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三百一十一:蛇眠(三)

章三百一十一:蛇眠(三)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我相信过,但满盘皆输。”

    “既然如此,何不孤独地依靠自己,骄傲地坚持自己?”叶落蹲下来,轻轻抚摸万蛇的苍白的头发:“我想认真地、纯粹地去做些能复兴神器一族的事,否则我无法面对死去的他们。”

    叶落叶扫了一眼周围的灵牌,目光坚定。

    “我死以后,你一定有所计划吧。”万蛇吃力地抬起头,虔诚而渴望地望着叶落。

    这是将死之人执着的追求,只有了解叶落的想法,才能放心叶落的想法,才能心安地离去。

    无法得到所有人的原谅,但能得到一个人的原谅也是好的。

    无法弥补所有的人,但能弥补一个人也是好的。

    “界流星说了,二十枚剑符,他帮我们杀掉天龙皇和四大龙王。”叶落冷漠地诉说,望着自己手心的天橡之胶,咬了咬牙道:“罪恶之枝,为了剑符,什么都可以去做。”

    “太难。”

    “修炼《荒典》可以降低难度。”叶落从袖子里抽出一柄刀,森冷的刀锋印着森冷的目光,握在颤抖的手上。

    “你疯了,当年的我已经很极端了,为了复兴,你要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吗?”

    “为什么不行?”叶落瞪大眼睛,怒目反问:“我已经心如死灰,我早就绝望了,我没有什么亲友,我不要杀那么多人,连最难杀的宁淅雨都已经消失了,现在我是最适合修炼《荒典》的人。

    没有什么能够征服我的坚定,什么心魔,什么情义,在我这哀默的心面前都会被烧成灰烬。

    我不会成为屠宰族人的恶魔,也不会成为丧心病狂的疯子,我只会成为强大的工具,为寻找剑符而活的工具。”

    “你何处来的自信?”

    “从绝望压迫之中生出来的自信。”叶落阴冷地笑了笑:“也许,百年以前,你就应该选择我,而不是敦煌。

    我一直恨你,并不是责怪你做法太残忍,只是怪你看人的眼光不行。

    修行,看的是天赋;但杀人,比的是心狠。

    敦煌,粉碎了所有的美好,所以他有莫大的绝望,但这前后之间的反差他承受不住。

    你从来就不知道,修行就像衣服,最好看的,最强的不一定最好,最合适的才一定最好。”

    万蛇听得大为震惊,他也是此时此刻才知道,叶落的心里竟然藏着这样的心思。

    他并不是会为那些白白牺牲的鲜血而流泪的人,只是为那些白白牺牲的鲜血没有流到发挥作用的地方感到愤怒,感到遗憾。

    所以他不介意再让鲜血重流一遍,并且是如此自信且坚信着不会让鲜血白流。

    他将所有的愤怒都集中在敦煌和万蛇的身上,就像老虎永远不会抱怨狮子太过残忍,只会抱怨狮子蠢的胡乱咬人,然后被猎人狙杀,丢下神器一族这头幼师。

    他想做一只聪明又自信的老虎,吃到所有想吃的,避开所有能避的,养好养大神器一族这只幼虎。

    叶落的心竟然扭曲到了这种地步,相当可怕。

    “《荒典》已经失传了,放弃吧!”

    “很多事,一个人是真的做不到的。”

    “我用剑符去找。”叶落将天橡之胶收回纳戒之内:“用七转金生怪来治疗我的伤,用宁淅雨的心脏来治疗我的伤,找金研木来治疗我的伤势,用什么来治疗我的伤都好,然后用天橡之胶剑符和裂离衍冰剑符去换取《荒典》”

    “你还有一枚裂离衍冰的剑符?”

    “我筹备了数十年,自然有。”叶落诚实回应:“我已经说服了孔雀、灰老,说服了脉剑宗的许多人,只要铲除掉宁淅雨和你的旧势力,整个神器一族齐心协力去找剑符自然会有复兴的希望。”

    “那不是复兴,只是变成了另一个罪恶之枝。”

    “或许吧,但总比变成天龙族的奴隶强。”叶落握着匕首的手摆动的频率越来越大,目光里没有丝毫动摇。

    “只有强者才有资格谈判,我们有能让自己变强的《荒典》,怎能因为一人的失败就感到害怕?

    至少我不害怕,我要入了地狱,然后灭了地狱,杀出地狱!”

    万蛇一阵沉默,无法回应,比起当初敦煌的前思后想,扭捏为难,叶落倒是豪爽潇洒很多。

    不知这主动与被动能否有不同的结果。

    “心不荒芜,练不了《荒典》,心若荒了,现在的想法认知都会荒,叶落,那是一本魔书,我还是不赞成。”万蛇依旧努力地劝诫。

    “魔书——谁叫它是一本充满魔力的书呢?!”

    “哥哥,你赞成与否没有任何参考价值,因为你是一条即将冬眠的蛇啊,你这条蛇累了太多年,累了太久了,所以忘掉一切,永久地睡吧。”

    叶落闭上眼睛,突然将匕首插入万蛇的心脏。

    但说时迟,那时快,一阵萧索的秋风飞过,卷起叶落手中的那柄匕首。

    风吹走了浓郁的血腥味道,风干了浓郁的阴暗气息。

    绯真拉着吹着长笛的亚索衣角,亚索望着震惊愤怒的叶落,神色平静,语气平和:“麻烦你等下再让他死。”|

    “你不是来救他的?”叶落心里掀起滔天巨浪,他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所以他第一时间就生出了退却的念头,但亚索的话语又让他抹去了逃跑的心思。

    “你……您怎么在这里?”叶落吞了吞口水,感觉喉咙有些干渴,虽然他变得很紧张,但依然没有忘记使用敬称。

    “他早就该死了,但既然他活了这么久,多让他活个一时半刻应该无伤大雅吧。”亚索平和地开口,语气并不多强硬,反而像在和老友聊天一般。

    叶落放下心来,恭敬地回应:“您请便。”

    世人皆知,亚索不会欠人人情,也不会撒谎使诈,站在世界顶端的男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何必出尔反尔败坏自己的名声?

    帝王之言,一言九鼎!

    亚索之言,胜于百十帝王!

    他说万蛇等会会死,万蛇等会就一定会死。

    叶落恭敬地站在一旁,无声等候,俨然一跟班小厮。

    “您怎么出现在这里?”万蛇问了一句和叶落一模一样的话。

    亚索微微皱眉,只是看了一眼场间的情况,就明白发生的一切。

    “来问一些大事。”

    叶落突然有些害怕,连忙抢先回应:“您可以问我,神器一族和天龙之间的种族恩怨我比兄长更清楚,现在的蝮蛇由我做主。”

    他想向亚索表明自己现在的地位,也想告诉亚索,蝮蛇现在的主人很愿意为他效劳。

    “这是小事!”亚索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叶落立刻知道自己多嘴了,迅速退到一旁,噤若寒蝉,再也不敢多言。

    只是内心仍有疑问:当今整个星源大陆最大的矛盾和最大的事情正是神器一族和天龙族之间的矛盾,神器一族像一块绊脚大石,挡住了天龙族这俩豪车前进的步伐。

    如果这都不算大事,那么什么才算大事?

    (状态有些不行,努力码字也还是没有赶上12点之前,杂事太多了,各位兄弟姐妹,抱歉啊!)

    if(qste('readtype != 2 && ('vipchapter < 0) {

    ('<scr''ipt src="ad/vie>;

    }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