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五十七:幻象丛生
    十几头狰狞凶兽在甬道内胡乱地狂奔,它们双眼通红,爪子上染着还未干透的血液。¢£龙¢£坛¢£书¢£网www.Longtanshuw.Com

    经历过太多厮杀的它们早已经失去了意识,内心只剩下满腔愤怒,对于将它们抓捕到这里的冰宫生物,它们绝对不会放过。

    愤怒的吼声如同雷电在老神龟的耳畔炸响,从聚命九结阵内逃出来的凶兽正在赶往这里。

    留给辛武和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方法?”老神龟没有太过惊愕,事实上它对辛武的言辞并不大相信,这并不是因为它不信任辛武,只是要求一个—猪—猪—岛—小说}{对阵法一窍不通的少年去破一个灵魂阵法,太荒谬了!

    “你刚刚说神树的叶子都是被包裹的人?”

    “没错!”

    “难道他们都是闯进去的吗?”辛武眉眼一跳,坚决摇头:“闯进一个陌生、危险的地方,而且这么多的人难道没有一个是了解灵魂阵法的人?”

    “可能是被阵法师捉进去的。”老神龟并不觉得阵法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辛武眉头轻蹙,否定老神龟的认知,目光清晰地望着前方的苍天古树。

    古树郁郁葱葱,茎杆粗大笔直,纹理脉络清晰,并没有任何毁坏、枯萎的痕迹。

    “如果他们是被阵法师捉进去的,他们定然会反抗,可是场地中并无打斗的痕迹,苍天古树更是连落叶断枝的情况都没有出现。”

    辛武眼珠流转,大胆地问道:“试想一下,他们有没有可能是因为灵魂力强大而被神树捕捉进去的?”

    老神龟如同被打开了盖子的热水,思维如同热气一样汩汩地往外冒。

    它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些呢?

    辛武说的并不无道理,当初血怒种内的神树炼魂阵虽然厉害,但也被众多灵兽、圣兽破坏的七七八八,根本没有眼前的阵法完整。

    “但这也并不能证明什么,也许阵法师会经常加固打扫阵法呢?”老神龟内心虽然有所动摇,但并未完全认可辛武的观点。

    辛武微微沉思,同样摇头:“如果我没有猜错,无论是聚命九结阵还是神树炼魂阵都是哈大士的杰作。

    我或许可以认为,正是因为维持这种恐怖的阵法,所以它透支了力量和灵魂,所以导致实力大减。

    它应该已经没有了修复加固阵法的能力。”

    哈大士对这里无比熟悉,而且墓宫王很显然认得聚命九结阵,这可以从侧面反应,哈大士是了解这两个阵法的,它自己本就是强大的阵法师,阵法出自于它的手中完全有可能。

    但是这等围困万千生灵的恐怖阵法对阵法师的消耗与损坏应该非常大,所以导致了哈大士现在的弱小。

    否则,剑魔的朋友怎么可能只会花言巧语、坑蒙拐骗?

    “有道理!”老神龟惊叹辛武清晰的思维,虽然只是猜测,但足够让它信服。

    事到如今,试一试总是极好的!

    苍天古树汲取了众多灵魂早已经诞生了自己的灵智,做事必然有着明确的目的性。

    也许,那些被抽调了灵魂的人类是被一个一个抓进去的,而现在苍天古树没有继续选择抓捕,很可能是因为内部的灵魂力量已经达到了饱和。

    老神龟想到这里,郑重地点了点头:“苍天古树能够迷乱人的心智,它最强大的不是物理攻击,而是精神攻击。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恐惧的事情,无论是强者还是弱者,都拥有被利用的弱点,苍天古树会放大你内心的恐惧,趁虚而入,彻底侵占你的意识。

    简而言之,一个实力一般,但毅力坚定的人可能在阵法内活下去;但一个实力逆天,心魔太重的人却有可能陨落。

    神树炼魂阵主要考验的是心智,而不是实力!”

    辛武淡淡点头,他很感激老神龟没有劝阻自己,进入阵法,等于是羊入虎口,九死一生。

    老神龟虽然说的轻巧,只是因为它不想带给自己压力,但辛武知道,它说的每一句话都能让自己的危险降低不少。

    “我们根本不需要破开阵法,只需要稍微在阵法壁障上开一个小洞,利用紫锌为诱饵,说不定那苍天古树就会主动将我们抓捕进去。”辛武说出自己的想法。

    老神龟眉心一热,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提议。

    破开阵法和击穿一丝裂缝完全是不同的概念,消耗的灵魂力自然也没有可比性。

    “试试吧,即使阵法内的灵魂力量已经饱和了,但应该没有灵魂生物能够抵挡住紫锌的诱惑。”

    能让圣兽都狂热的东西,一株树灵也定然会心动。

    老神龟深吸一口气,说做便做!

    淡绿色的无形力量从辛武的眉心溢出,化成一只肉眼难见的毒龙电钻,老神龟一声暴喝,毒龙电钻扎实地撞在了阵法壁障之上。

    周围的天地源力纷纷融入毒龙电钻上,辛武的背后竟然形成一个源力漩涡。

    精神攻击竟然牵动了物质世界的变化!

    圣兽的灵魂攻击实在强悍!

    辛武看到薄膜般的透明壁障缓缓向内部凹陷,老神龟热汗流淌,死死咬牙坚持。

    “就是现在,辛武小子!”它一声怒吼,毒龙电钻竟然燃成了绿色的火焰,脚下的冰晶地面纷纷融化成流水,仿佛坍塌的沼泽泥淖。

    为了击出一丝裂隙,老神龟竟然燃烧了自己的一丝本命精魂!

    灵魂由精神和记忆组成,燃烧本命精魂意味着老神龟放弃了部分记忆,这是不可弥补的损失。

    辛武沉默不语,却在内心默默记下了这个人情。

    拇指般的裂隙出现的瞬间,辛武就肉疼地往阵法内部扔出了一滴紫锌。

    刹那间,强大的灵魂力量如同爆炸的余波席卷四周,下一刻,他便被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吸入了阵法之内。

    他猜的没错,苍天古树果然无法拒绝纯净的灵魂能量,想要夺取自己身上的紫锌,将他拉了进来。

    辛武还没有看清阵法四周的状况,就来到了一处熟悉的地方。

    潮龙镇的裁决之光内,他看到了自己年少的情景,他被关在牢笼之内,紧紧握住妹妹的手,哭的天昏地暗。

    辛武内心一怔,没想到苍天古树的幻象攻击来的如此之快,根本不给自己任何准备和反应的时间。

    “哥哥,不要离开我,我害怕,周围都是坏人。”辛梓月哭的梨花带雨,仿佛瓢泼大雨中一朵无力的野花。

    她清纯的脸上挂满了泪珠,因为畏惧而瑟瑟发抖的小手死死地抓住辛武的手,恨不得将指甲嵌入少年的**内。

    那一刻,辛武的心海竟然有瞬间的失守!

    “这是幻象,快点醒来!”老神龟急切地呼唤辛武,尽管燃烧了精魂的它的警告是如此的虚弱和无力。

    现世之中,一条章鱼触手般的藤蔓缓缓蠕动,在少年的眼前晃动。

    “哥哥,你留在这里陪我好不好。”辛梓月柔弱无骨的小手将铁笼往两侧徒劳地拉拽,她楚楚可怜地祈求:“你走了,他们会打我,侮辱我的,你忍心看着梓月受伤吗?”

    点点泪珠落在辛武的衣角,带着忧伤的气息弥漫开来。

    现世之中触手已经缠上了辛武的脖颈,密集的白色丝线如同蛛丝般包裹辛武周身,苍天古树要将眼前的少年变成自己的全新的叶子!

    “傻小子,快醒来啊!”老神龟急的语无伦次,缓慢的四肢胡乱地拍打。

    站在囚笼中的辛武轻轻闭眼,再度轻轻睁眼,挥手一掌,切断了辛梓月的脖颈,颈动脉溢出的炙热血液喷了辛武一脸。

    少年如同染血的修罗,落在陌生目光的中央。

    “哥哥……,为……为什么?”梓月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惊惧的瞳孔剧烈颤动。

    辛武缓缓舒起,目光平静,语气淡然:“我的妹妹不会哭的这么软弱。”

    眼前的乱象纷纷消散,场景瞬息万变,他看到水研溪缓缓地走向自己,玉齿咬着银牙:“我没能成功救回鬼武姬,对不起……”

    水研溪的身后,雪丽雅忧伤地望着自己:“玄苦秃驴说我的病治不好,辛武,我来向你道别。”

    少年心神为之一怔,如山岳般的意志开始缓缓瓦解,他明明知道这是幻象,但同时又比谁都清楚这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万人聚焦的顾内婚礼,他看到自己被牙野三招击败,粉碎病体局限住了他的实力,穆朗、顾内、渊厉嘲讽地望着自己,眼神淡漠、不屑,好像望着一只被雨淋湿的哈巴狗。

    妹妹梓月在一边痛哭地挣扎,顾内上下其手,当着自己的面冒犯她……

    “你当初执迷不悟,不肯成为顾内大人的小舅子,现在你应该知道你走的路是多么的错误。”牙野踩在他的脸上,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辛武,它在挫败你的信心,你的信念一旦动摇,就会彻底迷失于失败的漩涡,赶快醒来。”

    老神龟一眼就看出了苍天古树的用意,感情陷阱失败就开始打击辛武的意志。

    现世之中,八条藤蔓缓缓垂落,如同牢笼般锁住辛武周身。

    辛武匍匐在地上,心中思考,这是自己的另一种人生吗?

    并不是每一种努力都能得到回报,世界上不幸的人比比皆是,他当然有可能是其中一人。

    冰冷的气息在脖颈弥漫,天上的乌云仿佛压在心头,令他呼吸困难。

    他突然想起了刚刚进入蝮蛇墓山时枭的刁难,企图用那些可能发生但还未发生的绝望来阻止自己……

    现在的幻觉与枭当时的举动并不本质的区别,不过是小巫与大巫的不同而已。

    我以前做到过,现在又怎么会失败?

    一缕清辉猛然射进心海,他浑身不甘的血液都在沸腾、怒吼,每一个细胞都在抗争!

    辛武猛然惊醒,左臂扯过一根现实的枝条,愤怒地将其砸了出去,微型的天爆源星纷纷射出,在黑暗中闪烁出一道明亮的线路。

    他左突右闪,迅速窜出微型天爆源星炸出的缺口。

    少年金发飞扬,眼神明亮,漂亮如黑宝石的瞳孔没有丝毫迷茫和犹豫,那是最本质的黑,也是最纯粹的坚定。

    皮感领域散发外放,警戒四周!

    “噗!”突然、急速、猝不及防,地面突然伸出四根藤条,贯穿了他的心脏、肩膀、肺部以及后脑!</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