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二十九:暗夜同盟
    嘉文杀意激荡,迅速引起了洛萱阁其他修炼者的注意力,大批的目光迅速聚集在两人的la    “为什么?”嘉文声如洪钟,质问声在辛武的耳畔爆炸般回响,语气中蕴含了源力。龙坛书网www.longtnahsuw.com    辛武神色如常,他是走在死亡边缘的人,哪里还会惧怕什么威压和杀气。    “回答我,你不是将你妹妹的性命当成一切嘛,现在却为何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嘉文收敛杀气,他不会真的想要击杀辛武,只是想打压后者的气势而已。    这里是洛萱阁,一旦开战那就是对计划[][]的破坏,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周围的修炼者知道没有热闹可看,也自顾自地忙自己的事情了。    “为什么,为什么?”嘉文依依不饶。    为什么?    辛武轻声呢喃重复。    他瞬间想要了许多理由。    因为自己不去、慕尼红和诺斯两个傻瓜就会一直等下去。    因为那里有自己向往的传说和机遇。    因为自己喜欢生死的冒险。    这些理由或者有冠冕堂皇的大义,或者有睥睨天下的霸气,或者有为机缘舍生忘死的果决。    但辛武自己清楚,他回到腹蛇只是单纯地想活下去,为了寻求那一丝生机而活下去。    为此,他宁愿增大计划的风险,宁愿将妹妹的生死拿去做赌注,宁愿将慕尼红和诺斯的安危搭进去……    想到此处,辛武苦笑了笑,在内心怒骂自己混蛋。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和当年的牙野一模一样,为了自己的利益将朋友、妹妹推入火坑。    他不怕死,但也绝对不想死。    但片刻后,他又坚决摇头。    他不是牙野,自己做出这种决定恰恰是为了自己朋友、妹妹能够更好地生存。    如果自己侥幸能够破茧成蝶,那就能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更好地保护他们!    辛武长舒一口气,不再有任何犹豫,在内心自言自语:我亲爱的朋友和家人,原谅我擅自替你们做主,任性地推着你们面对危险。    如果失败,我就是和牙野一样的混蛋,。    如果成功,我将是绝然不同,能够带你们去看世界的辛武。    “为什么,因为人的本性都很自私贪婪吧!”辛武目视嘉文,似笑非笑,说出这个让如金甲战神般的男子措手不及的答案。    这他妈到底算哪门子答案?!    他完全不知道辛武在想什么,表达什么,敷衍,绝对是敷衍。    你他妈别走,给我说清楚。    嘉文怒不可遏,正准备继续开口。    辛武却已经转身,一根锋利的源丝线悄悄地爬上了嘉文的脖颈。    这是警告的信号,警告嘉文不要缠着自己的信号。    少年悄然转身,迈动步伐,走向漂亮迂回的画廊。    “嘉文,我明白你的心意。”辛武轻轻蹙眉,嘉文的劝阻让他感到了一丝温和,仿佛是寒冬雪夜里刺破苍穹的一缕阳光。    “我现在很能理解老鹰将孩子丢下山崖的举动,能理解它们打磨爪子时的果决狠辣,我如果不对自己狠一点,别人就会对我狠许多。”    他甩了甩漂亮的金发,再一次做出决定。    决定有对错,结果有好坏,所以选择自然有痛苦和挣扎!    逃避选择,却不选择逃避的人有大勇!    不逃避选择,更不选择逃避的人不仅大勇,更有担当!    “一定要去吗?”嘉文感受着辛武压抑的怒火,知道后者动真格了。    “不去不甘心啊!”语气坚决、果断、如山岳般无法撼动。    “那就活着回来!”嘉文苦笑了笑,决定放弃。    他一直被辛武劝说,与后者争论也从来没有赢过。    无论是广漠的计划合作,争夺计划领导权的权利,以及尽量不伤害腹蛇的协议,还是现在的劝说无果……处于下风的一直是自己。    现在他相信了,这个少年决定的事,连死亡都无法改变!    既然劝解无果,那就只能祝你好运!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预料到了这种结果。    但他自认为辛武的朋友,这却是必须要去做的事,阻止不了与不去阻止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辛武依旧向前,轻浅微笑,淡淡地道:“我会回来的,如果不能,请尽力救下我妹妹。”    不胜感激!    ……    腹蛇内部。    巨大的剑形墓冢高耸入天,密密麻麻的铜锈像一块披在剑身上的破布,几十只拳头大的魔鬼蜘蛛在上方结网捕猎。    倒垂的藤蔓像一张灰色的网,试图网住墓冢内的英魂,但这残破的剑冢却有一股凌霄的气势,笔直刚毅,散发出一种令人心悸的威压。    这是剑魔敦煌的墓冢!    慕尼红、诺斯、喵喵和苏三四人站在枯叶满地的方格石板上,不约而同地望着墓冢中间缓缓关上的门。    “门快要关闭了,你们不走吗?”苏三冷冷地望着慕尼红和诺斯。    “可是……辛武还没来。”慕尼红声音轻微,火红的头发无力地耷拉在额前。    “辛武……他就是个骗子!    而你,就是个胆小鬼!”苏三瞥了一眼慕尼红,突然冷笑,转身扎进了墓冢之内。    这一眼让慕尼红如坠冰窖,心脏莫名地绞痛。    喵喵也是无奈地叹了叹气:“你们要等他前来吗?”    慕尼红咬牙思索,最终还是确定地点了点头。    “距离嘉文告诉我们约定的日子,他已经迟到五天了,我不愿相信他是不守信用的人,也许是出了什么意外吧。”    喵喵对着诺斯和慕尼红点头致意:“你们保重,我们必须进去了。    谁也不知道开启墓门的方法,一旦关闭,我们最近的努力和搜集的信息都将化成泡影了。”    喵喵像一阵风,眨眼之间便窜入了墓冢内部。    “你想去就去吧,我在这里等辛武。”诺斯笑了笑,将慕尼红推向那扇只剩半尺缝隙的漆黑大门。    慕尼红犹豫不决,步伐缓慢地往前走,当右脚刚刚踏入墓门时,一股强大的推力却将他推了出来。    他终究是慢了一步,没能追随苏三的脚步!    慕尼红神色颓然地坐在墓冢之前,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阿红,看来你真的喜欢上苏三了,我就说你最近的行动为什么这么奇怪。    早晨起来为她做早餐,还带她做体操,给她讲机器猫的故事,甚至晚上还偷偷地起来,看她有没有盖好被子。”诺斯邪恶地笑了笑,与慕尼红并肩而坐,同样望着灰色的天空。    “你别调侃我,我这是朋友之间的关心。”慕尼红心不在焉地玩着手指,红发如同海藻般垂落。    朋友之间的关心,怎么没见你这样对我?    “我懂得,我懂得,青春期嘛,更何况苏三长得那么漂亮。”诺斯一副理解万岁的样子。    他想起慕尼红第一次遇见苏三喊她绷带哥的场景,不知不觉地笑了起来。    “诺斯,你别调侃我了。”慕尼红眼角突然就潮红了,可怜兮兮地盯着诺斯,情绪激动地开口:“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拿我开刷,那个螳刀和蛛刀那么厉害,也不知道苏三打不打的过。    墓冢内部有什么危险谁也不知道,我很担心她。”    诺斯一怔,若有所思地点头:原来喜欢一个人就能够让人的心变得不踏实,安静的日子担心她无聊,动荡的日子担心她有危险。    “阿红,你似乎比我先长大呢。”    慕尼红依旧抒发着自己的感情,对着最好的朋友一边哽咽、一边倾诉:“诺斯,你知道我不怕危险的,更不是胆小鬼。    我愿意和苏三一起承担任何危险,只是辛武托嘉文叮嘱过让我们等他。    诺斯,你别笑啊,我说的是真的,至少我可以用我的**为她们挡枪,用我的体温为她们暖床。”    **挡枪,体温暖床……    诺斯看着慕尼红坚定的神情,虽然知道这是个悲伤的故事,却依旧忍不住发笑。    “你还笑人家,死鬼!”慕尼红瞪着大眼睛,一拳锤在诺斯的胸口。    “爱一个人就应该相信他,你应该信任你的朋友和你喜欢的人。”    诺斯拍了拍慕尼红的肩膀,站起来望着远方坚定地说道:“苏三和喵喵会没事的,辛武也会回来的,他能够再次打开通往剑冢内部大门的。    他那么聪明,我们做不到的他一定能做到!”    一缕阳光戳破乌云的封锁,落在诺斯的身上,站立的少年像一个金色的佛像,背影高大,光芒四射。    慕尼红从诺斯的背影中突然汲取到了某种力量,他同样站起来,眺望远方,期待着辛武的回归。    诺斯轻轻转身,温柔地望着自己的小伙伴,隔空伸出右臂,掌心向上,随后左手覆盖在右手上。    这是在腹蛇的梨树下,他、辛武和慕尼红结成暗夜同盟的手势。    “阿红,以拯救世界苍生为己任的暗夜同盟可不能灰心,什么都可以失去,却不能失去信心,不能失去对伙伴的信任。”诺斯温柔开口。    暗夜同盟?!    是的,暗夜同盟!他们三人曾在手心刀划十字,以血起誓,结成了同盟。    “充满正能量的乐观组织不会被区区困难打倒,必须时刻充满信心。”    慕尼红紧握拳头,擦干潮湿的眼角,笑容比烈火飞扬般的红发更加灿烂:“苏三,我会让你知道,我才不是胆小鬼,我是要成为英雄的男人!”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