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八十五:会叫的狗的早

章二百八十五:会叫的狗的早

作品:暗影猎手 作者:倾吾之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可是我等不了啊!”老夫突然暴怒,愤恨地咆哮,但随即又压住了自己的怒火:“我哀你幸运,怒你不争啊!    想拖延,不存在的,我一定要成就你的天才,吸收它,现在,立刻,马上。w w w .longtanshuw.c o m    有的时候,马不跑,就需要来一鞭子,以后的你就会知道,我不是在打你,而是在鞭策你!”    辛武望着纯白的空间,平静回应:“如果你碰到一匹烈马,我担心它会把你踢飞。”    一滴纯黑色的液体缓缓从空间裂隙飞到辛武的眼前,它如同一颗椭圆形的黑珍珠,漆黑如墨,仿佛融入了最寂寞,最浓厚的夜色。    月河星泉!    与暗星一般的黑色,黑的耀眼,黑的邪魅,在这纯白空间内,显得格外耀眼,分外独特。    这滴液体十分平静,但辛武却隐约能够感受到内部蕴含的狂风暴雨,暗涌藏在暗色的表面之下。    它仿佛有魔力一般,缓慢地靠近辛武的眉心!    辛武往后退了几步,事到如今,事实和他猜测的已经**不离十了。    “我……叫……你……吸……收……它!”老夫一字一句地强调,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杀意,仿佛尖锐的沙子摩擦着辛武的身体。    “烈马难驯,但并非不可驯!辛武,我是在帮你!”    “那你怎么不帮我去死呢?”对方竟然已经露出杀意了,辛武当然不会再装傻充愣。    他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戳穿黑王灵蛟的真面目:“你根本就不是什么传承的守护者,你是液态月河星泉的意识体。”    气氛如同平淌的河流,突然沉寂,但片刻后却跌落万丈深渊,产生惊雷般的炸响。    老夫狂妄大笑,又喜又惊地开口:“我到底还是小看了你,竟然能发现我的真实身份。”    “又是夺舍的老套路。”辛武摇了摇头,正准备戳穿黑王灵蛟的阴谋,眉心却突然产生灼热的感觉,宛如燃烧的烈火。    一道血气化成手掌从他眉心间伸出,迅速地将月河星泉塞入了眉心。    怎么回事?    辛武内心一怔,难道是老夫搞得鬼?    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他摇了摇头,知道刚刚自己主动吸收月河星泉的举动跟黑王灵蛟并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体内的阴影男子的举动。    他在告诉辛武,尽管放心地去吸收月河星泉,至于虎视眈眈的老夫不用太忌惮!    因为这种渴望而满足的感觉,跟吸收血怒种的时候一模一样!    “哈哈……哈哈。”辛武脑海中响起老夫得意的笑声,他敢确定,即使是考中状元的穷酸秀才也不会发出这般得意而满足的笑声。    “竟然主动吞噬我,傻逼,傻逼啊!辛武,现在你是我的了。”老夫话语刚落,一头通体漆黑的蛟龙便出现在辛武的精神之海。    它体长近乎百丈,鱼头蛇身,龙角鹰爪,居高临下,一脸可悲地望向身下的少年。    那轻蔑的眼神分明说着:你就是我脚下的蝼蚁啊!    妈的,异次元世界的套路好深!    真的想回到淳朴的山村呢!    辛武暗暗骂了一句,内心却并没有被黑王灵蛟的威武身姿吓到,身处想象的世界,他并不畏惧任何人。    “快一百年了啊,我终于能够有机会出去了,小子,你就乖乖成为我的身体吧,我让你死的安详一点。”    老夫唾沫横飞,痴迷的眼神完全是一头见到了小娘子的色狼。    “可惜。”辛武摇了摇头,微笑开口。    “可惜什么?”    “可惜欲速则不达,天不遂夫愿。”辛武目光如剑,眼神透过黑蛟龙的身体,直视它背后的那一团朦胧的血雾:“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个异次元空间结点同时也是一个结界,这里封印了时间的流速,同理也封印了灵魂体的你。    但活人应该可以自由出入,所以你想要夺舍我的身体,却因最初的我是粉碎病体,连走路都做不到,即使夺舍了我,你也无法出去。    所以你对我没有任何兴趣,甚至只是跟我冷漠地说了几句话,不过这应该是你太无聊了。    但当我的粉碎病体好了时,你又重新看到了希望,怂恿我,吞噬你,然后控制我的意识。    你没想过我能如此快地恢复身体,等了太久的你太过激动,所以表现的很急切。    但你有些忌惮我的意志,所以安慰我,接近我,帮助我,让我降低戒心……可惜你终究是太急了,连多等等都不愿意。”    辛武唏嘘不已,杀意激荡:“什么传承守护者,不过是个善于伪装,攻于心计的魔头罢了,自以为了解敦煌,便能成为上帝,欺骗信徒?    在我眼中,你不过是个哗众取宠的小丑!”    事情和他猜的一模一样,雪中送炭的少,锦上添花的多,吸收神之气时,老夫冷眼旁观,重塑身体时,它却向只哈巴狗般贴了上来,极尽赞美。    如果不是辛武尊敬敦煌,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怀疑这种不知廉耻家伙。    老夫伸出那条巨大的柔软舌头,哈喇子如同暴雨般簌簌落下:“你知道了又如何,叫的最烦的狗一般都死的早。    你的智商很高,勇气也让我敬佩,但你主动吸收我的举动是鲁莽的送死,跟勇气无关。”    它一声怒嚎,如同雷电般舞动,杀意暴涨:“老子和那些神气可不同,我想你搞错了,不大懂得星、月这写字的寓意。”    “我想你也搞错了,把你抓进我脑海的另有其人,而不是我。”辛武目光深沉,望着黑王灵蛟背后那团渐渐消散的迷雾,脸色微变。    …… 这是辛武第一次清楚地感受到阴影男子的力量,或者说恐怖。    当老夫的本体张牙舞爪地冲向精神之海之的辛武时,它背后那团模糊的血雾,只是射出了一根如针般细小的血雾,刺入黑王灵蛟的身体,那山岳般庞大的体型如同白雪消融,化成了一滩触目惊心的红色。    没有惊天动地的大战,没有诡异离奇的斗法,整个过程不过一秒,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滴墨融入了一盆清水中,然后清水便同化成了墨。    辛武惊讶地看着这一切,内心的惊悸就像被精通音律的高人弹动的琴弦,不停颤动,无法平静。    老夫活了不知多久,随着月河星泉不知历经了多少世事,即使辛武现在灵魂变得空前强大,也并无吞噬它的绝对把握,他甚至觉得自己活下去的把握不过三成。    但就是这样的老夫在那团血雾面前没有丝毫抵抗的力量,甚至连察觉他都办不到,两者的区别简直如同狂风和小草,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阴影男子竟是一个如此恐怖的存在!    他栖息于吞天化地珠内,能将吞噬的一切都转化成力量,但胃口却十分挑剔,对于孱弱的灵魂没有半点兴趣,异次元心眼,简明媚,老神龟之流连让它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只有血怒种内的龙祖残魂勉强入得他眼,只有血怒种内的神秘老祖才有资格与他同存,也只有月河星泉孕育的灵魂能够激起他的兴趣,让其能够幸运、荣耀地成为口粮。    那么强大恐怖的灵魂被当成点心一般轻描淡写地消化了。    即使亲眼看见这一切,辛武也需要时间来消化!    喉咙干涉的辛武试着再次联系阴影男子,因为震惊语气也有些战战兢兢询问,全然忘记了男子说过他想回答的不必问,不想回答的何必问。    “懂得锻体修行,融合血怒种内的神秘老祖,视老夫为酒囊饭袋,你到底是谁呢?”    “星域守护者的味道不错,就像天云斋的花龙点心,让人感觉回到了年少啊。”阴影发出滋滋的赞叹声,老夫化成的血雾不断缩小,但颜色的却鲜的如同春天的牡丹。    “又不是个娘们,还在怄气?”辛武眉头紧蹙,再次试着沟通这神秘的存在。    “我耳朵没聋呢,白痴。”辛武的耳畔响起一个的少年的声音,这声音青春悦耳,真是像极了帝国那些阳光的纨绔子弟。    老夫的精魂被彻底吸收后,阴影男子的声音也变得动听起来,那沙哑沉寂的语调明亮鲜活了许多,感觉像中年人返老还童了。    难道是老夫太补了,让人越活越年轻?    辛武有些嫉妒地想着,却发现自己对这个青春的声音更有好感。    “真是的,叫什么前辈,前辈都是些要入土的老人,本天才我可是要活很久很久的人。”辛武发愣的时候,那青春的声音再次开口。    “可是你刚才还老气横秋地教训我。”    “人是会变的,每时每刻都在成长改变嘛!话说你怎么这么死脑筋呢,变个声音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前辈,看来你真的捞了老夫不少好处。”    辛武正欲发问,这陌生声音却像得了自言自语病症的人,喋喋不休地开口:“你以为叫我前辈就能获得好处了吗?    不存在的,兄弟,我已经教了你锻体,老夫的精魂我一丝都不会给你。    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如果有,我叫你爹,你就再能给我弄来老夫一样的精魂吗?    很明显,不能。”    为了印证自己话语的正确,他又接连喊了两句:“爹,爹……你看,我喊了,但这并没有任何意义,我想要的东西依旧没有。”    辛武尴尬的全身细胞都跳了起来,实在很难将眼前的白痴和瞬间老夫的阴影男子联系到一起。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