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乡村小说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 > 暗影猎手最新章节列表 > 章二百一十九:青春旖旎
    “嗯?”水研溪发出难受的嘤咛声,辛武纳闷地转过头,看见少女双颊潮红,香汗浸湿了漂亮的牡丹长袍,饱满诱人的双峰紧贴衣物,让人引起无限的遐想。【龙【坛【书【网 www.longtanshuw.com    漂亮的银发随意地散乱在地,娇嫩的红唇变得如钨铁紫黑,紧缩的双眉显示出她的难受。    这是中毒的迹象!    辛武心中一紧,仔细查看水研溪的身体,发现在她的右臂确实有一个印着四颗牙印的伤口。    伤口周边的滑嫩肌肤透露出乌黑的颜色,甚至散发出淡淡的腐烂气息。    这是蛇咬过的伤口。    辛武轻触水研溪滚烫的玉额,眼中的担忧却愈发凝重了。    他击晕水研溪的那记掌刀并不重,少女没有理由沉睡这么久。    蛇毒入体,引发了高烧,加上内部残余血气的躁动和自身不稳的情绪使得症状复杂了起来。    水研溪是绝对不能死的,辛武内心坚定,他扯下自己的长袖,撕成一块一块的布条,紧紧地裹在水研溪的右肩上。    当务之急是防止剩余的蛇毒蔓延,并将蛇毒排出来。    然而难题就是他不是水研溪,并不懂得利用源力为他人祛毒的方法。    人体内筋脉许多,穴位也很多,源力该从那个穴位进入她的体内,源力的冲劲太大会不会损伤她的筋脉,源力该用多少?    鬼舞姬倒是懂得这些,但自己确实是一窍不通。    等自己研究完这些,水研溪恐怕早死了。    炼金术师竟然也会生病,真是麻烦,如果水研溪是清醒的,这小小的蛇毒根本不算什么,可是这特定的时间和情景却给辛武造成了不小的难题。    “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反正你绝对不能死。”    辛武下定决心,心无杂念地吻上水研溪的伤口,用力地吮吸着存留在玉臂内的污血和蛇毒。    柔软的肌肤像一块可口的蛋糕,带着少女淡淡的处子香气。    辛武突然想起不久前看到水研溪身子的情景,苗条的身材如起伏的山峦,嫩滑的酥胸如同汹涌的波涛,胸前的两点就像两只漂亮的粉红蝴蝶,在自己的脑海挥之不去。    草!    当时因为生死一线,没有任何感觉,这种时候却又挥之不去,辛武感觉自己心神不宁,小腹下面涌起一股邪火,羞的自己的脸也突然红了。    这难道就是慕尼红说的思春,我进入青春期了吗?    辛武胡思乱想,立刻施展控温术,平复躁动的邪火,然而水研溪却此刻突然转身,侧身卧躺,将辛武的脑袋死死夹在自己圆润丰满的酥胸之间。    软如棉花,香如牡丹,甜如草莓,这种感觉简直就像一个被母亲抱在怀中、轻轻摇晃的婴儿……    辛武眼睛瞪的铜铃一般大,嘴里还含着水研溪娇嫩的玉臂肌肤。    忐忑、兴奋、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让他又惊又怒,同时又带着那么一丝得意。    这旖旎的青春啊,好气好气,好舒服好舒服啊!    他一动不敢动,如果这个时候惊醒了水研溪该怎么办?    水研溪无意识地往前挺了挺,将辛武当成了她睡觉时喜欢环抱的枕头,少年只觉得自己的脑掉入了一个充满鲜花和棉花糖的深渊,就那么掉啊掉……晕晕眩眩,浮浮沉沉。    此时,洞外却想起了威驰高兴的呼声:“辛武兄弟,烤的什么美食啊,香飘十里啊!”    辛武呆如木鸡,瞪大的眼球几乎要爆裂开来!    此刻,他的世界只剩下两个字:完了。    ……    辛武、威驰、鬼轩三个人围着篝火而坐,水研溪在威驰利用药物的治疗下已经退了烧,体内的蛇毒也已经排了出来。    辛武低垂着头,偷偷地瞄了一眼神色哀伤的威驰,打算说点什么,却又知道这种事越描越黑。    “辛武兄弟,你不能这样乘人之危啊。就算你喜欢她,也要听水仙子的意见,和我公平竞争啊!”威驰语气中充满了愤恨,浑身都在轻微的发抖,表述也直白到不留丝毫情面。    他不愿意相信辛武是那种猥亵美女的登徒浪子,可是水研溪身份非凡,哪是寻常女子可比的,正值青春期的辛武把握不住自己是很正常的事。    如果不是自己来的快,说不定水研溪已经被他玷污了。    少年顿了顿,尴尬地望着威驰:“如果我说我是为了帮助水研溪把蛇毒吸出来你相信吗?”    威驰一声冷笑,怒声反问:“你怎么不说水研溪是自己抱着你的。”    这还真是!    辛武很想这样回应,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信不信由你。”辛武不想过分解释这个没有意义的问题。    “我跟了那么久的金研木都是一个冒牌货,现在的我也很难相信你。”威驰愣了愣,目光中充满坚定:“我要带走水研溪,只有我才绝对不会伤害她。”    辛武理解威驰的心情,他梦寐以求的女神被人玷污了,认为辛自己武图谋不轨,只是这个时候想带走水研溪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先不说水研溪是诺克对自己的托付与水研溪对自己的意义,她体内还残留着血怒种的血气,随时可能精神分裂,变成“杏子。”    “我以后再跟你慢慢解释。”辛武望着鬼轩,后者心领神会猝不及防地使出一记掌刀,击晕威驰。    “玩她可以,可别把她弄死了哦。”鬼轩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面具狰狞而诡异。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辛武稳住鬼轩:“等她醒了,我就让她为你炼制解毒的药剂。”    他现在很累,不想与威驰起争执,打算等水研溪清醒后,自己做出选择与解释。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豪情万丈的鬼轩站在一块青石上,她取下佩戴的面具,露出鬼武姬那绝世的容颜。    她看着依旧是那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嘴唇如同刀锋一样锐利,黑色的长发四散飞舞,比起自己认识的少女多了一份豪情,少了一份凄冷。    辛武摇了摇头,闭目养神。    他需要睡一个好觉,以最朝气、最饱满的姿态踏上接下来这段最死气沉沉、危险重重的旅程。    ……    辛武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威驰与鬼轩三人已经被绑在一起了。    绑住他们的绳子竟然是稀有的封源绳,采用特殊的材料制成,能够吸收溢出体表的源力,也就是说他们的源力被人封住了。    是谁?    辛武抬起头,却正好迎见水研溪不怀好意的目光,她左眼带上了黑色的眼中,高高的金色帽子佩戴在头顶,上面插着一根洁白的白羽毛,匕首在指尖娴熟地翻转。    酥胸半露,如雪的肌肤明亮耀眼,漆黑的修长皮裤勾勒出玲珑的曲线,腰间还挂着一条柔软的犀牛皮带。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