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九十九:我要樱花再开(一)

章二百九十九:我要樱花再开(一)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少年的降临就像一颗毫无预兆而降落的流星,吓得火主本能地退了几步,吓得心眼有意识地避让,然而那只手仿佛陷入了黑洞,怎样挣扎都抽不出来。龙坛书网www.longtnahsuw.com    手骨碎裂的瞬间着实吓了心眼一跳,因为来人的气息如此的狂暴,如此的陌生,又如此的渊博。    但当他们静下心来,仔细感应着眼前的少年气息之后,却发现之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连诧异都显得那么大惊小怪。    豪级猎手,来人的实力仅仅只有豪级!    一个豪级猎手在他们面前算什么呢,无论他多么年轻,无论他多么具有潜力,现在的他真的很弱小啊!    心眼稍稍忍住疼痛,将碎裂的手骨冻住,封住痛觉,一缕火焰驱走周围的大雾。    雾散之后,他渐渐看清了站在宁淅雨身边少年的真容。    金色短发,坚定眼神,正是神树炼魂阵内斩杀了自己另一半灵魂的少年!    “不可能,你怎么还活着!”心眼后退两步,音调尖锐到能震碎沙砾。    辛武根本不理他,他轻轻地抱着宁淅雨,自由深渊施展而出。    宁淅雨重伤垂死,必须尽快营救。    “你什么时候这么仁爱了?”永夜又看穿了他的心思,坚决反对地开口:“人鱼电怪实力不如你,他也许会心存畏惧而为你保守秘密。    但你眼前的心眼和火主本就是你的敌人,若得知你体内的秘密,你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这场战争只会不死不休,再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辛武,若非真人,谁能拒绝你身体的诱惑?”    辛武沉了沉眉目,他真的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但他的一切几乎都可以说是敦煌赐予的,敦煌最想弥补的存在危在旦夕,他怎能见死不救?    他想过带着宁淅雨先离开这里,找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再为宁淅雨疗伤。    可是宁淅雨的伤势晚一秒便能加重一分,她不一定能坚持住。    此外,他也没有找到慕尼红与诺斯等人的消息,不能这样一走了之!    他的内心已经放弃过慕尼红一次,真的无法再一次放弃。    就算想走,面对火主与心眼,也不一定能走掉,至于回旋讲和更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被他们盯上也无所谓。    只要将知道他身体秘密的存在都杀了就行。    “我爱敦煌,顺带爱爱你。”他望着昏迷不醒的宁淅雨,用手轻轻舒展她依旧的眉心,内心没由来地想起简明媚常对自己说的话。    无尽的重压突然从天而降,大地成了一个恐怖的漩涡,火主与心眼发现自己的骨骼竟然有要迸裂散架的迹象。    身体内所有的血液都争先恐后地冲向脚底,上半身不堪重负到神思涣散,下半身直接跪在地上,双脚嵌入坚硬的地面中。    辛武身体周围出现无数的重引之心,他紧紧地抱住宁淅雨,并不是想占仙子的便宜。    而是紧贴身体,他体表的风罡与重引之心才能保护她,减少自由深渊对其的压力。    以她现在的状态,是绝对受不住自由深渊内的恐怖高压的。    他再次割开手腕,低至宁淅雨的唇边,血液如同琼浆玉露发出醉人的芳香,一时之间竟让火主与心眼忘记了被压迫的痛楚。    “神气的味道啊……”心眼不知觉地伸出舌头,舔舐着嘴唇,紧接着用极其强大的精神力逼迫自己醒过来。    他贪婪地望着辛武,俨然已经明白了一切。    “难怪你能死而复生,原来是碰巧得到了何地的神气,也难怪你用血当神药。    你的粉碎病体竟然全好了,右臂也重生了,真是上帝的宠儿啊!    我嫉妒,嫉妒,好嫉妒啊!    不过,大兄弟,你当着我们的面营救宁淅雨,是不是当我们已经死了啊?    如果你告诉我你在何处得到的神气,将你知道的一切说出来,也许我会试着放你一条生路。”    辛武完全不鸟心眼,只是一心一意地治疗宁淅雨,他轻轻地抚摸仙子的后背,从上至下,温柔至极。    花香般的血液蕴含着强大的生命力,通过她本能的吮吸进入体内,滋养修复受损的心脏,洗涤清除化不开的淤血。    “喂,火主,别装了。”心眼撇了一眼趴在右边一动不动装死的家伙,有些厌恶地开口:“你也是沐浴过神气的身体,怎么真的可能被这股力量压的动弹不得?    我们一起联手杀了这小子,宁淅雨的源生树归你,这小子给我,如何?”    火主依旧趴着沉寂数秒后,挣扎着站了起来:“我愿意联手跟你的话没有任何关系,只是宁淅雨如果真的醒了,躺在地上的就要换做我们了。”    辛武看着他们跌跌撞撞走向自己的身影,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    自由深渊的压力他最清楚不过,最初的他不仅吸收了神气,同样吸收了月河星泉和骨酥源灵,也不过能勉强能在里面站立。    火主与心眼的身体是绝对不可能与他相比的,但短短片刻间,两人就已经适应了自由深渊内的高压,能在其中缓慢行走,这就是境界带给他们的支持与底气。    火主已是三星王级实力!    心眼更是一星宗级实力!    火主两人停在了距离辛武大约二十丈左右的地方,一缕火焰从火主指尖飞出,却歪歪斜斜地擦着辛武的衣角飞过。    他摇了摇头,无奈地道:“这领域引力太大,根本射不中。”    “要不你走近点试试?”心眼微笑着鼓励。    火主轻蔑冷笑,他又不是真的傻,眼前的少年沐浴过神气,一星豪级就开发出了这么恐怖的领域,么能等闲视之?    如果可以,为什么心眼不自己动手,反而怂恿自己。    身处这莫名其妙的领域,身体的反应和速度都受到了极大的遏制,如果贸然靠近的少年留有后手,真的能躲过?    自由深渊领域不是一把能将他们直接劈成两半的刀,而是一把悬在他们脖颈上的刀,而他们暂时还不知道这把刀的主人有没有将刀在往前推两寸的能力。    心眼和火主不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去以身探险。    所以他们留在了原地!    “胆小如鼠!”    “你行你上啊,不行别逼逼。”火主毫不留情地反击,他与心眼本就为敌,犯不着客气。    “灼热地狱。”心眼邪魅地笑了起来,如狼望着肉般盯着辛武:“傻小子好天真,获得了天大的好处走掉不就行了,非要来趟这浑水。”    空气中有出现无数火星,隐于大雾之中,仿佛夜空的星星隐于云层之上。    辛武的眼感差一小步进化成洞察真眼,这些雾气当然阻挡不了他的视线。    空气中温度的升高让他迅速开启皮感领域,通孔尽可能地吸纳空气,将氧气当成松鼠的松子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片刻后,他不再呼吸周围的空气,以免火星混入体内,灼伤腑脏。    心眼静静等待了四分钟,却发现少年依旧气定神闲,脸色没有丝毫慌乱和异样。    空气中的细微火星并没有减少,就像一碗没被喝过的水,始终保持原样。    “你可以不用呼吸?”心眼微眯着眼睛,歹毒的神情被眯成的缝很好地隐藏起来。    辛武再次不鸟他,而是望着如同雕塑不动的火主语气凄冷,声音如铁:“火主,你我素不相识,可以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但如果你在往前踏出一步,就再也没有了后退的机会。    我不会许你好,说软话,求退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很正常。    你可以将其理解为强势,但我希望你真的听进去,并且明白,我劝你不是怕敌,只是不喜欢树敌!”    火主微微沉眉,思索良久,终究还是摇了摇头。    煮熟的鸭子在眼前,怎么能让他飞了?    身处这种情况,但凡有野心,有自信的强者怎会被一个小鬼的三言两语逼退?    更何况,火主是王!    “抱歉,我……”    “抱你妈的歉,道貌岸然的蠢东西。”辛武突然改口,轻蔑冷笑,并没有因为火主的坚持而有任何惊慌和不安。    能对宁淅雨都生出敌意的人真的一开始就不应该抱着能沟通的好心。    他真的很讨厌这种人,就如潮龙镇的裁决之光,时月,顾内,还有穆朗……    火主并不恼怒,只是双目死死地盯着辛武,强大的精神力透过火目落在辛武的精神之海。    火焰的成长依次为火星,火焰,万能火焰,熊熊烈焰,心灵烈焰,地壳心炎,天外陨炎,不死火炎……    火焰乃寻常山火;万能火焰脱离了水,雪,冰地的局限,能在一切有氧的区域燃烧;熊熊烈焰已经有了炎的气息,拥有了融金化石的高温;心灵烈焰属于高端的灵魂攻击,能够将敌人体内的情绪之火实化,放大敌人的怒火,妒火,无奈之火,憋屈之火,从而引火烧身。    心灵烈焰乃是实力达到王级的魔灵才能施展的恐怖手段,非常诡异,非常奇妙,令人防不胜防。    但火主的心灵烈焰落在辛武的精神之海内却没有掀起任何波澜,他没有看到如枯黄野草一样的负面情绪,也没有看到如绿草一样云淡风轻,宠辱不惊的正面能量。    他什么都没看到,他只看见一个漆黑的漩涡,在呼吸之间就将他的心灵烈焰搅的粉碎。    这种感觉非常恐怖,就像火星还没落下,就被大雨扑灭!    火主已经完全确定少年的体内藏了一个在灵魂造诣上早就登峰造极的老妖怪。    他喷吐鲜血,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在一旁默默注视这一切的心眼突然感觉有些慌张,气急败坏地道:“既然烧不死你,老子冻死你!”    灼热地狱瞬间转换成冰天雪地!    滴水成冰,寒冷刺骨,辛武的眉眼染上了霜花。    但他毫不在意,反而捋了捋遮住宁淅雨眼睛的白丝,细心地替她捏掉身上的污垢,然后从自己身上撕下一块块布条,盖住仙子裸露而诱人的地方。    冰肌玉骨,袅袅香气,柔软嫩滑的触感,浑圆玲珑的部位,以及映入眼前的大片大片雪白(请自行脑补穿着破烂的白丝袜) ,让他的某个部位突然就撑起了小帐篷。    “我的个天老爷,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这?”永夜暴怒地跳了起来,他帮少年挡住了火主的心灵烈焰,后者却怀抱温香软玉,做着黄粱美梦。    “我真的控制不住它啊!”辛武囧的想找个地缝塞进去,感觉丢脸的他提起空闲的左拳就要往下体砸下。    但一阵彻骨的冷意却后发制人,将它冻得哆嗦,瞬间就绵软下去。    辛武的拳头幸运地落空!    “你刚准备把它砸软?”    辛武懵懂地点了点头,刚才太过丢脸,情急之下,他并没多想。    永夜爆笑,一发不可收拾!    (不知怎么突然就写成这样了,反正觉得挺有意思的,辛武从最初心理有阴影的少年到逐渐变得正常,变得有情有义,纯情小处男对这种事没有免疫力自然也是正常的表现,哈哈!    希望各位朋友看的开心,最后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