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三百零七:吗啦哇呀哒哈哈

章三百零七:吗啦哇呀哒哈哈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邪鸦没有撒谎,在一个比他更聪明的人面前玩小心思毫无意义,因为那只会彰显自己的愚蠢,所以宁淅雨找到了冰王的源生树。八一中文网

    寒气如霜,水汽凝结成珍珠,冰王的源生树晶莹剔透,如同积雪凝冰的树苗。

    仙子将源生树递给辛武,嘴角的笑容随着血液的落下而凝固。

    辛武被这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以为是仙子劳累过度,导致旧伤复。

    他的血的确是无上的神药,但宁淅雨的伤势同样极其严重,她应该好好休息,而不是疲惫地奔波。

    “如果仙子不嫌弃……”辛武掏出短刀,再次准备光荣地献血。

    宁淅雨轻轻拂袖,拨开短刀,温柔地摇了摇头:“墓宫正在破我的小世界,这是灵魂攻击,精血无用。”

    辛武听的微张嘴巴,震惊询问:“墓宫王还被仙子困着?”

    宁淅雨点了点头,平静地望着辛武。

    辛武既兴奋,又心疼。

    他兴奋于宁淅雨如此强大,如此缜密,如此大将风范,任何危险都能泰然处之。

    谁能想象一个重伤垂死的人还能困住墓宫这样的强敌,她在承受着怎样的痛苦冲击?

    少年的眼神充满了虔诚的尊敬,那是后生对前辈强者最诚挚,最单纯的尊敬。

    “慕尼红他们是你的朋友吧?”

    “仙子见过他们?”

    宁淅雨的脸上爬上一丝愁云,略带歉意地回应:“我曾将他们四人安置在我的结界中,但邪鸦的那一击伤我太重,结界可能被破了。”

    辛武微微沉眉,白的指尖不知觉地握紧:“哈大士多久没出现了。”

    “一直。”

    辛武碰了碰牙齿,不想承认地回应:“哈大士肯定去抓慕尼红他们了,想借此威胁仙子。”

    宁淅雨早就猜到了哈大士的用意,那是一条无耻的,没有原则的狗,各种阴谋威胁暗算简直用的炉火纯青。

    “去找他们吧!”宁淅雨微笑着开口:“这里有我。”

    她话音刚落,清纯冷寂的脸上突然出现一丝潮红,心神剧烈的疼痛让她的眉目拧成一股绳索。

    虽然蹙眉的表情很快消失,如同昙花一现,但细心的少年还是捕捉到了这一幕。

    如果是重伤前的宁淅雨,他会很安心地离开,看的出,现在的仙子是真的在强撑。

    就像一颗被风压弯的大树,随时有可能被连根拔起。

    “我没事。”

    “女人都喜欢说反话,就算你是仙子也一样。”辛武笑着摇了摇头。

    “我哪里也不去,在这里等他们来就好。”

    “他们会来吗?”

    “墓宫被仙子困在小世界,心眼有没有可能将其破开?”

    宁淅雨果决摇头,小世界是她最强大的手段,即使心眼实力达到尊级,也不可能破开她的小世界,甚至连进入小世界的通道都无法找到,因为这涉及了时空的力量。

    “那他们就一定会来!”辛武语气笃定,仙子为人清正,实力强大,自然不太理解这世界的黑暗阴谋。

    而以他对哈大士和心眼的了解,自然知道

    心眼和墓宫之间肯定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心眼的目标是彻底重生,墓宫定然是他成为强者的重要一环,所以他不会放弃墓宫。

    心眼离开之后,肯定是与哈大士汇合,抓住慕尼红等人,威胁宁淅雨放出墓宫。

    这是很俗套的阴谋剧情,但的确很有用。

    宁淅雨静静听着辛武的分析,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心眼被她的不死不息领域围困之时,他曾将墓宫视做救命稻草,在不久前离开之后,他又曾说过会吞噬墓宫。

    所以,现在的墓宫就是心眼的灵丹妙药,是他一飞冲天的踏板。

    “既然他们要来,我们就应该阻止他们前来!”宁淅雨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和辛武商量起来。

    这个少年不是单纯意义上的好人君子,但刚才展现出的,无论是实力,意志,心性还是才智都非常优秀,这让宁淅雨感到欣慰,感到心安,将其视作能够共谋大事的朋友,而不是懵懂的晚辈。

    辛武,有着一种越年龄的成熟!

    “我们要去找,很难,而且浪费时间和体力,更重要的是我们会分开。”辛武深深地看了宁淅雨强作平静的样子,快地摇了摇头。

    他望着手心冰王的源生树,感受着纳戒内火主的源生树,咧开一个大胆兴奋的笑容:“我想利用这些时间来成长,成长到心眼到来这里时,就能把他杀掉的地步!”

    宁淅雨平静的心湖突然扔下一块石头,古井无波的心灵溅起巨大的涟漪,眼前的少年在独自杀了火主与邪鸦之后,竟然还想着杀心眼和墓宫。

    与火主一战,他胜的并不轻松,心眼虽然表面实力与火主一样,但他的灵魂,战斗经验比火主更甚,流刃的能力更是比火主的火焰麻烦许多。

    更何况,墓宫完全是越少年等级的存在!

    “我没有在说笑。”看出仙子惊讶的辛武尴尬地摸了摸头,将被血莲冥火灼烧的手臂往背后躲了躲,但眼中的自信与渴望却浓如大雾,风吹不散。

    他喜欢这种在死亡刀尖上游走的感觉,也很擅长这种赌上一切的战斗。

    “你是在说笑?”

    “辛武不敢欺骗仙子。”

    “我早就说过,你没必要做到如此地步。”

    辛武很想抬出敦煌的名号,但想起那段记忆,知道宁淅雨与敦煌之间定然有所误会,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愿节外生枝。

    “我必须杀了心眼,并不是仙子想象的那样充满大义。”他诚实地回答。

    但宁淅雨岂会相信这样故作耍帅的说辞。

    “我想知道你的把握。”

    辛武稍微思索,结合实际,认真分析。

    对宁淅雨这种人,想要说服她,必须坦白实在,真真切切地说服她。

    “如果是在外面交战,有三成把握;如果是在仙子的小世界交战,把握有五成;如果仙子的小世界灾难频,把握有六到七成;如果我不受时间的制约,把握就有十成!”

    话音如玉珠落圆盘,掷地有声!

    “以我现在的状况,能困住墓宫就已很勉强,战斗帮不了你太多,在外战斗,三成把握已是最多。

    能将心眼拖入我的小世界最好,在我占据地利情况,以及墓宫和心眼互相反目的情况下,把握增至五成,多少也可以理解。

    只是为何小世界灾难频,把握也会随之提升呢?

    时间制约,又是怎回事?”

    辛武腼腆地回应:“我自幼在森林长大,饱经苦难,生存经验定然比墓宫和心眼更足。”

    这一点,辛武很有自信,无论是将自己放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高原,冰川,盆地,盐地,他都有安全活着的自信。

    他经过必死的历练,脑海中又有神气蕴含的诸多生存经验,他能扛过那些考验,但墓宫与心眼不一定能,即使能,也会受到极大的消耗。

    但这必须以仙子破坏自己的小世界作为代价,必须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然。

    至于时间制约,他摇头没有回应,以自己的成长度,他自信不会落后任何人,斩杀心眼是迟早之事。

    但今天已经是二十二,妹妹辛梓月会在二十七号被人强迫成亲,千煞的嘱托他不敢忘,简女王的付出不可忽视,宁淅雨受伤的账也必须算,所以心眼只能早杀,不能迟杀!

    君子报仇,固然十年不晚。

    但他是小人,自私贪婪,斤斤计较的小人。

    他怎能让后者逍遥快活数十载?

    “你不是鲁莽自大的人,我信你,陪你葬一个世界也算不得什么。”宁淅雨稍稍放松心神,温柔浅笑。

    陪你葬一个世界也算不得了什么,这自然像句俏皮话,但辛武知道这是用俏皮话说出的决心。

    他心有感动,却并未推脱!

    他需要牺牲仙子的小世界作为助力,仙子也能牺牲自己的小世界斩杀敦煌的心魔,她绝对不会在灭杀心魔的过程中旁观。

    她是宁淅雨,敦煌是她曾经爱过,又曾经恨过的人!

    她是世人眼中的天使,天使可以碎裂自己的梦,但会努力守护好他人的梦。

    “我似乎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强了。”辛武肃然起敬,人生第一次,他看到了强者的洒脱。

    小世界是千辛万苦,耗费无数心神打造的领域,说弃就弃,好不快意,好不洒脱。

    “你以后会更强!”宁淅雨温柔鼓励,望着冰王如水晶般漂亮纯粹的源生树,感慨着后生可畏,感慨着英雄少年。

    话已经明了到了这种地步,她自然知道辛武一定要得到冰王与火主源生树的原因,这是为了对付心眼提前准备的手段。

    心眼如今最大的依仗就是那双眼睛和流刃剑符的力量,少年感觉的精准与细腻已经能够很好地堤防那双眼睛。

    但流刃剑符拥有融解与尘封的力量,能在极寒极热间迅变化,如果无法适应这种转变,不提升身体对火焰与寒冰的亲和度,一定很难适应流刃剑符的力量。

    辛武早就想好了这一切,所以用冰王火主的源生树来当增强自己对自然属性亲和度的工具。

    他看不上王的源力属性,这是眼高于顶,不知天高地厚,还是格局伟岸,将王侯将相尽视棋?

    宁淅雨期待着!

    “他们似乎得等一段时间才来,师傅除了教过你几句口诀,没有亲身教过你什么,不如现在指点指点你?

    我与你说说心眼和墓宫的厉害,你也与我说说对这世界的了解,也说说你自己。”

    口诀自然是指百变造型,流刃的融解尘封之力可以在瞬间凝成各种武器形状,如果能够习的百变造型,在近身的肉搏战中,辛武不会那么被动。

    她与心眼战斗时最初的那几招,面对后者的融解尘封之力,依靠的就是百变造型。

    辛武自然我知道仙子的心思,她是在努力让自己活下去。

    他有些感动,所以有些沉默。

    宁淅雨以为他有些紧张和害羞,反而是非常大度善解人意地打趣:“不给师傅面子吗,这_有可能是最后一次教你啦……”

    是的,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次,因为他们两人都有可能会死在这里。

    奇怪的是无论是说话的人,还是听话的人好像对死亡并没有太大的恐惧,仿佛他们谈的只是崖间一清风,梧桐一秋雨。

    特别是辛武,甚至还笑了起来。

    因为他看到了仙子的俏皮和自内心的快乐,听到了小时候的淅淅说话才有的尾音。

    那是她快乐,渴望,欣喜时候才独有的说话方式。

    吗……啦……哇……呀……哒……哈……哈……

    “能得到仙子指点,不胜感激!”他笑了起来,眼神干净如同白雪,身姿挺拔如同青松。

    (我很喜欢这张的标题,看着很奇怪很脑残,但却蕴含着仙子的情感和人生!)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