川途,未得诏令,不得回九重天,违令者,斩。

    仙界众仙家齐聚南天门,看着门前那抹高挺笔直的身影心里重重的叹息,二皇子贬去冥界,这等同于变相的流放,天帝的惩罚,委实太狠了些。

    “二哥。”堇宋年纪与挽姜相仿,只大她几百岁,性子还有些浮躁,此刻他已然是红了眼眶,拉着祈回的衣袖不肯放手。

    “没事。我不在九重天,妹妹和母后她们你要多多照顾了,有空多去陪陪母后,父君每日管理仙界,很少有时间陪她,你要多去母后身边尽尽孝心,我以后,怕是没机会照顾母后她们了。”祈回淡淡笑着,拍了拍堇宋的手安慰道,说到最后心中难免有些伤感失落。

    “不会的,父君只是一时之气,不久一定会召你回来的,你不在,没人帮他处理文书,他一定不习惯。”堇宋眨着一双通红的桃花眼说道。

    祈回只是微笑,并没有多说什么。他跟在父君身边这么多年,自认为比堇宋更加了解他,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他依旧不懂他的父君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堇宋,这件事,莫要去告诉小五,她没必要为了此事徒添烦恼。”祈回丢下这最后一句话就随着看守的天兵走了,众仙家顿时呼啦啦的跪了一地,口中齐呼‘二皇子殿下多多保重,’伏地磕首。

    待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南天门,堇宋一个人还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南天门是由四根高耸入云的金柱撑起,气势恢宏,威严壮阔,门口的风力极强,吹的衣袍飒飒直响,满头墨发张扬乱飞,四面除了缭绕朦胧的云雾再也不剩什么,空寂辽阔,风声呜呜,似泣似哭。

    二哥......

    冥界三川途边,黑衣男子负手而立,面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彼岸花海,红的似血,艳丽无双,衬的四周昏暗灰沉的景色越发暗淡无光。

    男子默了半晌,身边的黑衣女子也静静的站立着,两个人望着花海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你终究还是放不下。”黑衣男子淡淡启唇,眼睛瞟向辽远的天际,同样是一片暗沉沉的天,连空中漂浮的云都是灰沉沉的颜色。

    “是。我在冥界待了一百万年,守着那个约定一百万年,等了他一百万年,即便是枯等成灰,熬干了血,我也放不下。”黑衣女子平静的说着,黑的没有一丝生气的眼里满满当当都是执着。

    因为有太多太多的不甘心,有太深太深的牵肠挂肚,所以她这一等,便是一百万年。

    “你这样做,终归是害了他。”男子侧头,看着女子苍白消瘦的侧脸目光平静的说道。

    女子慢慢的俯身,摘了一朵彼岸花拿在手里细细看着,声音透着轻松快活:“我怎么会害他,我只不过是让他回到我身边罢了。”

    “一百万年前你们无缘在一起,一百万年后你能保证他真的愿意回到你身边么?”男子瞧着那双拿着彼岸花的素手,十指瘦削苍白,血色全无,冷冰冰的没有一点热度,像极了死人的手。

    手猛的掐紧,那朵花瞬间被折断腰肢,残败不堪,女子眼里迸出一股强烈的势在必得,她冷冷一笑:“老天既然让他再度出现在我面前,就是告诉我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他以前是属于我的,现在,将来,也只会是我的。”

    男子缄默,多说无益。女人一旦陷入红尘情爱的网中,万万是没有理智可言的。

    “你们之间的事我不想多管,你记住一件事,莫要忘了自己的身份。”黑衣男子甩下这句话就大步离开了花海。

    整个天地间仅剩下黑衣女子一个人宛如石头般立在花海里,彼岸花随着清风左摇右摆,不远处忘川河的滔滔水声混杂着凄厉的哭叫声依稀还能听见。女子慢慢的低下头,目光温柔似水的看着脚下盛开着的彼岸花,眼底是浓的化不开的柔情,侧脸的弧度看上去美丽且忧伤。

    一百万年了,整整一百万年了,当初你走的那般决绝,一点机会都不肯留给我,一点挽回的余地也没有,就那么残忍的抛下我独留在这个悲伤的世上活着,如今你可会怪我,再一次自私的强行把你留在我身边?

    可是要怎么办呢,生生世世,我都不想放开你。

    辞荆望着手里锦盒中的七株曼珠沙华,开心的朝主座上的冥王道谢:“多谢冥王,我家公主的朋友有了这花,相信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冥王淡笑,一派沉稳雍容的点点头道:“一点小事何足挂齿,仙子难得来一趟冥界,照顾不周还望仙子莫怪,劳烦仙子替本王向五公主问好,有空可以来本王的冥界玩玩。”

    辞荆欢欢喜喜的点头,笑的格外开心。冥王真的是太好说话了,一点冥王的架子都没有,人谦和有礼举止优雅不说,长的也是一表人才玉树临风,难怪是冥界少女们的头号梦中情人,日日夜夜犯起相思,果然是难得一见的良人啊。

    冥王脸上挂着温润优雅的笑容,身姿傲然挺拔,温和的目视着辞荆捧着锦盒腾云离开冥界,还向回头看他的辞荆挥了挥手。

    待到辞荆的身影完完全全消失在天际之外,冥王才优雅的转身,看着拿着生死簿一脸漠然站在那里的幽冥司斐羽,优雅的扯了扯嘴角,笑了。

    然后,猝不及防的一脚踹了过去。

    幽冥司大人身手敏捷的躲开那一脚,拍了拍衣袍上的灰尘,神色淡淡的开口:“表现不错,八分。”

    “斐羽你个王八蛋,老子要削你的职。”冥王气急败坏的朝幽冥司吼道,脸色涨红。

    他辛辛苦苦装了半天霸气沉稳的冥王,竟然只有八分,呸,冷血无情的家伙。

    “还请王上早日削了微臣的职位,微臣感激不尽。”斐羽朝冥王俯身做了个揖,语气特别诚挚的说道。

    冥王居高临下的瞅了他一眼,怒火渐渐平息,怪笑道:“嘿,你这么想本王削了你的职,本王偏偏就不削,就不削。”看你拿本王怎么着。

    “王上开心就好。”斐羽表情非常淡定的说道。

    “......”他哪里开心了,哪里开心了?他明明很生气!

    冥界众人对这一幕早已经司空见惯视若无睹了,他们家的冥王殿下啊,年岁都那么大了,性格还跟个孩子似的,这么多年真真的难为幽冥司大人了,众人朝斐羽投过去一抹同情的眼神。

    斐羽神色如常的在众人同情怜悯的目光中缓缓的掏出一方折子递给冥王,声音一如既往的镇定从容:“王上,仙界诏令,二皇子已经被贬到冥界看守三川途,看时辰也快到了。”

    冥王一听这事就心烦,扔掉手里的折子甩袖往回走,恨声道:“算了算了,这件事莫要再提,本王已经劝过她了,那女人冥顽不灵,不听也罢,走,小斐斐,陪本王喝酒去。”

    斐羽眼角一抽,眼神扫了一眼暗自偷笑的众人,吓得众人四处逃散,斐羽叹气,提步默然跟了上去。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