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渡魂箫最新章节 > 渡魂箫最新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归途遇旧人
    帝无湮醒来是在两个时辰后,挽姜一直坐在旁边守着他。慢慢的睁开狭长深邃的眼睛,涣散的目光渐渐对上挽姜焦灼的眼睛,神色恢复清明:“魔尊走了?”

    “嗯。”挽姜犹豫,要不要告诉师傅归矣灯已经被魔尊夺走了呢?以师傅的个性一定会怪罪自己没有守护好八荒,其实这又哪里是他的错,凡事尽力而为,他明知道自己打不过魔尊还是果决勇敢的对抗着,单凭这一点,挽姜觉得他做的已经够好了。

    “师傅...那个归矣灯...”眼里满满的都是担忧,她还是做不到欺瞒别人。

    “我知道。”帝无湮神色安然,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无妨,左右他想要的东西无论多难他都会拼命去得到。现在他拿到了归矣灯,那么,接下来,就是陌上铃了。”

    挽姜默然垂首,她岂会不知那个上古时期流传甚广的故事呢。

    陌上铃和归矣灯,相传源于一个极其凄美绝恋的爱情故事。人间有书曾记载过这么一句叫‘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这是一对深恋彼此的恋人留下的千古鸣唱,是期盼自己心中挚爱早日回到自己身边的似海深情。相传那一对相爱的人为了寻到彼此,千载万年摇响陌上铃,点亮归矣灯,最终回到了彼此身边。他们曾在扶溟川对着誓言钟许诺,天地可变,沧海可移,此心长留,此生唯一。

    “师傅,你有没有觉得好一点?魔尊下手也太重了。”她赶到冰河时就看见帝无湮无声无息的仰躺在河面上,那样子真吓人。

    “我没事。”帝无湮轻轻的笑了笑。

    他哪里受什么重伤,魔尊根本只是迷昏了他。只不过是...帝无湮微不可见的蹙了一下眉头,脑海中回忆起打斗时的那一幕,他分明记得自己手中的轩辕剑刺到了魔尊,心下还在讶异以魔尊的修为怎么会躲不开这一剑,突然觉得背后有一股庞大的气息迫近,他转过脸时发现身后竟又是一个魔尊西钥重,当下脸色一凝,急忙转回头,那个被他刺中的魔尊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他一愣神这才被身后的魔尊趁机迷晕了过去。

    俗话说得好,福不双至祸不单行。等挽姜和帝无湮回到东极天微澜殿时,才知道出了大事。

    二皇子祈回失踪了!

    此刻微澜殿陷入诡异的沉寂中,主管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回禀道:“君上,那日二皇子殿下来找您,知道您去了西南后立刻赶了过去,这么多天属下一直以为二皇子殿下和您在一起,没想到...没想到...”没想到您老人家根本没见到殿下他啊。主管默默地在心里抹了一把泪,最后一句话没敢说出口。

    “下去吧。”

    “我二哥是在去西南的路上失踪的?”挽姜转过脸看向主位上高坐的帝无湮:“师傅,我二哥定是被魔尊带走了。”她二哥仙力浑厚,一般人岂能伤的了他,这东极天除了帝无湮无人是他的对手,所以她想来想去,也只有闯入东极天的魔尊有这个本事了。

    “不是魔尊。”帝无湮抿唇,看着挽姜认真的说道:“祈回失踪的时候,我和魔尊都在西南,而且,一路回来没有发现可疑之处,祈回他应该是和谁走了,这个人他一定认识,你先不要担心,我去找他。”

    “师傅,我和你一起去吧。”挽姜站起身,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我在这里只能干着急,师傅,我也想帮忙。”那个人毕竟是疼她的二哥啊,她要是真的能坐得住才怪了。

    “罢了。”帝无湮揉了揉额角,宠溺的摸了摸挽姜的头发:“师傅拿你没办法。这样吧,我们兵分两路,我往南边找,你往九重天方向找,你二哥有可能是回去了,若是没有,你也好告知天帝天后。小挽,路上小心。”

    挽姜此刻站在云层上,目光仔仔细细的看着下面,不放过一点风吹草动,她离开东极天已经三天了,搜寻了三天三夜还是没有祈回的消息。

    帝无湮已经在四海八荒下令彻查祈回的下落,应该...应该快有消息了。

    突然,脚下的云定住不动,挽姜的视线像是被凝住,她俯身紧紧盯着下面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不,确切的说是树下躺着的人,以及那个人身旁的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孩。

    没有一丝迟疑,挽姜飞快掠身而下。那个人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被那个小孩遮住了大半个身子,她并没有看清那个人的脸,只是脑袋里想着,这个人会不会是她二哥。

    “你在做什么?”

    挽姜站在那个孩子身后,出声喝道。那个小孩半伏在地上那个人身上,听见声音慌忙起身回头。

    这是个妖怪!

    挽姜震惊的看着那个孩子鲜红的嘴唇,伸出舌尖舔干净嘴角流下的鲜血,尖尖的獠牙,一双赤红赤红的妖瞳诡异的发着光,正一脸嗜血的看着她。

    随着红眼妖怪转过身,挽姜趁着间隙也看清了地上男子的面容,虽然只是一瞬间,她却瞧得清清楚楚。

    地上躺着的男子,竟是那个她曾经说过以后再也不要见面的那个人,竟是那个欺骗她又帮助她的,云里!

    怎么会是他?!他现在是怎么回事,被妖精吸了血都不知道吗?

    “吼~”那个妖怪发出一声怒叫,挽姜觉得,他定是对她扰了他吸血的兴致产生了极大的怒气。只是现在,她也很生气。

    “你小小年纪竟这般嗜血狂躁,我问你,你可知错?”挽姜上前一步,右手摊开,缙云剑随即握在手中。

    “吼吼~~”红眼妖怪龇着牙叫道。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听不懂她的话么。

    挽姜抿唇,从怀里掏出幻灵显身镜,拿在手里掂了掂,这东西她从没有用过,也不知道好不好用。

    幻灵显身镜两面皆是镜子,一面是白,照俗身,一面是黑,显真身。

    挽姜用白的那一面对准妖怪,目光看向黑色那面,镜子里面那层朦朦胧胧的薄雾缓缓散开,越发清晰起来。

    那名模样还算清秀白嫩的十四五岁少年,在黑的那面镜子里显现出的,竟是一个发枯皮干浑身漆黑满嘴獠牙的......

    僵尸??!!

    挽姜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没错,的确是僵尸。

    她该不该说她的运气太好了,这种万年难遇的生物都让她碰到了。

    僵尸这种生物不是六界之内的生灵,他们是人死后被一些天地间漂浮不散的怨气吸附,积年累月万万年的机缘巧合之下才会出一个僵尸,僵尸超出六界之外,不用轮回转世,具有与生俱来的法力。

    这一只,分明是刚形成不久的小僵尸。

    挽姜收了缙云剑和幻灵显身镜,她想,她可以把这只小僵尸带回佛陀天好好加以感化引导,刚形成僵尸不久,一切还来得及,人之初性本善,只要好好的教导,一定可以改掉小僵尸体内嗜血的毛病。

    只是......

    挽姜的目光移向地上安然躺着的云里,眼里渐渐的露出一丝丝迟疑,他要怎么办?

    17K公告:网文联赛本赛季海选阶段最后三周!未参加的小伙伴抓紧了!重磅奖金、成神机会等你来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