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二十三:只为她
    只为她!    日暮黄昏,寒风徐徐。【最新章节阅读www.longtanshuw.com】    候鸟凄凄的叫声化成山洞里的泉水,落在水研溪的手臂上,凄冷、冰凉。    水研溪怀着好奇的心情听完辛武叙述的一切,她想知道是什么人能让眼前的少年执着到这样的地步。    带着粉碎病体的残破躯体,入机关重重的实验、差点被自己误杀、吞煞气重重的血怒种、再次忍受精神分裂的自己,甚至不惜跳入悬崖,宁死都不肯放开自己。    如果是为了他自己,水研溪还可以理解,毕竟每个人为了活下去都能穷尽各种手段。    可眼前的少年为的竟然是另外一个女子。    水研溪有点羡慕那个女孩,有点佩服眼前的辛武,也有点莫名其妙地生气。    发生了这么多事,她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她被辛武看了身子,甚至被他拥抱,甚至在他为自己跳下悬崖的时候,内心浮现过一丝异样的涟漪,这远远谈不上爱,但却已经足够让她嫉妒。    他弯曲了桥梁,只想让那个名为鬼武姬的女孩能够顺利通往鲜花盛开的彼岸。    烦躁的水研溪觉得灵魂飞出了身体,站在上空一个自己无法触及的高度嘲笑自己。    她觉得自己像是被人耍了,自以为是地认为少年喜欢自己的美貌,自以为是地认为少年跳下悬崖是为了自己,然而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自以为是。    可笑的是她刚刚还说辛武才是自以为是的人。    然而烦躁归烦躁,她却不能表达出来,因为这种烦躁是由自己的错误的念想造成的,无法责怪任何人。    多么无奈而又忧郁的感觉。    可是眼前这个眉飞色舞,情绪激动的少年却是浑然不知。    他依旧沉浸在自己美好的希冀之中,为另一个女孩的死而难过,为她的生而开心。    她多么希望也有这样的一个男子,将自己当成这样的另外一个人。    水研溪无奈地撑住隐隐疼痛的心口,深深呼吸,她可是乐观傲娇,云游世界的天才炼金术师,怎么能被这负面的情绪影响心情。    几分钟后,隐痛没有任何缓解,她知道消除这情绪并不容易,但却没想到这么难。    所幸的是,她还有尊严和传承父亲的傲气!    有些不属于自己的虚无感情适合深埋内心,彻底尘封。    水研溪深吸一口气,火焰蒸腾掉眼角弥漫的雾气,一巴掌拍在辛武的肩膀上,笑得那样明媚和忧伤。    “你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她吗?”    “是的,只为她!”辛武轻轻点头,毫不避讳。    只为她,那也就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了。    水研溪的心瞬间降至冰点,她有一种屈辱的感觉,高傲如她,却连让一个小人物牵挂的资格都没有。    “那你自己的病呢?”    “她的病能好,我真正的病自然就好了。”辛武指着自己的心脏。    “不要搞得这么煽情好不好,你又不是情圣。”水研溪摇了摇头,释怀地道:“本来你们两个喂我吃狗粮,我是有点不开心的。    但本小姐也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这个忙,我帮了。”    她像个豪爽的大汉,拍了拍自己丰满柔软的酥胸。    “真的吗,衰减灵魂能做到吗?”辛武兴奋地搓了搓手,目光中满是无法抑制的激动。    “能。”水研溪苦笑了笑,认真点了点头:“不过是磨其心智,衰其精魂而已,任何人都有弱点,你口中的鬼轩更是拥有致命的弱点。”    “你真的能够做到,这对我很重要,请不要逗我。”    辛武表情严肃,特意强调请。    “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质疑我的美貌,但你最不能怀疑的就是我的炼金术。”水研溪甩掉念想,自信开口,风姿绰约。    辛武看到这份自信的笑容,感慨万千。    从广漠到蝮蛇,从蝮蛇到潮龙镇,从潮龙镇到科学实验天堂,从科学实验天堂到这片山谷;从鬼轩到骨酥翼龙,从骨酥翼龙到金研木,从金研木到水研溪;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    一切就像一个梦,所幸这一次噩梦成了美梦。    阿姬,也许这一次,你真的有救了!    “谢谢。”辛武真诚地望着少女,微微颔首。    “没什么好谢的。    你从冒牌货手中救了我,治好了我的分裂症,这是我应该的。”    她站了起来,长舒一口气,终究做不到压抑内心的不快,对少年笑颜以对:“衰减灵魂的炼金药剂很珍惜,灵魂不同精血,精血流失了,还可以使用药物弥补,灵魂衰减了,几乎没有弥补的可能。    我大约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搜集药材,五天集结炼金小妖精,十天炼制出万象森罗,加起来一个月的时间差不多了。    这一个月,我需要带走鬼轩,测试她灵魂的强弱,用她来对症下药。    万象森罗如果太强会伤害到真正的鬼武姬,如果太弱,会达不到根除的效果。”    辛武眉头微蹙,点了点头,他当然希望永久地除掉鬼轩藏在鬼武姬体内的烙印。    “没问题,只是你要当心鬼轩,他不是轻易糊弄的对象,实力也并不弱。”    “我知道,鬼轩在你眼中是麻烦的人物。“她一声冷笑,摇了摇头:“在我眼中,他什么都不是。”    霸气,冷傲!    属于强者的气势!    辛武知道后者绝对有这份实力,毕竟他对水研溪的背景,能力了解的少之又少。    他正欲开口,却被水研溪提前打断:“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也知道你想叮嘱,但是在炼金领域,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要啰嗦了。    我答应你,会治好她,就一定会治好她。    这句话就像你在悬崖时说不让我死一样具有可信度。”    衣服吹起她银色的长袍,宛如浪花一样翻滚,银色的眼眸淡漠,不屑,自信,和自己在悬崖时的眼神如出一辙。    这女人还真是记仇,辛武内心愤慨。    他其实没想说什么啊,只是觉得这样复杂的事总该多详细计划计划,例如需要什么药材,怎样炼制,水研溪是否有困难,人能不能帮上忙,怎样欺骗鬼轩等等。    但转念一想,水研溪虽然表面泼辣,古灵精怪,但内心其实十分好强,高傲,否则也不会埋怨自己太差劲而想自杀。    太过怀疑啰嗦反而是对她的亵渎和不尊重。    对于这种天之骄女一样的人物,应该保持着敬畏和信任,况且他对炼金师一窍不通,也只能全权信任后者,当个懂事的观众。    水研溪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简,递给辛武,语气中也带着一丝不近人情的冷漠:“好了,不罗嗦了,我活在你接触不到的世界,很忙,既然你醒了,我也该离开了。    我不喜欢欠人人情。    你治好了我的病,我也帮你治疗你朋友的病。    但你还救了我的命,我也应该救你一命。    这个玉简是时空玉简,在你生命垂危的时候捏碎它,会出现一位宗级的修炼者帮你度过难关。    但切记,它只能使用一次。”    水研溪感觉身心彻底放松,当还了人情,断了念想,扼杀了那些刚刚萌芽的好感之后,那些莺莺燕燕的少女心思已经彻底消失了。    她不知情为何物,但感觉告诉她那是一种毒药。    所幸她用情很浅,所以能浅尝辄止。    辛武的心思却完全放在玉简上,小声重复,能够穿越时空,帮助自己的玉简?!    玉简的内部应该封印着某个传送阵,这等稀有的东西绝对是大手笔。    水研溪,很神秘!    辛武默默地接过玉简,水研溪给自己这种如此重要稀有的玉简,按理说自己应该高兴。    可是后者分的如此清楚,语气也如此淡漠,却让辛武有了交易的感觉。    一命还一命,一病还一病。    辛武非常纳闷,水研溪语气和情绪的变化是不是太快了点。    “好了,等我帮你治好鬼武姬的时候,我们就两清了,一个月后,鬼武姬会追随着玉简上的气息来找你。    我会自己去找鬼轩,你不用跟来了。    既然跟我在一起会耽误你的时间,你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还给你。”辛武在水研溪不解的眼神中坚决地递过时空玉简,笑着说道:“如果这是一笔交易,我不喜欢。”    “为什么?”水研溪望着自己身前的玉简,望着眸子比湖水更清澈的少年。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从小玩到大,穿一条裤子的好朋友有一天突然给你一笔钱,说了断这份羁绊一样。”辛武认真回答,他并不是喜欢水研溪,但也绝说不上讨厌。    他只是很不喜欢这种方法,明明是两个人的事,为什么她却单方面地做出决定。    “我对你有这么重要?”    “救了鬼武姬的人,都很重要。”    “可是,你对我不重要,我不稀罕跟一个淫贼做朋友。”水研溪摇了摇头,根本不给辛武反应的时间,一对赤红的羽翼从背后生出,直冲天际。    冷冷的寒风如同利刃划过脸颊,水研溪笑了笑,速度快到极致。    对于少年最后的挽留,她的内心有些温暖,也有些可笑。    算了,不管了,有些东西终究会淡的,更何况这种很浅的情思。    “喂,你记得给诺克回个信,免得他担心。”辛武的声音雄浑悠扬,却依旧敌不过水研溪飞行的速度。    ……    辛武看着眼中渐渐高飞消失的身影,依旧想不通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水研溪。    不久前还古灵精怪,叽叽喳喳的少女却突然间如死水一样沉寂,乖巧懂事的令人可怕。    算了,女人心海底针,根本猜不透的。    十六岁半的辛武还不懂男女之间的感情,他内心有些愉悦,终于不用和那个泼辣的少女争吵了。    他已经表达了想和少女做朋友的愿望,但是对方既然没有兴趣,他也只能接受事实。    如果除掉和美丽、强大、炼金术超凡出众的水研溪深交的遗憾。    其实,这笔交易做的还不错。    他相信水研溪能够说到做到,丝毫不担心后者会耍弄自己。    因为强者理解强者,从水研溪决定接受现实活下去那一刻开始,她已经成为真正的强者。    辛武微微一笑,脱口而出:“祝你好运,水研溪。”    他收回眺望的眼神,将玉简塞入纳戒之内。    少年内心已经有了打算,准备从今晚开始进行梦修,明天前往潮龙镇,通过时空旅行图进入蝮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